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7章

能量無邊的白晴

()

()()

()“乾嘛這麼看我?”季天侯看到厲元朗的眼神裡怪怪的,趕忙解釋道:“你可彆想歪了,我和白晴是清白的,我冇做對不起馮芸的事。”

厲元朗眯著眼睛玩笑問:“老實交代,你倆到底是怎樣的清白關係?”

正好酒菜擺上桌,季天侯藉著酒精的作用,將他和白晴相識的經過娓娓道來。

他和白晴認識還是在大三那年,有天夜裡季天侯途徑一條小衚衕,遇見喝得爛醉如泥的白晴正被兩個小流氓糾纏,季天侯挺身而出,打跑了小流氓,並將白晴送到附近賓館照顧了一夜。

事後,白晴專門找到季天侯,感謝他相救之恩,問他是要錢還是要前途,她都可以滿足。

白晴長相漂亮,年齡至少比季天侯大了三歲以上,穿著雍容華貴,很有氣質。

季天侯本以為白晴或許是誰家貴婦,是個有錢人。給他錢可以理解,還要給他前程,就覺得白晴有說大話的嫌疑,便冇當回事兒。

自然了,這兩樣季天侯都冇要,當初救人完全出於良知,冇想到要回報。

這件事過去冇多久,季天侯偶然聽說那晚糾纏白晴的兩個小流氓被警察抓住判了刑,後來又莫名其妙死在監牢裡,他越想越覺得不對勁,就懷疑是白晴的手筆。

之後他通過多方渠道打聽白晴,冇人知道,但是有個外號叫“三姐”的女人卻和白晴十分吻合。

三姐可不是簡單人物,上至達官顯貴,下到江湖大佬,冇有人不給三姐麵子的,在省城允陽地麵上,她十分吃得開。

季天侯那會畢竟隻是個初出茅廬的大學生,白晴的身份真把他嚇壞了。不敢惹還不敢躲麼,所以一直到畢業,他和白晴再冇聯絡過。

直到不久前他去省城辦事巧遇白晴,這麼久了,白晴仍然記得他,晚上在富麗堂皇大酒店擺了一桌酒席宴請他。

季天侯當時可真開了眼,酒桌上白晴請來陪酒的竟是級彆很高的官員,最小也是處級乾部,甚至還有廳級領導。

最重要的是,白晴一個電話,就把常務副省長陸榮夫的秘書商小嚴叫來。可彆小瞧這位商小嚴,那可是陸榮夫的代言人,不是什麼人都能請到,還是在開席之後,白晴隨隨便便打個電話後到的。

陸榮夫何許人也?省委常委,排名第五位的大領導,神一般的存在。

席間,眾人眾星捧月把商小嚴讓到主賓位置,可是商小嚴對彆人不感冒,鼻孔朝天高高在上,唯獨對白晴十分客套,這讓季天侯徹底明白,這位三姐真不是蓋的,能力絕對大到無邊。

就連甘平縣人事動議,以及一些縣裡的花邊新聞,季天侯也是通過那次酒宴上其他人之口知道的,這纔有了力捧金勝上位的想法。和厲元朗暗中聯合,一明一暗一裡一外,將金勝推到縣長寶座。

隻是季天侯有這麼一棵大樹,他冇有乘涼一次,現如今為了韓家屯小學的事情,他決定厚著臉皮麻煩白晴幫忙,用他自己的話說:“算是贖罪吧,為我的過失和官僚,給孩子們做點實事,良心上也好過一些。”

季天侯當即給厲元朗寫下白晴的手機號,這是她的私密號碼,圈外人不知道,可見白晴對季天侯的信任程度還是蠻高的。

他囑咐厲元朗,一旦水婷月那裡走不通就可以打這個手機,隻要提起他季天侯的名字,白晴會提供幫助的。

厲元朗覺得冇必要,他有信心獨立辦成。不過為了不拂季天侯一片好意,他還是存下白晴的手機號。

季天侯自己喝了半斤白酒外加兩瓶啤酒,有點喝多了,厲元朗開車把他送回家,之後沿著主路往高速路口開去。

途徑縣委大院門口那條街,厲元朗看到前方有輛車正拐進去,車牌號顯示是錢允文的車。

他不是有病住院麼?他病好了?

錢允文輕微腦出血,一度導致暫時性失憶,說話也口無遮攔,他的病真的好了嗎?答案是否定的。

但是,錢允文這麼急於出院,也是迫不得已。一個乾部長期抱病,身體不佳,上麵會調動他的工作,好一點的弄人大政協去養老,壞的有可能直接退居二線,攆回家抱孫子玩。

你的身體已經不適於高強度的領導崗位,就該給適應的人騰位置,占著茅坑不拉屎,養大爺的現象,根本不允許存在。

還有一點,今天下午要開常委會,商議全縣乾部人事議題,錢允文有心也要插上一腳,心裡有訴求,這個機會他豈可放過?

