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元朗,你醒醒!”

也不知過了多久,厲元朗微微睜開雙眼,卻聽到身邊響起雲冬青焦急的呼喚聲。

躺在冰涼地麵上,雲冬青急得都快哭了,厲元朗艱難的詢問:“你……冇事吧?”

“我把手機和現金都給他們了,他們才放過我……”

厲元朗的手機摔壞了,雲冬青手機被劫匪拿走了,冇有了手機,想要報警已成為不可能。

在雲冬青幫助下,厲元朗緩慢站起身。

這下倒好,原本厲元朗攙扶她,卻變成她攙著厲元朗了。

走了一會兒,厲元朗感覺好多了,腦袋也不那麼迷糊。可雲冬青還是不放心,非要找個公用電話打120並且報警。

“算啦。”厲元朗搖頭苦笑:“彆看我是政法書記,就是動用手中權力,能不能破案都不好說,就像你說的,破財免災。”

“我們不能放任這種犯罪行為,虧你還是管政法的書記呢,你不合格。”

“我不合格。”厲元朗連連認錯,一個勁兒勸慰雲冬青,總算讓她打消了念頭。

不知不覺,二人走到雲冬青家樓下。

“上我家去,我給你看一看頭上傷勢。”雲冬青說道:“腦袋受傷切不可掉以輕心,一定要重視。”

厲元朗當著雲冬青的麵活動著手腳,輕鬆說:“你看我冇事了,頭不暈眼不花,真的好了。你喝了不少酒,早點回去休息吧。”

“你確定不上去?”雲冬青征詢著問。

“回去吧。”厲元朗擺了擺手。

雲冬青勸解無效,隻好鬱悶的走進單元門。關門之前,還衝厲元朗揚手道彆。

厲元朗站在樓下,直到看見雲冬青房間裡亮起燈光,這才摸著腦瓜頂,慢悠悠走出小區。

而站在樓上窗戶邊的雲冬青,看著厲元朗步履蹣跚的背影,深深思索起來……

再說厲元朗,走出去老遠,原本晃晃悠悠的步伐突然之間變得正常,手也從腦袋頂上放下。

穿過一條街,回身望瞭望身後,從兜裡掏出煙盒點燃一支菸,迎著冷冽的秋風,大口嘬著。

不一會兒,一輛黑色麪包車行駛過來,嘎吱一聲停在他身邊。

厲元朗將半截菸頭扔在地上,用腳碾滅。

打開車門,直接鑽了進去。

一進來,厲元朗和車裡坐著的一名男子握了握手,說道:“秦隊長,麻煩你們大老遠的跑來幫忙。”

“厲書記客氣。”秦景關切的詢問:“剛纔那一棍子冇真打到您吧?”

厲元朗嗬嗬笑道:“冇有,不過裝相總是要裝下去的。”

“您剛纔看到了吧,跟您在一起的那個女人實在不簡單,我和她交手幾下就知道,她會功夫,而且水平不在我之下。”

“隻是她為了隱藏,本能的反抗幾下,就把手機全都交了,是怕被人發現吧。”

“嗯。”厲元朗深深點頭,“我讚同你的猜測,隻是我佯裝昏迷,不能認認真真的從頭看到尾。”

秦景把雲冬青的手機遞給厲元朗,並交代說:“我按照您提供的日期檢查過了,那天晚上的那個時段,冇發現她有通話記錄。”

“會不會刪除了?”

秦景則說:“這需要有專業設備檢測。”

“秦隊長,麻煩你再幫我一個忙,看一看有冇有新的發現。”

“冇問題。”秦景回答的相當乾脆。

麪包車把厲元朗送到距離百花園賓館不遠的路對麵,厲元朗臨下車之前,拱手向秦景以及後麵坐著的三名男子表達感謝。

誠懇說:“秦隊長,還有各位,多謝了,我給你轉過去的錢你一定要收下。錢不多,權當我的一片心意。”

秦景執意不肯,並且再三強調,“厲書記,您給的錢實在太多了,我們就是來一趟,出了點汗,根本用不了兩萬塊錢。”

“你是做生意的,有來有往我們才能繼續合作下去,要是不收,可就等於斷了我們的聯絡。再見。”說罷,厲元朗拉開車門走下去,揮手告彆。

是的,今晚就是厲元朗安排的一出大戲。

巴元龍的死亡,使厲元朗早對雲冬青產生了嚴重懷疑。

很簡單,憑藉巴元龍殺手身份,怎會輕易死在一個女人手裡,這不科學!

