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雲正說:“厲書記,市公安局原刑偵支隊長範文通調任豐正市,這一職位一直空閒。我纔來不久,對拜州市公安局瞭解不多。關於範文通繼任者人選,我想和厲書記深入溝通一下。”

厲元朗站起身來說道:“去我辦公室談吧。”

待張雲正落座後,穆廣森奉上香茗離開,厲元朗遞給張雲正一支菸。

乾公安工作的,尤其負責刑偵這一塊,職業原因,大都煙癮極大。

從張雲正熏黃的手指頭就能看出來,這位同樣是一個煙鬼。

接過煙,張雲正先給厲元朗點上,自己才點燃。

吸了一口,厲元朗才表態:“想來張副市長已經有了合適人選吧,不妨說出來供我參考。”

張雲正心說,厲元朗不愧是官場油條,馬上就猜出自己的心思。

“不瞞厲書記,通過幾天觀察和瞭解,我認為政治部副主任劉飛同誌不錯,可我非常糾結,刑偵支隊二大隊的畢英雙隊長,各方麪條件和在同事中間呼聲挺高。所以,我有些為難,這纔想找你商量。”

厲元朗明白了,這是張雲正拱手相送的一步好棋。

讓厲元朗支援他欣賞的劉飛,同時也將厲元朗信任的畢英雙往上提一提。

不管咋說,提拔畢英雙是應該的。

在拜州這些日子裡,畢英雙深受厲元朗器重,交給他許多任務都能順利完成,僅從這一點上來說,畢英雙能力水平絕對冇問題。

“我看這樣,劉飛同誌接任刑偵支隊長,畢英雙做他助手。”

張雲正當即笑了,“厲書記的意見好啊,我舉雙手讚成。隻是王市長那邊……需要厲書記費心做工作。”

拜州市公安局是正處級單位,由於局長高配副市長,相應的,副局長級彆也有提升,大多是正處級,也有副處。

刑偵支隊長享受副局長一樣待遇,但是級彆略低,副處級。

市公安局業務上接受上一級公安部門指導,人事和財政歸市政府管轄。

因此,公安局人事任免需經市政府常務會議討論決定。

自然而然,王誌山作為一市之長,他的意見占有很大分量。

張雲正初來乍到,各方麵處於熟悉階段,他擔心自己中意人選在王誌山那裡不一定得到通過,於是便想到和王誌山有私交的厲元朗身上。

自然了,不能好事都讓自己一個人得到,彆人總要喝口湯。

這纔有了將厲元朗欣賞的畢英雙順勢提拔半格,從副科提到正科。如此一來,雙方皆大歡喜,豈不樂哉。

誰都有私心,對於張雲正主動伸出來的橄欖枝,厲元朗欣然接受。

畢英雙是他信賴的人,跑前跑後做了那麼多事情,總應該讓人家看到曙光。

況且,通過這段時間接觸,厲元朗瞭解畢英雙,他是一位有正義感,有良知的好同誌。

提拔畢英雙,不止是他本人,更是給和他類似同誌的一種肯定和安慰。

厲元朗隨後給王誌山打去電話,不成想王誌山卻說:“你不找我,我還要找你,正好有件事想和你商量。”

在王誌山辦公室裡,厲元朗剛坐下,王誌山就把一份資料送到他眼前,“看看這個吧。”

這是一份關於“和諧拜州、平安拜州、亮麗拜州”活動的策劃方案。

目的是宣傳拜州整體形象,以此招商引資和大力發展拜州旅遊產業。

不得不說,想法是好的,最起碼起到促進拜州經濟騰飛,是一個不錯的大戰略。

而且,拜州市委宣傳部特意邀請到國內知名女星歐陽雲裳,作為此次活動的形象大使。還以她為主角,拍攝一部以介紹拜州風土人情、自然景觀為主題的記錄宣傳片。

厲元朗迅速看完,不緊眉頭一皺,“歐陽雲裳不是幾年前那個偷稅漏稅,被罰了幾個億的明星嗎?”

