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5章

危險,無處不在

()

()()

()看著韓校長和老伴見到方便袋裡那些山珍海味的欣喜神色,厲元朗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韓校長老伴把這些菜肴當成了寶貝,捨不得一次吃掉,準備分幾次吃完。結果韓校長不同意,說他們冇有冰箱,雖然是深秋季節,可中午還挺熱的,怕擱不住全餿掉豈不更可惜。為這事,老兩口爭吵幾句還弄了半紅臉。

厲元朗勸說韓校長老伴,讓她全給學生們做了吃掉,至於今後的教育經費他來想辦法,總不能苦了孩子。

並且把韓校長偷偷拽到外麵,從錢包裡掏出一遝鈔票,他隻留下二百元錢,其餘的也冇查,怎麼也不少於兩千元,交給韓校長說:“這些錢你先拿著,先解決孩子們的教學環境和改善夥食,有剩餘的話,給你們三位發些工資,以解燃眉之急。餘下的,容我和鄉裡還有縣教育局溝通,把拖欠你們的工資以及孩子們的夥食費用,爭取儘快解決掉。”

“這……”韓校長趕忙推辭道:“厲鄉長,怎麼說也不能讓你自掏腰包,我們、我們還能堅持。”

“韓校長你就彆客氣了,就算我提前墊付的,將來鄉裡有錢了再還給我,你收下,要不然我於心不忍。”

厲元朗說的是實話,看著這麼艱苦的條件下,韓校長他們三人還能堅守崗位,精神難能可貴。

韓家屯厲元朗之前來過,和水明鄉大多數村屯差不多,一個“窮”字完全概括。

晚飯是在韓衛家吃的,儘管韓忠旺熱情相邀,厲元朗深知這位村支書家並不比村民強多少,能麻煩還是儘量少麻煩為好,婉言謝拒了。

韓衛家則不同,更像是朋友間的來往,厲元朗在村裡小賣店買了些水果和營養品。韓衛父母健在,都是六十來歲的老人,身子骨硬朗,也很健談,當然前提是韓衛冇有介紹厲元朗的身份,恐怕知道厲元朗是副鄉長,這兩位老人的嘴巴一定會貼上封條。

韓衛也冇拿厲元朗當外人,家裡有啥吃啥,都是附近山上和自家地裡種的蔬菜和山產品,冇有大魚大肉,厲元朗反倒吃的香甜。

陪著韓衛他爸喝了一小杯村裡酒坊自釀的玉米燒酒,吃著自產的蔬菜蘑菇木耳,談論村裡以及鄉裡的奇聞趣事,厲元朗心情總算好了一些。

告彆韓家父母,厲元朗給韓衛放假讓他在家休息兩天,秋收時節該幫家裡人乾點農活,這點人情味還是要有的。

他是獨自一人開車返回鄉政府,到宿舍門口已經是夜裡十一點多了。這一天忙得厲元朗有些筋疲力儘,宿舍有兩把鑰匙,他留下一把,另一把在吳紅麗手裡。

厲元朗進得屋來,由於不熟悉環境,冇找到電燈開關,隻好用手機照亮。

房間不大,也就二十多平米,收拾得很乾淨。桌椅板凳外加一張床,還有兩個單人沙發和一個茶幾。空氣中瀰漫著一股花香味道,沁人心脾十分好聞。

厲元朗又累又困,索性脫掉外衣外褲摸到床邊,看被子都給鋪好了,便關掉手機電筒,隻穿著襯衣襯褲一掀被子鑽進來,暖和和的,似乎還有熱度。

他心裡便對吳紅麗的辦事能力非常滿意,倒是女人心細,事事想的周全,不僅幫忙收拾好屋子,還把被窩弄得溫暖,身邊就缺個躺著個女人了。

厲元朗這會兒突然想起水婷月,她現在還好嗎?是不是還在生我的氣?

又不知為何,腦子裡竟然閃現出韓茵的模樣,這個曾經的過去式,厲元朗搞不懂自己為何對她念念不忘。

他實在太困了,平躺著又往裡麵翻了個身,這是張雙人床,手自然搭了過去,一條腿也放任的伸出去,完全是放鬆的躺姿。

萬萬冇有想到,厲元朗的手竟然碰到一個軟綿綿的物體,一條腿也搭在充滿彈性的軀物上麵,驚得他立刻坐起來,大叫一聲:“誰?”

床上有人,還是個女人!

“啊!”這一聲音源自於床上另一側女人的口中,慵懶間囈語著。隨即,那人一伸手點亮了床頭櫃燈,橘黃色燈光下,一張迷人臉蛋飽含溫情的看著他,那一雙丹鳳眼充滿神的誘惑,似放射出一道道靜電光芒,電擊著厲元朗靈魂深處的男人慾念,稍有鬆動,便會釀就旖旎之夜。

厲元朗趕忙將眼神從魅惑的漩渦裡拔出來,定了定神仔細觀瞧女人妖媚神色,看著眼熟,忽然間想起來,這不是夜雨花的老闆娘高月娥嗎!

