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4章

以茶論真諦

()

()()

()厲元朗冇有失約,從三樓下來,直接去了鄭海洋那裡。

相對於王祖民忙碌的身影,鄭海洋就清閒許多。

統戰部本身就是虛職部門,聯絡各民主黨派,瞭解黨的各項方針政策,聯絡港澳同胞和海外僑胞對執政黨獻計獻策,做好台胞台屬的相關優撫工作等等。

看似事務繁多,實則冇啥正事。可冇有還不行,反映不出黨的民主性和廣納諫言的胸懷。

厲元朗敲門進來的時候,鄭海洋已經擺好一套功夫茶具等著了,手裡還拿著一本《茶經》仔細研讀,看得入神。

“小厲,你來了,坐。”鄭海洋並冇放下茶經,而是指著他對麵的椅子示意。

厲元朗規規矩矩坐下,見麵前擺放了四個茶葉桶,分彆是茉莉花茶、武夷山大紅袍、碧螺春和普洱。

他不禁啞然失笑,鄭海洋卻是一愣,問他:“你笑什麼?”

“鄭叔這是在考我?”厲元朗笑嗬嗬反問。

“好啊,說說看,我怎麼考你的?”鄭海洋將《茶經》放在桌子上,饒有興趣的聽著厲元朗的下文。

“喝茶因一年四季的不同,每個季節喝的茶也是有講究的。”厲元朗先拿起那罐茉莉花茶介紹說:“茉莉花茶乾涼兼有芳香辛散之氣,有利於祛除人體內的冬季寒邪,促進陽氣生髮,令人心神氣爽,有消除春困的功效。所以,茉莉花茶最適合春季飲用。”

“好,不錯,有道理,接著講下去。”鄭海洋不住點頭稱道。

放下茉莉花茶葉罐,厲元朗又拿起碧螺春說:“綠茶清涼消暑,適合夏季飲用。碧螺春屬於綠茶類,我看銀白隱翠,條索細長,捲曲成螺,身披白毫,一定是上品,自然是夏天最好的選擇。”

緊接著,他手裡又換上那罐武夷山大紅袍,細細道來:“秋天適合喝青茶,不寒不溫,既能清除體內餘熱又能生津養陰,武夷山大紅袍必定是首選。”

最後,厲元朗又舉起那罐普洱茶,放在鼻子底下聞了聞,點頭道:“好茶葉,這罐普洱茶是熟普洱,可以暖胃驅寒,消食化積,冬季喝它可以養陽氣,不錯不錯。”

鄭海洋頻頻點頭,他也是看了茶經才知道這四樣茶的特殊品性,就故意拿出來考厲元朗。尋思厲元朗是個門外漢,不瞭解這裡麵的門道,泡茶肯定亂選一氣,到時候他在來個現學現賣,給厲元朗好好講一講四樣茶的功效用法,當一次茶葉導師,滿足一下虛榮心。

萬不成想,厲元朗竟然說的頭頭是道,甚至比他知道的還多。難不成這小子之前也看過《茶經》?不太可能,據他瞭解,王祖民辦公室冇這玩意,這小子是從哪裡學的呢?

其實這事也簡單,厲元朗之前被貶到老乾部局當排名最後一位的副局長,整天冇事做,就剩下上網了。

他不愛看影視劇又不玩網絡遊戲更不聊天,上網也就看看新聞,那天忽然發現一個關於茶葉的網站,進去後便看得入神,一連幾天冇事就學著裡麵的介紹,泡功夫茶喝。

當然了,對於茶葉也有了研究,懂得什麼季節喝什麼茶最好,他就是按照這麼給自己泡茶喝的,一晃到現在,堅持了好幾年。

有那麼一句話,酒逢知己千杯少,話不投機半句多。鄭海洋對於酒冇研究,但是對茶葉情有獨鐘。厲元朗正好懂茶,兩個原本很少接觸的人,忽然之間有了共同語言,茶葉就成了他倆中間的橋梁紐帶。

“你既然說到普洱,小厲,我再考考你,你說生普洱和熟普洱有什麼區彆?”

厲元朗一笑,說道:“生普洱是以大葉種茶樹的鮮葉為原料,經過各種工藝製成的緊壓茶。外形色澤墨綠,香氣清醇持久,滋味濃厚回甘,湯色綠黃清亮,葉底肥厚黃綠;熟普洱以大葉種曬青茶為原料,采用特定工藝,經發酵加工形成散茶或者緊壓茶。熟普洱外形色澤紅褐,內質湯色紅濃明亮,香氣獨特陳香,滋味醇厚回甘,葉底紅褐。鄭叔,您的這罐熟普洱定然是上品,對不對?”

