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9章

下馬威

()

()()

()厲元朗踏進王祖民辦公室,他也剛到,脫掉風衣正要掛上,被厲元朗一把接過來,掛在衣帽架上。

王祖民拿著保溫杯,看著厲元朗滿意點頭說:“情緒不錯,比昨天下午強多了。看你精神煥發,一定是有了收穫。”

厲元朗就猜到王祖民或許知道他昨晚暴揍鄒紹來的事情,便想解釋清楚。誰成想,王祖民擺了擺手說:“有些事情不需要告訴我,去跟水處長說去,她纔是繫鈴人。”

他的話一語雙關,怎奈水婷月能不能接受,會不會原諒,都在兩可之間,厲元朗冇這個把握,暫時還不想觸碰。

“你既然想通了,我就不多說什麼了。今天冇事的話,上午就去水明鄉上任吧,常務副鄉長不能空著。”王祖民說話間慢慢坐在椅子上,繼續講道:“我今天上午事情多,就不陪你下去,讓孟令江去好了。”

孟令江是組織部副部長,排名最末一位。厲元朗現今隻是個常務副鄉長,又不是黨委委員,對等級彆,派組織部副部長同去,王祖民已經算給足麵子。一般情況下,乾部科科長下去宣佈也屬正常。

厲元朗走出王祖民辦公室時,正好遇見春風得意的田東旭。估計他也是剛接到通知來組織部談話的,副主任升為主任,級彆提了半格,副科變為正科,天上突然掉個大餡餅,不砸高興纔怪。

怎麼也得說,政府內部人員調整,方玉坤冇有阻攔,主要是金勝答應不插手下一步大規模人事調整有直接關係。

你不給我設坎,我就不給你使絆子。和平相處的兩條平行線,不曾交集,井水不犯河水,誰都不吃虧。

“厲主任。”田東旭搓著手,他打心眼裡還是挺感激厲元朗的。金勝今早給他打電話,說提拔他接替厲元朗做辦公室主任,田東旭還以為聽錯了,蒙圈好半天。

直到金勝告訴他上班後就去王祖民辦公室談話,這才緩過味來,表了決心並且感謝金勝的信任。

金勝卻說:“要謝你就謝元朗吧,是他推薦的你。東旭,你在政府辦乾的年頭也不短了,要多學學元朗的工作作風,腳踏實地,一步一個腳印,埋頭苦乾紮實做人。”

聽得出來,金勝對於田東旭那次安排午飯搞花樣,還是耿耿於懷,隻不過礙於厲元朗的麵子才使用田東旭。況且,除了他,政府辦還真找不出一個合適人選,田東旭屬於矮子裡拔大個。

所以說,他見到厲元朗自然要感謝他的舉薦之恩,少不了說好話。

厲元朗囑咐田東旭幾句,交代他金勝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切記,不能玩投機取巧那一套。

忠言逆耳,田東旭卻冇有任何反感,理解厲元朗這是為他著想,在幫他,千恩萬謝方纔握手道彆。

走到樓下停車場,韓衛早就開車等著他了。厲元朗冇有上車,而是站在車邊上抽菸等著孟令江。

大約十幾分鐘後,孟令江才夾著公文包出現。他四十多點,豬頭大耳,個子不高,肚子倒是挺大的。

還學著大領導模樣,喜歡把褲腰帶紮在大肚子上,遠遠看去,特彆像被勒成兩截的不倒翁。

“咦?”看著厲元朗的捷達王,孟令江眉頭一皺,問:“這是你的車?這麼破,是不是太寒酸點了。”

厲元朗清楚孟令江這個人好擺架子,眼高手低,本事冇有多少,裝犢子絕對一流。

也就冇跟他計較,笑說:“這是我自己的車,破是破了點,不過好在抗造,跑鄉下的泥土路倒是挺實用的。”

孟令江冷哼一聲:“還以為你說的是輛坦克呢,冇見把破車美化這麼好的,不愧做秘書出身,嘴皮子夠溜的。”

二人對話間,一輛黑色奧迪驅行過來。組織部長王祖民的座駕纔是帕薩特,這輛奧迪指不定是從哪裡借來的,反正組織部冇這麼好的車。可見孟令江對於此次水明鄉之行的重視程度還是挺高的。

“咱們走吧,厲副鄉長。”孟令江調侃厲元朗一句,大手一揮,鑽進奧迪車率先駛離出縣委大院。

韓衛開著捷達王緊隨其後,兩輛車一前一後穿過縣城主路,沿著出城山道疾馳而行,直奔水明鄉。

水明鄉距離縣城不算太遠,主要是道難走,盤山路多,竟是沙石路或者土路,坑坑窪窪的,顛簸厲害。

走了一個多小時,到達水明鄉已經十點多了,眼看著快到中午了。

水明鄉政府位於鄉中心大街上,是全鄉僅有的幾棟二層小樓之一。外觀氣派,院子寬大,光滑的水泥地麵和院外大街坑窪的路麵形成天然反差。大樓門口矗立著一對石獅子,威風凜凜,頗有古時衙門風範。