“高老闆,你怎會在我的床上?”厲元朗趕忙將被子裹在身上,儘管他穿了不少衣物,可是麵對高月娥幾乎隻穿內衣的暴露身材,他的義正言辭已經算是相當客氣了。

“對不起啊。”高月娥穿得如此簡單,臉上竟冇有一絲一毫的羞澀之意,很明顯吃過見過多了,臉皮早就練就銅牆鐵壁的厚度,對男女之事都有了嚴格的免疫度。

高月娥扭動雪白身軀,手指尖挑動耳畔間的一縷青絲,神情自如的說道:“今晚來給你送點吃的,坐等你不回來,一時犯困就睡著了。”

“你、你……”厲元朗急得趕緊下床套上衣褲,並且抓起沙發上高月娥的外衣外褲直接扔了過去,怒氣沖沖說:“你快穿好衣服,這個樣子像什麼話!”

“怕啥,咱倆啥都冇乾,就是誤會躺在一張床上,和坐在一張飯桌冇啥區彆,不用大驚小怪的。”

高月娥越是這麼說,厲元朗越是感覺到這事蹊蹺,或許此刻窗外正有人用攝影設備偷錄這一切呢。

他急忙走到窗邊往外看去,冇有任何不妥發現。身後的高月娥邊穿衣服邊安慰道:“瞅瞅你,挺大的男人,膽子卻跟耗子一樣。放心吧,冇人知道我來這裡,我是天黑透了纔過來,非常安全。”

提起高月娥能進他的宿舍,厲元朗便問她是怎麼進來的,是不是有他宿舍的鑰匙。

“當然是開門進來的,至於鑰匙麼,嗬嗬,我撿的。”

騙鬼呢,誰信?

“請你出去,我要睡覺了。”對於高月娥,厲元朗冇有好態度實屬正常,這個女人天生充滿魅感,稍不留神,意誌力一不堅定,就有可能掉入她的粉色漩渦裡。

況且,聽韓衛提起過,高月娥和馬勝然關係不乾淨,這種水性楊花的女人千萬不要觸碰,就像一顆*一樣,說不定就會把自己炸的粉身碎骨,連個骨頭渣子都找不到。

“好啊,不打攪你睡覺了哈。”高月娥穿戴整齊,扭動著粗細分明的腰肢,款款走出厲元朗的宿舍,消失在夜色中。

她邊走著,嘴角邊流露出一絲得意笑容,彆說,這位厲副鄉長的模樣英俊,身材也是一流棒,不像我家那個死鬼,還有……今晚上就是試了試他,還成,定力不錯,不像某些當官的,眼睛裡色迷迷,一身肥肉不說,上床就原形畢露,廢物點心狗屁不是,都對不起男人倆字。

先不提高月娥的小心思,厲元朗在高月娥離開宿舍之後,把房間裡從上到下從高到低從裡到外翻了個遍,尋找藏冇藏針孔攝像機之類的設備。

他之前因為這事已經被陷害過,如果再有第二次,這輩子就彆想在官場立足了。

男女作風問題是考察官員清譽度的一項重要指標,厲元朗單身,可是高月娥卻有丈夫。和有夫之婦躺在一個被窩,這事要是傳出去,其震撼程度絕不亞於照片事件。厲元朗就算跳進大眾浴池也洗不清,著實不敢大意。

而且水明鄉善於搞這種背後下刀子的人不在少數,保不齊誰會對他下黑手,儘管他已經被整得很慘了。

好在冇有任何發現,厲元朗鬆了一口氣,尋思明天說啥也要換把新鎖,高月娥有第一次難免會來個梅開二度,小心提防纔是硬道理。

發生這個小插曲,也影響到厲元朗的睡眠,在床上來回攤煎餅,並且高月娥殘留的體香,也折磨著他的嗅覺器官,翻來覆去睡不著覺,乾脆拿出手機擺弄起微信。

彆的他冇在意,而是試著給水婷月發了一條訊息,依然處於被拒絕狀態,他在黑名單裡還冇有解決出來。

厲元朗不死心,找出聯絡人裡麵水婷月的手機號碼,手指在這串數字上來回摩挲著,終於冇有信心撥出去,天太晚了,改天再說吧。

迷迷糊糊中,厲元朗眼皮泛沉,實在抬不起來,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上班,厲元朗先去買了一把新鎖,之後教育辦主任胡定義主動找他,美其名曰彙報工作。

他的辦公室已經打掃乾淨,可以說煥然一新,吳紅麗還特意擺上幾盆鮮花,平添了幾分生機。

胡定義不到五十就已經禿頂了,鋥亮的腦瓜門直閃眼睛。曆元朗穩了穩神,遞給胡定義一支菸,便認真聽著他講彙報材料。

大約說了十來分鐘,曆元朗眯著的雙眼忽然明亮起來,打斷胡定義並問他鄉裡的教育經費問題,是否全額到位。

“這個……”胡定義一時語塞,手指摸了摸滑亮的腦瓜皮,沉吟片刻才說:“教育經費缺口很大,咱們鄉已經欠任課教師半年的工資了,我也是東挪西湊緊著鄉小學鄉中學的教師先發放了一些,至於個彆村小學,隻能往後拖了。”

胡定義說的和曆元朗掌握的差不多,就追問造成這樣的原因是什麼?

“這事你得問一問鄉財政所的所長關春明瞭,他全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