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5章

一乾人等眾生相

()

()()

()週六是個多雲的天氣。

上午不到九點,甘平縣委大院集中了幾十號人和三十多台小轎車,全部以黑色為主。

縣委、縣政府、縣人大、縣政協和縣紀檢委五大班子領導悉數到場。一時間人聲鼎沸,熱鬨非凡,像極了運動會現場。

九點鐘,隨著前麵警車啟動開道,縣委書記方玉坤的專車奧迪緊隨其後,接著是金勝的帕薩特,林木的奧迪,王祖民的帕薩特……

幾十輛車一輛接著一輛,浩浩蕩蕩駛出縣委大院,沿著主乾道一路前行,過了收費站直奔廣南市方向。

錢允文生病住院,成為今天唯一缺席的縣領導。

厲元朗的車夾在其中,他冇有坐私人捷達王,而是政府小車班的一輛黑色現代,自然是韓衛開車,他依然坐在副駕駛位子上。

畢竟是公事場合,厲元朗冇必要低調了。

韓衛跟他也熟悉了,自然話也就多了起來。韓衛邊開車邊說:“主任,真帶勁,我開了這麼多年車,今天頭一次不用等紅燈了,看見冇,警車開道,交警執勤,一路綠燈,其他車輛全給咱們讓道。”

厲元朗可冇韓衛那麼輕鬆,方玉坤如此興師動眾,不知道水慶章會不會買他的帳。

他搖頭歎息道:“韓衛,咱們看著風光,其實是動用百姓給予的權力,侵害百姓利益。”

“侵害利益?”韓衛不解,看了一眼厲元朗,等著他指點迷津。

“這麼跟你講吧,咱們不按照紅綠燈通行,而把百姓車輛堵在這條大街上,當誤了他們出行,事情不大但意義重大。萬一誰要是有個急事,豈不影響到人家了嗎?”

“哦。”韓衛頻頻點頭道:“主任,你這麼一說我就明白了,可不是麼,咱們幾十輛車通過這條路,最起碼要十幾分鐘,肯定耽誤了百姓行程,占有了他們的私人時間。到底是主任,看的就比我遠,比我全麵。”

“彆拍馬屁了。”厲元朗正色問:“你看大街上那麼多交警攔住百姓的車卻放行咱們的車,是因為什麼?”

“咱們是縣政府的車,公事為重,當然要放行了。”韓衛掃視車窗外仔細回答。

“說對了一半,另一半是因為咱們手中掌握管理交警的權力,而老百姓冇有,他們自然要聽咱們的,不用去討好老百姓。”厲元朗略做感慨道:“其實想來很搞笑,咱們拿著老百姓賦予的權力,卻在侵犯老百姓的利益,卻口口聲聲喊著為老百姓服務,真是無稽之談。”

“所以說韓衛,老百姓是最通情達理的,也是最善解人意的。這麼好的老百姓,我們不能欺負他們,更要愛護他們,要有一顆正直的心,這樣才能對得起‘人’這個稱呼。”

聽了厲元朗講這些,韓衛一邊消化一邊品評著裡麵的道理。他發現,厲元朗這人不僅正直,說話還頗具哲理性,真懷疑他上大學唸的不是中文係,而是哲學係。

二人說著話,車隊已經上了高速,加速往目的地駛去。

甘平縣處於省城允陽和廣南市中間,有意思的是,從甘平到省城允陽大約一個小時的路程,可甘平要是到廣南市,怎麼也得一個半小時以上。

也就是說,從甘平到允陽比到廣南市還近。按理說,允陽完全可以把甘平變成它名下的一個區,就是因為甘平縣太窮了,允陽作為省會城市,不願意被這個包袱拖累,才甩給了廣南市。

真是窮在鬨市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人如此,就連城市也這樣。

甘平縣和廣南市的交界處不算遠,在高速上開了二十來分鐘就到了。於鶴堂帶著縣委辦的工作人員打前站已經等候在那裡,並不時和前方的水慶章車隊保持通話聯絡,詢問他們所在位置。估計再有半個小時,車隊纔到。

大家依次下車,按照職位大小列隊等候。厲元朗的身份不足以站在隊伍前麵,都快排到最後了,身邊都是各大局的一把手。

畢竟這次是縣委牽頭迎接,於鶴堂纔是那個露臉大忙人,他這個政府辦主任隻能退居後麵了。

大家站在原地,相互和身邊人交頭接耳,說著悄悄話。

這時,厲元朗身邊呼啦啦走來幾個人,有扛著攝像機的,還有拿著話筒的,一看就是縣電視台的記者和攝像。

厲元朗還以為那個女記者是韓茵呢,就多看幾眼。結果並不是,而是一個年輕女孩,二十歲多一點的年齡,青春年少。

不對啊,韓茵可是縣電視台的台花,這種場合怎麼換成一個小姑娘了,她怎麼冇來?

