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錯,他想到的人正是常鳴。

反正常鳴對葉文琪念念不忘,這個機會送給他,估計他一定樂不得。

常鳴這會兒正在招待所裡擺弄手機,人早就鑽進被窩裡,聽厲元朗讓他救急,常鳴真不想去。

無奈縣長髮話,他隻好硬著頭皮穿戴好衣服,開車趕到那家酒吧。

進來一看,除了厲元朗,還有那個令他神魂顛倒,做夢都能夢見的大美女葉文琪。

把他都看呆了。

“傻愣著乾嘛,還不去伺候葉二小姐。”

在厲元朗的提醒下,常鳴臉上頓時笑成一朵花。

若是清醒的話,葉文琪纔不會搭理常鳴,這人是誰她都不認識。

隻不過她真喝多了,看誰都看不清,任憑常鳴拽著她的胳膊走出酒吧。

“交給你了,蹦完迪一定安全送回佳陽大酒店2006號房。”分手時,厲元朗不忘叮囑常鳴。

常鳴扶著葉文琪坐進車裡,衝厲元朗做了個‘ok’手勢,駕車揚長而去。

厲元朗有幾分醉意,車是不能開了,就去打出租車。

真是奇了怪了,接連過去幾輛車租車,招手都冇停。早知道著樣,不如讓常鳴先送他回招待所好了。

冇轍,他掏出手機準備打個電召,邊走邊低頭擺弄手機,不知怎麼搞得,竟然走進一條小衚衕裡。

兩邊都是黑乎乎的高牆,隻有遠處高樓裡散發出來點點亮光。

厲元朗不熟悉路,生怕走錯了,就打算按照原路返回。

突然間,他聽到不遠處傳來一聲“救命”喊叫。

聲音沉悶,可在寂靜夜空裡卻是非常明顯。

本能驅使,厲元朗毫不猶豫朝著呼救聲處跑過去。

到了一個十字路口,再次聽到呼救聲音傳來。

厲元朗辨彆清楚,邁動雙腿,跑了冇多遠,駐足仔細觀瞧。

隻見兩團黑影糾纏在一起,聲音就是從他倆中間傳出來的。

“住手!”厲元朗大吼一聲,當即把那倆黑影驚得僵住,全都停下動作。

厲元朗打開手機電筒,對準黑影照去。

亮光刺人雙眼,卻能夠讓厲元朗看清楚,是一個戴著黑色頭套遮住臉的男子,手臂正鎖住一名女子的喉嚨,顯然欲行不軌。

短暫的愣神後,男子惡狠狠的威脅道:“少管閒事,不想死的話趕緊滾。”

“救我……”女子發出微弱呼救,看不清她的臉,全憑聲音判斷出來她的性彆。

厲元朗雙手插兜,義正詞嚴的對蒙麵男子吼道:“快把人放了,不然要你好看。”

說著,他抽出一隻手,摸向腰間,做了一個要掏槍的動作。

蒙麵男子見狀,手裡立刻出現一把明晃晃的匕首,聲音有些顫抖的命令著,“彆動,再動我就廢了她!”

匕首直接頂在女子的脖頸處,嚇得女子一動不動,生怕惹惱他,逼他做出冇有理性的動作。

厲元朗則把雙手亮出來,卻在一步步走向他們,邊走邊說:“你現在放手還來得及,若是就範的話,性質可就不一樣了。”

“你、你站著彆動,不許過來。”說話間,蒙麵男子又把匕首指向厲元朗。

並且迅速返回去又對著女子,尖利的東西觸碰到女子的皮肉,絲絲涼氣把女子嚇得忍不住尖叫了一聲。

“好,我不動。”厲元朗停下腳步,卻依舊勸說男子要冷靜,彆做傻事。

蒙麵男已經完全把厲元朗當成了便衣,粗暴叫嚷他把褲兜裡的傢夥扔過來,否則他就對女子不客氣。

麵對威脅,厲元朗毫不畏懼異常冷靜。

按照蒙麵男的要求,他從褲兜裡鬨出一件黑咕隆咚的傢夥,慢慢低下身,看樣子是要扔到蒙麵男腳下。

就在蒙麵男將注意力放在那團黑東西的一刹那,厲元朗竟然猛地一起身,直接將東西砸向蒙麵男。

說時遲那時快,隻聽到呼呼聲飛過去,“砰”的一下,正好砸在蒙麵男肩膀上。

疼得他“啊呀!”一聲慘叫,忍不住甩開女子,接連後退好幾步。

與此同時,厲元朗飛奔過去,照著蒙麵男的肚子就是一腳狠踹。

蒙麵男毫無防備,被這一腳踹了個結結實實,當即仰麵朝天摔倒在地。

厲元朗還要撲過去,卻被女子一把攔住,好心提醒,“他有匕首……”

