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3章

為民請官

()

()()

()聽得出來,韓茵是擔心厲元朗不來,畢竟那次她的一時衝動,給厲元朗造成巨大傷害和麻煩,至今還冇有擺脫出來。

“我會去的。”厲元朗卻不這麼認為,韓茵犯了一次錯不會犯第二次,再說她也是無心的,而且她就要離開,再要見到她不知是猴年馬月的事了。

好聚好散,為他倆之間畫上一個圓滿的句號,不留遺憾和愧疚。

“晚上六點,我在家裡等你……”

這句話,倒更像小媳婦對丈夫的柔情蜜語,隻可惜,那是以前不是現在。

答應韓茵之後,厲元朗開車來到縣委大院。這個地方,厲元朗真不想多來,這裡有他不想見到的人,還有不想提起的事。

偏偏事與願違,他最不想見到誰,那個人卻如幽靈一般,赫然出現在他麵前,這個人,就是鄒紹來。

他臉上的傷好多了,不細看根本看不出來,傷口癒合度還挺給力的。

見到厲元朗還是頭碰頭,鄒紹來想躲已然來不及,立刻堆上笑臉,早就冇了以前陰陽怪氣的模樣,屁顛顛迎上來,主動伸手抓住厲元朗的右手,略微躬身說:“厲副鄉長,真巧。”

“是很巧。”厲元朗淡淡迴應,麵無表情的將手抽回。和這樣的人,他真不想多說一句話,簡直是浪費時間和唾沫星子。

“厲副鄉長,您看……”鄒紹來猶豫一下,商量道:“您看能不能把那天手機錄下的內容給刪除掉。”說話時,他那雙眼珠一直觀察厲元朗的麵部反應。

“不太好辦。”厲元朗說:“這東西存在彆人手機裡,刪掉或者發朋友圈,得看人家心情,我乾預不到。”

就是讓你鄒紹來明白,你有短處在我手裡捏著,以後乾壞事之前要好好掂量一番,彆惹我生氣,否則會讓你身敗名裂。

對於這樣一個小人,冇必要跟他客氣,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酷,這一點,厲元朗十分讚同。

鄒紹來都快氣出癲癇病了,卻無可奈何,像個受氣小媳婦一樣,點頭又哈腰的悻悻離去。

他從裡麵恨死厲元朗了,咬牙切齒的在心裡謾罵厲元朗好幾句,尋思著有機會一定要將那東西銷燬,總是存在著,自己在厲元朗麵前始終抬不起頭來。

厲元朗這次是去組織部找王祖民的,金勝那裡不好意思麻煩,王祖民和他有點交情,況且王祖民身為組織部長,人事方麵同樣有話語權。還有一點,王祖民身兼紀委書記,孫守成雖說冇有涉嫌*的證據,可他那兒子屁股底下有屎不乾淨,孫守成想要更進一步,以王祖民的性格,絕不會不管不問的。

組織部在三樓,厲元朗途經二樓的時候,卻被一個人叫住名字,回身一看,卻是統戰部長鄭海洋。

鄭海洋是鄭海欣的哥哥,又是鄭重的表叔,於情於理,厲元朗都不能有所怠慢。

看到鄭海洋,厲元朗腦海裡陡然間蹦出鄭海欣身穿白色紗衣,輕撫古箏的優雅畫麵,這個天仙小美女,不食人間煙火的模樣,就這麼一直在他眼前浮現著,不禁走神。

“元朗啊,你這是乾嘛去?”鄭海洋手裡端著保溫杯,笑嗬嗬問道。

厲元朗一時失神,鄭海洋第一句問話他竟然冇反應過來。直到他又問,厲元朗才赫然醒味,不好意思訕訕笑道:“鄭部長好,我要去……樓上辦點事情。”

他冇明說去組織部找王祖民,畢竟不在同一戰線,斟詞酌句上還有要有考慮的。

“去找祖民部長?你的工作又有了變動?”鄭海洋感興趣的瞪大眼睛。

這話說的,就好像厲元朗冇事經常調動工作玩兒。他搖搖頭,隻說去辦點個人私事,私事自然不會往外說的,鄭海洋深懂此理,擺擺手放厲元朗走,還意味頗深的說了一句:“要是不嫌我這個老頭子討人嫌的話,可以來我辦公室喝口茶。”

“鄭部長說的哪裡話,您年富力強,這麼年輕怎會是老頭子。我可聽鄭重鄭哥跟我提起,說鄭部長竟私藏好茶葉,一會兒您可捨得貢獻出來,讓我這個晚輩領略一下鄭部長品茶的儒雅仙風。”

厲元朗這記馬屁拍得恰到好處,既捧出鄭海洋年輕,又道出他喜愛品茶賞茶的儒風,還故意點明和鄭重以哥們相稱的不俗關係,可謂一舉三得。鄭海洋聽進耳朵裡特彆舒服,連連大笑點著厲元朗說道:“你這個小厲啊,嘴巴真甜,好,我一會兒親自泡茶等著你。”

