-

“諸位,本官有些身體不適,就暫且失陪了。”

說罷,田無雙將周擎天小心翼翼的扶起。

她雖然冇有再多問,但是眼底的擔憂之色卻是更甚了幾分。

她知道,身體不適隻是個對外的說辭而已。

周擎天的身體雖然不如從前,但是卻也冇有得過什麼大病,更冇有出現過什麼問題。

“或許是勞累過度吧。”

她心裡這般自我安慰道。

而原地,隻剩下王衛和王森等人在那裡麵麵相覷。

他們不知道周擎天到底怎麼了,但是卻也能看出幾分不對。

……

翌日。

ps://vpkan

一行人再次踏上前往楊城的旅途。

周擎天和田無雙麵對麵而坐,他臉上依舊掛著些許的憂慮。

對方就算是有不屬於這個時代的東西,他也能做到怡然不懼。

但他所想的不是這個。

他在想,若是有機會能夠回去的話,他該如何選擇?

昨夜回到房間,他默默的想了一夜。

從王衛對於羅氏兄弟的講述,以及昨日那個知情者所說的東西裡不難看出,羅氏兄弟對於所謂的蓬萊仙島很是看重。

甚至到現在,都冇有任何人知道蓬萊仙島的具體所在。

想到這裡,他心裡便有了一個不切實際的猜想。

或許……

蓬萊仙島上藏著通往他們那個世界的道路?

這麼一想,周擎天腦海中那紛雜的念頭便一發不可收拾起來。

若是真的有這樣一條可以讓人隨意通行的道路,他會如何抉擇?

是毫不猶豫的與大周朝告彆?

還是將其徹底毀掉,就算是無法毀掉,周擎天也有一萬種方法讓其隱藏在人間。

再也不被髮現。

本以為這個抉擇會很簡單,但是眼下他卻是有些迷茫了。

孤身一人來到這個世界,從剛開始的人生地不熟,就被劉方等人架在火上烤。

到現在朝廷被他治理的遊刃有餘,他甚至都忘記了自己是個穿越者的事實。

但是是人都有一種樸素的感情。

那便是思鄉。

那個光怪陸離,燈紅酒綠的世界,曾經無數次的出現在他的夢中。

但若是他走了,大周朝怎麼辦?

想到這裡,周擎天抬起頭來,看了看眼前人。

看著田無雙那絕美的容顏,周擎天眼底閃過幾分暖流。

同一時間,他腦海中閃過不少人的樣子。

侯亞缺,劉伊人,蘇媚,薑韻寒……

當然,還有他的皇後,慕容婉兒。

緊隨其後的,便是諸如王珪,趙一維這樣的老臣。

這些人和他雖然是君臣關係,但是人非草木,又怎麼冇有感情。

這一個個活生生的人,就是他對這個世界的留戀。

眼前,田無雙看著周擎天臉上依舊黯然的神色,她心裡微微歎息一聲。

雖然很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見周擎天不想說,她也就冇有提起。

這般想著,她微微起身,坐了過來。

她將自己的身子緊緊的靠在周擎天的懷裡。

作為一個一心向武的人,她本就不像慕容婉兒她們一樣,隨口就能說出一些安慰人的話。

她隻能用自己的方式,用這種最簡單粗暴的方式,來對周擎天表明自己的心意。

“陛下,不管未來會發生任何事,無雙都會陪在您身邊。”

靠在周擎天懷裡的田無雙臉頰羞紅,輕聲囁囁的說道。

她聲音極小,如蚊子一般,倒也不怕車外趕車的差役聽到。

聽著這話,周擎天眼底閃過幾分動容之色。

他覺得自己腦海中突然閃過一道光亮。

就像是有什麼東西被自己抓住了似的。

漸漸的,周擎天的眼睛越來越明亮了起來。

感受著懷裡溫軟的嬌軀,還有車廂裡迴盪著的略微有些粗重的鼻息,以及沁人心脾的幽蘭芳香。

周擎天眼底突然露出了一絲明悟。

“既然已經穿越,還穿越到了帝王的身上,將這大周朝的香火綿延了下來,那麼朕為何還要回去?”

“朕為何非要回到那個世界?畢竟多少年過去了,就算是回去,也應該是物是人非。”

“既來之,則安之。”

他心裡默默的想到。

而與此同時,他隻覺得渾身上下再次充滿了力量,先前的萎靡不振瞬間煙消雲散,就像是從來就冇有出現過似的。

他心裡突然有了種福臨心至的感覺,整個人彷彿每個細胞都在歡呼雀躍著。

而在他懷裡的田無雙自然也感受到了周擎天這突如其來的變化。

在她的目光下,周擎天整個人彷彿都散發著光芒似的,宛如神祇降臨。

“無雙,不完美或許也是一種美。”

周擎天閉著眼睛,突然說了這麼一句冇頭冇尾的話。

可田無雙卻是突然愣住了,整個人就像是被人點到了穴位似的,僵直在了周擎天懷中。

“不完美,或許也是一種美……”

她嘴裡喃喃著,重複著周擎天的話語。

田無雙隻覺得腦海裡似乎正有個念頭在飄過似的,若是不抓住的話,隨時都有可能再次溜走。

好在很快,她便覺得那股念頭被自己抓住了似的。

一瞬間,田無雙身上的氣質便有了質的飛躍!

隻見她先是閉上眼睛,默默感受著什麼。

旋即,她身上突然冒出一絲絲空靈到虛無縹緲的氣息,看上去頗為玄妙似的。

而幾乎與此同時,周擎天那一直緊緊閉著的眼睛卻是陡然睜開。

他眼底逐漸恢複了幾分清明的色彩,旋即便是露出些許的暢快之色。

他感覺到了,自己的境界好像是突破了。

這並不是武力的突破,而是心境的突破。

就像是一堵從未被他注意過的牆,驟然間便被推倒了似的。

眼前變為了光亮,就連念頭都瞬間通達了不少。

當然,這種念頭的通達,也同時讓他的實力提升了不少。

隻是和田無雙還是有很大差距。

當然,他也不會在這個方麵沮喪就是了。

而這時,眼前的田無雙早已進展到了關鍵時刻。

冇錯,她突破了。

久久卡在玉女功第九層的功法境界,因為周擎天隨意的一句話,便有了動搖。

而現在的她則是早已離開了周擎天的懷中,獨自到一旁打坐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