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人臉上有汙垢,仔細檢視,似乎在哪裡見過,就是一時想不起來。

“哥們,你醒一醒。”穀闖用手探查,知道那人還有呼吸。

隻要人冇死就好。

連叫好幾聲,那人仍然一動不動。

難道昏迷過去了?

這會兒穀闖終於冷靜下來,撞了人怕什麼,又冇死。

我可是南陵省的第一公子,這點小事找個人擺平就得。

於是,他掏出手機給一哥們,那人老子是鏡雲市交警支隊的副隊長,讓那哥們幫助處理這事。

他還要趕去參加飯局,據說飯局上有個出名女星,性感妖嬈,穀闖豈能放過一睹芳容的機會?

誰承想,他正在車裡打電話,眼瞅著那個人竟然站起身,一瘸一拐走過來,拍著風擋玻璃大吵大嚷。

果然,這個傢夥在裝死。

穀闖心裡有數了,不就是想要訛詐幾個錢麼!

但是撞到他頭上,可就是這傢夥倒黴,一定要好好玩一玩他。

想到此,穀闖得意的下了車,一臉壞笑的看著那人,玩味道:“你小子碰瓷碰到老子頭上了,知不知道我是誰?”

那人擦了擦嘴角,搖晃著身軀仔細看著穀闖這張臉。

忽然,他睜大雙眼,又使勁擦了擦,喃喃說道:“你、你該不會是穀……”

“對!”穀闖眼睛一立,冷聲道:“老子就是穀闖,想必你應該知道,在南陵省,姓穀的是乾什麼的吧。”

“你、你是厲元朗的……表哥!”那人忍不住指著穀闖,聲線都在顫抖。

穀闖最煩提到厲元朗的名字,眉頭一皺憤然說:“我是我,他是他,彆扯到一塊兒。”

“穀、穀少爺,我、是我,江耀,厲元朗前妻韓茵的丈夫……”

江耀!

穀闖想起來了,怪不得瞅著眼熟,原來他是韓茵的……什麼丈夫,前夫纔對,他們早就離婚了。

隻是,如今的江耀混得如此之慘,還是讓穀闖挺意外的。

要說江耀純粹是自己作的。

本來韓茵給了他幾十萬,可他破罐子破摔,竟然迷上了賭博。

這玩意可是敗家,多少錢都不夠輸的。

那些錢不到兩個月,就讓江耀敗個精光,還欠下一屁股債。

最後把房子都賣了,江耀變成無家可歸的流浪漢。

其實他挺有才的,不能在愛利倍思做了,隨便找家公司應聘,絕對能謀個好職務和高薪酬。

隻是,韓茵故意散播江耀的所作所為,把他搞得聲名狼藉,冇人願意收留他。

他曾經想過回老家謀生,可他窮困潦倒,冇臉麵見親朋家人。

後來,他無意中發現碰瓷這一商機,就學著那些人,專門找好車去碰。

冇有想到,竟然陰差陽錯的碰到了穀闖的車。

穀闖以前見過江耀,對他有印象。

眼見他淪落到這個地步,大發慈悲的從錢包裡掏出一遝錢,扔在江耀腳底下,“你拿去吧,我兜裡現金不多,夠你吃一頓飽飯的了。”

江耀感激涕零,顫抖著雙手接過錢,一個勁兒朝穀闖鞠躬作揖。

“得了,我還有事,你走吧。”

“謝謝。”江耀拖著殘腿冇走幾步,卻被穀闖叫住,詢問他腿怎麼了?

穀闖本以為是自己撞的,可聽到江耀的陳述,他卻非常驚訝。

“你是說,是厲元朗安排了一係列巧合,最終把你的腿撞斷的?”

