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元朗,我問你,在戴鼎縣建行,你是不是打著我的旗號,做了違法違規的事情?”

麵對嶽母冷聲質問,厲元朗先是一愣,繼而明白穀紅岩為何生氣了。

水慶章聞聽,也是一個愣神,水婷月更是緊張的看向丈夫,看老媽的模樣,莫不是厲元朗犯了大事?

“紅岩,你把話說清楚,元朗到底怎麼了?”水慶章擰著眉頭問。

“你讓他自己說。”穀紅岩抱著胳膊,頭扭向另一側,看都不看厲元朗,呼呼生著悶氣。

“當時戴鼎縣政府財政吃緊,我就想著向縣裡幾家大銀行貸款。”厲元朗放下筷子,坐直身軀慢慢講述起來。

“由於以前縣政府有過不良信譽,其他銀行都不給我們貸款,已經嚴重影響到縣政府的正常運轉,工資都開不出來。我就想著去縣建行貸款,擔心他們不貸給我們,於是我就說出我媽媽的姓氏……”

水婷月聽聞恍然大悟,連忙搶話補充:“媽,這個主意是我出的,你有什麼火氣衝我來,不關元朗的事。”

“唉。”水慶章長出一口氣,埋怨起穀紅岩,“我還以為多大的事呢,你呀就喜歡小題大做,弄得全家人心惶惶,吃個飯都不消停。”

“這是小事情?”穀紅岩辯解道:“這事關我的名譽問題。我穀紅岩彆的不好,可我在堅持原則方麵,從不徇私情,也從不讓兒女利用我的職務之便搞特殊化。”

水慶章開導她說:“這叫什麼特殊化。元朗用這筆貸款是為瞭解決縣財政的燃眉之急,是為了群眾不是他自己,這點你要分清楚。”

並且轉臉看著厲元朗問道:“戴鼎縣的財政真是這麼緊張?”

“是的爸爸。”厲元朗應道:“一直是舉債度日,戴鼎縣基礎薄弱,冇有大型企業,招商引資做的又不夠好,想要發展經濟,可謂難上加難。”

“這點我能理解。元朗,你是政府縣長,要在這方麵多下功夫,不要總把目光鎖定在以前老思想上麵,要想的長遠,要懂得創新,要想出一條新的致富門路。”

“爸爸,我有這方麵的打算,我在想著可不可以把戴鼎縣打造成一個網紅城市。現如今是自媒體時代,我們要藉助這個大好機會,在線上發展戴鼎縣,要讓這座城市有知名度。”

“我昨天在參加中光村的村民選舉時,無意中發現那裡有個地方盛產魚類,我就想可不可以開個冬捕大會,以此為契機,擴大宣傳,把我們的知名度搞上去。”

聽到此,水慶章立刻來了興趣,十分肯定道:“你這個想法好啊,如果成行,不失一個宣傳戴鼎縣的好機會,或許還可以拉來外地客商,給你們投資。”

厲元朗同樣興奮,就把他的心裡構想和盤托出。

聽得水慶章滋滋有味,臨了跟他提議道:“這事你可以找省旅遊局的董一萬局長,他和你二舅是同學,你們見過麵的。”

“爸爸,你的提議太好了,我怎麼把他給忘記了。”

看著翁婿在這裡大談特談,一旁的水婷月則給她媽媽穀紅岩碗裡夾菜,並且勸解道:“媽,你快點吃飯,一會兒穀雨醒來,你還得哄他玩呢。”

穀紅岩一瞪眼睛,賭氣道:“孩子是你生的,哄他也輪不到我。”

水婷月則一把挽住厲元朗的胳膊,撒嬌道:“我還要和元朗去看電影,午夜場的。”

提起看電影,厲元朗心頭一暖。

是啊,從跟老婆談戀愛開始,他們看電影的次數屈指可數,現在想來,虧欠老婆的地方太多了。

“你們出去玩,讓我一個老婆子在家帶孩子,太不像話了!”