按照程式,厲元朗今天報到,鄉政府肯定已經接到組織部通知,知道他們要來。

可是厲元朗和孟令江下車後,站在空曠的院子裡,卻冇見到一個人,哪怕連條狗都冇有。

厲元朗還好說,本來自己就是被下放,不願意在小節上斤斤計較。可是孟令江不同,好歹他也是正科級的副部長,名頭大,組織部的一隻老鼠也比鄉政府的貓有優越感,這是城鄉天然的心理優勢,改變不了。

孟令江一見冇人接待他,臉立馬拉得老長,對厲元朗發著牢騷說:“馬勝然是怎麼回事?不派人接待咱們,肖展望也該露個麵吧。我今天不光是宣佈你的任命,還有他肖展望的呢。”

隨即,對身邊的乾部科侯科長努嘴說:“你去,去看看鄉政府裡麵還有冇有喘氣的活物,馬上給我叫過來,太不像話了,真是不拿豆包當乾糧。”

厲元朗趕緊勸阻道:“孟部長,我看算了吧,也就幾步遠,咱們先進去再說。”

孟令江放不下身段,非要就在這裡站著,反正他不宣佈縣委任命,肖展望就不能走馬上任,看是你肖展望著急,還是我著急。

正僵持著,忽見樓裡麵急匆匆跑出來一個人,滿臉堆笑直奔孟令江而來。

那人鷹鉤鼻子三角眼,長了一張刀條臉,小眼睛嘰裡咕嚕亂轉,一看就不是個省油的燈!

厲元朗看著眼熟,想起來了,那次他陪同金勝來水明鄉,遇見的第一個就是他,他叫什麼來著?對,黃文發,鄉黨政辦秘書。

“您就是孟部長吧?”黃文發伸出雙手一把握住孟令江的手,點頭哈腰,一臉媚相。

“嗯。”孟令江一隻手和黃文發握著,另一隻手背在身後,挺直腰板麵露不悅的問:“你是鄉裡的?”

“我叫黃文發,黨政辦秘書。”黃文發如實自我介紹完畢,又看了看厲元朗,臉上掛著假笑,說:“厲副鄉長,你好。”

厲元朗自然不會像孟令江那樣托大,衝黃文發一點頭,禮貌的握了握手,並問:“鄉裡其他領導怎麼不在?都下去了?”

這麼說無非是給這些人找台階下,彆給孟令江弄出怠慢他的藉口。大家將來還要在一個馬勺裡吃飯,抬頭不見低頭見,給他們留點麵子,也是給水明鄉領導集體麵子。

黃文發何等聰明,立馬順杆下,露出一副不得已的無奈相,搖頭晃腦說:“這不嘛,韓家屯發生洪水後,老百姓對政府賠償有異議。馬書記就帶領全體班子成員,親自坐鎮,去安慰受災戶了,鄉裡就剩下張國瑞副書記和我了。唉!鄉裡離開馬書記真是玩不轉,哪個村裡有事,也隻有馬書記能出麵才能擺平,嘖嘖,馬書記就是我們的脊梁骨。”

這馬屁拍的,爐火純青,滴水不漏。很顯然,黃文發就是馬勝然跟前的忠犬八哥,這一點毋庸置疑。

因為工作原因冇來出麵接待,孟令江挑不出理來。儘管黃文發有撒謊嫌疑,哪有一二把手同時下鄉的道理,黨委書記不在,鄉長也要值守。何況今天還有重要人事宣佈,這是必要的組織原則。

純粹是糊弄人呢,這是馬勝然故意給個下馬威,就是針對厲元朗的,孟令江不過是沾光而已。

你不是縣長眼前的紅人嗎?雖然落難,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餘威猶存。但是你也要打聽打聽,在我馬勝然的一畝三分地上,是龍你給我盤著,是虎你給臥著,無論是誰,我馬勝然在水明鄉就是天!

“你趕快給馬勝然和肖展望打電話,組織召開全鄉乾部大會,我要馬上宣佈任命決定,開完會還要返回縣裡。”孟令江近乎命令式的口吻吩咐黃文發。

“孟部長,馬書記臨走的時候交代過,讓您和厲副鄉長先吃飯,下午一點半他們準時趕回來開會。您看都快中午了,飯菜早就備好,咱們先去吃飯。”

黃文發正說著話,就見從鄉政府大樓裡呼啦啦又走出來三個人。兩男一女,中間男子四十來歲,國字臉,濃眉大眼,一米八的個頭,儀表堂堂。

他右邊的男子年近五旬,比他矮了半頭,戴著一副瓶底厚的近視鏡,頭髮略微花白,像個老學究。

左側的女子三十五六歲的年齡,梳著齊耳短髮,眉清目秀,很文靜的模樣。一襲深藍色衣褲,細腰長腿,渾身上下透著知性女人的成熟味道。腳下蹬著黑色高跟鞋,隻比中間男子矮了一個腦瓜頂,估計個頭怎麼也在一米七以上。

中間男子快步來到孟令江和厲元朗麵前,主動伸手介紹:“我叫張國瑞,水明鄉副書記兼紀檢書記,歡迎孟部長前來指導工作。”

握完孟令江的手,又伸手和厲元朗重重握了一下,笑說:“歡迎厲鄉長到水明鄉工作,加入我們這個大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