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雷書記,不能稱他們為小毛孩子吧?”

厲元朗表露出不同見解,“他們都是二十四五歲的大學生,思想超前,能夠很好的消化實時動態。”

“目前,我們國家已經進入5g時代,由資訊主宰社會。尤其最近幾年,自媒體發展迅速,網絡平台多如牛毛。隻要註冊一個賬號,在家裡就可以麵對客戶,講解和銷售各類產品。”

“這麼一來,省去了中間商差價,降低了成本,隻要保證產品的質量和真實性,前景還是非常不錯的。”

“我之所以有這方麵的考慮,是以咱們縣的實際情況做的斟酌。我上一次去下麵轉的時候,發現有不少鄉鎮領導,對這一塊瞭解甚少,不重視網絡平台,不瞭解它的性質,更不知道它的影響力有多大。”

“雷書記,這樣可不行。當乾部的要是思想僵化,不與時俱進,會喪失大好商機,這對於我縣整體發展極為不利。”

“我還有個想法,準備請這方麵的專家給縣裡各部門包括鄉鎮領導上一課,最起碼讓大家懂得5g是什麼,到底跟咱們生活有什麼聯絡,有什麼改變,帶來什麼好處。”

厲元朗誇誇其談,雷震邊聽,大腦邊在活動,不住點頭道:“你說的這些聽起來很有道理,這件事你看著辦吧。我的原則是,大學生充實到一線可以,但是主持全盤工作,還是需要老成持重的同誌……”

唉,厲元朗心裡感歎著,看來,轉變思想絕不是口上說說那麼簡單,任重而道遠。

“厲縣長,我看季……”雷震岔開話題,轉移到季天侯身上。

“季天侯。”

“你這位同學之前在甘平縣是做什麼工作的?”

厲元朗回答:“他是甘平鎮的鎮長。”

“是這樣。”雷震嘴上說著話內心卻在想,季天侯能夠從鎮長繞過鎮委書記,直接上了副縣長,準是托了他這位老同學厲元朗的光。

人家老丈人厲害啊,省裡三把手,一句話的事情。繞過鎮委書記又如何,就是弄個縣常委噹噹都不在話下。

朝中有人好做官。忍不住瞄了厲元朗一眼,雷震心頭竟然冒出一股酸酸的醋意。

回到縣城的第二天上午,雷震就冬捕節相關情況主持召開了縣常委會議。

會上,雷震首先談到冬捕節的重要性,厲元朗做陳述發言。

他說,現在不少地方都在搞冬捕節活動。

我們要以大規模冬捕為契機,演繹清涼河古老的漁業文化。

在吸引眼球、聚集人氣、促進鮮魚銷售的同時,展現我們清涼河獨特的文化魅力,增強休閒體驗的深度,提升旅遊品牌形象,打造以漁業為主的休閒旅遊盛會。

活動時間初步定在一月上旬,為期十天左右。

戴鼎縣設立主會場,永年鄉中光村設立第一分會場,其餘分會場待定。

邀請的嘉賓是省內省外知名企業家,到時候,雲水市委常委、市委副書記兼市長石坎將親臨開幕式。

至於媒體記者,厲元朗說道:“我已經聯絡了公民日報的記者張偉,他欣然接受。還表示,會帶上華新社和光華日報等知名媒體記者一同前來。”

他的話音剛落,宣傳部長詹尚華忍不住問道:“厲縣長,你說的話當真?”

厲元朗點了點頭,算是做了回答。

韓明國忍不住嘀咕道:“詹部長這話問的好搞笑,這麼重要而又嚴肅的場合,厲縣長當然說的是真話了。”

詹尚華立刻明白,自己問錯了話,趕緊向厲元朗解釋:“厲縣長,我冇彆的意思,我是覺得,這幾家可是國內非常有影響力的媒體機構。說句不該說的話,就是省宣傳部出麵,也未必能夠請得動他們。”

的確,就拿公民日報來講,那是黨報,代表上層喉舌,他的一句話,就是上麵的風向標。

誰敢不重視?

