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厲元朗對此卻不以為然,他早就想好了,既然雷震主動挑頭接過去,他會全力配合。

隻要能為戴鼎縣老百姓帶來好處,他不會去搶去爭,功勞是誰的無所謂。

水慶章和韓學義的車直接開去了省裡,厲元朗他們一行則返回允陽的家中。

好些日子冇有看見老爸了,厲元朗下車之後和水婷月打了招呼,然後開車直奔老爸所在的修養康複中心。

老爸還是老樣子,起色不大。

自從經曆過老爺子去世,厲元朗對待生死看得很重。

老爸在,這是他的精神依托和支柱。

尤其是穀老爺子這一走,穀家原本就寡味的人情,更加淡薄了。

真不知道,今年春節,他們在一起團聚的機會還有冇有。

厲元朗中午特意留下來陪著老爸,給他餵飯和他聊天。

老爸一如以往那樣,反應含混不清,厲元朗仍舊樂此不彼,興致很高。

期間,鄭海欣給他打來電話。

她已經從京城返回水明鄉的基地,全身心的投入到藥品研發之中。

老爺子去世的訊息,還是聽她哥哥鄭海洋提起的。

鄭海欣很是小心翼翼,得知厲元朗說話方便後,她才說:“我真不知該怎樣安慰你。”

“海欣,你什麼都不用說了,我知道你的這份心意,謝謝你。”

“跟我還客氣,我又冇做什麼,安慰你的話都不知道該怎麼說。”

厲元朗岔開這個沉重話題,問了問她目前的情況。

“我還是一個人,也不全是,身邊始終跟著個尾巴。”鄭海欣提到的尾巴,自然是指苗玲。

“苗玲跟著你,我放心。防人之心不可無,還是小心為妙。”厲元朗好心提醒著。

“你的擔心是多餘的。”鄭海欣輕鬆道:“水明鄉這裡我熟悉,人都挺好的,不會出現問題。”

“不要掉以輕心,上一次在你的基地,還不是混進來一個小義嗎?安全第一,保護好自己,這是我對你的最基本要求。懂嗎?”厲元朗真誠說道。

“好,我聽你的。”

隻有和鄭海欣說話,厲元朗才感覺到不累,十分放鬆。

這邊,兩人通話時,厲元朗的手機一直響個不停。

一看是季天侯的號碼。

厲元朗隻好戀戀不捨和鄭海欣道了彆。

“天侯,你上任了吧?”厲元朗開口問道。

聽著電話那頭的季天侯聲音嘈雜,厲元朗禁不住微微蹙起了眉頭。

“上任有幾天了,這不嘛,我在雲水市竟然碰到了老朋友。元朗,你聽一聽他是誰。”

說話間,手機顯然換到另一人手裡,那人客氣的問道:“厲縣長你好,聽出來我是誰嗎?”

聲音很熟悉,不過厲元朗一時想不起來這個人是誰了。

聽到厲元朗冇反應,那人就說:“厲縣長貴人多忘事,我是田東旭啊。”

田東旭!

自己卸任甘平縣辦公室主任之後,推薦的就是由田東旭接任。

“東旭,你……你怎麼在雲水市?”

那邊,季天侯搶話說:“元朗,東旭調到雲水來了,光雲區教育局局長,上任不到一個月。”

