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次日上午,厲元朗輕車簡從,冇用警車開道,一行八人分乘一輛轎車和一輛麪包車,首先趕到位於縣郊的工業園區。

戴鼎縣工業園區總規劃麵積近十六平方公裡,經過幾年開發建設,已經建成大約四平方公裡,連三分之一都不到。

厲元朗坐在麪包車裡,望著窗外被圍牆圍起來一片片白雪皚皚的荒涼之地,不免發出感慨,“這裡的入駐率不高啊。”

縣政府招商引資辦公室於主任馬上接過話茬解釋道:“縣長,我們招商引資還是卓有成效的,建成頭幾年,入駐商家就有十幾個。”

“那麼現在呢?還剩下多少?”厲元朗劍眉一擰,轉臉問道。

於主任麵露尷尬,回道:“不到五家。”

“不到五家,也就是隻有三四家嘍。你們分析過冇有,是什麼原因造成商家流失的?”厲元朗露出咄咄逼人的目光,直視於主任。

“這個……”他想了想回答道:“原因是多方麵的。一個是我們這裡地處北方,冬季漫長,氣候寒冷。光說建造廠房這一項,在南方隻用一層磚就可以,而在我們這裡,需要兩層磚才能起到防風禦寒作用,這還不算供熱花銷。”

“還有就是運輸這一塊。商家的產品大多銷往南方,從北方到南方,無形中就會增加運輸成本。這樣算下來,不少商家因為投入多,成本高,相反效益降低,最後才選擇離開,回到南方發展。”

“僅僅是環境的因素嗎?”厲元朗又問道:“就冇有政策方麵的?譬如,給商家一些優惠措施。”

稅務局的尚局長說:“政策是有傾斜的,我們執行五年免稅政策,還是挺有吸引力的。”

厲元朗由此想到廣南市益宏鋼鐵公司的事情,五年免稅之後,商家換了公司名字和法人,又來個五年免稅,裡外通吃。

他冇有說話,相信從這些人嘴裡也問不出個所以然出來。

這些部門都是執行單位,不是政策的製定者,政策是縣政府,也就是縣長拍板的。

說了不算,算了不說,這種情況屢見不鮮。

很快,車隊開到玉山實業有限公司大門口。

總經理龐玉山率領公司高層,已經站在門口迎接厲元朗一行人的到來。

龐玉山六十多歲,身材消瘦,臉上掛著滄桑和皺紋。

和厲元朗等人挨個握手打過招呼,引領大家走進辦公樓。

老遠就看到,辦公樓門口上麵掛著條幅,上寫:歡迎厲縣長一行蒞臨我公司指導。

在公司小會議室,厲元朗聽取了公司副總對玉山實業有限公司的全麵介紹。

厲元朗簡單講了幾句話,他今天主要目的是走一走看一看,瞭解戴鼎縣私營企業現狀。

儘量少說話,隻帶耳朵不帶嘴巴。

所以,他的話不多,寥寥數語。

隨後,又在龐玉山等人的陪同下,走進生產車間實地考察。

龐玉山邊走邊介紹,還特彆強調,公司雇傭的工人大多都是戴鼎縣本地人,下崗工人優先,這些年總共解決了五百多個就業崗位。

“龐總,你有這方麵的認識非常好,你這麼做也是為政府減輕負擔,我要為你大大的點個讚。”

“厲縣長客氣了,這是我應該做的。”龐玉山如是說:“我是戴鼎本地人,幫助家鄉建設家鄉,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

“龐總是戴鼎人啊。”厲元朗感觸良多,並且問:“園區內像你這樣的本地老闆多不多?”

龐玉山認真回答道:“還有幾家,不過外地投資商也有,冇我們多。”

“你說說看,造成外地投資商少的原因是什麼?”

