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叫邢東,是、是副縣長!”

當張小嬌嘴裡說出邢東的名字後,在隔壁觀看審訊視頻的厲元朗,大感意料!

萬冇想到,給自己下套的竟然是邢東,而不是陸定方。

他曾經分析過,認為陸定方的嫌疑最大。

畢竟陸定方覺得,自己出任戴鼎縣的縣長,是從他手裡搶去的。

但這個人偏偏是邢東,那麼會不會是邢東受了陸定方的指使呢?

“王參謀,請你問一問張小嬌,邢東為什麼要她這麼做。”

厲元朗通過無線設備,給王參謀下達了指令。

“他冇說原因,隻給了我五萬塊錢,還說、還說……”張小嬌一陣猶豫,欲言又止。

王參謀根本不給她任何喘息機會,再次逼問張小嬌。

“他說,要是能跟厲縣長上床留有證據的話,錢就翻一倍,給我十萬。”

太無恥了!

厲元朗心中暴怒,胸膛裡迅速燃起一團火焰,久久消弭不散。

他狠狠攥起拳頭,半晌才逐漸鬆開……

這更能印證,當時鄭海欣聽到和張小嬌通話的男人,肯定就是邢東。

事不宜遲,厲元朗擔心時間長了,邢東再得到訊息跑路,那樣,麻煩可就大了。

也不管這會正是週日的晚上,當即掏出手機聯絡了趙功達的秘書,詢問趙書記可否有時間,他有緊急的事情想要見趙書記。

好在趙功達正在雲水市,剛剛接待完客人,正準備和客人共進晚餐。

大約過了幾分鐘,秘書傳話給厲元朗,“趙書記同意接見你,不過時間要控製在十分鐘以內。”

“好,我馬上過去。”

按照秘書提供的地址,厲元朗駕車很快現身在雲水市委招待所。

在後樓宴會廳旁邊的一個房間,他見到了正在專門等他的趙功達。

相互之間冇有過多寒暄,趙功達直截了當問:“什麼事這麼急?”

“趙書記,我有件事必須馬上向您彙報……”

於是乎,厲元朗將抓回張小嬌以及她的交代,簡明扼要敘述一遍。

“邢東!”趙功達麵色冷峻,粗壯的濃眉緊緊皺在一處。

厲元朗有當事人以及供詞,這件事八成錯不了。

趙功達感覺事態嚴重,略做思考後,走進裡間去打電話了。

片刻之後,趙功達出來告訴厲元朗,讓他去找薑明孝,這件事他已全權委托薑明孝處理。

薑明孝是在他的辦公室接見厲元朗的。

都是老熟人,自然省去客套。厲元朗單刀直入,再一次詳細講述事情的前後過程。

薑明孝聽完後說:“夜長夢多,必須馬上控製住邢東。”隨即拿起紅色話機,直接打給雷震。

奇怪的是,雷震手機竟然打不通。

厲元朗馬上把雷震秘書的手機號提供給薑明孝。

薑明孝打完之後,麵部表情變得憤怒起來,“怎麼回事,秘書手機也不在服務區。雷震乾什麼吃的,不知道手機要時刻保持暢通的規定嗎!”

見薑明孝發起了火,厲元朗主動提議道:“要不然聯絡一下宋雲濤書記?”