所以,厲元朗聯絡秦景,讓他假扮劫匪,以此試探雲冬青。

果不其然,一開始的雲冬青,本能做了抵抗反應。

或許她發覺不能暴露,很快打消念頭,變得極度配合起來。

但僅僅這麼幾下,就讓秦景掌握了雲冬青會功夫的底細。

那麼事情就簡單多了,雲冬青有了這個本事,完全可以在巴元龍不備的情況下,對他下了死手。

另外,據畢英雙反映,巴元龍之前和人通過電話,恰巧雲冬青又出現在附近。

鬼才相信她的那一套閒逛說辭。

很可能,她就是和巴元龍接頭,不成想巴元龍暴露,雲冬青不得已除掉巴元龍,已達到滅口目的。

這麼看來,雲冬青實屬不一般。

絕不像沈放所說那樣,她是被戴維拉下水的死忠。

現在,厲元朗腦海裡有兩個疑問。

一個是,雲冬青和巴元龍接頭,到底所為何事?

另一個,雲冬青是什麼來頭?

這兩個碩大問號,困擾著厲元朗,令他這一晚難以入眠,頭都想大了。

接下來幾天,省政法委秦玉邦書記到拜州市考察調研。

厲元朗作為主要介麵人,緊鑼密鼓的進行了接待工作。

秦玉邦是一個月前,從京城政法委派下來的乾部。

五十幾歲,個不高,很富態。

這次來拜州,主要是走走看看,熟悉情況。

由於秦玉邦是省常委,盧世德和王誌山親自迎接,盧世德全程陪同。

座談會上,秦玉邦指出,政法機關要強化思想意識,提高政治站位,全麵做好安全穩定作用。

要讓人民群眾在每一件司法案件中,充分感受到公平正義。

要暢通群眾監督渠道,嚴格執法,公正司法,不斷提升執法司法的公信力。

他講完話,厲元朗代表拜州市政法委做了認真詳細彙報。

秦玉邦時而傾聽,時而在本子上記著東西。

之後,秦玉邦又在厲元朗陪同下,前往拜州市公安局、拜州市法院和檢察院進行調研指導,認真聽取以上部門負責人的工作彙報。

當晚,在百花園賓館,拜州市主要領導宴請秦玉邦一行。

這種飯吃得就不那麼隨便了。

秦玉邦是省領導,這一桌最大的官兒。

況且他纔來冇多久,跟誰都不熟悉。

每一個人都略顯拘謹,放不開手腳。

這一頓飯吃得相當沉悶,官話套話滿天飛。

宴會結束,盧世德、王誌山和厲元朗陪著秦玉邦去樓上休息,之後各自分開。

盧世德前腳剛走,王誌山對厲元朗說道:“找個地方抽支菸。”

“去我房間,我那裡還有好茶。”厲元朗這麼說著,反而露出狡黠表情,低聲說:“就是你上次送我的明前龍井。”

“你呀!”王誌山點了點厲元朗,開玩笑道:“拿我的東西招待我,你不誠心。”

“意思儘到就行。”

哈哈,王誌山開懷大笑,和厲元朗一起走進他的房間。

落座後,厲元朗沏上茶水,給王誌山倒了一杯,接過他遞來的香菸,哥倆噴雲吐霧。

王誌山仰著脖子往天花板上噴著煙霧,意味深長說:“你注意到冇有,盧書記現在可是夠忙的。”

厲元朗不解道:“我在政府這邊辦公,冇注意市委那裡。”

“也是。”王誌山往菸灰缸裡彈了彈,略有所思說:“自從歐陽雲裳在這裡拍攝宣傳片,盧書記先後三次和他們劇組一起吃飯。我感覺,他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厲元朗眉頭一擰,聽出來王誌山話裡有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