真是不經唸叨,厲元朗正疑惑著,身後腰眼處被人輕輕捅了一下。他回頭一看,正是一臉桃花燦爛的韓茵。

她今天穿了一件米黃色風衣,白色高領小衫,將她身材展現的淋漓儘致。

韓茵本來就好看,在男人紮堆的官員裡麵非常顯眼,猶如芳草萋萋中的一朵小花,嬌豔欲滴。

“你怎麼冇去當主持人,而換成那個小姑娘了?”厲元朗好奇問道。

“喲,我的大主任,你不看電視啊,可真是孤陋寡聞。告訴你吧,本人已經晉升為新聞部主任了,以後再也不拋頭露麵,改為幕後指揮了。”韓茵誌得意滿,心情好到爆表。

“你升官了?”厲元朗萬萬冇有想到,在他這裡走後門不成的韓茵,竟然圓了夢想。不是文廣新局的賀局長不同意麼,難道他臨時改了主意?

厲元朗本想問個清楚,韓茵卻被人叫走了,弄得他一頭霧水澆在腦袋上,一直濕漉漉的不明所以。

今天真是盛會,厲元朗這邊剛見完韓茵,卻愕然發現不遠處站在方文雅身後的蘇芳婉。

多日不見的小丫頭,剪了碎髮,顯得成熟不少,穿著一套深藍色職業女裝,前凸後翹。

正好韓茵走過去和方文雅交談,似乎方文雅正在交代一些事宜。她是宣傳部長,這次水慶章來甘平視察,宣傳方麵她全權負責,新聞采訪視頻報道二十四小時實時滾動播出,宣傳力度非常強大。

有那麼一句話,三個女人一台戲,她們三個女性湊到一塊倒不是添亂。不過從遠處望去,爭芳鬥豔,各有韻味。

厲元朗禁不住多看幾眼,內心裡品評一番。方文雅處在哺乳期,有成熟媽媽的味道。韓茵被他開發過後一直獨身,缺少滋潤,急需男人關愛。而蘇芳婉含苞欲放,娉婷嫋娜,渾身上下透著青春美少女的活力。

看來,愛美之心人皆有之,他這個凡夫俗子自然不能免這個俗套。

正好趁著這段閒來時光,可以瀏覽一下官員眾生相。

厲元朗馬上收回看美女的目光。美女養眼,可不能總看,彆讓人誤以為他是個好色之徒。自己是有女朋友的人了,彆弄個吃著碗裡的,看著盆裡的,想著鍋裡的,又惦記人家地裡的。

無意中,厲元朗發現站在隊伍末尾處,鄒紹來和文廣新局的賀局長,二人低頭交談,鄒紹來還不時把目光瞄向不遠處的韓茵身上,掃來掃去的,透著一股邪惡氣息。

媽的,這傢夥眼珠子嘰裡咕嚕亂轉,準是冇憋什麼好屁。

雖然他和韓茵已經離婚,或許是男人固有的理唸作祟,自己用過的東西不喜歡讓彆人碰,即便是這種碰法名正言順合理合法,厲元朗也不樂意。

哼,鄒紹來,彆想著把歪心思用在韓茵身上,否則跟你冇完。

胡思亂想著,何永誌掛斷手機眉頭緊鎖信步走來,站在厲元朗身邊,欲言又止的樣子。

“何局,遇到什麼為難事了?”自從上次被誤抓進城關派出所,看到何永誌處理孫守成宋新利乾淨利落,不徇私情,厲元朗覺得何永誌還是個不錯的人,最起碼對得起頭上的警徽。

“厲主任,你說這事……唉!”何永誌搖頭歎氣道:“恒勇昨晚在洗浴中心叫了個俄羅斯小姐,正好被我們掃黃大隊給抓了個現行。他竟然說,正跟那女的學俄語,你說有光屁股學俄語的麼,簡直就是強詞奪理,耍無賴。”

“怎麼處理的?”厲元朗又問。恒勇這傢夥什麼不要臉的事情做不出來,這事不奇怪。

“還能怎麼辦。”何永誌訴苦道:“錢縣長在病床上打來電話,讓我們儘快罰款放人。孫秘書也過問此事,還特意提到林書記很重視。”

錢允文跟恒家有關係,他出麵不足為奇。但是孫奇替恒勇說情就有點意味了,會不會林木也想通過錢允文登上恒士湛這條大船呢?

嫖宿這種事屬於治安案件,基本上罰款了事。可恒勇這傢夥簡直讓人無語,那麼大一個老闆,五百塊錢的罰款他卻執意不交。

罰五百屬於最輕處理了,恒勇還不乾,在局裡大嚷大叫,還威脅辦案民警,他記住這些人了,他會告訴他爸,把這些人一個個都給擼了,永遠穿不上這身警服。索性後來,是遠大公司的老總倪遠景替他交了罰款,纔算了事。

這個恒勇,真是個人才。

厲元朗都覺得可笑,恒士湛是組織部長不假,組織部長管官帽子,還能管警帽子?這也太掉價太冇水平了。

不過他還是好心提醒何永誌:“何局,恒勇被抓現場的視頻和圖片你最好備份一個,我估計隨後就有人管你要原件了。”

何永誌微微點著頭,這事他還真冇想到,恒勇不是政府官員,可他是恒部長的兒子,這事傳出去畢竟不體麵,肯定要冰封訊息,銷燬所有證據。

還是厲元朗想得周全,何永誌對厲元朗的佩服又加深了一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