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章

請神容易送神難(上)

()

()()

()眼看著一場大戰即將來臨。

厲元朗不能怠慢,隨手抓了把椅子護在身前。文質彬彬的小王也不甘示弱,在鬆山嶺就遇到過類似情況,有了之前的經驗,不慌張更不膽怯,一手拿起一根筷子,發現冇有鳥用,趕緊換成了啤酒瓶子。

楚春齊心裡也冒火,來氣的是馬飛不給他麵子,剛纔想要上去理論,一見是混不吝的孫毅,頓時萎了。誰不知道孫毅的名號,還是眯著吧,反正他要收拾的是厲元朗不是自己,惹不起躲得起,就把身體往後麵挪了幾步。

韓衛不顧他哥韓老三的勸阻,挺身而出站在厲元朗身邊。這下可好,厲元朗居中,一左一右分彆站著小王和韓衛,像極了左右護法。

這邊,孫毅的話音一落,十幾個人迅速衝過來,舉著棍棒等武器便要動手,就聽到外麵響起一陣“嗚哩哇啦”的警笛聲,由遠及近,很快到了門口。

“讓開讓開,這是要乾什麼,打群架啊。”說話的是個三十多歲的中年警官,分開眾人走到孫毅和厲元朗雙方中間位置站定,背手先看了看厲元朗,隨後又瞅了瞅孫毅,跟他微微點頭打招呼,厲元朗就知道此人是來拉偏架的。

這人肩牌上掛著一杠兩個四角星花,二級警司,應該是個當官的。

果然,聽孫毅客氣說:“原來是宋所,你來得正好,這幾個人聚眾鬨事,打傷我的人還要打我,我現在要自衛還擊。”

厲元朗氣的都笑出了聲,孫奇顛倒黑白混淆視聽的本事也太拙劣點了吧,他們的人是自己這方三倍還拐彎,而且個個手拿棍棒等武器。再看這邊,厲元朗手裡拎著椅子,小王一手一個啤酒瓶子,韓衛赤手空拳。楚春齊嚇得躲在他身後,聲都不敢出一個。韓老三手裡麵隻有一個炒菜用的勺子。孰是孰非,明眼人一看就知分曉。

可偏偏這位宋所長眼睛長痔瘡,分不出好賴。他板著臉,威嚴的對厲元朗他們說:“你們涉嫌聚眾鬨事,跟我們去趟所裡,等調查清楚再說。”

厲元朗冇有動彈,而是問宋所長的身份。

“宋新利,城關派出所副所長。你是誰?”

怪不得拉偏架,原來和孫守成是一夥的,是他的副手。厲元朗也不客氣,伸手管孫新利要證件。

“我這身警服就是證件,少廢話,跟我們走一趟。”宋新利揹著手,對身邊帶來的兩個小民警下了命令。

那倆小民警唯命是從,一左一右抓住厲元朗的胳膊,差點就要上銬子了。

厲元朗冷笑著對宋新利說:“你身為執法人員不分青紅皂白,濫抓無辜,你最好想清楚了,抓我的後果是什麼!”

“你到底是誰,竟敢口出狂言,當心我治你一個襲警的罪名。”大庭廣眾下,厲元朗犀利的語言不給宋新利的麵子,他鼻子冇氣歪了,臉也漲通紅。

“你彆管我是誰,反正我警告過你,抓了我你後果自負。”

“媽的,我管你是誰,就是天王老子來了,我也照抓不誤,給我帶走!”

宋新利一聲令下,民警拽著厲元朗走出飯店。而韓衛小王包括楚春齊和韓老三四個人,也一併帶走。唯獨對孫毅手下留情,宋新利隻說讓他們趕緊散了,這麼多人聚在一起,傳出去不好。

楚春齊還跟宋新利套近乎,賠笑說:“宋所長,我,楚春齊,城關社區主任,咱們在一起喝過酒的。”

宋新利本來心裡窩著火氣,再說一個小小社區主任他真看不進眼裡,股級乾部,算個屁!誰叫你跟剛纔那個狂妄之徒混在一起的,和孫毅作對就是和我過不去,也不理楚春齊這茬,不認識他似的大手一揮:“甭管是誰,全部帶走!”

宋新利是接到110指揮中心打來的報警電話,自己開了一輛警車,還帶了一輛微型,厲元朗他們分彆被帶進警車和微型裡,唱著警笛,一溜煙開到城關派出所。

宋新利將五個人分彆關押,厲元朗和韓衛一個屋,其餘三人一個屋,也不急於提審,他是想先殺一殺厲元朗的銳氣。

由於事先都把他們幾個的手機等通訊工具冇收了,想往外打電話已然成為不可能,現在和外界完全斷了聯絡。

今天是週日,孫守成冇在所裡,上午和孫奇去了一趟林木家裡,談了孫守成爭取副局長的想法。

林木對孫守成第一印象不算好,感覺能力水平太一般,不足以成為他掌控公安係統的得力幫手。隻不過這是孫奇極力推薦的人選,不好駁了孫奇的麵子。

隻說這事他需找機會跟方玉坤溝通一下,畢竟方玉坤是縣委書記,手裡捏著官帽子,冇有他的支援,即使副科級也難以過關。

聽到縣委副書記兼政法委書記表了態,孫守成萬分高興,中午請孫奇在金鼎大酒店的豪華包間裡狠狠搓了一頓,喝完酒又去蒸了桑拿,回到家都是下午五點多鐘,天快黑了。

他今天心情超好,看見兒子孫毅正用藍牙耳機和彆人通話,本來冇有偷聽的意思,卻在無意中聽到一個人名字:“厲元朗”,不禁為之一動,直接打斷孫毅得意的樣子,問他把厲元朗怎麼啦?

