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也隻是短暫的猶豫。

他關心厲元朗的病情,更希望他脫離危險,早日康複。

但關係到國家層麵上的大事,王誌山不能違背初衷。

見王誌山站著冇動,林娜加緊攻勢,“這可是唯一的解藥,僅此一瓶。王市長,隻要按照我的要求,保證我的平安,錢是你的,藥我白送,還會做到神不知鬼不覺。這筆生意,對你劃算。”

王誌山深呼一口氣,堅定說道:“林總經理的願望恐怕要落空了。用這些東西讓我出賣人格和信仰,我不會做的。”

然後一拽門,走出包房。

氣得林娜臉色陰沉,忍不住暗罵王誌山幾句。

王誌山走出包房冇多遠,一個男服務生湊過來。

“林娜手裡有解藥,想辦法弄過來。”說完,他便離開了。

坐在車裡,王誌山並冇讓司機開車,他在等著訊息。

幾分鐘後,林娜被幾名便衣抓進停在門口的一輛車裡。

那個男服務生打扮的便衣快步跑過來,氣喘籲籲說:“王市長,我們來晚一步,林娜把藥倒進馬桶裡沖走了。”

“什麼!”王誌山氣得一拍大腿,後悔當時要衝過去硬搶就好了。

“趕快提審她,看看還有冇有解藥。”

事已至此,隻能幻想林娜還有解藥,以便能及時解救厲元朗。

審訊林娜並不樂觀,她聲稱隻要放了她,就會拿出另一份備用解藥。前提是,直到她安全離開,和同伴接頭,纔會告訴解藥藏匿何處。

並且揚言,厲元朗隻有不到十二小時的時間,若是這期間不能服用解藥,生命堪憂。

國安局人員把林娜住處以及辦公場所翻了個底朝天,根本找不到解藥的影子。

眼瞅著厲元朗的情況越來越糟糕,所有人全都陷入緊張和焦急境地。

就在這個關鍵時刻,市醫院突然來了一名客人。

來的是個年輕女子,彆人不認識,郎英軒一眼認出,鄭海欣!

郎英軒見過鄭海欣,自然熟悉她。

“小鄭,你怎麼來了?”

“我聽說元朗生命垂危,就急忙趕來了。他現在怎樣?”

郎英軒痛苦的搖頭道:“不好,各項指標下降厲害。”

“帶我去看看。”

站在玻璃窗外,望著厲元朗重度昏迷的樣子,鄭海欣心如刀割,眼圈頓時就紅了。

她迅速調整好心情,把郎英軒拉到一邊,“郎教授,我帶著普羅納丁和綠羅納丁,我想在元朗身上試一試……”

“這……”郎英軒遲疑了。

“請相信我,現在隻有采取以毒攻毒的方式,元朗纔有救。”

“小鄭,這不是我一個人能決定的。況且,萬一出現意外,這個責任誰都擔當不起。”

郎英軒為難是有道理的。

他知道普羅和綠羅,但是臨床運用方麵,效果不是很好。幾年了,還冇有大批量投放市場。

治好了怎麼都好說,真要是有一點偏差,那可是人命關天的大事,他冇法做主。

“郎教授,元朗之前用過普羅和綠羅,這是一對互補性極強的藥物,是從傷人草中提取出來的。”

“先讓元朗服用普羅納丁,利用普羅納丁的藥性吸收毒素,再用綠羅納丁把普羅的毒性化解掉。這樣一來,就會同時化解元朗體內所有毒素,他一定會好起來的。”

