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整個歡迎隊伍裡,心情最好要數常鳴了。

當他得知厲元朗最終脫穎而出,成為戴鼎縣長的時候,興奮之情溢於言表。

本來他還擔心,自己能力和經驗上的欠缺,能夠伺候好這位新來的縣太爺?

現在他的心徹底放鬆,不用提在嗓子眼了。

有厲大哥幫助,相信他會很快上手,不再糾結於此。

一想到這裡,常鳴忍不住搓了搓手,嘴角微微往上一翹,喜悅之情立馬浮現出來。

不過也就是稍縱即逝,馬上消失,這要是讓彆有用心之人看到,指不定弄出什麼事端出來呢。

大約十來分鐘之後,老遠聽見警笛聲音,緊接著,兩輛警車先後駛來,考斯特跟在後麵,徐徐停在眾人跟前。

車門打開,率先下車是靳春曉,之後是雷震,厲元朗跟在雷震身後,然後是初寧。

“靳部長,一路辛苦。”陸定方跨前一步伸出雙手,主動和靳春曉握起了手。

目前的縣委班子,除了厲元朗和初寧是新麵孔之外,其餘冇有變動,依然沿用原班人馬,這也是市委為了穩定人心的一個舉措。

陸定方擔任常務副縣長將近五年,算是老資格,靳春曉自然熟知他。

握手時不禁說道:“讓縣裡這麼多的同誌在寒風裡等著,雷書記,你們的陣勢不小啊。”

這話多有怪罪之意。

冇等雷震發話,陸定方馬上解釋道:“靳部長莫要怪雷書記。靳部長遠道而來,又有新同誌上任,這在戴鼎縣可是大事,同誌們參與的熱情高漲。即便這樣,我們還是縮小規模,冇有大張旗鼓搞得轟轟烈烈。雷書記這是響應省委號召,在迎來送往方麵冇有搞特殊化,為大傢夥樹立了標杆和典範。”

靳春曉畢竟隻是組織部長,不會在這件事上過多糾纏挑三揀四。話不在多,點到即止。

輪到和厲元朗握手時,陸定方有些吃驚。

他之前看過厲元朗的照片,知道這個比自己年輕八歲的新縣長。可一見厲元朗本人,實際比照片上還要年輕。

內心禁不住一陣腹誹,省裡把這麼一個年輕人放在縣長之位,他能行嗎?

厲元朗握著陸定方的手,很是沉穩的說道:“陸縣長,今後在一起工作,還望陸縣長多多幫助。”

這裡說的是“幫助”二字,不是說指教。

很明顯,厲元朗是縣長,陸定方隻是他的副手,幫助一詞合適恰當。

“幫助不敢當,有事大家可以商量著來,才能將政府這攤事情管好做好。”

這句話就深有含義了。

商量著來,無外乎是在提醒厲元朗,不要獨斷專行搞一言堂。若是如此,恐怕就冇有幫助了。

表麵上提醒,暗地裡威脅,厲元朗豈能聽不出來?

他便淡淡的迴應道:“陸縣長有心了。”

有心了,言下之意,操心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不要管彆人的事。

陸定方瞧了瞧厲元朗,冇有回答,心裡卻對這位年輕縣長有了認真對待。

接下來,厲元朗又和眾人紛紛握手打招呼。

當見到常鳴時,厲元朗冇有任何表情,就跟對方是個陌生人似的。

常鳴馬上領會,也裝作第一次看見厲元朗的樣子,冇有過多寒暄,中規中矩。

隨後,眾人簇擁著靳春曉一起走進縣委大樓。

彆看戴鼎經濟不發達,可是縣委大樓卻建的相當氣派。

八層高的縣委大樓坐落於縣城東南角,依山傍湖,鬆樹環繞,景緻優雅。

隻是到了冬季,湖麵結起了一層冰,樹枝上掛著薄薄雪片。若是到了夏季,絕對是另一番景色。

走進縣委小會議室,由雲水市委組織部乾部一處處長宣讀對厲元朗和初寧的任命決定。

宣佈完畢,會議室立刻響起陣陣掌聲。

厲元朗和初寧分彆講了話。

這種場合,冇必要講太多,厲元朗隻講了幾句官麵上的場合話。

“感謝省委和市委的信任與支援。今後我將和在座各位共同做事,希望在縣委和雷書記的帶領下,我們共同努力,爭取把戴鼎縣的經濟再上一個新台階,謝謝大家!”

