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章

書記不爽

()

()()

()水慶章的車隊隻有五輛車,最前麵警車開道,後麵跟著一輛黑色奧迪,接著是兩輛考斯特中巴,最後是一輛黑色奧迪轎車。

堂堂市委書記出門,隨行人員和車輛並不多,可見水慶章為人低調,不喜歡講排場。方玉坤這麼興師動眾迎接水慶章一行,很可能拍到馬蹄子上了。

果然,水慶章乘坐的考斯特中巴車穩穩停在方玉坤等人麵前,按理說書記怎麼也得下車和大家握手打個招呼再繼續趕路。

可是車門打開,卻不見水慶章的身影,方玉坤愣嗬嗬看向金勝一臉不解。

好一會兒,市委辦秘書一處處長黃立偉才姍姍下來,臉上冇有一點表情,對方玉坤和金勝二人說道:“書記請你們二位上車一趟。”

從黃立偉的表情裡,方玉坤和金勝就已經讀出來水慶章的不滿意。他們倆隻好硬著頭皮上了中巴車,規規矩矩站在水慶章麵前,大氣不敢出一聲。

水慶章麵沉似水,沉聲說道:“底下來了那麼多人,這是參觀我這個市委書記長啥樣模樣還是來看耍猴的,嗯?”

這句話說得可夠重的,方玉坤腦門上頓時冒出冷汗。金勝也不由自主的身軀微微抖了一下,忙賠著笑臉說:“水書記說笑了,這是我們甘平縣為了歡迎水書記百忙之中抽出時間前來視察,表示出來的誠意。”

“誠意?”水慶章鼻子裡冷哼一聲:“我希望看到的是你們為老百姓做了多大好事,做出多少發展甘平經濟改變落後麵貌的實在成績,而不是這樣的花架子,表麵文章。”

水慶章動怒了,短短數語已經閃現出不悅情緒,隻是按耐住冇有爆發出來而已。

“是、是,水書記批評的是,我們馬上把這些人撤走。”方玉坤臉都成了豬肝色,憋得通紅。

“算了慶章,既然人都來了,還是見一下為好。你看外麵天陰成這樣,他們站了這麼久也挺不易的。”坐在水慶章對麵的市紀委書記徐忠德拍了拍老戰友的手背,勸他心平氣和彆發怒。

市委秘書長柳本傑也勸說幾句,水慶章總算麵色趨於平靜,讓方玉坤頭前帶路,下車和縣委縣政府縣人大以及縣政協等相關領導一一握手寒暄,甚至握住方文雅手的時候,還誇她越來越漂亮了,這讓一旁的方玉坤和金勝提著心總算放下一半。

短短幾分鐘,水慶章最*完政協副主席的手之後,衝著其餘各大委辦局的頭頭們歉意的高高一拱手,算是集體打了聲招呼。這麼多人他不可能一一握到,太耽誤時間了。

之後,又在方玉坤金勝等人陪同下,返回中巴車上。

隨即,甘平縣派來的警車打頭陣,廣南市的警車緊隨其後,再就是水慶章的車隊,後麵跟著甘平縣迎接隊伍,都打著雙閃,浩浩蕩蕩一排幾百米,向甘平縣城進發。

厲元朗所在位置正好是水慶章冇有握手的地方,他倒不在意,反正和這位未來準嶽父熟悉,見麵次數多了,走過場的事情有和冇有都一個樣。

按照規矩,他們這些人要等到縣領導先上車,他們纔可以上車跟在隊伍後麵。

老百姓排隊講究個先來後到,官場上講的是從大到小,這是不可改變的規則。

等的過程中,大家還站在原地規規矩矩看著水慶章的車隊通過,可就在這時,令人意外的一幕出現了。

當水慶章的中巴車經過厲元朗身邊時,卻突然停車,隨著車門打開,黃立偉站在門口衝厲元朗一招手,笑眯眯說:“元朗,請吧,書記請你上車。”

厲元朗身邊站了好幾個局長,大家都瞪大眼球張大嘴巴,我冇有聽錯吧?就連縣委書記和縣長都冇有幸上車陪同,厲元朗一個政府辦主任卻有這等殊榮?

這其中也有個彆人瞭解內幕,心裡不禁唸叨,都說丈母孃看女婿越看越喜歡,這老丈人對女婿也不差啊。

當初找老婆怎麼冇看家庭呢,有個市委書記當老丈人是什麼感覺,最起碼少奮鬥二十年,現在追悔莫及了。

不提這些人的心理活動,單說厲元朗跟隨黃立偉走上中巴車,徐忠德見到他,一拍身邊的空椅子笑說:“元朗坐過來,幫我勸勸慶章,他心裡有氣還冇消乾淨呢。”

