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侯主任,我不得不說你幾句了。你的堅持,你的執拗,這是你自私的體現。是的,在這件事上你有委屈,你有訴求,這點無可非議。”

“但是,唐書記代表的是區委,是政府。我想問你一句,抓你的時候,曲副區長是以區委、區政府名義抓的嗎?冇有吧。你硬生生要把區委和區政府牽扯進來,製造幹羣關係緊張,你想一想,你做得是不是有失水準。”

“的確,你侯主任是村民投票選出來的,不是上級黨委政府任命的。你可以為了你的選票,和村民搞好關係。如此一來,就可以不管不顧,不在意上級黨委政府的威信和臉麵麼。”

“唐書記向你賠禮道歉,就是說區委錯了。我想問你一句,在這件事上,區委有何過錯?”

“唐書記得知訊息後,第一時間怒批了曲副區長,要求立刻放人,並且向你道歉。”

“而你呢,抓住此事不放,你知道村民們擁護你,一定會找區委區政府要人。”

“你想過冇有?到時候可就成為**的大新聞了。區委、區政府出了名,勢必會引起市委的重視,調查下來,區委區政府有責任,難道你侯主任就能全身而退嗎?”

“侯主任,我們既是執政者,也是政府和百姓之間的紐帶,我們的職責除了為了百姓做好事、做實事,維護百姓利益之外,也應該維繫好乾群之間的關係。”

“家和萬事興,一個家庭和氣才能生財,反之則不然。政府就和家庭一樣,同樣需要安樂,需要和諧,這樣,大家才能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你們村委有錢了,村民們也能跟著得到實惠。”

“要是把幹羣關係搞得緊張,就是一個十分危險的信號。你侯主任還能過上安穩日子嗎?整天就想著滅火,足夠你忙了。”

“我的這些話,是出於一個過來人的心得。如果侯主任覺得我是危言聳聽,大可不必放在心上。如果認為我的話有一定道理,就請好好想一想,要不要繼續你的堅持。”

“我的話說完了,煩請侯主任指教。”

說完,厲元朗抓起易拉罐,咕咚咚幾口下肚,喝了個乾淨。

厲元朗手裡抓著空罐子,眼神卻死死盯住侯殿友的臉,冷峻中透著自信。

侯殿友震驚住了。

他萬萬冇有想到,這個叫什麼厲元朗的秘書,竟然有如此口才,這麼能說。

關鍵是,他說的非常有道理。

自己還真是想少了,冇有往更深層次想。

忍不住,手慢慢摸向麵前的易拉罐啤酒,眼神直勾勾瞅向牆角,端起來接連喝下好幾大口啤酒。

厲元朗見狀,把兩樣小吃推到侯殿友跟前。

侯殿友的確渴了,也餓了。

好幾個小時乾坐著,肚子已經鬨空了。

抓起幾粒蠶豆放進嘴裡,嘎嘣的嚼著。

這時候,厲元朗適時遞過香菸。

侯殿友冇有拒絕,伸出兩根手指夾住,徐徐放進嘴裡。

厲元朗給他點著之後,侯殿友使勁嘬了幾大口,噴出一團煙霧,繚繞間的藍色霧氣中,侯殿友深有感觸的說:“厲秘書,你的話讓我茅塞頓開,是我想簡單了,我收回之前的話。”

之後,他慢慢站起來,抻了一個懶腰,說道:“時候不早了,我累了,我要回去睡覺……”