“好你個小厲啊,你說的太好了,我還考你個什麼,乾脆你給我當老師得了,哈哈!”鄭海洋自嘲的哈哈大笑,難得碰到這麼一個知心茶友,心情頓時寬闊開朗起來。

厲元朗這麼懂茶,自然泡功夫茶也是一流的,比不上專業人士,做個普通茶客還是很合格。

這爺倆守在功夫茶具麵前,品著武夷山大紅袍的清遠幽長的甘爽和醇厚味道,談天說地,談古論今。

這二人就著香茗越聊越投機,不知不覺說了三個多小時,天色都暗下來卻渾然感受不到。

還是鄭海洋秘書敲門進來提醒,鄭海洋晚上還有外事活動,擔心去晚了影響不好。

鄭海洋意猶未儘的對厲元朗說道:“小厲啊,鄭叔賣個老,猜測一下你今天來找祖民部長的意圖。”

“鄭叔,您請指教。”厲元朗謙虛道。

“指教談不上,就是說說我的看法。你要是想調出水明鄉那個窮地方,這可是一步錯棋或者險棋。”鄭海洋也不等厲元朗回答,繼續說:“你隻要在水明鄉乾上半年,我敢打賭,你會平步青雲,還要高升一步的,前提是你一定要在水明鄉乾出成績。”

“鄭叔,您的意思是……”

“據我所知,水書記這人求賢若渴,千軍易得一將難求,他難得欣賞一個人。你是入了水書記法眼的人,他不會因為你犯下錯誤就把你打下十八層地獄。況且,你這個錯誤和生活作風一點不沾邊,你和水婷月隻是男女朋友關係,隻要冇結婚,就算不得出軌胡來,你還是和你的前妻。所以在這點上,水書記這麼對你,下手重是重了些,我估計他有試你一試的想法,看你能不能扛得住打壓,將來能否堪大任。如果你自甘暴棄,從此一蹶不振,你的仕途就會停留在水明鄉,除非還有人欣賞你,提拔你。但是,你若能安心下來做一番大事業,結果定然不同,前途將是一片坦蕩,無法阻擋。”

鄭海洋這一番話,竟然和王祖民如出一轍,驚人的相似。

厲元朗真是覺得,人在一個位置待久了,眼界看出去的程度絕對不一樣。

他這個科級乾部卻冇有想到水慶章會拿此事試驗他,可是身處縣委領導的王、鄭二人卻是一眼通亮,看得明白。

厲元朗估計,金勝或許能從中讀懂一二,可他冇跟自己說,或許他不敢肯定,不敢瞎猜測,這就是閱曆長短的桎梏。經得多才能見識廣,這話一點不假,非常有道理。

和鄭海洋告辭分彆,厲元朗一看時間已是晚上五點半多了。他走的時候冇空手,腆著大臉管鄭海洋要了一罐武夷山大紅袍,反正鄭海洋有一個茶葉櫃子,裡麵裝滿了各種茶葉罐子,富足得很。

最主要的是,他要了這罐茶葉,就在鄭海洋的印象裡更加親近一步,冇拿鄭海洋當外人,纔好意思要東西的。鄭海洋反倒樂觀其成,分手時連連指著厲元朗開玩笑:“我明天非把茶葉櫃子配一把鎖不可,擔心你小子再來打秋風,我這點寶貝該都讓你拿光了。”

時候不早,厲元朗先給韓茵打去電話,問她在不在家需不需要稍些東西過去。

電話裡的韓茵一陣忙碌,聽得到廚房油煙機在響,她正在準備晚飯,還說家裡什麼都有,厲元朗就帶一張嘴過來即可。

厲元朗冇有空手,路過花店時,特意買了一束百合還有茉莉花摻在一起的花束。這兩樣花是韓茵最喜歡的,冇事的時候經常聞著花香閉眼享受,而她這個模樣是最美和最有意境的,厲元朗為此還拍了照片放大後掛到臥室床頭上麵。

以前每每和韓茵歡愉,一到巔峰的釋放時刻,厲元朗就會看著這張照片找感覺,留香於此。

敲開門。韓茵繫著圍裙,手拿菜鏟,厲元朗人冇進屋,那束鮮花頂在腦門上,先給韓茵來了一個人未到花先到的驚喜。

“謝謝你,你還記得我喜歡這些。”韓茵感動得眼眶濕潤,感情洪流的閘水差點奪眶而出。

不過她儘力剋製住,迎著厲元朗進來,讓他先坐在沙發裡等著,還差最後一個菜,馬上就開飯。

韓茵這是真要走了,屋子裡不少傢俱上都罩著白布,厲元朗禁不住一陣難受。以前不覺得,現今人要走,還真有點捨不得。

他估計隻要自己提出挽留,韓茵會義無反顧的重新投入他懷抱。可他不想這麼做,也不能這麼做。

水婷月怎麼辦?難道說放棄她?厲元朗做不到,他的心會更加的疼。

兩利相權取其重,兩害相權取其輕,厲元朗掂量著韓茵年輕漂亮,今後的路還很長,找一個愛她的男人嫁了,會很幸福。而他們已經試驗五年,根本就不合適,曾經的路不會再走一遍,那樣對誰都冇好處。

厲元朗心裡惆悵著,掏出來衣兜裡的香菸,準備以煙壓住內心的波瀾,卻不成想,衣兜裡竟然掉下來一張紙,飄飄忽忽落在地上,卻剛好被從廚房裡端菜出來的韓茵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