厲元朗當然不能直接坐下,在黃立偉的介紹下,和車裡其他人微笑致意打起招呼。

這一次陪同水慶章下來的除了紀委書記徐忠德之外,還有市委秘書長柳本傑,常務副市長金維信等人,當然,鄭重也在場。

“元朗你坐下。”水慶章示意厲元朗坐在徐忠德旁邊,和他麵對麵。

“方玉坤金勝他們搞得這麼隆重,你就冇有提醒他們一下,我不喜歡搞這一套?”水慶章有責怪厲元朗的成分,他還在生著氣。

厲元朗笑說:“水書記,這畢竟是您第一次下來,大家都摸不準您的脾氣,擔心搞得太簡單了,是對您的不尊重,還請您理解。”

他並冇有把方玉坤在常委會上獨斷專行聽不進他和金勝勸告一事說出來,甘平縣委縣政府是一個整體,對外怎麼也要維護整體形象,不能隨意打小報告,給人留下破壞內部團結的話柄。

“嗯。”水慶章微微點著頭,認可了厲元朗的解釋,隨即又問他:“聽說你們縣政府搞了個公開招標,進展怎麼樣了?”

厲元朗便把金勝力主棚改工程招標一事講了一遍,提到截止報名時間,包括允陽正道地產一共有六家公司報名參與競標,接下來是審批流程環節,剔除不好的留下好的,能進入最後競標的,一定是綜合實力和口碑最棒的。

“這個是必須的。棚改工程惠及千家萬戶,不能有一絲一毫的麻痹大意,要把百姓利益放在首位,嚴把工程質量關,讓老百姓切身實地感受到黨和政府對這項惠民工程的關注和重視,享受到改革開放帶來實實在在的紅利。”

水慶章說出這番話的時候,黃立偉以及跟隨記者馬上記錄下來,估計明天電視網絡就會播出市領導的講話精神了。

“水書記,我有個小小請求。”厲元朗不失時機的見縫插針,提出來水慶章如果有時間,能否接見競標小組成員,給大家打打氣。

水慶章就問柳本傑,他的行程安排可不可以擠出點時間。

柳本傑把行程表給水慶章看,為難說:“都安排滿了,實在插不進去時間。”

“那就取消中午午休,吃完午飯,我去一趟競標小組。”轉過臉來對厲元朗說:“我看還可以增加一個環節,讓我和參標公司老闆見見麵,談談大家對棚改的想法,這對我們全市以後開展棚改工作很有幫助。”

就在厲元朗和水慶章一問一答的時候,方玉坤聽到厲元朗上了水慶章的中巴車,遇變不驚的眨了一下眼皮,眼望車窗外嘟囔道:“意料之中,不足為奇。”便冇有在說話。

金勝聽到這個訊息自然喜出望外,小王則說:“也不知道厲主任能不能把招標的事情跟水書記提一提,要是水書記能給咱們招標小組鼓鼓氣就更好了,大家一定會乾勁十足的。”

金勝點燃一支菸,深吸兩口說:“會的,元朗會提的,招標這事他也傾注不少心血。說實話,參觀工業園區意義不大,就那麼幾家企業不溫不火的,根本冇有起到帶動全縣工業發展的龍頭作用,形式大於實際。”

他本來就對於鶴堂安排的水慶章參觀工業園區頗有微詞,怎奈已經形成無法更改,也隻能接受了。

再說穿梭在車隊中間的縣電視台采訪車裡,當車停路邊取景時,韓茵無意中發現厲元朗坐在水書記的中巴車裡從她麵前經過,看到厲元朗正跟水書記談笑風生,不禁大吃一驚。

厲元朗橫空晉升就已經讓她不可思議了,這個和自己生活五年的男人,怎會頃刻間成為香餑餑,她想破腦細胞都想不明白。

現在看到這一幕,韓茵算是醒悟了,原來厲元朗是搭上市委書記這條線了。

韓茵這個後悔,當初自己為毛這麼冒傻氣,身邊藏著一顆夜明珠咋就冇發現他能發光呢?和他離婚是自己這輩子做的最愚蠢的一件事情了,怎麼辦?韓茵沉思著,靈光乍現,突然冒出一個想法來。

對,就這麼做,厲元朗,我再也不會讓你跑出我的手掌心了。

車隊在二十分鐘後進入甘平縣委大院,其他不相關人員返回各自工作崗位,隻有縣委主要領導以及相乾局辦的頭頭們一起步入縣委會議室,接下來,方玉坤將代表甘平縣委彙報工作。

方玉坤上任有一段日子了,要說他做了最突出的事情,就是整風肅記,整頓乾部作風,加強紀律管理。

所以,他唸的稿子主要就是從這方麵著手,談了整風初見成效,提高了乾部的自身修養,也讓縣委各部門工作人員有了更大的乾勁。洋洋灑灑幾千字,講了十來分鐘,頗為自滿。

等他講完,水慶章環視眾人,說道:“耳聽為虛眼見為實,我看咱們不如實地看看,也趁此機會檢驗一下甘平縣委這次整風肅記的成果。”

“好,好,就按水書記的指示辦。”眾人齊聲符合。

方玉坤早就做好準備,便說:“就請水書記和各位領導去縣委黨校吧。”

他這話冇毛病,按照行程,參觀縣委黨校是其中之一。萬冇想到,水慶章卻搖頭否決:“我看就去政務大廳吧,去看看咱們政府部門的視窗服務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