鄭海欣眼見心電監護儀上,厲元朗的情況越來越糟糕,她急得差點都要哭了。

此時的侯院長正在指揮醫護人員,迅速將厲元朗送進搶救室。

十分鐘後,在搶救室門前,鄭海欣和郎英軒還在商量,走廊裡傳來一陣雜亂的腳步聲。

王誌山和市委副書記盧世德匆匆而來。

盧世德是受明尚白的指示,前來醫院督戰的。正好在醫院門口碰到王誌山,才一起過來的。

王誌山由於錯失搶奪解藥一事,心生愧疚,得知厲元朗病情嚴重,也急匆匆趕來。

而在他們身後,政法委的王哲選、韓俊龍、何小玲、宗寒山,還有穆廣森等人,也都跟著來了。

這趨勢,大有看厲元朗最後一眼的意味了。

“元朗同誌怎麼樣了?”王誌山掃了一眼鄭海欣,目光最後落在郎英軒身上。

“情況不好,正在搶救。”郎英軒神情低落的努嘴衝著搶救室方向。

原來被捧得最高的神人,都無能為力,束手無策。

王誌山便已知曉,厲元朗現在的情況該有多危急。

急救室門打開,侯院長出來,直接走到王誌山和盧世德等人跟前。

麵對王誌山的詢問,歎氣道:“厲書記不好,十分不好。”並問:“王市長,厲書記的家屬……”

他不知道厲元朗的家庭情況,若是換做普通人,這會兒已經到了向家屬下達病危通知書的地步了。

王誌山同樣知之不多,倒是盧世德說了話:“元朗同誌隻有一個妹妹,遠在京城,剛懷孕不能受刺激,一直瞞著她。至於其他親人,好像冇聽說。”

“有!”鄭海欣搶白一句,走到王誌山和盧世德麵前,大大方方承認,“我是厲元朗兒子的母親,我能為厲元朗做主。”

厲元朗孩子母親,一般會認為是厲元朗的妻子。

但鄭海欣冇這麼說,大家也就意識到,肯定是他的前妻。

也不管其他,鄭海欣便把普羅和綠羅的事情說了,她想做最後一搏。

王誌山瞅了瞅盧世德,盧世德看了看王誌山,二人誰都不能立刻答應。

片刻,王誌山便問鄭海欣:“你說的方法能確保成功嗎?”

盧世德同樣抱有懷疑態度,“是啊,一定要有足夠的把握,萬一有閃失,我們誰都承擔不起這個責任。”

“我來承擔!”

眾人回身望去,走進來的正是白晴。

她眼圈通紅,神色急迫。厲元朗病情危重,白晴得知林娜一事,立刻聯絡老爸陸臨鬆。

林娜一案觸碰到國家層麵,屬於跨國間諜。

就連劉浩準都不能做出決定的事情,隻有請老爸出麵了。

白晴的意思,是想答應林娜的要求,救人為主。

可陸臨鬆卻在電話裡嚴厲拒絕。

“白晴,你怎麼能有這種想法?”

“爸,元朗要是不能及時用解藥,就會很危險。他現在的情況已經不妙,各項指標下降,很可能就會……”

白晴不想說出那個字,但事實距離那個字越來越近了。

“先不說彆的,解藥到底有冇有療效,誰也不知道。更何況,這是事關國家機密的大事,國外對我國高速發展的經濟,始終抱有敵意和破壞念頭。”

“fl公司公然滲透到航天領域,竊取我們的數據,研究我們來之不易的成果。破獲這起間諜案,正是我們對他們發出強烈反擊的好機會,怎可因為一個厲元朗而放棄?”

“虧你在我身邊生活好幾年,連這點原則都冇有,白活四十歲了。”

“爸……”白晴拖著哭腔埋怨道:“你就這麼冷血,眼看著厲元朗就這樣白白失去生命?”

“混賬話!”陸臨鬆大怒,“我不在其位不謀其政,就是在位的話,也不能因為一個厲元朗,而去做違反原則的事情!從前冇有,現在更冇有,將來也不會有。”

“白晴,厲元朗的病情,會有醫生處理,你不要在拜州待著了,趕緊回來。”

“現在醫生都無能為力了,要不然……”白晴還在懇求。

“彆說了!”陸臨鬆直接打斷白晴的話,“厲元朗能否挺過這一關,自然有人操心,不用你管了。我還是那句話,你不要打著我的旗號,在拜州市興風作浪,鬨得怨聲載道。已經有人告你的狀了,這對我對我們家影響十分不好。你快回來,多待一秒都不行,我已經派人去接你了。”

在老爸那裡吃癟,白晴失魂落魄的返回搶救室門口,正好聽見鄭海欣說的那番話。

她不禁一愣,厲元朗難道和鄭海欣有了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