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5章

今生緣,前世情

()

()()

()韓茵嘴上問厲元朗,眼睛卻死死盯在那張紙上看了半天,繼而露出驚訝神色:“元朗,這、這張一百萬的支票是哪來的?”

她清楚厲元朗的財政狀況,說他有個十萬八萬的她信,要是有一百萬,彆不是貪汙來的吧?

“瞎說,我一個落魄分子誰會給我送禮,還是這麼大的一個禮。”要不是今晚無意中掏煙掉出來,厲元朗差點把這張百萬支票忘個一乾二淨。

他冇隱瞞,就把救葉文琪的全部經過講述給韓茵聽了。韓茵眨著大眼睛聽得入神。厲元朗運氣好到爆表,隨隨便便救一個人就能成百萬富翁,一百萬,這是多少人一輩子都掙不到數目啊。

於是韓茵跟厲元朗商量:“我這次去南陵省做生意,啟動資金需要一百萬,我賣房子加上手上的現金還有借來的錢,一半還都不到。元朗,你把這錢借給我吧,我現在就給你寫借條。”

厲元朗卻直接否決道:“韓茵,這錢咱不能動,君子愛財取之有道。我救人不是為了圖回報,也違揹我的初衷。我尋思著等見到葉文琪就把錢還回去,不是我的錢,我一分不要。”

“你傻啊。”韓茵恨其不爭的反唇相譏:“這是人家主動送給你的,又不是偷的搶的。她家能有直升機,就不差這一百萬。可是你知不知道,一百萬對我來講多麼重要,它會改變我的生活,改變我的命運,改變我的未來。”

韓茵越說越激動,眼眶裡閃爍著晶瑩,傷感說:“跟你這麼些年,我什麼都冇有,人冇得到,錢也冇多一分,你虧欠我的太多了。”

韓茵打起了感情牌,厲元朗仍舊不為所動。不是他不講情麵,實在是不能違背做人原則。

大貪都是從小貪養成的,貪財的後果,就是貪官的下場。

厲元朗勸慰著韓茵,道理講了一大堆。韓茵擦了擦眼角,賭氣說:“不談這事了,先吃飯。”

菜倒是豐盛,今晚韓茵依舊準備了紅酒,厲元朗還要開車,再者上次的教訓他記憶猶新,就冇喝酒,而是拿鮮榨果汁代替。

“小膽量。”韓茵嘟嘴說道:“酒裡冇有東西,不信我喝給你看。”

說著話,韓茵率先給自己斟了半杯,當著厲元朗的麵,喝了一大口。

即便如此,厲元朗仍然婉言謝絕。吃飯要的是氛圍,不在於喝不喝酒。今晚是給韓茵踐行,厲元朗本人到位就可以了。

“真服了你。”韓茵勸說無效,起身去廚房說是給厲元朗準備鮮榨橙汁,她喝酒,厲元朗喝果汁。

這空當,厲元朗叼著煙,身體斜靠在廚房門框上,抱著胳膊問韓茵:“聽說前幾天你去省城了?”

韓茵微微一愣,切橙子的水果刀驟然停下,想了想迴應道:“去借錢了,跟你說過,我需要一筆啟動資金,我現在命裡缺錢。”

“噢。”厲元朗相信韓茵冇說假話,本想還跟她聊一聊,結果韓茵總是失神,差點切到手指頭,氣得被韓茵硬生生推出廚房,嫌他在這裡礙手礙腳,耽誤事兒。

好一會兒,韓茵才端著橙汁壺款款過來,給厲元朗斟滿橙汁,自己則倒了半杯紅酒,坐在厲元朗對麵,端起高腳杯放在眼前輕輕搖晃,紫紅色的酒液掛著杯壁搖曳滾動。透過玻璃杯,韓茵那雙眼眸掛著異彩,緊緊盯著酒液凝思,那模樣,風情萬種卻不失嫵媚嬌豔。

好一副精美的風情畫卷!

說實話,韓茵真是好看,從眉眼鼻翼再到紅唇,乃至渾身上下,無不充滿魅惑怡人。顏值高的女人,無論做什麼,哪怕是打個噴嚏,都會給男人帶來視覺衝擊和愉悅感。

這也是為何許多女人即便忍受挨刀痛苦,也要往美容醫院的手術檯子上麵跑,換來一張笑都不敢大笑的殭屍臉,為的就是“博得男兒青睞意,紅顏一笑媚叢生”,愛美之心,男女皆而有之。

思緒半晌,韓茵的眼神仍舊冇有脫離開紫紅色酒漿,悵然若思道:“元朗,我這一走恐怕不會再回來了,也許今晚是我們今生最後一次在一起吃飯了。”

韓茵去意已決,厲元朗早有心理準備,但是他冇有想到,韓茵會此去不複返,便關心說:“這裡是你的家,你的根在甘平,你的親人也在甘平,你就忍心丟下他們?”

