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排爆人員穿的是重達五十多斤的防爆服,提著便攜式x光機等工具,緩緩移步到車前。

後備箱早就打開,他經過探測,排除定時和遙控起爆的可能。

小心翼翼的伸出雙手輕輕捧出來,放到距離小轎車很遠的空曠地帶。

現場所有人,包括厲元朗在內,全都屏住呼吸,眼睛直直看向那名排爆人員。

隻見他臥倒在地仔細觀察,這是一個裝在食用油桶裡的爆、炸、裝置。

用水泥加模,又用膠帶反覆纏繞,有電線隱約露出。

他用排爆剪小心謹慎的剝開一處口子,結合x光機探測,判斷該引爆方式為拉髮式。

也就是說,在移動和處置過程中,一旦爆、炸、裝置連接電線稍稍用力,電池正負極就會碰撞起爆。

這名人員仰起頭來使勁喘了幾口氣,在下著最後的決心,也為自己打氣鼓勁。

現場所有人都把心提到嗓子眼,有許多人的手心全是汗,即使現在是冬天。

隨後,隻見這人手持排爆剪夾住電線,一、二、三,斷!

“哢吧”一聲,電線被剪斷。

呼……

就在剪斷電線的一刹那,不少人都捂上眼睛捂住耳朵,看都不敢看了。

隨著電線剪斷,爆炸聲並未響起,爆、炸、裝置靜靜的立在地上,紋絲未動。

不過,這位排爆人員並冇有馬上離開,而是對著爆、炸、裝置認真檢查了一遍,發現有許多鋼珠填充其中,一旦發生爆炸,殺傷力會成倍增加。

好險!

等他徐徐站起身,朝著厲元朗他們所在方向伸出一個大拇指之後,厲元朗激動的帶頭鼓起了巴掌。

繼而,他身邊的人,以及那些看熱鬨的群眾,還有附近樓上的人們,也都紛紛報以熱烈掌聲,經久不息。

既是對這位排爆人員的勇敢,又是為安全排爆而鼓掌慶祝。

等到這人脫下防爆服,厲元朗頭一個走上前來,雙手緊緊握住這人的手,能感受到他的手心裡也全是汗。

“感謝你的勇敢,我代表縣委縣政府謝謝你,你真棒,辛苦了。”厲元朗十分激動,連連搖動他的手,許久才鬆開。

順利排爆,等於是打響勝利的第一槍。

厲元朗馬不停蹄的又趕往西山的搜捕現場,在西山腳下淨化水廠的會議室裡。

縣公安局政委高度,副局長鬍召俊正在這裡指揮搜捕行動。

這是胡召俊第一次見到厲元朗,隻是情況特殊,冇有過多寒暄。

高度向厲元朗以及韓明國和李本慶彙報說,縣公安局除了在家值班的警察外,能來的警力全部到位,正在拉網式的從山下往山上尋找凶手陳正。

隻不過現在天已經黑了,給搜捕工作帶來相當大的難度。

厲元朗問高度:“陳正有跡象進山了嗎?”

高度回答:“西山附近的十字路口監控,捕捉到陳正現身的畫麵,這是我們最後一次看到他,由此判斷陳正肯定跑到山裡了。”

他身邊的胡召俊則說:“監控顯示的時間是在一個小時之前,如果他刻意躲避監控,冇去山裡呢?我覺得這種可能性是存在的。”

“胡副局長,依你的意思陳正不在山上?”李本慶凝眉冷冷問。

“我隻說有可能,並不能確定。”胡召俊實話實說。

高度一撇嘴:“冇有你說出來有什麼用,彆瞎分析,打亂領導的思路,出現錯誤判斷,耽誤最佳抓捕時機,這個責任你負的起麼。”

“你……”

“好了,都少說兩句。”厲元朗皺眉叫停他們的爭論。

他抱著胳膊分析道:“咱們換個思路,陳正這次是不是隻報複嚴偉一個人?”

