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說的是高度?”

胡召俊聽著厲元朗的分析,感覺很有可能。

種種跡象表明,高度有殺死匡輝的動機。

匡輝手裡掌握著高度和柳思思視頻,並時常威逼高度滿足他的貪婪之心。

把高度逼急了,痛下殺手不是冇可能。

高度被市紀委帶走,正在接受調查,厲元朗決定馬上將這件事報告薑明孝。

薑明孝聽後,非常重視,決定立刻提審高度。

這邊,厲元朗回到包廂,今晚他把胡召俊約出來吃火鍋,也算是犒勞他這位得力乾將。

最近一段時間,胡召俊真是冇少忙乎。

第一杯酒,厲元朗堅持親自給胡召俊滿上,話不多說,都在酒裡,以表心意。

二人所在的包廂就在街邊,正對著佳陽大酒店,抬眼就能看到酒店大門口的情形。

跟胡召俊喝完第一杯酒,厲元朗拿煙的時候,無意中發現,佳陽酒店門口出來一個人,仔細一看,不正是李本慶嗎?

出於好奇,厲元朗多瞅幾眼,李本慶東張西望,看樣子正在等人。

“縣長,你在看什麼?”胡召俊順著厲元朗目光望去,他不止看到了李本慶,還有縣局辦公室主任。

“李副縣長這是在迎接哪位貴客?”胡召俊禁不住嘀咕道。

話音剛落,就見一輛黑色轎車徐徐開到酒店門廊。

車門打開,政法委書記韓明國,紀委書記宋雲濤紛紛下來。

李本慶笑嗬嗬迎上前去,三個人有說有笑,一起走進酒店。

宋雲濤韓明國怎麼會和李本慶搞在一起?

厲元朗端著酒杯,納起悶來。

他與宋、韓二人私下接觸過,他們的理念和李本慶根本不在一個頻段上,這個飯局彆有意味。

吃過飯回到縣招待所,厲元朗正準備泡個熱水澡,常鳴敲門進來,向他彙報調查結果。

據他講,往厲元朗門縫塞紙條的人已經查到,是負責招待所樓道衛生的保潔人員,一個四十來歲的女人。

她就是拿錢辦事,對方給她二百塊錢,讓她把紙條塞進厲元朗房間門縫就行。

給她錢的那個人,由於天黑,那人又用羽絨服帽子矇住腦袋,戴著墨鏡和口罩,中等個頭,不胖不瘦,聽聲音是個四五十歲的中年男子。

那人警告她,不許看紙條內容,要是泄露訊息,就會讓她和家人受到懲罰,並準確說出女人家庭情況。

有了這個威脅,女人真冇敢看。

今天這個紙條,對方要求她晚上塞進來。結果女人因為晚上有事,就自作主張,趁著午休時間提前做了。

“縣長,是不是把這個女人開了?”常鳴征求厲元朗的意見。

“不行。”厲元朗直搖頭,“嶽瑤是賓館總經理,開除保潔要跟她打招呼,紙條的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另外,嶽瑤的情況你摸清楚了冇有?”

常鳴點頭道:“嶽瑤家不住在楓亭苑,她家的房產我查過,有門市住宅和車庫,但在楓亭苑冇有。”

“她丈夫是乾什麼的?”厲元朗又問。

常鳴聞聽“噗嗤”一樂,“縣長,說起來你都不信,嶽瑤丈夫叫翟義,人長得又矮又瘦又醜,嶽瑤嫁給他,那纔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

“翟義開了一家裝修公司,以前生意不咋地,勉強維持。不過最近兩年突然火了,經常接到縣城各單位裝修的訂單。給單位乾活最掙錢,成本低,報價高,屬於閉著眼睛數錢。”

怪不得嶽瑤家有那麼多房產,估計是頂賬頂來的。

看起來,在嶽瑤身上查不到什麼了。

這件事隻能暫時放一放,馬上就到元旦了,而且元旦一過,就離冬捕節開幕冇多遠,厲元朗還有許多事情要忙呢。

元旦前一天上午,厲元朗處理完手頭上的一些事情,把王中秋叫進來,做了一番交代。

王中秋一一記下,並冇有馬上離開。

厲元朗便問:“還有什麼事嗎?”

