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可不是一個好訊息。

對於孩子以及他們母親來說,都是很危險。

境外勢力等同於金依夢,他們發起狠來,趕儘殺絕,絕不留情。

現在厲元朗有利用價值,真到他冇用了,一腳踢開都是萬幸,落井下石或者殺人滅口都能做得出來。

fl公司和林娜,不就是前車之鑒嗎。

想到此,厲元朗長歎一聲,“我的小兒子叫穀清晰,他們兩個……都丟了。”

“丟了?”雲冬青露出驚訝神色。

“是啊,穀雨讓他媽媽弄丟了,穀清晰是讓金可凝故意丟的。要不說,我和金家有不共戴天之仇。金可凝對我持有敵意,處處針對和陷害我。不過,她的死是咎由自取,和我冇有關係。”

“隻是,金依夢卻把這筆帳算在我的頭上,還轉嫁到水婷月身上,設計害死了她。”

厲元朗偷眼觀察到,雲冬青對此反應平淡,她應該早就知道了。

“元朗,你也不要太傷心了,我媽都告訴我了。你放心,今後有我們在,就冇人敢對你做什麼,包括她金依夢。”

雲冬青這番話,可以理解為一個強烈信號。

會不會是境外勢力要暗中保護他。

非常有可能。

他們要爭取厲元朗,肯定不希望厲元朗出現意外,否則就前功儘棄了。

花了那麼大心思,不能換來一個冇用的死人。

所以纔有萬盛舉提到,金依夢多次想要對他下毒手,卻冇有得逞。

隻不過這些事情厲元朗看不到,更不知道而已。

萬盛舉揭發金依夢,固然想洗清白晴,同樣也是給厲元朗提供重要訊息,讓他有所防範,增加對他們的好感。

總之,一舉三得,乾嘛不做。

說心裡話,厲元朗感覺到很累,太費腦細胞了。

被腹瀉耽擱,厲元朗在醫院住到中午才離開。

是雲海瑤親自去省城,開車把他們接回來。

路上,雲海瑤看到姐姐和厲元朗如膠似漆,姐姐不時偷偷抓住厲元朗的手,眼神裡含情脈脈,禁不住開起玩笑,“厲書記,我以後是不是要改口管你叫姐夫了。”

雲冬青臉頰緋紅的白了她一眼,“不許你胡說,還冇到那個程度呢。”

厲元朗大病初癒,身體都虛了,強打精神說:“這次見到你們媽媽和萬書記,談到這件事,要我們彆著急,慢慢相處。怎麼,我們冇急,你倒是急了?”

“我犯不上著急,我是替我姐姐著急。她都三十多了,再不結婚生孩子,錯過最佳期,將來生孩子要遭罪的。”

“海瑤,開你的車。”

“是嘞。”雲海瑤乾脆放上音樂,不再說話了。

厲元朗也累了,趁此機會在車裡打起了盹。

等到他醒來時,天色漸晚。

拜州已到十月下旬,街道兩旁樹葉紛紛掉落,滿地金黃樹葉,顯得一片蕭瑟、淒涼之感。

雲海瑤卻冇有駛向百花園賓館,而是在前方一個十字路口左拐。

厲元朗禁不住問:“這是去哪裡?”

雲海瑤故作神秘道:“有人要給你接風。”

厲元朗當即想到是誰了,“是靳少東副書記吧。”

“猜對了一半兒。”

“還有鄭耀奇副市長,對不對?”

“也是猜對了一半兒。”

厲元朗索性不猜了,腦袋疼。

本田車左拐右拐,穿過市區中心地段一路往東,最後停在一處風景秀麗的地方。

麵前是一大片人工湖,對麵則是一幢古色古香的仿古建築物。

“姐夫,我就把你送到這裡了。”雲海瑤笑著一指那棟仿古建築物,“門口有人等你,跟他走就是了。”

厲元朗愣住,“你們不去嗎?”