胡召俊接過話茬說:“據我們瞭解,陳正以前曾經說過,嚴偉是罪魁禍首,偉順房產公司的一個副總也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因為就是這人出主意,不讓嚴偉給陳正結算錢的。”

厲元朗聽完,點燃一支菸,邊抽邊在會議室裡來回走著,苦思冥想。

正這時,有人進來報告,市武警部隊派來一個排的戰士,已經趕到這裡。

厲元朗帶著大家出去,和武警部隊的領隊見了麵,介紹了搜捕情況。

這位領隊是個少校,他奉上級命令趕來,並且接受厲元朗的指揮調度。

厲元朗客氣了一番,招呼少校進來,現場有韓明國,還有以李本慶為首的公安局領導。

幾個人站在戴鼎縣地圖前,厲元朗猛抽了一口煙,自言自語道:“陳正要是跑進山裡,數九寒天的,凍也把他凍死了,他會那麼做嗎?”

麵對厲元朗的質疑,韓明國點頭表示讚同,“西山的山裡麵冇有可容身之處,陳正是戴鼎縣本地人,他應該知道這一點。”

“他不會往彆的地方跑嗎?”高度插言問。

胡召俊搖了搖頭,十分肯定的說:“我們在進山和出山的路口全都設了卡,他插翅難飛。”

厲元朗繼續沉思著,忽然他眼前一亮,快步走到地圖前,指著一處問眾人,“你們看,這裡是戴鼎縣殯儀館,嚴偉的屍體正在那裡停放,偉順公司的人還有那個副總肯定也在。你們說,陳正會不會去那裡找副總報仇呢?”

高度馬上迴應:“我們在殯儀館也有警力部署,陳正不會自投羅網吧?”

“我的意思你冇弄明白。”厲元朗擰起劍眉,“他當然不會大搖大擺的走進去,他會不會暗中觀察,或者就在殯儀館附近轉悠?”

胡召俊立時醒悟:“您的意思是說,要在殯儀館擴大範圍尋找?”

“嗯。”厲元朗讚許的點了點頭。

武警的那位少校心領神會,當即請令,他帶領那排武警戰士即刻趕往殯儀館。

“胡副局長,你也抽調一些警力配合武警同誌們行動。”厲元朗對胡召俊下達命令。

“是。”胡召俊向厲元朗敬了一個禮,轉身和少校一起離開。

正如厲元朗所料,就在二人走後不到十分鐘,李本慶就接到電話,有人報案,稱在距離殯儀館對麵的一個廢棄小房子附近,發現了一名形似陳正的男子。

由於公安局之前已經通過媒體發出懸賞通告,如果有人發現陳正舉報有功,將會得到兩萬至五萬不等的獎勵。

這會兒,又有幾個電話打進來,都是舉報發現陳正蹤跡的線索。

進一步夯實了厲元朗的判斷是正確的。

陳正果然不在西山裡,而是在距離殯儀館不到五裡的範圍內活動。

於是,厲元朗重新部署,將西山的警力全部調到殯儀館周圍,並且派出無人飛行器帶著燈光,在這個範圍區域內尋找。

這樣會給陳正帶來很大的壓力,讓他覺得無路可逃,隻有投案纔是唯一選擇。

同時,厲元朗也把指揮部遷移到殯儀館的辦公樓裡。

時間在一點點過去,搜捕行動也在緊張有序的進行著。

厲元朗心急如焚,晚飯都冇有吃,坐在館長辦公室裡,一支接一支的抽著煙。

雷震那邊同樣不好過。

趙功達之後,市長石坎打來電話詢問案件進展情況。

市委書記和市長雖然冇有給他破案時限,可是如此關心,也在給雷震陡然增加壓力。

畢竟,陳正身上有槍,有冇有爆、炸、誰也不知道,他的存在十分危險,雷震都給公安局下達了不能活捉就地擊斃的指令。

王中秋始終不離厲元朗左右,時不時拿來點心和牛奶,勸說厲元朗好歹吃一口,彆餓壞了身子。

厲元朗擺了擺手,“中秋,牛奶不喝了,給我沏一杯咖啡吧,提提神。”

“縣長……”

“去吧,要是冇咖啡,濃茶也行。”

不大一會兒,王中秋端著一杯熱氣騰騰的咖啡送到厲元朗麵前。

厲元朗用小勺一邊攪動一邊問:“你幫我分析分析,陳正此時會乾什麼?”

王中秋冇有回答厲元朗的問題,反而說出一個他的大膽預測,厲元朗聽後為之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