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連三天,厲元朗陪著媛媛,還有韓茵,把鏡雲市好玩的地方玩了一個遍。

孩子的世界是最簡單的。

媛媛長這麼大,身邊隻有媽媽陪伴,現如今爸爸加入其中,一家三口其樂融融,讓她感覺到了母愛和父愛。

把她美得一直在笑,就是晚上睡覺時,小臉蛋上始終掛著笑意。

韓茵見此,不知暗中抹了多少回眼淚。

每每這時,厲元朗都會輕輕拍著她的肩膀,送以安慰。

雖然什麼都冇說,卻讓韓茵感受到了男人纔是她的山。

隻可惜,這座山不屬於她,屬於女兒,或者將來其他女人。

強扭的瓜不甜,更何況厲元朗要想往上走,她的事業會成為羈絆和詬病。

韓茵是個好勝心極強的女人,她捨不得自己的事業,所以,她纔會放棄和厲元朗複婚的念頭。

當然了,厲元朗不再愛她,也是主要原因。

一晃,四天過去了。

明天是老媽去世的忌日,厲元朗和妹妹商量好,去京城祭拜。

臨走時,韓茵過來道彆。

“時間真快啊,不知不覺你又要走了。”看得出來,她十分不捨。

“又不是不來了,乾嘛弄得這麼傷感。”厲元朗往拉桿箱裡放著衣服,裝出輕鬆安慰起來。

其實,他又何嘗心裡好受呢。

總想多陪女兒一些日子,可是他還有事情要做,不得不暫時分開。

“機票我給你定好了。”韓茵說道:“替我買兩份祭品吧,一份我的,一份媛媛的。怎麼說,我也曾經是她的兒媳婦。”

說話間,韓茵將那張銀行卡放在厲元朗眼前,解釋說:“這裡麵隻有區區幾千塊錢,你要是拒絕的話,就太不近人情了。”

厲元朗看了看,默默收起來。

韓茵說的冇錯,她和自己有五年婚姻,雖說冇見過媽媽,好歹進過厲家的門,這是永遠改變不掉的事實。

“謝謝你。”厲元朗收拾停當,衝韓茵點了點頭,“就不打攪媛媛了,我怕看到她哭。”

“嗯。”韓茵抑製住內心傷感,隻把厲元朗送到樓梯口。

黑色賓利已經停在院子前,厲元朗拽著拉桿箱,低頭走著。

韓茵的司機見狀,接過厲元朗的拉桿箱放進車裡。

厲元朗打開後車門,忍不住抬頭望向三樓媛媛房間的窗戶。

愕然發現,韓茵抱著媛媛,正在向他擺手。

此時此刻,厲元朗看到母女戀戀不捨的模樣,差點潸然淚下。

他強忍住酸楚,徐徐舉起右手,張開的五指慢慢形成一支拳頭,是給她們加油,也是給自己鼓勁。

之後,毅然決然的鑽進車裡,眼神仍舊不忘看著窗前的母女。

竟然發現媛媛哭了,不停擦著雙眼。

司機理解他們難分難解,並冇有急於發動車子。

厲元朗雙眼含淚,一咬牙,“師傅,開車。”

不知為何,感覺這次分開像是永彆似的。

這感覺可不妙。

經過兩個小時的飛行,飛機在京城機場落地。

葉卿柔和王鬆冇來接機,而是委派一名男子。

看他舉止,厲元朗便猜出來,這人有軍人氣質。

而更令他奇怪的是,車子並冇有開進妹妹在京城的家,而是拐到了王鬆爺爺家裡。

一路上,即便這輛紅旗車有通行證,還是遭到詳細盤查,經過五道崗,方纔開到大院門口。

和穀老爺子一樣,王鬆爺爺同樣喜歡住在四合院。

像他們這一輩老人,總是習慣於住在平房裡。

用老話說,這叫接地氣。

不像住樓房,那是在空中,上不著天下不著地,睡覺不踏實。

一進院裡,葉卿柔和王鬆雙雙迎出來。

“哥,冇去機場接你,你不會生我的氣吧。”葉卿柔一把挽住厲元朗的胳膊,調侃道。

“瞎說,你哥又不是歪性子人,愛挑理找茬兒。”

王鬆咧嘴一笑,“卿柔,看你把大哥說成什麼樣了。”隨手接過厲元朗的拉桿箱,夫妻倆一左一右,把厲元朗領到後院。

路上,厲元朗問他倆,“你們怎麼搬到這裡來住了?”

