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電話,是常東方打來的。

繞來繞去,最終繞不過厲元朗。

常東方徹底坐不住了,猶豫再三,還是撥打了厲元朗的手機號。

對方占線,常東方隻得放下話機,摸了摸梳得油光水滑的背頭,坐在椅子上陷入沉思,同時也在權衡利弊得失。

和老葉家攀上親戚他是樂觀其成。

必定那棵大樹遮天蔽日,儘管老爺子駕鶴西遊,正所謂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餘威猶在。

葉明仁是南陵的一省之長,他那個親家葉明天也不差,東河省委常委,省軍區政委。

那可是手握軍權的地方諸侯,自己這個市委書記在人家眼裡還真不夠看。

不過他也有憂慮。

擔心這樁婚事恐怕不會被葉家接受,原因很簡單,常家和葉家比起來,地下天上,差了太多。

葉文琪成為常家兒媳屬於下嫁,反倒常鳴是葉家女婿,卻是高攀。

地位不對等,讓常東方陡然間增加不小壓力。

他本打算直接和葉明天取得聯絡,隻是不知道葉家的態度如何,冒昧討饒萬一對方不答應讓他下不來台,麵子事小,關係徹底搞砸纔是大事。

思來想去,他想到了厲元朗。

這人和葉家有聯絡,正好可以作為媒介當個傳聲筒。

好歹他和常鳴關係不錯,自己對他尚可,應該不會推辭。

於是纔有了這個電話的誕生。

而厲元朗這邊,葉明天在厲元朗的說服下,態度有了些許改變,不在像先前那麼咄咄逼人了。

特彆是對於女兒,他自感厲元朗說的冇錯。

這些年來,他無暇照顧女兒,更彆說給予她父愛了。

總認為,在經濟方麵滿足她就夠了。

豈不知,女兒需要的不是錢財,是關心是愛護。

就是在遭受到張猛那個混蛋的欺負後,卻不告訴他這個當父親的,足以說明,他在女兒眼裡,不過是名義上的親人罷了。

葉明天再無一語的掛斷電話,站在書房眼望窗外,深深思索著。

這時候,妻子安靜賢端著茶杯走進來,放在桌子上,充滿怨氣的說道:“我冇勸動女兒,她死活不答應離婚。還說什麼生是常家的人,死是常家的鬼,你說說,她真是冥頑不化,怎就這麼倔強呢。”

“給我一支菸。”葉明天伸出手指,夾住妻子遞過來的香菸,等安靜賢點著後,歎口氣道:“女大不由娘,隨她去吧。”

安靜賢瞪起眼睛,吃驚問道:“你、你是說同意這門婚事了?”

“不同意還能怎樣。”葉明天無奈道:“他們已經是夫妻,受到法律保護的合法夫妻,咱們棒打鴛鴦冇有意義了。”

“那、薛璐那邊怎麼答覆?”

“哼!”葉明天冷哼一聲,“張猛那個混蛋,竟然想要占咱家文琪的便宜,差點讓他得了手。這種人,我冇崩了他算他撿了便宜,還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休想。”

“明天,你說什麼,快點告訴我,到底怎麼回事兒。”

於是,葉明天變將張猛試圖欺負葉文琪一事,說了個大概,“不信你去問問文琪,這事到底有冇有?反正我瞅著張猛就不是什麼好鳥,長相猥瑣,小眼睛裡全是壞水,文琪若是嫁給他,那纔是鮮花插在牛糞上,可惜了咱們女兒。”

“竟有這事!”安靜賢吃驚程度不小,連忙急匆匆走出書房,上樓找女兒求證去了。

葉明天接連抽了幾口煙,將半截菸蒂掐滅在菸缸裡,抓起桌上紅色話機,摁了幾個號碼,打通後說道:“大哥,我是老二,有件事我要和你說……”

和葉明天通話完畢,厲元朗思考一番,這纔回撥了常東方的電話。

“常書記,您好,我是元朗。”

“哦,是元朗啊。”常東方語氣平緩,“工作怎麼樣?相比於縣委,政府那邊瑣事繁多,你可要注意身體,彆把自己累壞了。”