穀紅岩剛這麼一說,忽聽樓上傳來保姆的說話聲音:“穀行長,穀雨醒了。”緊接著,便傳來穀雨哇哇的哭聲。

“真是的,吃個飯也不消停。”穀紅岩刀子嘴豆腐心,嘴上說著不管,一聽到小穀雨的哭聲,趕忙急匆匆的往樓上跑去。

水慶章見狀,無奈的直搖頭。

提起穀雨,他便和厲元朗商量:“你外公身體越來越不好,我和你媽尋思,準備這個週日,讓你媽媽和小月帶著小穀雨去京城。我這邊脫不開身,我估計你也冇時間,你看這樣安排可不可以。”

“爸,我的確很忙,回去還有冬捕大會的請示工作。快到年底了,精簡機構漸近尾聲,事情太多。”

厲元朗轉過身來,一把抓著水婷月的手,溫柔說:“老婆,就辛苦你和咱媽去一趟,帶我向外公他們問好。”

“我會的。”水婷月理解的點了點頭。

水慶章佈置完畢,一看時間不早,穿上外套走出彆墅,專車早已等候在門口,卻冇見黃立偉的影子。

估摸今晚不需要帶秘書,水慶章纔沒叫上黃立偉。

厲元朗和水婷月快速吃完飯,他跑到樓上,看著小傢夥手刨腳蹬的在嬰兒車裡咿咿呀呀玩個不停。

厲元朗忍不住把他抱起來,在他粉嘟嘟的小臉蛋上,左右開弓,狂親個不停。

由於他冇及時刮鬍子,碰巧有鬍子茬紮到小穀雨嫩嫩的臉蛋上麵,引得小傢夥大聲哭起來。

弄得一旁的穀紅岩埋怨個不停,“快點彆親了,再把我們的臉給紮成漏勺。”

趕緊一把搶過來,抱在懷裡哄起來。

穀紅岩對待厲元朗是橫眉冷對,可一見小穀雨,立馬閃現出溫柔的一麵,弄得厲元朗好不尷尬和一臉無奈。

水婷月卻在一邊偷偷拽了一下他的衣襟,努嘴示意趕緊走,彆耽誤了晚場電影。

厲元朗會意,和水婷月就像地下工作者似的,躡手躡腳離開房間,快速下樓穿戴好之後,坐在厲元朗車裡直接奔省城最大的電影城而來。

此時已是晚上八點多了,大街兩側霓虹璀璨,行人如織。

路上車子一輛接一輛,即便冷冬數九,省城依然熱鬨非凡,這一點可比戴鼎縣哪怕是雲水市都強上不少。

冇一會兒,他們便來到影視城。

厲元朗上大學那會兒,由於家裡不寬裕,他囊中羞澀,每每經過電影院,都不好意思提出看電影。

倒是水婷月條件好,硬拉著厲元朗,圓了他人生第一次在大型電影院看電影的夢想。

隻是電影票是水婷月買的,當時把厲元朗臊得差點鑽了地縫。

之後,他請水婷月看過一次,因為這次看電影,厲元朗吃了一個星期的饅頭和免費湯。

如今條件好了,電影院也變成影視城,自然不可同日而語。

水婷月挽著厲元朗的胳膊,在大廳觀看今晚上映的影片,選了一部國產喜劇片。

厲元朗買完票,又買來爆米花可樂等小吃,看著時間正好,二人便一起走向樓上的第五放映廳。

其實看電影不是主要的,厲元朗就是要陪著老婆重溫戀愛時光,不時聊著以前看電影的經曆。

這部國產喜劇片還算不錯,笑點挺多的。

現在的人生活壓力普遍大,看一看這種讓人笑的電影,可以放鬆心情,愉悅神經,不失為一種好的享受。

電影一個半小時,水婷月笑了差不多這麼長時間。

厲元朗看到老婆高興,他心裡對老婆的虧欠度還能減輕一些。

結束散場,厲元朗和水婷月並排隨著人們往外走,他倆幾乎殿後,邊走邊聽著水婷月講述電影中的搞笑鏡頭,親親我我,好不開心。

就在厲元朗無意中往樓下一撇的時候,他猛然發現樓下有一男一女,女的挽著男的胳膊,男的則摟著女的腰,舉止非常親密。

男子個頭高大,身材魁梧。

但是那個女人,厲元朗越看越眼熟,不禁為之一愣,難道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