王鬆解釋道:“是我爸爸的意思。我家也就一百多平米,一下子住進來好幾個人實在不方便,也耗費人力。爺爺這裡大,房間足夠用,況且外圍就有崗哨,安全性更高。”

厲元朗眉頭一皺,不解問:“你說的安全性指的是什麼?”

王鬆聳了聳肩,“我不知道,爸爸冇說,爺爺更是惜字如金,問他一句,他答一句,或者乾脆不答。唉,跟我爺爺說話,費勁。”

“這是誰在背後說老爺子壞話呢。”

正這時,從正房裡麵走出來一個人,身材高大,五十幾歲的模樣,眉眼間和王銘宏有幾分相似。

王鬆摸了摸腦袋,不好意思道:“二叔,我可冇有說爺爺壞話,我是實事求是。”

葉卿柔給厲元朗主動介紹,這位是王鬆的二叔王占宏,任某部常務副部長。

厲元朗是第一次看到此人。

按說葉卿柔訂婚的時候,王占宏應該到場,不知出於什麼原因,在厲元朗的印象裡,冇看到他出現。

順著妹妹的關係,厲元朗主動伸出雙手,叫了一聲:“二叔好。”

“你好。”王占宏和厲元朗握了握手,爽朗說:“早就聽卿柔提起過你,隻是我的工作太忙,不得空。”

打完招呼,王占宏便以有事為由,轉身走開。

望著王占宏的背影,厲元朗感覺到他的身份不一般。

而且妹妹說他是某部常務副部長,這個“某”字充滿神秘色彩。

把厲元朗領進給他準備好的房間裡,王鬆出去忙乎飯菜了,就隻有厲元朗和妹妹兩人。

“卿柔,方便透露王占宏是什麼身份嗎?”趁此機會,厲元朗正好提問出來。

“哥,我考考你,你覺得他是什麼部門的?”葉卿柔坐在床上,笑嗬嗬看向厲元朗。

厲元朗分析說:“他身上有很強的軍人氣息,我感覺他做的事情一定和保衛有關。”

“嗯,我哥挺聰明,猜的差不多。我實話告訴你,二叔是安全部的……”

厲元朗恍然大悟。怪不得,王占宏身上展現出來的神秘感,和他工作性質有很大關係。

這個部門,厲元朗是知道的。

說直白點,就是情報部門。

厲元朗有些奇怪,王占宏這個時候在王老家裡露麵,僅僅是回家這麼簡單嗎?

這裡麵透著玄機。

不大一會兒,王鬆進來說:“午飯已經準備就緒,咱們去吃飯吧。”

原本以為,隻有厲元朗和妹妹妹夫三人吃飯,一進飯廳,卻赫然發現,王老爺子和王占宏都在,這可算是給厲元朗最大的禮遇了。

厲元朗和水婷月結婚時,他見過王老,算是熟人。

他首先向王老爺子鞠躬問好。

王老表情平靜的點了點頭,隻說三個字:“你也好。”然後就冇有下文了。

王占宏則揮了揮手,“咱們見過麵了,就不必打招呼了,坐吧。”一指身旁的空位。

這張圓桌上,坐了他們五個人,非常的寬鬆。

四菜一湯,冇有大魚大肉,清一色的家常菜,隻有一個紅燒肉是葷菜,其餘是素菜。

桌上擺了一瓶茅台酒,王占宏說道:“厲元朗,我就不陪你喝酒了,讓王鬆陪你。”

王鬆酒量厲元朗是知道的,喝不了多少,於是他便說:“坐了半天飛機,肚子早就餓了,喝酒免了,吃飯就行。”

“那好。”王占宏也不勸,對著王老說:“爸,咱們吃吧。”

看得出來,王家人吃飯時都不說話,隻聽到吃東西的微小聲音。

不說話,吃飯速度就快,不到半個小時,王老放下筷子,示意工作人員送他回房休息。

厲元朗接過妹妹遞來的濕毛巾,擦了擦嘴,正要起身離去,卻被王占宏叫住,並對王鬆和葉卿柔說:“你們先走,我有話要跟厲元朗說。”

王鬆和妹妹起身離席,妹妹臨走時候,暗自傳遞給厲元朗一個眼神示意。

厲元朗看懂了,妹妹這是提醒他,要當心。

他直納悶,當心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