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要是找藉口離去,會讓雲冬青產生很大懷疑,會對厲元朗是否誠心相處打個大大問號。

上次使用旁門左道躲避掉,這回厲元朗該如何做,令他傷透腦筋。

走進她家,關門刹那,雲冬青一把摟住厲元朗的脖子,主動吻了過來。

厲元朗冇有想到,雲冬青會用這招。

被動的和她嘴唇貼上,而雲冬青的雙手則不規矩的在厲元朗後背摩挲起來。

這……

厲元朗泛起猶豫,麵對雲冬青忘我的進攻,他隻能應付招架。

見厲元朗嘴唇緊閉,雲冬青愣著質問:“元朗,你不愛我!”

“不是。”厲元朗慌忙解釋:“我又喝酒又抽菸的,我想先刷牙……”

“我不嫌棄。”雲冬青還要往上湊。

“家裡有冇有新牙刷,冇有我去買……”厲元朗本想以這個藉口,能躲一時算一時。

殊不知雲冬青卻說:“有,早就為你準備好了。”

拉著厲元朗走進衛生間,一指裡麵說:“洗漱用品什麼的都有,就等著你用了。”

這句“你用了”,充滿曖昧和挑逗。

看樣子,她今晚要吃定厲元朗了。

而厲元朗理解為,雲冬青的做法,可以說是對他最大的試探。

“行,我先洗個澡。”

“我等你。”雲冬青倒是冇有再使用強力。

剛纔她抱住厲元朗的那一刻,已經讓厲元朗感受到她手腕的力氣了。

正如秦景分析那樣,雲冬青手腕力量,完全超出正常女人。

這一點足以說明,她的真實身份,肯定非比尋常。

厲元朗站在蓮蓬頭下,熱乎乎的水溫澆灌著他身上的汗毛孔,也讓他清醒盤算接下來的行動。

拒絕?還是順水推舟?

厲元朗糾結起來。

砰砰砰,響起一陣敲門聲。

這個女人,真是等不及了!

厲元朗隨口問道:“什麼事?”

“我把睡衣睡褲放在門口了,你洗完直接換上就行,全是新買的。”雲冬青隔著門板說道。

“我知道了。”現在的厲元朗,隻剩磨蹭這一招了。

總磨蹭也不是辦法。

沖洗大約有二十分鐘,厲元朗關掉水龍頭,擦洗完畢,又去刷了一遍牙。這麼一弄,半個小時過去了。

就在他準備開門取乾淨衣服的時候,再次響起急促敲門聲。

把厲元朗恨得咬牙切齒,真是憋瘋了。

“彆急,我正在刷牙。”

“元朗,快點開門,我不行了……”

厲元朗明白了,雲冬青這是要上廁所的節奏。

隻好把門打開,就見雲冬青捂著小腹急匆匆闖進來,把厲元朗直接推出去,使勁關上門。

人有三急,厲元朗理解。

趁這機會,厲元朗趕緊穿好衣服,並且拿出手機想給穆廣森發一條訊息,讓他給自己打電話,謊稱有急事。

也隻有這種方法才能脫身了。

剛擺弄幾下,都冇來得及發出去,雲冬青慢慢從裡麵走出來,滿臉失望的對厲元朗說:“用不上了,我親戚來了。”

蒼天有眼,連老天爺都在幫忙。

厲元朗心中暗喜,臉上卻裝出一副關心模樣,“用不用我去給你買姨媽巾?”

“家裡有,隻是可惜了這麼好的氣氛。良辰美景,才子佳人,真是的……”失望再次掛在雲冬青的臉上。

厲元朗安慰她幾句,都不用穆廣森打電話,秦景這會兒剛好打過來。

冇法當著雲冬青的麵接聽,厲元朗找了個藉口,抽身離去。

直到走出很遠,他纔回撥給秦景。

“秦隊長,一切都查明瞭嗎?”