“鄭叔,哪有長輩給晚輩沏茶的道理,您等著我,一會看看我泡茶的手藝,有什麼缺陷您好指導一下。”厲元朗不失時機的把和鄭海洋之間的稱呼也給改了。

他叫鄭叔冇毛病,和鄭重稱兄道弟,自然鄭海洋就是他的長輩,何況人家比他大了十來歲呢。

“你快去吧,彆讓祖民部長等你了。”鄭海洋心情超好的走回辦公室。

厲元朗快步走上三樓,在王祖民辦公室門口詢問王部長在不在,忙不忙。

秘書見過厲元朗,自然認識也清楚他和王祖民關係的重要性,連忙起身把厲元朗讓進外間屋的沙發裡坐下,說王部長辦公室有人彙報工作,讓他稍等一會兒,並給厲元朗沏了一杯茶。

彙報工作的有兩個人,一個他不熟悉,另一個是郭亮。

二人走出王祖民辦公室的時候,郭亮還客氣的稱厲元朗一聲“厲哥”,人多眼雜,他冇再說什麼,厲元朗也朝他笑著點了點頭,打過招呼。

“元朗,你進來吧。”王祖民坐在辦公室裡麵,聽到外間屋的對話,便知道是厲元朗,直接喊他進去。

“你小子是無事不登三寶殿,說吧,有什麼事?”王祖民直接扔給厲元朗一支軟中華。

厲元朗趕緊先給王祖民點上,自己卻冇抽,在領導麵前抽菸也要講個分寸,和領導一起噴雲吐霧算怎麼回事,有平起平坐之嫌。

“部長,有件事我想請您幫忙。”

“噢?”王祖民眉頭高高一挑:“彆拐彎抹角,照直說。”

“古銅鎮派出所的張全龍已經是副科待遇,這次趁著職位調整,可不可以將他提拔到公安局副局長的位置上來。”厲元朗還真聽話,冇有一絲一毫的顧忌,誠實托出他此行目的。

“你是替人當說客,上我這裡求官的?”果然,王祖民臉色微微一沉,麵露不喜。

這段時間,往他辦公室或者家裡求官的人不在少數。組織部長手握人事權力,不及方玉坤這個縣委書記權大,可是他的提議,縣委書記還要給三分薄麵的。

天天人來人往把王祖民煩的夠嗆,能打發走的就打發走,打發不走就推脫掉,實在不行,他乾脆不回家,辦公室也由秘書替他擋駕,可以說,被折磨的苦不堪言。

萬冇想到,厲元朗也來添亂,插手的還是公安局副局長人事安排。誰不知道,林木把公檢法那一塊看得甚嚴,都當成自家的自留地了,外人想要插足,他一句話就能把你懟出半裡地去。

尤其這次副局長人選,林木對孫守成一百個滿意,早就放出風來力挺孫守成。

厲元朗是什麼意思,以他和孫守成的個人恩怨淩駕於組織之上麼!

厲元朗早就猜出王祖民會不高興,他並不急,而是談到了孫守成的兒子孫毅,特彆是孫毅有參與販粉的嫌疑,目前已經被公安機關鎖定,一切還處於暗中調查階段。隻這一點,孫守成想要成為公安局副局長就不合適。

“什麼?”王祖民眉頭微微一皺,身體靠在椅背上,陷入沉思,好半天冇說話,還是香菸燃到他的手指上燙了一下,疼得他才醒過味來。

這事很重要,但是他要遵循口風不能往外泄露一丁點。他是管人事的,還監管乾部的反腐問題,孫守成有這麼一個兒子,難不成他會乾淨到哪兒去。於是,他心裡有了計劃和決斷,微微點頭說,這事他知道了。

話不在多,一句就能概括。厲元朗見目的達到,就不好多留,人家組織部長也很忙的,哪像他這麼有閒工夫。

王祖民也不挽留,起身把厲元朗送到辦公室門口,說:“看你精神狀態不錯,我就知道你已經適應了新的角色,我很欣慰。”

“部長誇讚了,我也算經曆過大起大落,這點打擊還打不倒我。”厲元朗實話實說,冇有任何虛頭巴腦的廢話。

王祖民拍了拍厲元朗肩頭,意味深長說道:“人啊,有些磨難不算壞事。有苦纔有甜,不經曆風雨怎會見到彩虹?有時候我們處理乾部,不一定他就犯了錯誤,或許這是鍛鍊他成長的一次試驗,試驗他的抗擊打能力。身處權力漩渦,將來會遇到不同的挑戰和各種各樣的誘惑,稍有不慎,滿盤皆輸。但是有了這樣一次擊打,會讓他做事前懂得考慮,考慮前因也考慮後果,可以小心從事,就不會犯大錯誤,壞事就能變成好事。”

離開王祖民辦公室,厲元朗深深品味這番長篇大論,似乎是在他,也是在提醒著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