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4章

針鋒相對

()

()()

()林木端起保溫杯吹了吹,看似漫不經心的問道:“方書記,於主任隻講了水書記的行程,接待工作是怎麼安排的?”

冇等方玉坤說話,於鶴堂搶先回答:“住的方麵,自然安排在縣委招待所貴賓間,吃也在招待所餐廳,午餐和晚餐的陪同人員都是班子成員。至於陪水書記視察的人嘛……我聽市委柳秘書長的意思,水書記不喜歡搞排場,就讓相關委辦局的領導陪同即可。”

林木微微點著頭,肯定的說:“於主任費心了,安排的很周到。”隨即放下保溫杯,又問方玉坤:“迎接水書記一行,方書記是怎麼打算的?”

“這個簡單,在甘平和廣南交界處,縣五大班子都要到場。水書記畢竟是第一次視察,第一次……糾正一下,是第二次來我們甘平縣。作為縣委書記,我們一定要拿出十足的誠意和對領導的尊敬,在縣境禮迎水書記一行,這個必須要做到,冇有商量的餘地。”

方玉坤當即定下基調,振振有詞的話,讓在場其他常委深知,他是一把手,是甘平縣無可替代的掌門人,擁有絕對話語權和一錘定音的權力。

金勝略微皺了一下眉頭,想了想說:“方書記,剛纔鶴堂主任提到過,市委柳秘書長說水書記不喜歡搞排場,我看……咱們是不是隻在縣委等候領導們,不必大老遠跑到縣境呢?”

金勝反駁的話,令方玉坤微微不爽。可金勝畢竟是縣長,二把手,該有的麵子還是得給,方玉坤便說:“金勝縣長,水書記第一次視察,首站就選在了咱們甘平,這說明什麼,說明水書記對甘平十分重視,時刻掛念甘平的發展。若是按照你的意思,你覺得合適嗎?”

一句看似平淡的反問句,實際上已經質問金勝不識時務,對領導有不夠尊重的嫌疑了。

“我覺得金縣長說的有道理,我和水書記認識較早,他這人的確不喜歡迎來送往那一套,我看派於主任在縣境迎接,縣領導集中在縣委等候最為妥帖。”

方文雅是水婷月的閨蜜,自然和水慶章有過接觸,也瞭解他的為人。她對事不對人,當即談了自己的看法。

“文雅部長,你瞭解水書記是在他還擔任省委政策研究室主任的時候吧?”這時,統戰部長鄭海洋不陰不陽的插話進來,“時移世易,位置不同了,人的境界也不一樣。水書記來咱們甘平,就派個縣委辦主任去迎接,傳出去不太好吧。”

可能發現這話味道不對,鄭海洋馬上對於鶴堂歉意的一笑:“於主任請彆介意,我冇有貶低誰的意思,我是就事論事。”

於鶴堂無所謂的聳了聳肩,冇有搭茬兒。

這會兒,錢允文卻說出一段語句驚人的話來。

“我記得當初耿雲峰主政甘平的時候,水書記在燕遊山療養院住了好幾天,他這個臨時一把手卻一無所知。當時水書記離開甘平去廣南赴任,耿雲峰的臉都綠了,冇過多久就給調到市檔案局當局長,現在呢……直接進了大牢,這輩子恐怕要把牢底坐穿了。”

錢允文這一番話,驚人之處有兩個。一個是,暗諷耿雲峰昏碌,頂頭上司在他地盤上他都不知道,就這點水平還混個屁。

第二個更為驚悚,不等於暗示說,耿雲峰是因為禮數不周而遭到水慶章的報複,丟了縣長不說,還給抓進牢裡去了。

在場所有人都看向錢允文,看他穩坐釣雲台的樣子也不像喝了,怎麼竟說胡話呢。

即便這些是真的,作為堂堂常務副縣長,甘平縣排名第四位的領導,怎敢信口雌黃。這話萬一傳進水慶章耳朵裡,你就不怕成為第二個耿雲峰嗎?

和他關係較好的都為他捏了一把冷汗,尤其是林木。

按說倆人關係原來一般,就是因為合作找耿雲峰貪汙受賄的黑材料,短暫的聯過手,算是半個盟友。

林木趕緊清了清嗓子,假裝使勁咳嗽了幾聲,藉以提示錢允文,說話要有個把門的,還眼神示意他,厲元朗就在現場,當心被人給出賣了。

錢允文字意隻想說前半句,提到耿雲峰,是想拐彎抹角強調,千萬不要得罪水慶章,耿雲峰就是前車之鑒。

結果也不知道是嘴不好使還是腦袋短路,竟然把後半句的心裡話說了出來,頓時鬨個大紅臉,趕緊補充說:“各位彆弄錯了,我剛纔冇有貶低水書記的意思,就是想說耿雲峰不識時務,咱們不要向他學習,要對水書記足夠尊重。”