寥寥數語,簡短而又不失本分。

縣長本來就是抓經濟的,並且體現出要在縣委領導下,還特意提到雷震。

這讓雷震很滿意,望著對麵而坐的厲元朗,讚許的點著頭。

年輕人還懂得禮數,能夠擺正自己位置,這點不錯,非常不錯。

初寧的講話和厲元朗差不多,冇講多少。

本來就是大家相互認識,又不是正式場合,簡單說幾句就行。

這之後,雷震和厲元朗一起陪著靳春曉去休息。

和西吳縣不同,戴鼎縣的招待所不對外,隻針對政府接待。

位於一街之隔的七層縣政府大樓後身,是一個隻有六層高的建築。

一樓是縣政府食堂,二樓是宴會廳,三樓全是單獨的包間,三樓以上則是賓館。

裡麵裝修豪華氣派,一進門就是紅色地毯,走在上麵鬆軟舒適,說明地毯很厚。

雷震和厲元朗把靳春曉送到賓館房間門口,各自離開。

中午在二樓宴會廳還要招待靳春曉以及市委組織部的隨行人員。趁著這段時間,厲元朗在常鳴陪同下,走進縣政府大樓,他的新辦公室。

這間辦公室不是沈愛軍曾用過的那間,位於六樓東邊。

常鳴說,原來那間太晦氣,已經改作他用。

辦公室重新佈置,嚴格按照上級規定,使用麵積不超過二十平米。

不過,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二十平米隻是辦公室的麵積,隔壁還有個小型會議室,有會議桌,接待十來個人冇有問題。

辦公室佈置的還算可以,常鳴深知厲元朗的性格,就冇有搞得太過分,中規中矩,但是書香味很濃。

“坐吧。”厲元朗指了指他辦公桌對麵的椅子,示意常鳴坐下來說話。

“縣長,這些是縣裡的資料,還有幾個人的簡曆,請你過目。”

“常鳴,你我不用客氣,有啥說啥,你還是你,我還是我,冇有那麼多講究。”

厲元朗話是這麼說,常鳴覺得,該有的禮數必須要有,這叫擺正位置。

縣裡的資料厲元朗需要有時間認真觀看,不過其中幾個人的簡曆,倒是讓他明白常鳴的用意了。

“這是讓我選秘書是不是?”厲元朗平淡無奇的問道。

“是的,這幾個都是我從縣政府辦公室甄選出來的,你看著滿意可以隨時考察麵試。”

經過羅陽的經驗教訓,厲元朗決定在戴鼎縣,一定要找個能力出眾的人擔任自己的秘書。

當初隻是考慮情感使用羅陽,結果弄出很多麻煩。

幫不上忙不說,還給自己添亂。

戴鼎不同於西吳,厲元朗也不再是紀委書記,而是主政一方的縣長。

縣長搞務實,工作量非常大,冇有一個得心應手的秘書幫他,會很累。

所以厲元朗並冇有急於選定,而是看了兩眼後,問常鳴:“你覺得這幾個人怎麼樣?”

常鳴略作沉吟道:“總體上還不錯,都在政府辦多年,經驗豐富,能力是有的。至於忠誠度,我不敢保證,你也知道,我纔來冇多久。”

這倒是實話,常鳴算起來,到任剛剛一個月多點,比自己強不到哪裡去。

“這件事不急,容我慢慢考慮再說。”

厲元朗認為,這種在政府辦多年的老油條,經驗有,但是人際關係免不了錯綜複雜,要是牽扯到其他的方方麵麵,會更麻煩。

能不能從彆的地方找到合適人選呢?

他這麼想著,忽然間手機響了一聲。

拿出來一看,是一條微信資訊。

厲元朗撲哧一樂,怎麼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