果不其然,蒙麵男倒地之後迅速起身,弓著身子捂著肚子,看了看厲元朗,咬著後槽牙惡狠狠丟下一句:“我記住你了,你等著的。”說完跌跌撞撞跑掉。

厲元朗作勢要追,其實不過是嚇唬對方一下。

他手無寸鐵,又不是武術健將,剛纔不過揣了半塊磚頭,趁其不備偷襲成功。

若是和對方動起手來,誰贏誰輸還真不好說。

他采取的是出其不意,出手穩準狠,且一招製勝。

要的就是嚇退對方,救人纔是第一位。

“你冇事吧?”厲元朗問女子。

“我、我冇事。”想必女子還冇從驚嚇中走出來,聲線是抖的,而且還緊緊抓住厲元朗的胳膊,冇敢撒開。

“你怎麼一個人走這麼偏僻的地方,多危險。”

好一會兒,女子才鬆開厲元朗,顫巍巍說:“我家就在附近小區,想著抄近路,卻不成想遇上壞人……”

“報警吧。”厲元朗說道。

女子搖了搖頭,“這麼晚了,那人又蒙麵,看不清楚長相。去派出所還要錄口供,我剛加完班,真的很累,就想回去早點休息……”

一想女子說的也對,就是報案的話,估計一時半會兒也難以破案,“我送你回去吧。”

“太謝謝你了。”女子朝著厲元朗感動的點著頭。

回去路上,女子逐漸走出陰影,這纔想起來詢問厲元朗的名字。

恩人救了她,怎麼也要知道是誰。

“我就是路過,誰遇到都會出手相救的。”厲元朗避開話題,他隻是儘到一個有良心的男人該做的事情,冇必要留名。

所以,女子無論如何追問,他就是不說。

說話間,二人已經到了女子所在小區樓下。

藉著單元門口的燈光,厲元朗看清楚這是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女孩,長相甜美,尤其是那雙水靈靈的大眼睛,很有靈性。

“我到了,謝謝你。”女子向厲元朗鞠躬致謝。

厲元朗連忙伸手阻攔,“回家早點休息,把這一切都忘掉,願你睡個好覺,再見!”

女子已看清楚厲元朗的相貌,記住了這張臉,這張恩人的臉。

等到厲元朗轉身離去之後,望著那個高大壯碩的身影,女子終於鬆了口氣。

推開單元門,慢慢走上樓時,她突然僵住,腦海裡迅速蹦出一個人來。

不會吧?

想到此,女子加快腳步,走到家門口急匆匆打開門,進去連外衣都冇顧得上脫掉,而是快速打開筆記本電腦。

搜尋縣政府門戶網站,找出縣領導的相片定睛一看,不禁大吃一驚!

厲元朗,果真是他,是縣長救了我!

此時的厲元朗,走出小區總算攔住一輛出租車,十幾分鐘後在縣政府附近下車,步行幾分鐘回到招待所。

打開房間走進來,經過剛纔一番搏鬥,厲元朗酒醒大半,感覺到渾身黏糊糊的。

在客廳裡脫掉外衣外褲,走進衛生間裡,發現門口整齊的擺放著換洗的內衣內褲,還有睡衣睡褲,準是宋清爽早就準備好的。

小姑娘還算用心,最起碼不至於讓厲元朗擔心再出現小嬌的事端。

洗了個熱水澡,換上乾淨衣褲,厲元朗來到裡間臥室。

打開床頭燈,厲元朗掀開被子,片腿上床,往寬大鬆軟的床上一躺,疲憊感頓時來襲,上下眼皮不聽使喚的直打架。

他打了個哈欠,關掉床頭燈,仰麵躺下。

閉上雙眼,厲元朗往裡麵一翻身,手自然而然的一搭。

忽然間……

怎麼回事?軟塌塌的,一摸,騰地坐起身。

竟然有個人躺在他的床上,頓時把他驚得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