厲元朗一個小小的縣長,竟然請得動這麼重要的人物,不得不讓人對他刮目相看。

尤其是雷震,再次被厲元朗的能力給震撼住。

這小子真有命,又給自己臉上貼了一層金膜。

厲元朗則介紹:“我在水明鄉海浪村的時候,和張記者有過一麵之緣,後來和他偶有聯絡,由此建立了不錯的關係。這次我隻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態請他,冇想到他能答應。”

噢,原來是這樣。

雷震接過話茬,說道:“厲縣長的麵子實在夠大,都能請來這麼有影響力的新聞媒體記者。”

並且看著詹尚華說:“張記者他們一行人你們宣傳部一定要接待周到,千萬不能慢待他們。”

詹尚華連連點頭答應。

他又看向厲元朗說:“厲縣長,既然是你的老朋友,不妨請他多給咱們宣傳宣傳,一個豆腐塊的版麵就夠。”

厲元朗說道:“我會試一試的。”

這次常委會涉及的是如何辦好冬捕節事宜,冇有關聯各自的切身利益,自然會場上就冇有了吵吵鬨鬨。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獻計獻策,說得不亦樂乎。

最後定下基調,初步達成了一些共識。

會議結束的次日,厲元朗便前往鄉鎮考察。

這次他帶著張忠強和楊梅還有相關部門的負責人,而且縣公安局還出了一輛警車開道,胡召俊就坐在警車裡。

第一站,厲元朗選擇了富沙鎮。

鎮委書記鳳淩雪和鎮長張堅,率領鎮班子成員在鎮委大院門口迎候。

中巴車停下後,王中秋走下來,站在門邊上等厲元朗下車。

馮淩雪和張堅緊走兩步,伸出手來和厲元朗握住。

厲元朗半開玩笑道:“淩雪同誌,我可是第一個就來你們富沙鎮的。”

“那是,厲縣長對我們鎮這麼重視,是我們的榮幸。”

厲元朗又握了握張堅的手,隨後向其他鎮領導抱了抱拳,歉意道:“大冷天的讓同誌們在這裡受凍,抱歉了。”

眾人連連以拍著巴掌做迴應,並七嘴八舌說了幾句客套話。

冇有過多停留,鳳淩雪和張堅一左一右陪在厲元朗身邊,其餘眾人則簇擁著張忠強和楊梅等人,跟隨厲元朗徐徐走進鎮委大樓裡。

在小會議室,厲元朗等縣裡人坐在一側,鳳淩雪率領富沙鎮的班子成員坐在對麵。

當工作人員擺上熱茶之後,厲元朗雙手捧著茶杯,邊暖和著邊說起開場白。

“我們今天來隻有一個目的,就是好好欣賞富沙鎮的風光景色,看一看真像淩雪同誌向我保證的那樣,能不能拿出一份讓大家眼前一亮的東西出來。”

鳳淩雪則笑說:“厲縣長您放心好了,我們早就準備妥當,絕不會讓您失望而歸的。”

“那好,我看話不多說,咱們還是以實地檢驗為主,還是那句話,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嘛。”

厲元朗征求了張忠強和楊梅的意見,大家也都歇得差不多了,便紛紛起身。

鳳淩雪卻抬手阻止道:“厲縣長,各位領導,我有個不情之請,咱們可否吃完午飯,我在帶領大家去看一看呢?”

厲元朗頓時一愣,現在才上午十點來鐘,這時候吃早飯晚,吃午飯還早,再說,大家肚子也不餓啊。

看見厲元朗麵露不解,鳳淩雪馬上解釋道:“我們要去的地方距離鎮裡比較遠,開車到地方最起碼需要一個半小時。這一來一回的恐怕得三個多小時,咱們現在出發,回來就很晚了,恐怕要讓大家餓肚子。”

厲元朗便問:“中午吃完飯去,趕回來天不得黑了?”

“天黑沒關係,鎮上有旅店,條件不錯,如果各位領導不介意的話,可以住在鎮上。”

當鳳淩雪說完,厲元朗心中一悅,掃看了一眼站在身旁不遠處的胡召俊,對視之後,二人都有了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