“就是他,這個陰險之人害的我……”提起這事,江耀止不住掉下幾顆眼淚珠子。

“他為什麼這樣做?”穀闖連忙追問。

“哼!”江耀擦了一把嘴,惡狠狠說:“他報複我,因為我掌握了他的秘密,想以此讓我閉嘴。”

“秘密?什麼秘密?”穀闖好奇的睜大眼睛,瞳孔裡直冒幽光。

江耀對此卻嘿嘿一笑,露出慘白的牙齒,不說話了。

穀闖明白,這是江耀故弄玄虛,意思不能白說。

“你不說是吧,我也懶得聽。”穀闖升上車窗,直接發動了車子。

“哎,彆……”江耀使勁敲著車窗玻璃,那樣子急得不行。

穀闖嘴角露出陰冷一笑,小樣,跟我來這套,我還治不了你了。

他降下車窗,“說吧。”

江耀看了看周圍,提議道:“咱們換個地方,這裡不方便說。”

“你挑地方。”

江耀就想拉開車門坐進去,穀闖冷臉道:“你說地方,我開車過去。”

一身臟兮兮的,真怕他把車子坐出難聞的氣味來。

江耀尷尬的將手離開後車門把手,指向附近一家麪館。

“算了。”穀闖擺了擺手,“前麵有家洗浴中心,你洗完澡到包房來找我。”

江耀好久冇洗澡了,這一頓估計都得搓出半斤泥來。

當他換上一次性浴衣浴褲走進穀闖的包房後,穀闖抬手打發走給他按摩的女技師,裝修高檔的房間裡,隻剩下他倆。

穀闖躺在按摩床上,從桌子上的煙盒裡,拽出一支菸點上,噴出幽藍的煙線,看著江耀慢條斯理道:“說吧,我聽一聽。”

江耀規規矩矩坐在穀闖對麵,舔了舔嘴唇這才說道:“這事說起來挺大的,你要做好心理準備。”

“少廢話,你的訊息要是對我有用,我不會虧待你的。”

“多謝穀少。”江耀往前探了探身子,以便他說的話,穀闖能歐清楚聽到。

“韓茵有個女兒叫韓媛媛,知道她的父親是誰嗎?”

這件事穀闖倒是聽說過一些,好像是韓茵搭上響水集團的老總金響水發的家。

外界有傳言,這個孩子好像和金響水有關。

“不會是金響水的吧?”

“不不不。”江耀頭搖成撥浪鼓,“實話告訴你,那個孩子是厲元朗的。”

“哦。”穀闖點了點頭,並冇有表現出驚愕神色。

“這冇什麼吧,韓茵是厲元朗的前妻,他們有孩子正常。”

不對!穀闖說完這番話,感覺出來問題。

“這個女孩多大?”

江耀伸出三根手指頭,在穀闖麵前晃了晃,“三週歲,幾個月前剛過完生日。穀少,你可以算出來,這個孩子是厲元朗和你表妹處朋友時有的。也就是說,厲元朗是在這期間出軌,這個傢夥性質惡劣,腳踏兩條船,實在可惡。”

“口說無憑,你有什麼證據?”

江耀信心滿滿,“證據當然有,就在我衣服內兜裡縫著。”

“是什麼?拿來給我看一看。”

當江耀把那張dan親子鑒定報告讓穀闖過目後,穀闖看完直點頭,腦海裡迅速消化江耀這條震撼性訊息,能夠給厲元朗帶來最大傷害的可能性……

時間進入到七月初,戴鼎縣通往雲水市的公路以及縣道正在緊鑼密鼓的進行,目前已經到了收尾階段。

之所以工期如此迅速,是由於宮乾安將在七月底來雲水市,並點名要到戴鼎縣來看一看。

如今的戴鼎縣,到處是一派欣欣相向榮的景象。

每個戴鼎人,上至政府官員,下至普通百姓,臉上始終洋溢著對未來的憧憬和美好期盼。

工業園區的建築工地機器轟鳴,大型作業車輛來往密集,工人們晝夜加班加點,一道道廠房設備運進工地,矗立挺拔,不時傳來工期進度提前的喜報。

包括韓茵的愛利倍思化妝品廠,還有其他兩家入駐企業,先後竣工投入使用。

度安清潔能源公司的一期工程也在緊鑼密鼓的進行,七月底之前,會形成初步規模。

縣城街道改造工程也已啟動,尤其是老城區,新鋪和加寬了路麵,重新劃定停車位。

再也不像以前那樣,人車混雜,亂鬨哄的。

全縣的老式樓房,都進行了樓體的保溫加固,房蓋換成清一色的彩鋼瓦。樓道內粉刷一新,小區內全都鋪上水泥地麵。

凡此種種,就是為居民提供一個舒適的居住環境。

厲元朗更是忙得腳打後腦勺,身影不時出現在建築工地和老城區改造工程現場。

恰在此時,厲元朗突然接到金勝傳來的訊息,把他震驚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