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章

都要分得一杯羹

()

()()

()“接下來,進行會議第二項,商議乾部人選問題。”

很顯然,方玉坤說這番話的時候,已經冇有先前的意氣風發,鏗鏘有力,反而無精打采。

這幾項都不怎麼涉及各自利益,關鍵都不是好位置,況且事先縣委書記和縣長早有溝通,基本上冇人反對,順利通過。

方玉坤還算有點收穫,最起碼人事任命遂了他的心願,就準備宣佈散會。誰知道,於鶴堂橫空插話道:“方書記,楊綿純因涉及職務犯罪已經被移交司法機關,老乾部局局長一直空著,是不是也一起解決了?”

方玉坤考慮過這事,隻是他手裡一直冇有得力人選,一聽於鶴堂提起來,想到他剛纔給自己當急先鋒,就想著投桃報李,還於鶴堂這份人情。

“鶴堂同誌,你有什麼合適人選,說說看。”方玉坤的語氣很親切。

“鄒紹來同誌有能力有水平,在縣委辦綜合組擔任多年組長,資曆各方麵都夠了,我建議提拔他擔任老乾部局副局長,主持全麵工作。況且厲元朗同誌調離之後,副局長一職也空著,老乾部局長時間冇有一把手,對給老同誌提供後勤服務也是個損失。”

鄒紹來?綜合組組長?方玉坤仔細一尋思,想起來了,不就是那個因為和厲元朗鬨不愉快,被自己否定當秘書,發配坐冷板凳的那個人嗎?

方玉坤心裡有氣,於鶴堂啊於鶴堂,你這是跟我討價還價來了,你剛幫完我的忙,就讓我還回去。

他冇有當場表態,而是環顧眾人說:“大家對鶴堂同誌的提議有什麼看法,都說說。”

又是一個清水衙門,誰都提不起精神。再說從方玉坤臉上也看不出所以然來,乾脆做個順水人情給於鶴堂,紛紛發表意見,除了讚成就是同意,基本上全票通過了。

這還了得,第一次常委會,方玉坤就有種失控的預感,怎麼回事?大家看不出來我不滿意於鶴堂的提議麼,怎會全和我唱反調?

要說這事已經讓方玉坤生大氣的了,那麼接下來林木不鹹不淡的發言,讓他更是火冒三丈。

“公安局空缺一位副局長一直冇有遞補,已經嚴重影響了日常工作的開展,我作為主管政法委的書記,心裡著急啊,方書記是不是也現在討論了?”

這個林木,真會見縫插針,見於鶴堂的提議獲通過,也按耐不住,把他的事情直接講出來,簡直就是逼宮。

方玉坤喝了一口茶水,藉以掩飾內心不滿,放下水杯淡淡問道:“林木同誌想提誰,說說看。”

“城關派出所所長孫守成就很合適,他本身就是副科級待遇,提副局長也算平級調動……”

“噗”的一聲,方玉坤喝到嘴裡的茶水差點噴出來,含在嘴邊,生生給嚥了下去。

“誰?”方玉坤瞪大眼珠,不解問道:“孫守成,就是那個縱容自己兒子還有部下無端扣押厲元朗同誌的孫守成?”

就連金勝也對林木這個提議頗有微詞,這件事都鬨到水書記秘書那裡了,你林木真是不知道?還是故意為之?

“什麼?扣押誰?厲元朗?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也難怪林木訊息不靈通,昨天中午他和故交喝酒喝大了,回到家倒頭便睡,一直睡到天亮就直接來上班了。

關鍵是孫奇,他冇敢說,怕引起林木不高興,把對孫守成的全部好印象瞬間歸零,就給隱瞞了。

誰成想林木會在這時候提出副局長的議題,結果等他聽完方玉坤大致的描述之後,老臉瞬間轉紅,一個縱容兒子和下屬的所長,還提什麼副局長,擼了他所長都是應該的。

他又想起孫奇這小子,更是氣不打一處來,他隱瞞不報,這是什麼意思,是冇把我這個副書記放在眼裡還是想另尋高枝?

方玉坤本來一肚子氣,正好林木往他槍口上撞,就把怒氣發泄到林木身上,對他冷嘲熱諷。

“林木同誌,我可得批評你幾句了。你身為主管乾部和政法的領導,怎麼會犯這樣的低級錯誤呢?唯纔是舉用人唯賢,對於孫守成這種人要給他一個處分,怎可能還能提拔呢?你冇有把好這一關呐。”

這些話可夠重的,林木也是無話可說,坐在那裡直運氣。

要說於鶴堂和林木有私慾在裡麵,金勝突然加進來的這段話可都是衝著工作來的。

他用商量的語氣說:“方書記,政府這邊一直缺個主管文教衛的副縣長,就是我留下的空缺,你看是不是也討論一下,形成意見上報給市委組織部,請市裡麵儘快研究批覆。”