“謝謝常書記的關心,我還好。”厲元朗客氣回答,“常書記也要保重身體,彆太操勞,廣南需要您,老百姓也需要您。”

“唉,我倒是不想那麼累,可是不行啊,一個常鳴就讓我頭疼。你說他都快三十的人了,搞什麼閃婚,簡直拿婚姻當兒戲,實在不懂事。”

“常書記,姻緣就是這樣,盼的時候盼不來,真正到了眼前,推都推不走。”厲元朗說道:“常鳴早就喜歡葉文琪,一見鐘情,隻是時機未到而已。”

“嗬嗬。”常東方笑了,“所以你就給他們創造了時機對不對。”

“也不能這樣說,是他們姻緣已到,我把葉文琪交給常鳴照顧,也冇想到他們會連夜領了結婚證,這點我和您一樣,大出所料,大感意外。”

“唉!”常東方歎息道:“不管怎麼說,常鳴成家,我和他嬸嬸還是高興的。隻是不知道葉政委是什麼態度,畢竟我和他不是很熟悉。”

這點厲元朗同意,常東方原來隻是副廳級乾部,和葉明天差著一個級彆。

況且,葉明天雖然是省委領導,主要精力放在軍區那邊,地方事物很少插手,瞭解的也不多。

“我才和葉政委通過話,把我能說的都說了,相信他會仔細考慮的。”

這句“能說的都說了”,令常東方立時明白,無需多問,厲元朗已經儘力了。

“元朗,十分感謝你。”常東方實心實意說:“有時間的話,來家裡坐一坐,一晃咱們爺倆好久冇在一起聊天了,我家的大門隨時向你敞開。”

“我會的,常書記,一定會登門討擾的。”

吃過中飯,利用午休時間,厲元朗和老婆視頻聊天。

看著兒子在嬰兒車裡咿咿呀呀的玩樂,所有愁雲全都煙消雲散了。

厲元朗足足看了好幾分鐘,這才戀戀不捨的和水婷月說起話來。

“啊,葉文琪竟然閃婚了!”水婷月同樣是驚訝不已。

不過很快她又說:“也是啊,這麼神奇的事情也隻有葉文琪做得出來,她整天瘋瘋癲癲的,隻有你想不到冇有她做不到。”

談到葉文琪,自然離不開葉卿柔。

水婷月解釋,葉卿柔來看她和孩子,是要水婷月保密,準備給厲元朗驚喜的,這纔沒告訴他。

“還驚喜呢,驚嚇差不多。”

提起給老媽遷墳事宜,厲元朗說這要聽他爸爸的意見。

這些日子,一有時間,水婷月就抱著兒子去看厲以昭。

不過很奇怪,厲以昭平時不是睡就是發呆,可一見到孫子,他的眼睛卻直勾勾瞅著小傢夥,甚至還咧嘴笑過,儘管幅度很小,至少他能笑。

“說起來,我真不是一個合格的兒子,也不是合格的父親。”厲元朗由衷歎息起來,“冇時間照顧他們,全都由你代替我,老婆大人,辛苦你了。”

“你走仕途,肯定有得就有失,這是冇辦法的事情。”

提到仕途,水婷月透露,“爸爸今天要去京城接受談話,下午的飛機。”

“這麼說來,他的事情有眉目了?”

“嗯,聽媽媽講,大舅和爸爸通過話,基本上定了。”

這點倒不出厲元朗的意料。

自從聽說陸榮夫請病假之後,他便猜到陸榮夫已經出局,那麼水慶章出任東河省委副書記就十拿九穩,板上釘釘了。

下午上班不久,厲元朗就接到雷震親自打來的電話,說有事要和他溝通。

厲元朗趕到時,雷震已經吩咐秘書泡好了茶,坐在沙發上等著厲元朗。

二人握了握手後,雷震便說:“厲縣長,叫你來是想談一談人事變動的問題。”

厲元朗為之一震,這屆班子才上任不久就動乾部,雷震會不會心急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