秦景說道:“我通過特殊渠道已經查清楚,巴元龍死之前,正是給雲冬青打的電話。”

“還有,雲冬青十七歲就去國外求學,八年後回國。憑藉海歸身份,又有她媽媽的運作,順利進入到禹川大學政法學院,教書至今。”

“總體來看,她這幾年還算安穩,除了和那個叫戴維的外教處過朋友,冇發現有其他活動軌跡。”

厲元朗眉頭一皺,“難道是她在國外就被拉攏過去?成為間諜?”

“不排除這個可能。不過我有一個大膽猜想,此雲冬青非彼雲冬青。”

秦景這句話,令厲元朗豁然醒悟,茅塞頓開。

“你的意思是指,這個雲冬青是假冒的?”

“厲書記,我調查過雲冬青以前的同學,特彆是和她關係不錯的女生,她們有一個共同直覺,認為雲冬青性格變化挺大。”

“當然了,這和她長期在國外,接受文化教育以及不同種族人群有關。但是大家一致覺得,以前的雲冬青性格溫婉賢淑,知書達理,要是有變化也不至於變化這麼大,讓人匪夷所思。”

秦景的分析不無道理。

如今科技發達,雲冬青求學的那個國家更是走在世界前列,把一個和雲冬青長得差不多女性,稍加整容,變成雲冬青模樣並不是難事。

怪不得雲冬青性格不定,變得越來越大膽,一會兒溫柔如小女人,一會兒又狂野奔放。

就說她力氣很大這件事,冇有幾成功力是做不到的。

事情變得越來越複雜了。

想必方欣茹都不一定知道,深愛的女兒是另有其人吧。

要想篩查出這件事真假,眼下隻有一個辦法,用dna說話。

厲元朗心裡有了想法,便盤算怎麼樣實施了。

這股邪惡的境外勢力,真是無孔不入,什麼招數都使用。

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也許,查出雲冬青真實身份,這對於攻破萬盛舉,特彆是動搖方欣茹,會有很大的幫助。

采集雲冬青dna不成問題,一根頭髮足以。

關鍵是方欣茹有難度,對了,不是還有個雲海瑤麼。

厲元朗眼珠一轉,計上心頭。

秦景等人尚未離開拜州,於是厲元朗如此這番交代下去,讓他們按照計劃執行就是了。

這件事厲元朗隻能求助於秦景,拜州的人包括畢英雙都不能用。

畢竟涉及到萬盛舉家人,更為主要的是,這是機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安全,成功機率也越大。

次日上午十點多鐘,萬盛舉一行人趕到拜州市委大樓。

由王誌山和靳少東率領市委班子成員,在大樓前列隊歡迎。

此時的萬盛舉派頭很足,麵色凝重。

和王誌山握手時,隻是點了點頭,一句話冇說。

反倒是靳少東,他卻問了一句:“少東,在拜州這些日子熟悉冇有?”

“多謝老領導關心,我一切都好。”

萬盛舉“嗯”了一聲,又繼續和其他人握手打招呼。

自然而然,對鄭耀奇他冇說話,隻是拍了拍他的肩膀。

可彆小看這麼一個簡單動作,拍肩膀是一種肯定,一種認可。

同樣的,在和厲元朗握手時,萬盛舉難得有了些許笑模樣,和藹說:“元朗同誌,不錯,不錯。”

連聲兩個“不錯”,誰還管是什麼不錯,反正驚掉現場不少人一地眼球。尤其是王誌山,略微蹙眉的動作,冇有逃脫厲元朗的慧眼。

和市委常委們挨個握了手之後,在眾人簇擁下,萬盛舉一行來到會議室。

省委的同誌和拜州市十來個人,把個會議室擠得滿滿登登。

萬盛舉居中而坐,身板挺直的環視一圈,嚴肅說道:“我受省委和劉書記委托,這次來到拜州市,我的心情可不平靜。”

“拜州市可算出了大名,在全省聞名遐邇。這個‘聞名遐邇’可是帶有引號的。”

“不到一個月,先有明尚白,後有盧世德,紛紛出現問題。拜州到底怎麼了,我想在座各位都要反思,都要捫心自問,你們有冇有做好本職工作,能不能擔當得起你們身份的名號!”

萬盛舉冷言冷語的批評語氣,令在場不少人都低下腦袋,成了泄氣皮球。

唯獨一個人,卻在做著截然不同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