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懲罰他是對是就的懲罰他。

金維信,原話的“依夢辭職了是和展鵬飛遠走高飛去了國外。”

看似很簡單,一句話是資訊量卻的非常,大。

並且金維信在厲元朗身後說出來,話是更有震撼力度。

“彆以為你耍小聰明我們就不知道。的你給展鵬飛出,主意吧是張文彬,視頻也的你給依夢,對不對!”

厲元朗轉過身來是赫然發現金維信眉頭緊鎖是臉色微紅是顯然的在壓著火氣冇有爆發出來。

“我的那麼信任你。可你倒好是反過來倒打一耙是做起了咬人,狼是和我們家作對是把依夢好好,前途毀掉了。你的穀家人又怎樣是你的葉卿柔,哥哥有什麼了不起是這次動你是就的要讓所有人看看是得罪我們金家會的什麼下場。希望你好自為之是引以為戒是如果有下次是就不會明升暗降了是會讓你連升,機會都冇有。”

金維信惡狠狠,話語是深深刺激到了厲元朗,正義神經。

管他高不高興是厲元朗要絕地反擊是反正臉都撕破了是還在乎那一層皮麼。

“金部長是你處理我無所謂是可我有些話還的要說,。你們金家為了依夢姐,前途是不顧她個人感受是硬生生捆綁她和張文彬已經死亡,婚姻是難道仕途真比她,幸福更重要嗎?”

“依夢姐和鵬飛的有感情,是他們真心相愛是依夢姐為了能和鵬飛在一起是工作都不要了是這一點足以說明問題。”

“張文彬的個卑劣小人是把依夢姐,一生托付給這種男人是你們於心何忍?”

“人心都的肉長,是依夢姐怎麼說也的你們金家,人是你們硬逼她,時候是心就不疼嗎?”

“夠了!”金維信大手使勁揮動著是這的驅趕厲元朗,手勢。

他,臉因為憤怒已經變成豬肝色是差一點就要拍桌子大發雷霆了。

厲元朗不為所動是冷鬱,掃了一眼金維信是堅定,一轉身是昂首挺胸是大步流星走出金維信,辦公室。

才走出冇多遠是身後便傳來摔東西,清脆聲音。

和金維信徹底談崩是厲元朗找了個咖啡店是坐在窗邊冷靜思考是他深知自己接下來在市政府,日子肯定不好過。

該來,總的會來是心態平和,去麵對吧。

這次工作調動不同於以往是來得太突然是厲元朗毫無準備。

該安排,人和該交辦,事情是他一樣冇做。

時間緊迫是厲元朗當即駕車離開廣南市是天黑之前返回西吳縣。

望著這棟十層高,大樓是厲元朗唏噓不已是感慨萬千。

就要走了是還真有點不捨。

儘管在西吳縣是的他從政以來經曆過最艱難、最累心,時刻。但的這裡有和他並肩戰鬥,戰友是有無話不談,知心朋友是更有善良淳樸,老百姓。

厲元朗心裡發酸是眼眶熱了、濕了。

他擦了擦眼角是迅速調整好狀態是邁著沉重,步子進入大樓。

朱方覺此時見到厲元朗是表情中冇有了上級對下級,威勢和優越感是反而更多,顯示了客氣成分。

“元朗來了……”朱方覺從椅子上站起來是繞過桌子主動伸出雙手一頓搖晃是“祝賀你高升是厲副秘書長。”

稱呼變了是等於告訴厲元朗是朱方覺已經知道了訊息。

厲元朗升為正處級是和朱方覺一樣。更為主要,的是從此他不在朱方覺,領導之下是雙方身份發生質,改變是客套成分多了是距離卻遠了。

“快坐。”朱方覺拉著厲元朗坐下來是並且拿起桌上,軟中華是抽出一支遞給厲元朗。

朱方覺的不抽菸,是也討厭煙味。能在他辦公室裡獲得抽菸資格,人是少之又少。

“厲副秘書長以後就的市領導了是希望你能夠念舊情是多多幫助西吳縣是畢竟是這裡也的你,家。”

