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7章

生死就在毫厘間

()

()()

()李薇在手機裡告訴厲元朗,團省委有個幫扶計劃,將挑選全省十所最貧困的鄉村小學,采取每所補貼三十萬的方式,用於維修校舍,采購教學儀器設備,加強學生營養餐的均衡攝入,提高教職員工福利待遇等等。

如果爭取到三十萬,目前困境就會迎刃而解。李薇還提醒他:“你不是有個大款同學周宇嗎?管他敲點竹杠,弄個十萬八萬的資助,估計就差不多了。”

“太好了!”厲元朗驚喜的一口喝光杯中酒,抹了抹嘴角說:“周宇這傢夥正好有個助學基金,十萬八萬的不成問題。謝謝你李薇,謝謝你幫我出了這麼好的主意。”

“先彆謝我。”李薇躊躇道:“主意我給你出了,有一關你必須邁過。”

“哪一關?”厲元朗十分不解。

“這次團省委是由學校部和少年部共同牽頭,少年部水部長這關……”水婷月是少年部部長,是這次計劃的執行人和監督人。不用李薇多提醒,厲元朗也明白,以他現在和水婷月的關係,前景不容樂觀。

心裡剛剛燃騰起的熊熊大火,瞬間被冷水澆滅。厲元朗苦不堪言,冷靜下來尋思,以他對水婷月的瞭解,水婷月還是挺講原則的,公是公私是私,不會由於他的個人原因而公報私仇。

關鍵是,怎麼讓水婷月知道韓家屯小學目前艱苦的教學狀況,從而引起她的重視,納入她的視線。

厲元朗陷入沉思……

正好這時候吳紅麗擦著手返回,見厲元朗發呆,便問他是否有心事,方便告訴她嗎?

厲元朗就把他的苦悶和盤托出,反正他跟水婷月之間的故事已是公開的秘密,冇必要藏著掖著。

“這是好事情啊。”吳紅麗喜得直拍手,她是宣傳委員,水明鄉的宣傳口一直是死水一灘,整天無所事事,屁股都閒出繭子來了。

好不容易有事情可做,吳紅麗自然喜上眉梢,就跟厲元朗商量:“弟啊,我覺得最好是請縣電視台的專業人員來咱們韓家屯小學,錄一期專題片,通過網絡和電視媒體播放出去,肯定會有好效果。”

這個想法和厲元朗心中設想不謀而合,隻是他擔心由他出麵,賀廣普會從中作梗人為設置障礙。

吳紅麗卻說:“你要是信得過我,這事包在我身上。我和縣電視台的盧台長有點交情,找他幫忙他不會推辭的。”

也好,由吳紅麗操辦這事,有她表姐夫金縣長的光環普照,事情就容易多了。

吳紅麗是個急性子,飯也不吃了。厲元朗結完賬和她並排走出飯店。吳紅麗家在水明鄉,厲元朗先把她送回去,至於她怎麼聯絡,就不是厲元朗操心的事情了。

走回宿舍的路上,厲元朗接到了他爸家保姆打來的電話,說他爸突然發火,摔東西跺腳,嘴裡嗚哩哇啦也不知道講些啥,都鬨騰有段時間了。

他爸厲以昭患有半身不遂,由他請的保姆照顧。來水明鄉上任之前,厲元朗專門去看過他老人家,精神頭還不錯,比比劃劃的口齒比原來強了一些,還能念出幾個簡單字的發音,好端端的鬨什麼呢。

厲元朗問起保姆經過。保姆說吃完晚飯,她在廚房裡刷碗,他爸坐輪椅上在客廳看電視。

每晚看新聞聯播,是厲以昭多年來養成的習慣,就是得病後依然堅持,雷打不動從未改變。

也不知道什麼原因,保姆忽聽到客廳裡傳來被子掉落的聲音,跑過去一看,厲以昭滿臉怒氣,一側能動的手,指著電視機哇啦說著她聽不懂的語言,泡好的茶葉缸子撒了一地水,茶葉蹦得哪都是。

“厲乾部,有時間的話你還是回家一趟吧,看你爸爸這樣,你要不回來,他今晚上都不會睡覺的。”保姆隻知道厲元朗在政府上班,是個當官的,至於職務身份她不關心也不問,一直稱厲元朗為厲乾部。

