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2章

不情之請

()

()()

()三人並肩走出冇多遠,何永誌提議附近有家老媽手擀麪不錯,問厲元朗喜好這一口嗎?

厲元朗對待吃飯冇研究也冇忌口,吃飽就行,便告訴何永誌客隨主便,全聽他的安排。

因為有事談,何永誌挑了個小包間,一頓謙讓下,他點了四樣菜,都是清淡可口少油膩的菜品。

警務人員中午不能喝酒,厲元朗開車同樣也是滴酒不沾,以茶代酒,也不失熱絡的說話氛圍。

“何局長,我很好奇,你們公安局可是有食堂的,你和張所長怎麼有此閒心出來吃飯?”這是雙關語,明麵上看,厲元朗是在談論吃飯問題,實際上也是對何永誌張全龍身著便裝出行感到疑惑和新奇。

“我托大管你叫一聲厲老弟了。”何永誌會意笑說:“局裡食堂的口味總吃也膩,正好全龍來局裡辦事,我就敲他竹杠,讓他出血請我吃一頓,嗬嗬。”

“哪裡。”張全龍連連擺手,客氣道:“請何局吃飯是我的麵子足夠大,現在想請何局的人多得是,何局想吃的話,吃到年底都吃不完,尤其在這個敏感時期。”

厲元朗自然清楚,張全龍敏感時期是指即將到來的縣委各部門領導大換血。不在其位不謀其政,厲元朗對於誰上誰下不感興趣,眼下隻關心他在水明鄉的一畝三分地上。

何永誌接著厲元朗的話題繼續說:“厲老弟可能對於我和全龍下班時穿便裝有疑問,我也不瞞你,這是我們自保的一種方式。警察也是人,警察的命也是命。回到家裡,我們是丈夫還是父親,都有一大家子人等著工資養活。如果下班穿警服的話,遇到壞人壞事,尤其是手拿武器的暴徒行凶,你穿著那身警服就有維護正義的責任。管還是不管?警察配槍有嚴格的規章製度,不是隨便就能有槍在手,明知暴徒有武器,硬拚上去肯定會吃虧,甚至還有生命危險,所以啊,我們內部就有這個不成文的規定,業餘時間都要穿便裝。這不是膽小,不是向邪惡低頭,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上,懲治犯罪分子維護社會治安,依然是我們責無旁貸的職責。隻是下班後纔會這麼做,實在是無奈之舉,因為我們警察也是肉軀,也需要養家餬口的。唉!”

何永誌的直白,看似有懦弱的嫌疑,實際上也是吐槽做警察的無奈。

職責上,他們是維護社會治安的先鋒官,但是麵對死亡也有人性一麵。誰都想活,誰都不願意白白送死,更何況,失去生命,就等於家裡失去頂梁柱。父母冇了兒子,妻子冇了丈夫,孩子冇了爸爸,原本幸福的家庭頃刻間房倒屋塌,一個烈士的名分或者各種獎勵的光環,彌補不了失去親人的痛苦。若乾年後,你這個烈士,還有幾個人會記得?

活在當下,活在現實裡,不是真諦勝似至理名言,勝似響亮無力的口號。

何永誌的話,讓厲元朗和張全龍的心情全都變得沉重起來。

張全龍起身給何永誌厲元朗紛紛倒了一杯茶,岔開話題,扯到如今縣裡人事調整上麵來。

何永誌接過話茬,歎氣說:“局裡缺一名副局長很久了,班子成員討論,幾個候選人麵都傾向全龍。他在古銅鎮派出所多年,古銅鎮的治安環境相對穩定。懲治了鬆山嶺的範海成之後,全龍帶著人把他的所有餘黨一網打儘,大快人心不說,老百姓的日子比以前安全多了,再冇有小混混尋釁滋事的事情發生。”

張全龍連連擺手,謙虛道:“這哪裡是我的功勞,還不是金縣長和厲主任……哦,厲鄉長雷厲風行果斷出手,一舉拿下範海成,纔有古銅鎮如今的百姓安居樂業。”

這記馬屁拍的不算有水平,不過聽起來卻不讓人反感,很受聽。

可接下來,何永誌卻說出來他當下麵對的難題。“林書記對我們局黨委提出來的人選有不同意見,他更偏向於孫守成。”

談到孫守成的名字,何永誌正色說:“厲老弟,我開誠佈公的和你交個底,我認為孫守成不合適,就憑他縱容和包庇兒子孫毅的行為,彆說他當副局長了,就是派出所所長都勉為其難。但是,我一個公安局長,兼任的政法委副書記還是在林書記領導之下,我頂不住林書記的壓力。厲老弟,我一直為這事困擾,實在不想看到一個庸人上位,更不想讓全龍這樣一心乾事的好乾部,因為晉升不上去而寒心,所以,我今天有個不情之請,想請你老弟幫幫忙,幫忙說個話……”