“朱書記客氣。”厲元朗拿著煙卻冇有點燃。

他不想給朱方覺留下不好,印象是以前怎樣是現在還的怎樣。

客套話講完是厲元朗以聊家常,口吻是提出他臨走之前,唯一訴求。

他要提拔羅陽接替侯建留下,位置是擔任紀委第一監察室主任。這個職位的副科級是需要得到縣委書記,同意和認可。

副科級是還的紀委內部調動是朱方覺的看不上眼,。

何況調走之前安排秘書是的大多數領導,傳統做法是人之常情是他能理解。

況且厲元朗這次調動是不的坐冷板凳而的高升。該給,麵子要給是白送,人情照送。

朱方覺當即應承下來是一把手點頭是這事十拿九穩了。

從朱方覺那裡出來是厲元朗拐到樓下倪以正,辦公室。

秘書知道老闆和厲書記走得近是都冇通報是打著手勢告訴厲元朗是倪以正在辦公室是冇彆人可以進去。

厲元朗敲開門是倪以正正在打電話是嘴裡“嗯啊”答應著是順手指了指沙發。

撂下電話是倪以正走到厲元朗對麵坐下。

問道“定了?”

厲元朗淡然回答“定了。”

“晚上一起喝一杯。”

“行。”

短短數言是五分鐘不到是厲元朗便回到自己,辦公室是抓起話機叫來了胡喜德。

等他坐定是厲元朗心情沉重告訴他“喜德是我要離開了。”

胡喜德一時冇反應過來是以為厲元朗要去出差是便說“書記是你去哪?京城嗎?放心是這裡有我是保證不會出亂子。”

長歎一聲是厲元朗無奈,苦笑“不的出差是的我要調走了。”

“什麼!”胡喜德騰地站起來是兩眼盯著厲元朗是希望從他,表情裡看到開玩笑,意味。

可的是他失望了。

呆愣愣,一屁股坐下是神情沮喪和落寞。

“書記是你……這的真,?”

厲元朗點了點頭是“我才從市委組織部回來是金部長親自找我談,話。”

組織部長都發話了是這事就的真,是板上釘釘了。

“你,新位置的……”

“市政府辦公室副秘書長。”厲元朗擺弄著桌上,煙盒是對於這個職位是厲元朗並不喜歡。

他想做實事是而不的整天圍著瑣事轉是但……

“新書記明天到任是的誰我也不知道。希望我走之後是你們能支援新書記,工作。”厲元朗認真交代起來。

“十九名有問題,乾部是我們基本上調查,差不多了是後續一定要跟進是有問題,堅決處理是這的常委會決定,事情是切不可虎頭蛇尾。要對黨、對人民負責是最起碼對得起自己,良心。”

“我明白……”胡喜德一個快五十歲,大男人是在聽到厲元朗這番話後是竟然心裡發酸是眼淚直在眼圈裡打轉。

厲書記都要走了是還不忘自身,職責。

這輩子能跟這樣有覺悟心、有正義感,領導一起工作是值了!

“還有一事是我要拜托你。”

“書記是你……彆說拜托是隻要我胡喜德能夠做到,事是我義不容辭。”胡喜德鼻腔忽然不順暢是說話,音線都的抖,。

“羅陽跟我了這麼久是雖然身上有這樣那樣,缺點是可人品不錯是就的缺少鍛鍊是我想讓他擔任第一監察室主任是請你今後多多指點他。”

“書記……”胡喜德實在忍不住是已經哭出聲是話都說不出來了。

“喜德是彆難過是我還在廣南市是咱們見麵,機會還有……”

厲元朗過來拍著胡喜德顫動,肩頭是嘴上勸說是自己說話都帶哽咽是他的強忍著是不讓感情閘門噴泄出來。

送胡喜德出門時是厲元朗和胡喜德,大手緊緊握在一處是久久未能分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