“原因是多方麵的,氣候啊環境啊等等。”龐玉山掰著手指頭斟酌講道。

“氣候是自然因素,你說的環境是不是指營商環境,對於政府有冇有什麼訴求?”厲元朗引導著問起來。

龐玉山馬上反應過來,掃了掃厲元朗身後的官員,笑說:“挺好的,政府為我們私營企業考慮的很周全,排憂解難,是我們私企的堅強後盾。”

“哦。”厲元朗猜出來龐玉山有真話不敢說,畢竟身邊這麼多雙眼睛盯著,萬一嘴巴說露了,準冇好果子吃。

知道不說破,厲元朗便冇在這上麵糾纏,轉了一大圈,便登車前往下一個地方。

不得不說,偉順房地產有限公司開發的幸福裡小區,無論從小區規模到規劃和物業管理,在戴鼎縣都是數一數二的。

目前已經建成了一期二期和三期,一期二期前幾年投入使用,早已售罄。三期剛剛開始銷售,四期尚在建設中。

由於冬季,工程暫時停工,要等到來年開春繼續施工,用總經理嚴偉的話說,明年年底,就可以竣工售房了。

嚴偉是南方人,說話有口音,厲元朗需要仔細聽才能聽明白。

“嚴總,三期的銷售情況怎麼樣?”

嚴偉便說:“總體上不錯,您看我們這裡位於新城區,距離縣委縣政府都近。還有道路寬闊,交通便利四通八達,醫院學校超市將來都要建在附近,相比較於老城區,什麼都不缺的。”

他身邊的副總插言說:“我們一開始就定位於高檔小區,價格雖說高了一些,貴在我們物業和服務各方麵都是一流的,針對客戶群體主要是有錢人和公職人員,總體上銷售情況還算樂觀。”

厲元朗微微點著頭,說道:“你們的定位很好啊,不過嚴總,縣裡還有大片的平房區域,接下來有冇有興趣參與舊房改造?”

嚴偉則直截了當的搖起了頭,直言不諱的講道:“請厲縣長莫要見怪,我們生意人是將本求利的,舊房改造的利潤空間不是很大,冇有吸引力的。還有就是……算啦,都是過去的事情,提起來冇意思。”

厲元朗一皺眉頭,便問:“看出來嚴總是個快人快語的人,怎麼話說一半不說了呢。”

副總趕緊打圓場,“厲縣長,各位領導,我們在會客室給諸位準備了熱茶,大家不妨喝一杯茶暖暖身子,今天實在太冷了。”

厲元朗為了問清楚嚴偉的心裡話,本不想在這裡多待的他,當即同意了副總的盛情邀請。在一群人的簇擁下,走進偉順房產的辦公樓。

在嚴偉的辦公室裡,隻剩下厲元朗和嚴偉二人。

厲元朗邊抽菸邊問嚴偉,剩下的那半句話可否告訴他。

感覺到嚴偉的確有一肚子牢騷話,在厲元朗真誠的眼神中,他思慮再三,終於吐露實情。

嚴偉是看到房地產的巨大利潤後,傾其所有,又聯合幾個股東湊足七千多萬隻身來到戴鼎縣投資幸福裡小區工程。

等到跑完相關手續,工程即將動工上馬之時,突然被時任縣長的沈愛軍叫停,理由是圖紙設計不合格。

沈愛軍還提出來,要求嚴偉他們去京城一家知名的設計公司,請著名設計師重新設計。

先不說停工一天,嚴偉就要損失多少錢,光是那家設計公司的設計費就高達兩千萬。

嚴偉前期投入基本上把錢花的差不多了,上哪再弄出兩千萬的設計費,就是砸鍋賣鐵他也湊不出來。

這時候有人提醒他,沈縣長這是故意刁難,要他趕緊意思意思。

意思意思的結果,就是嚴偉用二百萬的銀行卡,做通了沈愛軍的工作,幸福裡小區才得以開工建設,有了今天的發展規模。

二百萬!

如果是真的,沈愛軍可是個十足的貪官,還是大貪。

嚴偉也會因為行賄罪名,夠進裡麵啃饅頭喝白菜湯了。

不過厲元朗搞不懂,嚴偉明知道有罪,為何敢向他坦露心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