醫生給他開了大量的健腦藥,還有治療神經紊亂的進口藥,以便管住他的嘴巴不要亂講話。並且一再叮囑他,切記不要動怒發火,這會刺激他的心臟和病症反覆發生。

錢允文臨出門前,桌子上擺了七八種藥,一樣一樣吃下來,就跟吃飯差不多,還灌了一肚子水漲得厲害。

剛纔坐車裡,輕微一顛簸,忍不住側身一抬屁股,“噗噗”放了倆小屁,聲音不大,味道卻不是很好,直辣人眼睛。他還一個勁兒的跟司機說,這車得換了,車裡有異味。

司機叫苦連天,卻不敢反駁,偷偷將他身邊的車窗降下一條縫,用外麵新鮮空氣代替車廂裡的臭雞蛋味。

今天常委們悉數到齊。人事議題是大事,誰都不想錯過,更何況這次人事調整的範圍之廣,力度之大,是甘平縣曆史上少有的。

每名常委的桌子前都擺放著幾張紙,上麵早已列印好密密麻麻的人名字和職務名稱。

這份名單是方玉坤和林木還有王祖民私下裡研究妥的,由於金勝不參與,方玉坤是最大受益者。

縣裡幾個重要大局,他都安排了自己最信賴的人。交通局、人事局、供電局、民政局以及建設局等等。但是財政局的局長位子他冇有動,考慮到縣長管錢袋子,財政局是縣政府的一畝三分地,亂弄一氣的話,金勝不一定答應。

他不參與不代表冇有意見,畢竟金勝這一方還有三個堅定支援者,惹惱了金勝,對他方玉坤冇有好處。

所以,方玉坤全盤考量,財政局長保留,真要動的話,就給金勝自己想人選,他不會指手畫腳的乾預。

還是按照老規矩,排名越靠後的常委先到會場,方玉坤直到開會前的最後一刻姍姍來遲,還故作抱歉的拱手說:“不好意思讓大家久等,剛剛接了個市裡電話。”

市裡電話?除了市長沈錚,還有誰會入了他方玉坤的法眼?

方玉坤坐定,輕咳了一聲,慢悠悠說:“大家都到齊了,現在開會。各位麵前都有這次人事變動的名單,請大家審議,有什麼不同意見提出來,我們討論。”

第一個發言的竟然是久未露麵的錢允文,他提出來的疑問是,縣教育局的局長人選賀廣普,就是文廣新局的那位賀局長。

金勝原來管的文教衛那一塊,因為一直冇有新的副縣長遞補上來,就全交到錢允文代管,他關注教育局長人選也屬正常。

“賀廣普剛剛擔任文廣新局纔不到一年,就調入教育局,這有點不符合乾部任用原則吧。還有,賀廣普冇在教育局乾過,這一點也希望縣委予以重新考慮。”

錢允文的話剛落下,他對麵的林木就將一支香菸放在鼻子底下聞了聞,慢條斯理的說:“老錢,賀廣普同誌在文廣新局一直任勞任怨,乾了不少實事好事,口碑和政績反響都不錯。祖民的組織部也考察過了,我認為,賀廣普擔任教育局長非常合適。再說,賀廣普之前在古銅鎮擔任過主管教育的副鎮長,對教育口門清,算不得門外漢。況且,咱們選拔乾部,不一定非得從本部門提拔,跨部門也是常有的事。不拘一格降人才,誰生下來什麼都會,還不是靠今後的學習積累嘛。”

賀廣普的教育局長是林木推薦的,錢允文質疑這個人選,就是對他林木的挑戰,他自然跳出來反唇相譏。更為重要的是,這個人選可是他費了好大的勁,才爭取來的唯一一個大局正職,他必須要拿下來。

錢允文臉色變得十分難看,曾幾何時,他和林木還同穿一條褲子,怎麼自己住了一段時間醫院,林木的態度就有所變化了呢?

他心裡有火,注重醫生囑咐,暗中調著氣息,儘量壓製住火氣,不滿說:“林書記,我不過是問了一下,你至於反應這麼強烈嗎?我一句話,你竟然整出一大堆出來,好像要給我作報告似的。”

林木還要反駁,卻被方玉坤擺手打斷:“咱們就是議一下,可以有不同意見,但不要有人身攻擊。好了,下一個誰發言?”

“我來說兩句。”說話的是常委副縣長陳海龍,他和金勝有私交,一直被認為是金勝的代言人,鐵桿支援者,說不定他的話就是金勝受益的。

陳海龍接著說:“這份名單我看過了,絕大多數都冇問題,就是提拔孫守成擔任縣公安局副局長有異議。前不久,他的城關派出所剛把厲元朗同誌錯關進去,這事都驚動了水書記的秘書,公安局對他的口頭警告還在處理期。這樣一個縱容兒子有汙點的乾部,我們是不是要慎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