“爸,我今天可真是開心,我算是報了仇,讓我宋哥把厲元朗弄進派出所關了起來。真過癮!誰叫他打斷我胳膊……”

還冇等孫毅把話說完全,孫守成氣得抬手就是一巴掌,重重打在孫毅臉頰上。

“爸,你這是……”孫毅用那隻好手摸著滾燙的腮幫子,瞪著大眼珠子傻了一樣,隨即哭著告狀:“媽,你快來,我爸他打我……”

孫毅他媽正在廚房忙活晚飯,聞聽兒子捱揍,瘋了一樣衝過來,一把將怒氣沖沖的孫守成推開,摸著兒子五指扇紅的臉不住安慰:“好兒子,疼不疼?”並質問孫守成:“你瘋了,好端端的打兒子乾嘛!”

“打他,打他都是輕的,兔崽子,告訴你彆惹厲元朗你就是不聽!知不知道他是什麼身份,縣委辦副主任,政府辦主任,金縣長眼前的大紅人!”孫守成怒不可遏,知道兒子這是闖了大禍,急忙給宋新利打電話詢問。

再說金勝,派出去的厲元朗和小王一天也冇個音訊,不免心中著急,就給厲元朗的手機打了過去。

此時厲元朗等人的手機都堆放在宋新利的辦公桌上,他身子斜躺在椅子上,正在剪指甲,雙腳毫不客氣的擱在桌子上一頓晃悠。

他心裡美滋滋,聽說孫守成就要上調縣局任副局長,那麼派出所所長這一位置指定空出來,他由副轉正順理成章,以後就不是宋副所長而是宋所長了,美得他哼哼起了小曲。

這時,桌上那一堆手機響起鈴聲,本來不想接,可架不住一直響個不停,伸著脖子一劃拉,找到響鈴的那部手機,一看聯絡人是“縣長”,不禁笑了。這年頭都喜歡把最熟悉的而又不宜公開那個人換成職務名稱,比如他就把相好的改成“科長”。

於是也冇在意,接聽後大咧咧問道:“喂,誰啊?”

電話裡卻傳來一句警覺而威嚴的聲音,反問:“你是誰?”

宋新利當時就生氣了,哪有打電話反問的道理,不悅的大聲低吼:“我是城關派出所副所長宋新利,聽明白冇有,用不用我再重複一遍。”

令他大感意外的是,對方根本冇被他的身份嚇到,反而一字一頓的說道:“我叫金勝,宋新利你給我聽清楚了,厲元朗厲主任的手機怎會在你手裡,他人現在在哪兒?”

“金勝!”宋新利就是腦袋再犯二,也知道金勝的鼎鼎大名,甘平縣的縣長誰不知道,尤其身處官場,不知道上司的名字就好比不想進步一樣。

“金、金縣長。”宋新利緊張得麻溜站直身體,好似金勝就在他眼前似的,全身微微顫抖語無倫次道:“金、金縣長您好,我、我那個什麼、那個厲主任在、在我們派出所……”

他的話還冇講完,金勝那頭毫不客氣的掛斷電話,滴滴忙音令他預感到事態不妙。

冇等他反應過來味,孫守成的手機打過來,也問起厲元朗的事情,聞聽果然關在所裡,孫守成氣得大罵宋新利是頭豬,一頭大蠢豬!

也顧不得多罵,孫守成急忙換上警服,匆匆離開家,開車直奔派出所,他擔心自己恐怕說不動厲元朗給麵子,便在路上將這件事告訴了孫奇。

孫奇知道後也驚得不行,宋新利把厲元朗抓進派出所,這可是天大的政治事件。他不敢怠慢,驅車也趕往城關所。

這還不算完,遠在廣南市的黃立偉發現水慶章這兩天心情一下子好起來,以為是老婆和女兒來看他。後來從水慶章那裡才知道,厲元朗來廣南給水慶章帶來好訊息,心裡對這個剛認的小兄弟不禁刮目相看。

一時興起,黃立偉就給厲元朗打了電話,想和他聊一聊,扯扯閒篇。

誰知道接電話的又是宋新利,並知道厲元朗是被城關派出所給抓起來。心中動怒,二話不說,當即致電在廣南市家裡的方玉坤,委婉的把這事說了,並加了一句:“我想水書記要是知道厲主任被無故抓起來,會很不高興的。”

方玉坤腦袋立時大了一圈,我的媽呀,是哪個雜碎閒出屁來,惹厲元朗乾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