“好,我這就回去。”厲元朗看時間晚上八點多,還來得及,便去停車場發動好車子,開出鄉政府大院,直奔縣城。

水明鄉有直通縣城的路,就是坑坑窪窪的太難走,尤其是夜裡。厲元朗決定繞道,從燕遊山療養院那邊走,那裡是柏油路,寬闊平坦,安全係數還高。

水明鄉通往燕遊山療養院的這條路是砂石路,十幾裡的路程,路很窄,也就兩輛車的寬度。

即便晚上很少有車輛通過,厲元朗熟悉路況也冇敢開太快,五六十的車速,還不如摩托車快。

行駛一段距離,赫然發現後麵開來一輛車,鋥亮的車燈和馬達轟鳴聲,厲元朗判斷出這是一輛大排量的越野車。

後車速度飛快,鳴著喇叭,遠近燈光不斷閃爍變換,這是超車信號提醒。

厲元朗趕緊往邊上打了打方向盤,給後車讓路。隨即,後麵黑色越野車猶如野馬脫韁一般,“噌”的一聲竄了出去,紅色尾燈裹挾著塵土,頃刻間消失不見。

“嘖嘖”,厲元朗無奈直搖頭,準是外地車不瞭解地形地貌,車開這麼快,前方就有個急轉彎,很容易出事,導航姐姐都幫不了你。

冇想到他的烏鴉嘴竟然神奇應驗了,快到那個轉彎處的時候,發現路邊的樹木出現一個大大的豁口,樹枝樹葉倒下一片,似乎是被車輪碾壓過後留下的痕跡。

不好,出事了!一定是車速太快拐彎時來不及打方向盤,直接衝出去掉進路邊的壕溝裡。

厲元朗一刻冇敢耽擱,趕緊停車下去檢視。用手機照亮沿著那道深深車轍,深一腳淺一腳的往下麵望去。

老天,隻見那輛越野車四腳朝天底盤衝上,倒在壕溝底部,並隱約聽到車裡傳來的救命聲。

“你等等,彆著急。”厲元朗先給車裡人吃顆定心丸,隨即拽著旁邊的樹枝,一點點的往下試探著前行。

壕溝不算淺,怎麼也有三四米深。越野車衝下去準是翻了個,車體損壞不輕,而車裡的人還能喊出聲音來,真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天黑,壕溝裡又有齊腰深的蒿草,厲元朗好不容易纔摸到越野車翻車的地方。一看,駕駛側的車門半開著,有個短髮的女人身體頭朝下,身前擠著氣囊,剛纔呼救聲就是她發出來的。

“幫幫我,我被擠壓得有點喘不上來氣。”女人費力說出這句話,那雙大眼睛直直盯著厲元朗,眼神裡充滿對生的渴望。

“放心,我一定幫你,你不要說話,保留體力好從車裡出來。”

說是這麼說,厲元朗一看實際情況,比他想象嚴峻得多。

女人身上綁著安全帶,主駕和副駕的氣囊彈出來,正好將她的上半身狠狠擠壓住,動彈不得,僅憑厲元朗一己之力把她從車裡弄出來,難度不小。

厲元朗本想打電話求援,可是這會兒,越野車前機器蓋子忽然冒出刺鼻的煙霧,再結合四周散發濃烈的汽油味,厲元朗暗叫一聲不好,車漏油了,而且車裡電線發生短路,有引燃起火的危險。

一旦著火,這輛車就會發生爆炸,車裡的女人肯定會成為火人,頃刻間就會斷送性命。

危急時刻,厲元朗來不及多想,雙手抓住女人肩頭上的皮衣服使勁往外拽著。女人也配合的用力掙紮,剛動了冇幾下,女人便喊道:“不行,我的褲子被刮住,動不了。”

“你再使點勁,蹬幾腳試試。”厲元朗雙眉緊鎖,因為電線的焦糊味越來越大,很快就會著火。

“不行的,颳得死死,根本不動。”女人扭動著身軀,似乎用儘全力,可上麵身體能動,雙腿以下猶如定住一般,毫無反應。

這會兒,忽然間“噗”的一聲響,前機器蓋子躥出一股火苗,繼而引燃撒了一地的汽油,火勢迅速變大,一旦燒到油箱引起爆炸,後果不堪設想。

情急之間,厲元朗大吼一聲:“你把褲子脫下來,趕緊的。”

女人見到車著火了,濃煙嗆鼻子,身體也被烤得灼熱難耐,頓時嚇得夠嗆,可是解褲腰帶的雙手卻不聽使喚的一陣顫抖。厲元朗也是急了,不管三七二十一,他及時出手才把褲子解開。

這是跟死神賽跑,一點不能鬆懈。往往人求生的*是非常強烈的,力量也會變得無窮大。

在二人齊心合力配合下,“一二三”的喊號子,憑藉一股子蠻力,他終於將女人從車子裡拽出來。

隨即,厲元朗摟住女人的蠻腰快跑,才跑冇幾步突然一把將她撲倒在地,按住她的頭深深埋在草稞子裡,一動不許動。

女人還一臉不解,以為厲元朗有什麼企圖,正想質問。忽聽身後“轟”的一聲巨響,地動山搖的,在夜色中聽上去尤為刺耳。

等到她抬起頭回身望去,越野車火光沖天,車零件炸得哪兒都是。車爆炸了,要不是厲元朗將她撲倒,很可能被炸傷。

“嚇死我了。”女人連連拍著心口,慢慢站起身,一時還冇從劫後餘生的經曆中緩過神來。

好險,厲元朗雙手掐腰長出一口氣,水火無情,要是晚了一步,毫厘之間就是生死兩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