“看你猴急的樣子,不就分開一會兒就不放心了?告訴你吧,我和我姐都不參加,你們男人喝酒談天我們不喜歡聽。你先把我姐借給我,我們去玩我們的,不稀罕和你們摻和。就這樣了,拜拜。”

都不等厲元朗做反應,雲海瑤一腳油門,本田車如離弦之箭,揚長而去。

厲元朗十分好奇,聽雲海瑤的意思,今晚的陪客不僅僅隻有靳少東和鄭耀奇,好像還有彆人?

這人是誰呢?厲元朗充滿好奇。

昨晚和萬盛舉聊得儘興,靳少東鄭耀奇對他轉變態度是意料之中。不過若是有彆的客人,厲元朗可要小心謹慎了。

正如雲海瑤所說,門口果然有一名穿著西服正裝的男子等候他。

“厲書記,您好,我叫薑白,是靳副書記秘書,奉靳副書記之命,在此恭候您。請隨我來。”

這是一處集餐飲、娛樂、休閒為主的俱樂部。

整個區域很大,那條人工湖就是這傢俱樂部自建而成。

能夠把俱樂部建在距離市中心不遠的地方,足可以看出來,這傢俱樂部頗有實力。

坐電梯上了三樓,薑白把厲元朗帶進一處寬敞明亮的房間裡。

房間燈火通明,轉圈沙發裡坐著好幾個人。

為首的是靳少東,鄭耀奇和副市長沈月芳作陪。

而對方則有兩名男子,正在和靳少東相談甚歡的是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

很瘦,戴一副金邊眼鏡,眼睛很小,額頭卻很大。

俗話說,天庭飽滿的人有智慧,聰明。而天庭就是指人的額頭。

他身邊那個男子,三十來歲,沙發邊上放著公文包,顯然是小跟班。

一見厲元朗到場,靳少東率先起身,其餘眾人也都紛紛站起來,以示尊重,包括那名男子。

“元朗,你來得正好,我給你介紹認識。”

靳少東指著男子說:“這位是快馬集團的程思偉副總經理,他是我們拜州市政法委書記厲元朗同誌。”

程思偉小眼睛眯成一條縫,主動伸出手來,“厲書記你好,早有耳聞,也是巧了,我和靳書記剛提起你,你就到了。”

雖然程思偉極力說著普通話,可是仍然掩蓋不住南方人口音。

“程副總,你好。”

握手之後,分賓主重新落座。

由於厲元朗是常委,按照規矩,他坐在了鄭耀奇後麵,沈月芳則把自己位置讓給他。

沈月芳同樣年約四旬,短頭髮顯得相當乾練。

在市政府的副市長中,負責教育衛生等部門,排名比較靠後。

厲元朗泛起嘀咕,她能來參加,莫不是靳少東和鄭耀奇一係人馬?

直到這時他才明白,靳少東今晚主要議題就是招待這位程思偉副總,自己是以作陪身份參加。

怪不得雲海瑤她們姐倆不來,官方的接待活動,她們的確不適合。

聽靳少東和程思偉說話內容,厲元朗大致明白,程思偉的快馬集團想要在拜州市投資一所規模比較大的藝術學校。

這就不難理解,沈月芳為什麼作陪了。

說了半天話,薑白過來附在靳少東耳邊說了幾句話。

靳少東把煙掐滅,說道:“程副總,酒宴已經準備就緒,我們入席邊吃邊談?”

“好好。”程思偉連連點頭,“客隨主便。”

宴會廳就在會客室裡間,靳少東和程思偉在前,鄭耀奇和厲元朗緊隨其後,沈月芳獨自一人落在後麵。

踩在鬆軟的紅色地毯上,鄭耀奇偷偷和厲元朗交流起來。

短短一兩分鐘,也不阻礙他們談話。

“那邊事情都處理完了?”

厲元朗回答:“已經處理完畢,多謝老哥惦念,還給我發來慰問資訊。”

“咱們之間不用客氣。”

厲元朗對於這位程副總非常好奇,趁這機會正好可以打聽。

鄭耀奇的座位和厲元朗挨著,落座後,不時低聲告訴厲元朗。

快馬集團,厲元朗並不熟悉。

可當鄭耀奇提到一個人的名字後,厲元朗變得吃驚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