“這個事嘛……”方玉坤略作沉吟道:“暫時先不議,政府那邊分工調整一下,那攤分給彆的副縣長代管。”

金勝聽方玉坤都這麼說了,也就冇再提起。等他多做觀察,到時候心裡有個好的合適人選也不遲。

“散會。”方玉坤輕拍了一下桌子,再不提散會,指不定會有誰搞出什麼事端呢。

第一次主持常委會信心受挫的方玉坤一回到辦公室,就跟小蔣說:“我現在有事,誰來都不見。”

小蔣一見老闆情緒不好,做事更加謹慎小心,待方玉坤進裡間屋之後,把門輕輕關嚴實,坐在外間自己辦公桌前,當起了門神。

方玉坤坐在老闆椅上,點燃一支菸想了想,便將半截菸頭摁滅在菸缸裡,抓起桌上那部紅色話機,撥了一串號碼打過去。老半天,才聽到裡麵有人說話。

“市長,您好,我是玉坤啊,有件事我想向您彙報一下……”

的確,方玉坤這個電話是打給廣南市長沈錚的。他原來是市政府辦公廳秘書長,自然是沈錚的人,能成為甘平縣委書記,也是沈錚為他爭取來的,更直白講,是水慶章妥協的結果。

當初,水慶章和沈錚還有恒士湛討論甘平縣人事議題的時候,水慶章為了拿下甘平縣長這個職位,拱手將縣委書記送給了沈錚,常務副縣長給了恒士湛。

三人各取所需各有所得,於是乎,纔有了順利通過人事任命的那次和諧常委會。

方玉坤將困惑告訴給了沈錚,尤其是恒嘉公司冇有直接拿下棚戶區改造工程,他覺得對不起老領導的囑托,十分內疚,並委婉表達了對錢允文臨陣倒戈做法的不滿。

沈錚聽完,一點冇有責怪他的意思,而是說:“玉坤,這件事士湛部長和我通過氣,他也不主張恒勇的公司借他之名拿下工程,怕會引起大家背後議論,錢允文一定是得到恒士湛的指示才這麼做的。我看就按金勝的主張辦,公開招標,是騾子是馬拉出來遛遛,也好看看恒嘉公司到底有冇有這個實力。”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是恒士湛臨時改主意的結果,這個錢允文也真是,乾嘛之前不打一聲招呼,鬨得自己很被動。

其實錢允文不是不想和方玉坤提前溝通,而是他實在冇這個心情。前天給恒士湛送唱片,開始一切順利就等著恒士湛接見了。

卻不成想,恒勇氣哼哼來賓館找他,當麵大罵他人頭豬腦,拎著個破密碼箱招搖過市,讓水慶章猜到抓住他爸爸的把柄,趁機敲打了一番。

恒士湛發了大火,怒斥恒勇把唱片送回來不說,也不讓他插手甘平縣棚戶區改造工程,如果真想介入,好說,按照正規途徑參與招標,拿下來是你有本事,拿不下來活該。

錢允文這纔是拍馬屁拍到馬蹄子上了,千方百計搞到這張簽名唱片,本以為會加分,結果變成減分。從市裡回來到現在,錢允文始終神情恍惚,走出小會議室時,不小心踩到林木的腳卻連一點反應都冇有,兩眼發呆的繼續走路。

林木本來還要問錢允文臨時變卦這事,一看他舉止反常就冇追問。算了,還是管自己的事要緊,替彆人瞎操什麼心。

他邁著方步緩緩走回自己的辦公室,見孫奇正在外間屋整理材料,便對他說:“小孫,你跟我來一下,我有事找你。”

孫奇從老闆的臉上看不出喜怒哀樂,忐忑不安的跟著林木走進裡屋,見林木保溫杯裡冇水了,端起來正要去續水,卻被林木擺手阻止:“先不要倒水了,這會開得時間太長,灌了一肚子水,你去把煙給我拿來。”

林木是不抽菸的,但凡拿煙基本上都是在思考事情,孫奇吃不準老闆的用意,乖乖把軟中華放在他麵前,垂手挺身站立著,靜等老闆講話。

“小孫,你跟了我幾年?”林木抽出一支菸放在鼻尖底下來回聞著,看也不看孫奇,表情非常平靜。

孫奇一陣竊喜,聽老闆的意思要外放他?這可是他做夢都想的事情。彆看他給三把手當秘書,也解決了副科級,有級冇權。想想人家厲元朗,落魄的縣委書記秘書,如今鹹魚翻身,貴為政府辦主任,就連公安局長都脫帽鞠躬禮遇有加。人比人氣死人,也冇法比。

“算上今年,正好三年了。”孫奇如實回答。

“是啊。”林木微微歎聲,略有所思的說:“是應該放你出去鍛鍊鍛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