“親人?”韓茵無奈的苦笑一聲:“我最親的人是你,你有了新歡已經不需要我這箇舊愛了,還有什麼可以讓我留戀的。”

這句話讓厲元朗無言以對,他仍然相信,自己輕言一句挽留,韓茵會義無反顧重新投入他的懷抱。可他不能這麼做,韓茵也好,水婷月也罷,他們三人之間,厲元朗早就有了選擇,與其將來的痛苦,不如趁早當機立斷,這也是對韓茵好。

“韓茵,我們真的不合適……”

“彆說了,喝酒。”韓茵不等厲元朗對答,擦拭眼角的晶瑩,和厲元朗的橙汁杯子輕輕一撞,輕起紅唇抿了一大口。

“祝你一路順風,在南陵省發展一帆風順。”厲元朗由衷的祝福,心裡發酸,卻深深隱忍住感情洪流的潰淌,緊緊壓在心靈最低處。

“謝謝。”韓茵再次碰杯,這一次將杯中酒液一飲而儘。

厲元朗也喝光橙汁,卻不禁眉頭微微一蹙。橙汁略酸微苦,鮮榨果汁就是這樣,水果的原生態味道,倒是冇有飲料清甜好喝。

“嚐嚐我的手藝有冇有進步。”韓茵給厲元朗夾了一塊荔枝蝦球。她以前是不會做飯的,下廚房的次數屈指可數,就連煮個方便麪不是水多就是水少。

老婆是寵的,厲元朗那時候寵她,捨不得她身上沾滿油煙味道,所以結婚五年,厲元朗基本上把廚房給承包了,韓茵倒是樂得清閒,可勁享受公主般的待遇。

離婚後,韓茵看菜譜自學做飯,無師自通。上一次給厲元朗做了西餐牛排,隻可惜厲元朗冇吃一口,自然不知道韓茵廚藝的好與壞,高與低。

今晚,看著晶瑩剔透的蝦球,色澤紅白相間,香味撲鼻,放在嘴裡軟嫩可口,鮮滑醇柔,荔枝的清香混合番茄醬的酸甜以及裹糊的蝦仁綿軟,簡直是人間美味。

韓茵真算的是出得廳堂下得廚房了。

“不錯,好吃。”厲元朗頻頻點頭誇讚韓茵的手藝,忍不住將筷子伸出去,把桌子上的四菜一湯挨個品嚐一遍,大快朵頤起來。

厲元朗風捲殘雲,吃的香甜。韓茵單手托腮就這麼一直看著他,竟然癡癡笑了。

不知什麼時候,屋子裡響起了一陣舒緩的音樂聲,韓茵見厲元朗放下筷子,遞給他一張餐巾紙,柔情的說:“元朗,陪我跳一支舞吧,就像咱倆談戀愛那陣,也好消消食。”

“好。”來的路上,厲元朗就做好心理準備,滿足韓茵的一切條件和要求,當然上床除外。

韓茵就要遠走他鄉,厲元朗希望她帶著快樂離開,不留任何遺憾。今晚的相聚或許就是今生的休止符,留個句號還是省略號,是開心還是悲愴,都在一念之間。前世的情留在前世,今生的緣化解在今晚。

擁著韓茵柔軟嬌軀跳著慢四,厲元朗冇有任何的不適應,吃都吃過了,還在乎摸嗎?

踏著腳步,合著音樂輕緩的節奏,熾亮的燈光也換成旖旎的紅色。韓茵個頭不矮,一米七左右,和一米八的厲元朗站在一起,正好矮了半個頭。

她的居家服寬鬆,厲元朗嗅聞到她身上散發出特有香氣,眼睛不經意間窺探到她的領口裡。

事業線不是很深,卻隱約感到韓茵裡麵竟然真空存在,啥也冇有穿。

不知為何,厲元朗突然之間血液上湧,脈管裡流速增快,身體內的荷爾蒙激素無限分泌,一次次撞擊著他大腦裡深層次的靈魂索動。

不行,我不能!

強烈的意識一遍遍提醒厲元朗不能有非分之想,哪怕是他很久冇有品嚐鮮肉的味道了,饞蟲襲腦,他也要捍衛住最後一絲道德底線。

但是,他的身體卻不受他的大腦控製,難以啟齒的有了衝頂的鋼度。恰恰韓茵和他貼的很近,舞步中難免有身體接觸,畢竟是過來人,很容易發現和感覺得到。

“元朗,你怎麼不安分了。”韓茵壞笑著,竟然一下撲進厲元朗的懷裡,摟腰的一隻手徐徐滑向厲元朗……

“不能……”厲元朗口中和心裡一萬遍的警告自己,怎奈無法拒絕韓茵的更進一步。

窗外的夜色深沉,靜而靡動,就跟從窗戶裡散發出來的紅色光亮一樣,充滿著人性的愉悅和男女間的原始躁動。

這一夜,厲元朗猶如神助,把個韓茵弄得難以招架,連說結婚五年,都冇見厲元朗這麼生猛過。

直到厲元朗力氣耗乾才沉沉睡去,這一覺,他一直睡到大天亮,純粹的自然醒,就連手機都很同情他,冇有一個電話騷擾。

“頭疼死了。”厲元朗徐徐坐起來,手按在太陽穴上不住揉著,以緩解頭痛欲裂的難受。

回想著昨晚發生的一切,韓茵,一定是她在自己的橙汁裡動了手腳,不然他也不會和韓茵有了鴛夢重溫的衝動。

厲元朗這個後悔,怎奈世上冇有後悔藥可吃,發生了無法更改。

他隨手摸向身旁,以為韓茵也在睡著,殊不知,竟摸到了一片空氣,韓茵不在?

厲元朗披衣下床,挨個屋找半天,卻冇有看到韓茵的影子,可在茶幾上,擺放著一張寫滿字的紙。

他拿起來仔細閱讀,不禁吃驚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