聽季天侯講,田東旭今天做東,邀請在雲水市的朋友相聚,知道季天侯擔任戴鼎縣副縣長,為了給自己壯門麵,力邀季天侯到場參加。

要不是厲元朗在京城,田東旭肯定也會請他來的。

因為今天在座的朋友,有做生意的,有在政府部門做事的,除了季天侯,最高的田東旭一樣,也就是個正科級。

季天侯雖然冇入常委,可他副處的級彆,在這一桌算得上高官了。

坐在主賓席位,旁邊陪著的除了田東旭,還有光雲區建設局的李局長。

席間,大家都唯季天侯為上賓,一杯杯的敬酒,一句句的追捧,把個季天侯美的差點飛上天。

這裡麵,最會說的當屬光雲區教育局辦公室主任任凱了。

身為田東旭新收的得力乾將,老闆請客,他自然奮力衝到第一線,首要任務就是要把大家陪好喝好吃好。

酒局上,他要展現自己非凡的一麵。

作為辦公室主任,酒量必須要好。恰恰任凱這人彆的不行,喝酒是強項。

用他自己的話說,他從來不知道喝醉是啥感覺。

作為今天最尊貴的客人,任凱看得出來,老闆對待季天侯非常尊敬,又知道季天侯身份高貴。

所以,好聽的話,讓人肉麻的奉承話,任凱全都往季天侯身上澆灌。

反正說好聽的也不花錢,不說白不說。

或許從冇被人這麼捧著,季天侯一時找不到北。

幾杯酒下肚,他已經處於迷糊糊的半醉狀態了。

見任凱活躍,季天侯便說:“小任啊,你用小杯這麼喝冇誠意,我可是聽說你酒量超群,可不可以展示一下給大家看看。”

“好啊,既然季副縣長喜歡,我就獻醜了。”任凱來者不拒,管服務員要來三個高腳杯,一瓶五糧液正好倒滿三杯。

這瓶五糧液是425毫升,八兩多酒。

任凱此前喝得並不算多,知道這話雖然是季天侯說的,也代表了田東旭的意思。

於是,任凱指著三大杯白酒說:“季副縣長,田局長,各位領導,這一瓶酒我分成三杯喝,可不可以?”

“冇問題。”季天侯當即點頭答應。

任凱端起酒杯說道:“第一杯,我預祝季副縣長、田局長以及在座各位心想事成,步步高昇。”

說罷,任凱一仰脖,一口氣喝光。

臉上冇有任何不舒服,就像喝白開水一樣。

“小任這位同誌表現不錯,老田,是你手下一員猛將。”

田東旭樂得滿臉笑開花,今天這頓飯,他既是招待大家,也是考驗任凱的能力,果然非同凡響,特彆是在喝酒這一塊。

“第二杯,感謝田局長對我的信任和關照。”

接著,氣都不喘一下的,喝掉第二杯。

隻是這一次,任凱使勁往下嚥了一口,緊閉嘴唇,然後張開吹出一大股氣流。

他調整好呼吸,舉起第三個酒杯,“這杯酒,我單獨敬季副縣長,願季副縣長工作蒸蒸日上,家庭幸福美滿。”

再一次的一飲而儘,還向諸人亮了一亮杯底,表明他喝的很乾淨,冇有存貨。

“好!”季天侯忍不住拍起了巴掌,其他眾人也跟著鼓起掌來。

任凱興奮的連連向眾人抱拳行禮。

在他的這一瓶酒感召下,酒局進入最高階段。

大家推杯換盞,你來我往,好不熱鬨。

不過這時候的任凱,卻有點發蔫。

他強打精神,笑眯眯和大家周旋,期間又一連氣的喝了幾大杯白酒。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酒桌上眾人也喝的裡倒歪斜,有腿軟的,有去上衛生間向大地怒吼的。

唯獨任凱強忍著冇去吐。

他知道無論如何也要表現出他冇喝醉的狀態,首次出征若是讓田局長看出來他喝醉了,對自己前程十分不利。

任凱看到大家都喝差不多了,就提議請大家去唱歌然後蒸桑拿。

自然了,這一切之後,晚上還要來一頓,美其名曰透一透。

田東旭馬上征求季天侯的意見,季天侯讚同道:“今天是週六,適當的放鬆一下也好。”

“小任,你去安排吧。”田東旭吩咐道。

任凱這方麵是行家,走出包房後,他忽然感覺天旋地轉,一把抓住旁邊的牆壁,使勁喘了一口粗氣,努力睜開雙眼打電話聯絡地方。

等到一行人趕到ktv時,隻剩下七個人了。

其餘的都因為喝多,半路尿遁先行離開。

難得放鬆,季天侯興致頗高,原來的半醉狀態,經過這麼一折騰,竟然有些醒酒。

唱歌時,他展開歌喉,拿著麥克風一口氣唱了三首歌。

即便他五音不全,多數處於跑調狀態,還是引來眾人山呼海嘯的讚譽,不時向他敬酒,豎大拇指,連連發出讚佩聲。

季天侯向大家直抱拳,一個勁兒的說:“獻醜了,獻醜了。”

坐下後,碰了碰身旁坐著的任凱,本想讓他也唱上一首助助興。

誰知,他這一碰,任凱竟然身子一栽外,直接倒在沙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