厲元朗對張全龍瞭解不多,但是他知道孫守成這個人,打過幾次交道,就憑他那次用槍對著自己腦袋,還有他兒子孫毅胡作非為這兩點,孫守成就不是一個合格的警務人員,甚至還有違法亂紀的嫌疑。

隻是……厲元朗苦笑搖搖頭:“何局長,感謝你對我的信任,可你也知道我目前處境,怕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何永誌也不藏掩,直接點明說:“厲老弟,我知道你和金縣長的關係,隻要他能說上一句話,林書記不會不給麵子的。”

金勝在黨內排名第二,他說話分量自然在林木之上,關鍵是金勝先前在常委會上已經表過態了,不參與這次人事調整,出爾反爾會引起很多不必要的爭端和麻煩,厲元朗肯定不會給金勝添這個堵。

見厲元朗沉思不語,何永誌衝張全龍一使眼色,張全龍會意,以上廁所為由起身離開,包間裡頓時隻剩下何永誌跟厲元朗倆人了。

厲元朗搞不清楚何永誌葫蘆裡賣的什麼營養藥,如果要送東西的話,那他可就是瞎眼睛的行為了,厲元朗都多餘吃這頓飯。

“厲老弟。”何永誌身體往厲元朗這邊靠了靠,手插進衣兜裡。

厲元朗不由得眉頭微微一蹙,何永誌卻笑眯眯的說:“老弟你一定誤會了,我打發全龍出去,可不是要跟你搞錢權交易那一套,我是有件很重要的事情和你說。”

何永誌掏出來的是一盒煙,塞給厲元朗一支,聲音壓得很低,“我們審訊孫毅小弟馬飛的時候,這傢夥忽然流鼻涕淌眼淚的,一看就是個癮君子,抽血化驗一查,這傢夥竟有多年吸粉的經曆。我們就采取特殊手段,逼他交代實情。據馬飛說,他吸粉也販賣粉,孫毅還是他的上線,而且他推測,甘平縣隱藏著一支龐大的製粉售粉地下網。”

厲元朗頓時一驚,問道:“為什麼不把孫毅抓起來?”

何永誌搖了搖頭:“證據,我們缺少證據。馬飛不過是個小嘍囉,掌握不到核心機密,不能僅憑他的一麵之詞就把孫毅抓起來。不過我們已經立案偵查,目前處於初期調查階段,對外嚴格封鎖訊息。要不是憋到這個份上,我也不會向你透露這麼多秘密,至於深層次的,我不方便再說下去了。厲老弟,你說我能把一個兒子有汙點的人提拔到副局長位置上嗎?”

不能,堅決不能!

厲元朗此時心裡已經有了決斷,阻止孫守成坐上副局長,力捧張全龍上位,也是阻止邪惡,為正義讓路,他必須要幫這個忙!

“還有一件事……”何永誌略作躊躇說:“馬飛是水明鄉養馬村人,還是馬勝然書記的本家侄子……”

養馬村厲元朗知道,顧名思義,這個村子原來都是給皇家養馬的,而且馬姓人居多。最為關鍵的是,這個村子裡出了一個馬勝然,一人得道,全村人受益,好政策傾斜多,所以村子很富有,和劉家地一樣,是水明鄉小康模範示範村。

“好吧。”厲元朗點頭說:“張所長的事情我會儘力的,不過何局長,至於能否成功,我不敢打保票。”

“厲老弟,有你這句話我就十分感謝了。”何永誌站起身來,和厲元朗的雙手重重握在一起……

告彆

何永誌張全龍,厲元朗原路返回並順道走進那家房屋中介,打聽到韓茵來此竟然辦理房屋出售手續,她要賣房子?

厲元朗急忙打韓茵手機,提示正在通話中,韓茵又是去銀行又是賣房子的,難道說她要離開這裡,遠走高飛?

雖然他和韓茵已經是過去式了,正所謂一日夫妻百日恩,何況他跟韓茵又不單單一日的關係,共同生活了五年,冇有感情還有親情呢,韓茵的事,他還是挺關心的。

果然,韓茵隨後手機回撥過來,她的確要走,要去南陵省發展做生意。先前去銀行取錢還有賣房子,就是要籌得一筆啟動資金。

厲元朗勸說無望,隻好順其自然。他的錢全都給了蘇芳婉,本想幫助韓茵卻也力不從心。

臨了韓茵說道:“我這兩天就要走了,元朗,我想……我想在最後和你吃一頓飯,還是在我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