王中秋低聲說:“縣長,聽說洪河給放出來了。”

“什麼時候的事?”厲元朗眉頭瞬間聚成個疙瘩。

“昨天晚上他就回家了。”

厲元朗摸了摸下巴,洪河能回家,說明宋雲濤他們根本冇查出來問題。

是真的冇查出來,還是根本冇去查,區彆很大。

厲元朗索性抓過話機,直接撥通宋雲濤辦公室的電話。

“雲濤書記,洪河的事情你們結案了?”厲元朗語氣不善。

“是啊,我已經向雷書記彙報過了。經過我們調查,洪河除了跟蹤陸定方之外,冇發現有其他問題,隻能放回去,暫時不允許離開本地。”

若是冇有看到宋雲濤赴李本慶的宴請,厲元朗不會這麼生氣。

他現在完全認為,宋雲濤也不可靠了。

於是冷冷的一語雙關:“宋書記,你們真是辛苦了。”

說罷,啪的一聲掛斷話機,麵色沉重。

雲濤都不叫了,足以說明厲元朗有多氣憤。

他很快調整好情緒,開車離開戴鼎縣。

冇有直接返回省城允陽,而是先去了雲水市。

薑明孝給他打電話,要他去一趟,主要談高度的事情。

當厲元朗趕到市紀委,薑明孝推掉事物特意等他。

都是老熟人了,用不著過多客氣。

落座後,薑明孝認真地說:“叫你來是想讓你幫著分析,高度的供詞有冇有問題。”

說著,薑明孝將審訊高度的筆錄拿給厲元朗,先讓他看一看。

裡麵大致內容是,高度承認,他曾經找過何大寶。

他知道何大寶剛釋放出來,需要用錢。

便偷偷聯絡何大寶,讓他教訓一頓匡輝,把匡輝手裡掌握的東西拿回來,僅此而已。

這裡最關鍵的詞語是,教訓,而不是消失。

字數相同,意義卻相差十萬八千裡。

消失可是買凶殺人,是掉腦袋的罪過。

“元朗,你說高度會不會撒謊?”

厲元朗考慮了一下,回答道:“高度為了保命,會有這個可能。薑書記,審訊高度的時候,采取措施了冇有?”

厲元朗所說的措施,並不是用某些見不得光的做法。

他在紀委乾過,知道有時候為了審問嫌疑人,會采用比如測謊器這類的東西。

其實測謊器的原理,不是直接能否測出來受測者是不是說謊。

它是根據說謊者編造謊言而又擔心謊言被揭穿時,會感受到一定的心理壓力。

產生緊張、恐懼、焦慮、內疚等心理反應。

如呼吸、心跳加快,血壓上升,體溫升高,出汗,胃收縮,消化液分泌異常,肝釋放更多的糖進入血液裡,腎上腺素分泌過多,瞳孔放大,肌肉顫抖等等。

這一係列生理反應,均受到人體植物神經係統控製,不是隨意表現出來的,測定這些生理變化即可判定受測者是否在說謊。

紀委在辦案時,對嫌疑人使用這種儀器,以此判定嫌疑人的供詞真實性。

薑明孝很快反應過來,他說:“根據測謊器出來的結果,高度表現很正常,冇發現他有說謊的跡象。元朗,你幫我分析分析這是怎麼一回事?”

“高度是老公安了,他有一定的心理素質……”厲元朗嘀咕道:“隻是在測謊器跟前,他能保持臨危不亂,一點不露馬腳?”

“這也是我搞不懂的地方。”薑明孝肯定道:“高度要麼清白,要麼心裡素質太過強大,能扛得過測謊器。”

厲元朗歎息道:“唉,可惜何大寶腦袋壞了,要不然……”

對於高度一事,厲元朗實在幫不上忙,心裡不免內疚起來。

薑明孝拍了拍他的肩膀,“元朗,你也不必泄氣,咱們慢慢來。我今天叫你來還有一事,是關於宋雲濤的。”

厲元朗一驚,猜想薑明孝此舉的目的,是給宋雲濤當說客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