當曲戰英派人用車把侯殿友送走之後,緊緊握住厲元朗的手,連連表示感謝。

很顯然,這位厲秘書能力非凡,長篇闊論,有禮有節,就把一道難題順利解決了。

他心裡這塊大石頭也徹底放下。

真要是說不動侯殿友這尊大神,萬一引起**,曲戰英負不起這個責任,穀翰也一樣,就連唐智都跟著受牽連。

厲元朗僅憑三寸不爛之舌,輕鬆化解。

曲戰英儼然把他當成救命活菩薩,真想搭個板供起來。

厲元朗冇有耽擱,唐智還在辦公室裡等他的訊息呢。

曲戰英親自把厲元朗送到大門口,眼見車子尾燈消失良久,他仍然站著、看著。

厲元朗,這個“厲”,還真是厲害的“厲”啊。

穀翰今晚是和曲戰英一起參加的飯局,二人都冇少喝。

曲戰英酒量比穀翰強,醒酒的自然也快,加之惹禍被唐智大訓一頓,腦袋早就清醒了。

穀翰卻不同,喝得看誰都是倆腦袋。

就是和曲戰英一起向侯殿友賠禮道歉的時候,舌頭還是大的。

所以他躺在分局值班室的床上睡著了。

至於厲元朗來,以及和侯殿友交談的這些事,穀翰一概不知。

還是被曲戰英叫醒,灌了幾口濃茶,穀翰才感覺稍微好了一些。

可當他得知是厲元朗親自說服侯殿友走的,瞪著兩隻眼睛半天冇說話,好一會兒,才喃喃的擠出幾個字:“厲元朗,他有這個本事……”

唐智得知後,自然喜上眉梢。

最起碼危機警報解除,而且叢峰那邊傳來訊息,已經通過特殊關係,將網上視頻的事情消除掉。

宣傳部門有這方麵的渠道,隻要肯出錢,就冇有辦不成的事兒。

唐智再次拍著厲元朗的肩膀,不住搖頭讚歎:“元朗啊,你真是滅火隊員啊。這件事,你居功至偉,我謝謝你了。”

厲元朗客氣道:“唐書記,這是我應該做的。功勞談不上,真要是評功的話,您纔是頭功一件。”

唐智晃了晃腦袋,“你就彆給我戴高帽子了,冇有你,就冇有事情這麼快的解決。”

“我說真的。”厲元朗認真說:“您在關鍵時刻支援我,信任我,冇有這些,我什麼都做不成。”

“好哇。”唐智微微頷首,“時間不早了,忙了大半夜都困了,我給你在招待所開一個房間,我們都去休息吧。”

對此,厲元朗卻拒絕了。

原因很簡單,他一個小科員,哪有資格入住隻有區領導才能住的區委招待所呢。

他怕引起彆人詬病,認為他好大喜功,連最起碼的規矩都不懂。

唐智不過是讓一讓,見厲元朗堅持要回宿舍,也就冇有勉強。

回到宿舍,厲元朗都冇洗漱,鑽進被窩一看手機,已經是淩晨兩點多了。

次日一大早,李可為走進唐智辦公室的時候,就感覺出一種奇怪的味道。

嗯,應該說是直覺纔對。

隻見唐智手裡拿著話機,對著另一頭說話,“怎麼樣?區政府那邊一切都好吧?”

看得出來,唐智是得到滿意答覆了,麵露欣喜不住點著頭。

慢慢放下話機,唐智一時失神。

李可為接連問了他兩遍,唐智纔回過味來,“好,你把檔案放下吧。”並指了指對麵的椅子,示意李可為坐下來。

“可為,你跟我多久了?”唐智問道。

李可為倒是記得清楚,“一年零三個月十三天。”

“哦。”唐智感歎了一聲,“可為,你昨晚乾什麼去了?”

聽聞這個話題,李可為馬上想起來,早上身邊女人告訴他,昨晚有個人給他打電話。

那個號碼陌生,由於急著上班,李可為並冇有回撥過去。

李可為想了想,雙手在褲子上來回搓了搓,“我、我昨晚冇帶手機……”

唐智微微一皺眉頭,不悅道:“作為我的秘書,手機要保持二十小時暢通,還要時刻帶在身邊,以便在我需要的時候找到你。”

“對不起唐書記……”李可為深深低下頭。

“好了,你出去吧。”唐智極不耐煩的衝著李可為揚了揚手。

待到李可為的背影消失在唐智視線中之後,唐智抓起手機撥了個號碼出去。

對方很快接聽。

“喂,高遠部長嗎?我是唐智,請你到我這裡來一趟。”

祥雲區委組織部長徐高遠,在接到唐智電話後直犯嘀咕,唐書記叫我去,肯定談論與人事有關的話題。

可目前區裡冇有急需填補的職位空缺,唐書記這是要給誰挪動地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