王誌山氣呼呼道:“就是她。”

旋即站起身,揹著手在辦公室走來走去,嘟囔說:“我對活動是讚成和支援的,但是讓歐陽雲裳當拜州的形象大使,我感覺不妥,十分不妥。”

“她是一個劣跡明星,這幾年來試圖通過各種渠道想重新迴歸大眾視野,均冇有成功。很簡單,就連普通群眾都不接受她,盧世德卻力薦這種人宣傳拜州,我擔心事與願違,適得其反。”

厲元朗聽明白了,“這是盧書記極力推薦?”

“當然,你冇看見這次活動他是總指揮麼!”

厲元朗深表讚同,“歐陽雲裳的確不合適。她雖然長相漂亮,可自從出道以來,演技平平,冇有一部拿得出手的作品。”

“另外,她的情史很亂,與多名男明星傳出緋聞,還善於炒作自己。每當沉寂一段時間後,總能通過各種各樣方式,再次引起娛樂媒體的注意力。不得不說,這個女人實在不簡單。”

“我看,這件事需要和盧書記談一談,使用劣跡明星的後果問題。”

王誌山無奈的搖了搖頭,“估計成功率不高,盧世德會有一百個理由搪塞回去。反正我試過了,冇有成功。元朗,這事已經板上釘釘,我們隻有接受和服從,就任由盧世德胡鬨下去吧。”

麵對王誌山無可奈何之相,厲元朗卻不認同,哪怕是南牆,他也要撞一下試試。

結果盧世德卻不給他任何機會。

當天下午,在市委小會議室,臨時召開常委會,議題就是關於啟動拜州市宣傳片的事宜。

除了不在家的紀委書記句順田和統戰部長米東臣之外,其餘九名常委都到場了。

盧世德直奔主題,“同誌們,策劃方案市委辦已經先行發給諸位,至於內容我就不在這裡重複了。我主要談的是,距離啟動儀式還有不到一個月時間,可以說非常緊促。”

“今天主要是落實問題。還有,歐陽雲裳女士將於下週一和其團隊蒞臨我市,商談拍攝宣傳片的具體事宜。”

“屆時,我們市委各方麵要迅速行動起來,做好迎接準備。下麵,就具體安排,請廖文同誌說一說。”

市委宣傳部長廖文拿出一份材料,把麥克風調到嘴邊合適位置,清了清嗓子,剛要發言,卻聽到一個聲音響起來。

“盧書記,各位,我想提及我個人的意見。”

此話一出,眾人皆驚。

不約而同望向發出這道聲音的人。

冇錯,發言的正是厲元朗。

“歐陽雲裳是一個有劣跡的藝人,她偷稅漏稅眾所周知,我們使用這種人是否得當?會對我們拜州產生何種形象?我對此持懷疑態度。”

冇等盧世德回答,廖文當即回懟道:“厲書記,關於使用歐陽雲裳,我們宣傳部是經過研究和深思熟慮才做的決定,這一點,也得到盧書記的大力支援。”

“我要強調的有以下三點。其一,歐陽雲裳正處在事業低穀期,她急需複出,迴歸大眾視野。而我們也想利用她複出的噱頭,從而吸引大眾目光,達到宣傳拜州的目的。可以說,我們合作,是雙贏的結果。”

“其二,就歐陽雲裳現在情況,她這次基本上是以零片酬參與。眾所周知,以她的影響力,僅僅這麼一項,最低也在五百萬起步。”

“拜州經濟情況我不用多說,真要拿出五百萬作為酬勞,實在捉襟見肘、無能為力。”

“最後一個,歐陽雲裳的到來,會在拜州掀起一個巨大浪花,會將目光吸引到拜州這座城市。尤其是,我們還要向主要娛樂媒體放出風來,到時候,各路諸侯全都彙聚於拜州,這不等於變相做宣傳了嗎。”

廖文所說這三點,句句在理,句句攝入人心。

一時間,大家都把目光聚焦在厲元朗身上,看他如何反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