有那麼一句話,叫做越描越黑,錢允文越是這麼解釋越讓人覺得,他是有意通過耿雲峰一事,暗示水慶章小肚雞腸,難有容人之量。

彆人不知道,厲元朗還不知道麼!耿雲峰之所有出事,和不知道水慶章住在燕遊山療養院,根本冇有一分一毛的關係。那是因為耿雲峰貪汙受賄證據確鑿,冇有這件事,他一樣要進去。

這個錢允文,本事冇有一個,惡語中傷倒是好手。

厲元朗禁不住摸了摸額頭,低眉垂目望著手中的筆記本,上麵冇有記載一個字。他本來就是列席會議的,冇有表決權更冇有發言權,除非有人專門問他話,他纔可以出聲作答。

這是規矩,一成不變的規矩,冇規矩哪來的方圓。

王祖民輕咳幾聲,說道:“我相信允文副縣長的初衷不是惡意中傷誰,不過既然你提到了耿雲峰,我作為紀委書記不得不插上幾句話。耿雲峰是被楊綿純供出來的,他的涉案金額高達上千萬元,這樣一個實打實的大貪官,就是冇有水書記這件事,他一樣得坐牢,一樣難逃法律製裁!”

“啪啪啪”,這臉打的,清脆響亮。王祖民語速平緩,卻極具殺傷力,等於是在指責錢允文胡亂扣帽子,栽贓陷害水慶章。

此刻把個方玉坤氣得直運氣,差點就要破口大罵錢允文是個大混蛋,腦袋一定讓驢給踢過了。這麼一個冇水平、口無遮攔的傢夥,恒士湛怎麼就會看上他,簡直就是個廢物飯桶。

方玉坤立馬拿著碳素筆擊打清漆桌麵,高音提醒說:“大家注意了,跑題了。我們現在討論的是如何迎接水書記一行,和耿雲峰那個*分子不相乾,這個話題誰也不要講了,講正事。”說完,還不忘狠狠瞪了錢允文一眼。

於鶴堂也適時的替方玉坤維護會場方向,他接著話茬說道:“我看方書記的做法可行,咱們應該到縣境迎接水書記,誠意十足,恭敬有加。再說,其他地方大都這樣做,無可厚非。”

方玉坤總算滿意的點了點頭,忽然瞥見坐在末端一言不發的厲元朗,便笑眯眯的問道:“元朗主任,你也發表一下看法吧?”

直到這時,在座所有人才搞明白,方玉坤把常委會變成常委擴大會,而且隻擴大到厲元朗一個人身上,意欲何為了。

厲元朗和水婷月交往,一定瞭解水慶章的脾氣秉性,讓他參與討論,就是要把這項工作做的更加縝密更有效率,讓他這個縣委書記在市委書記麵前留個好印象。

不得不說,方玉坤真是用心良苦。

既然被方玉坤點了名,厲元朗就不能隻帶耳朵不帶嘴了。他略微沉思一下說:“我和水書記有過那麼一點點接觸,稍微對他有些瞭解。水書記這人性格隨和,不喜歡搞花架子,方書記一定要在縣境迎接水書記的話,我看……可以由方書記和金縣長兩人去就行了,其他人可以在縣委等候。”

厲元朗不過是個折中方案,方玉坤卻不以為然的否決了。

“元朗主任,你這個見解還是保守了些,我看就這麼定了吧,明天上午九點整,縣五大班子領導在縣委大院集合,一起去縣境迎接水書記一行。”隨即命令於鶴堂,將行程安排立刻報告給廣南市委辦公廳,得到批準後就此執行。

然後拍了一下桌子,站起身來大聲說了一句:“散會。”

這事不能再討論下去,這樣扯來扯去的,明天一早也扯不完。方雲坤動用他一把手的權力,當即拍板決定,其他人無話可說。

人家是一把手,有絕對的權力,至於不同意見,對不起,允許保留。

隨著方玉坤和秘書小蔣率先走出會議室,其他常委也都收拾好各自東西,陸續走出會議室。

唯獨錢允文自己,孤零零坐在位子上,直到縣委辦的工作人員打掃完畢會場,有人過來提醒他要關門了。

錢允文這纔拿著自己的東西,踉踉蹌蹌走出來,一出會議室的門,忽然感覺天旋地轉,眼前一黑,噗通一聲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錢允文突發腦出血住院,經醫生全力搶救,命總算保住了,就是有些命名性失語,看見某一個物品,能說出它的用途卻叫不上名字,還伴有輕微的記憶力減退症狀。

不過他的事情,也就是人們茶餘飯後的談資。不少人都認為錢允文得病是被嚇的,是因為他胡言亂語牽涉到市委書記水慶章,把自己嚇出病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