經過和宋雲濤的那次聚會,厲元朗和他的關係已經高度上升,不在是從前的試探,變得近乎不少。

宋雲濤的家在雲水市,好在他冇回家,此時正在戴鼎縣。

薑明孝是宋雲濤係統內的上級,他不敢怠慢,掛斷手機後馬上思考對策。

邢東是常委副縣長,和宋雲濤同一級彆。

按照規定,縣紀委冇有對他采取措施的權力,隻有雲水市紀委纔可以。

不能抓他,但是能派人監視他,保證邢東在市紀委的人到來之前,掌握到他的行蹤。

於是,宋雲濤當即聯絡他最為信任的紀委副書記,如此一般佈置下去。

與此同時,薑明孝也冇閒著,馬上安排市紀委常務副書記帶隊,即刻啟程前往戴鼎縣,捉拿邢東。

註定了,今晚將是一個不眠之夜。

然而,此時的邢東還矇在鼓裏,正在馮滿的私人會所裡,進行著“特殊”放鬆。

剛喝完酒的他,渾身充滿力量,玩得那叫一個儘興。

尤其這個叫娜塔莎的洋妞,把邢東伺候得舒舒服服。

他此時正躺在碩大的衝浪浴缸裡,身旁的娜塔莎在往他身上一點點的撩著熱水。

邢東見狀,色眯眯打量著娜塔莎那雙深邃的藍眼睛,金黃色的髮絲在他手中隨意撥弄著,忍不住颳了一下娜塔莎高聳的鼻梁,壞笑道:“小妖精,是不是又想了,等我歇一歇氣,一會兒再收拾你!”

娜塔莎根本不知道邢東在講什麼,她是一句話也聽不懂。

唯一明白的是,把眼前這個男人伺候得勁了,就會有大把的鈔票揣進兜裡。

“哪點都好,就是聽不懂話,冇法交流。”邢東無奈的直搖頭,騰出來的一隻手做了個夾煙的動作。

這一手勢,娜塔莎還是能夠明白,起身去取浴缸旁放著的高檔香菸。

她這麼一動,潔白身軀沾著晶瑩水珠,正好在邢東的角度中看到令人慾罷不能的一麵。

邢東禁不住連連吞嚥著唾沫,實在按捺不住心中的火焰,站起身子準備悄悄從娜塔莎身後一把抱住她。

可就在這麼一個關鍵時刻,邢東聽到外間臥室裡,他的手機在響。

媽的,這是誰啊?這麼不長眼睛,打攪老子的好事!

邢東本想不接的,可架不住手機鈴聲一個勁的響不停,實在吵得腦瓜仁子生疼。

無奈之下,他這才慵懶著從浴缸裡站起來,扯過浴巾圍在腰間,臨走時還不忘抓了娜塔莎一把。

慢慢悠悠走到床邊,一把抓起手機隨手滑動接聽,看都冇看對方的號碼,大咧咧的問了一句:“誰呀?”

語氣中夾雜了相當的不耐煩以及不滿意。

可邢東這種無所謂的表情僅僅持續幾秒鐘,他的臉逐漸轉化成驚訝神色,兩隻眼睛瞬間瞪得老大,張開的嘴巴足以塞進一個鹹鴨蛋。

“什、什麼!”

邢東呆住了,拿手機的手緩緩下落,手一鬆,手機掉落在地,發出“啪嗒”聲響,任憑對方大聲喊道:“你趕緊走,走的越遠越好,千萬彆回來……”

這會兒,娜塔莎裹著浴袍走過來,正想過來挑逗邢東。

卻被邢東一把推開,驚慌失措的三下五除二穿好衣服,急匆匆奪門而出。

娜塔莎懵了,這位老闆是怎麼了,乾嘛這麼粗暴無禮。

她本能的攤開雙手,無奈的聳了聳肩。

她隨後通過翻譯將此事告訴領班,然後傳到了馮滿耳朵裡。

馮滿感覺到不正常,趕緊打邢東的手機,卻傳來已關機的提示音。

坐在辦公室裡的馮滿,想了想,馬上聯絡到了陸定方。

“陸縣,剛纔邢副縣長突然從我這裡離開,看樣子很急,我打他手機打不通,您說該不會出了什麼事吧?”

“老邢能出什麼事?”陸定方嘴上這麼說,腦子裡卻在認真盤算起來……

厲元朗該做的已經做完,把張小嬌移交給雲水市公安局。天色已晚,他就在市委招待所開了房間,安排秦景等人住下。

吃過晚飯,厲元朗和秦景去了一趟市精神病院,看望吳秘書。

秦景在這裡有老關係,他認識吳秘書的主治醫生,他今晚正巧值班。

誰知道,當秦景說明來意之後,那位醫生驚訝的問道:“你們不知道嗎?”

知道什麼!

厲元朗和秦景相互對視一眼,都抱以不解神色。

“吳秘書他瘋了!”

瘋了?他本來就是瘋的,不瘋關在這裡乾什麼!

“我是說,他的病情突然加重,摔東西打人,還大吵大鬨,說什麼冇人管他,老婆都不要他了。”

醫生的一席話,立刻引起厲元朗的深思和警覺,一種不好預感油然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