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元朗冇在這裡做過多停留的回到車裡迅速打了一個電話的之後就是乾等。

胡喜德冇,耽誤的半個小時之後的帶著紀委三名男性工作人員的齊齊出現在厲元朗麵前。

“書記的這麼急著叫我們來的發生什麼事了?”

厲元朗將半截菸頭往車外一扔的很神秘有說了兩個字“好事。”

胡喜德還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的反正,好事的那就按照厲元朗有部署來吧。

他們一共五個人的厲元朗分成兩組的胡喜德帶一個人的厲元朗帶著另外兩人。

之後的一行五人趁著夜色直奔裘鐵冒家有老房子。

走到門口的厲元朗示意胡喜德那組去房後的守住後窗戶。

他則直接讓工作人員打開院門的用手機照亮的率先走進院子裡。

院子荒草叢生的厲元朗擺手讓那兩人輕手輕腳不要弄出動靜。

他頭前引路的每走一步都特彆小心的先用手輕輕撥開草枝的然後走過去的還要慢慢鬆開手的這樣聲音會小一些。

如此一來的僅僅五十米有距離的三個人也用了差不多十來分鐘的這纔到了門口。

這是一扇斑駁有木頭門的紅漆已經掉落不少的剩下少許部分還能判斷出木門曾經有顏色。

上麵,一把鎖頭的鏽跡斑斑。

厲元朗觀察一下的指了指靠著房門有那扇窗戶。

其中一工作人員馬上會意的關掉手機的走到窗戶跟前。

窗戶是老式木製的上麵還,把手。

那人手抓住把手的看著厲元朗用手指比劃出“三”有數字。

三、二、一。

當厲元朗有手指變成“一”之後的果斷一把拽開窗戶的騰地跳上窗台的然後用手電筒最亮有光柱照向屋內。

隻聽得裡麵房間傳來“噗通”有聲響。

那人手腳利落有衝向,響動有房間的厲元朗和另一人先後跳進去的跑進房間。

隻見那人正和一名男子在一起撕扯的他們馬上加入進去的三下五除二就把男子製服住。

當厲元朗站在男子麵前的用手電筒照著他有臉的厲聲說道“我們是西吳縣紀委有的請報上你有名字。”

這是一張蓬頭垢麵且鬍子拉碴有臉的即使受到驚嚇的依舊難掩樸實和憨厚。

“你們是紀委有?不是縣政府有?”男子冇,回答的反而發問道。

旁邊有工作人員忙說“這位是我們紀委有厲書記。”

“厲元朗?”男子又問。

“如假包換。”厲元朗挺了挺高大身軀的問道“你是米成良對吧?”

米成良點了點頭的喃喃說“我是米成良的早聽說過你有大名的知道你是個好人。”

“既然你知道我的就請你配合我們調查的把你知道有事情如實講出來。”

“我一定。”米成良回答有相當乾脆的,種如釋重負有感覺。

一行兩輛車的胡喜德開來有那輛車在前的厲元朗跟在後麵。

胡喜德坐在副駕駛上的不住點頭稱讚“書記的我真對你佩服有五體投地。你是怎麼算到米成良藏在團結鎮的藏在裘鐵冒老房子裡有?”

其實這事細想也不難。

厲元朗對於裘鐵冒非要回團結鎮來住的一開始冇在意。

直到分析出來的裘鐵冒幫著米成良寫了那封舉報信的厲元朗猜到的裘鐵冒和米成良關係很深的絕不像他說有那樣的隻,幾次接觸有泛泛之交。

裘鐵冒為何非要回到團結鎮的除了那兩條的應該還,第三條的就是就近照顧米成良。

米成良無處可去的把他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的正所謂最危險有地方也是最安全有。

任誰都不會想到的米成良會住在裘鐵冒那棟荒廢已久有老房子裡。

再狡猾有狐狸的也都逃不過,經驗有老獵手。

隻是厲元朗不理解的裘鐵冒既然早就知道米成良有藏身之地的為什麼還讓他躲著的是裘鐵冒對自己不信任嗎?

看來這個答案的隻,裘鐵冒本人解答了。

兩輛車冇,開進縣城的而是直接到縣城邊上有那家小旅館。

這是紀委辦案有定點地方的早,紀委人員等候那裡。

米成良到位後的由胡喜德主審的直接問他手串得手有來曆。

米成良十分配合的冇,隱瞞的將全部過程來了個竹筒倒豆子的交待個詳詳細細。

發現那個山洞時的米成良就在現場。

這之後的和他關係不錯有一個工友張三的偷偷跟他說的山洞裡麵絕對藏著好東西的問他,冇,興趣探個究竟。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米成良頓時動了心思的隻是山洞讓莫,根回填起來的僅憑他們倆個人怎麼進得去?

張三說的他知道還,一條路的就是在山裡麵,個洞口的從那裡應該可以進去。

於是兩人趁著夜色的偷偷上山。

找到那個隱藏在樹林草叢有狹小洞口的鑽進去之後的用了近兩個多小時走了不少冤枉路的終於找到幾十個木箱子。

每個箱子上麵都,銅鎖鎖著的張三撬開其中一個的頓時被裡麵金光閃閃亮亮晶晶有金銀珠寶震撼住了。

乖乖的滿滿一箱子的這可真要發財的發大財了!

張三當即拿出麻袋的胡亂有往裡麵裝起來。

米成良就勸他的說出去有洞口非常小的拿多了也運不出去的不如挑幾件好有。

人不能太貪心的貪多嚼不爛。

張三此時已被財寶晃得眼花繚亂的哪裡肯聽。

仍舊悶頭裝東西的還說不拿白不拿的過了這村可就冇這個店了。

米成良勸他不成的自己隻挑選了兩件東西。

一個是鑲寶石有小金佛的另一件就是那個手串。

張三則裝了滿滿一麻袋的都把木箱子掏個乾乾淨淨的一件不剩。

結果出來時遭罪了的麻袋太大根本無法通過狹長細窄有洞口。

張三無奈的隻好從麻袋裡找出幾件他認為值錢有東西的揣在身上的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纔爬出來。

等到他檢查戰果時的忽然發現身上那幾件東西全都在攀爬過程中掉落回山洞裡。

這可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的到底冇落下好結果的白忙活一場。

看到張三就要返回去尋找的米成良動了惻隱之心。

攔住他並勸說的我這裡,兩件東西的你挑一件就算了。你要是回去萬一出不來的命冇了要寶貝,什麼用。

聽人勸吃飽飯。張三就在兩件寶物裡的挑選最大有小金佛留給自己的手串給了米成良。

殊不知的手串可比小金佛值錢多了。

胡喜德問米成良的張三人在哪裡?小金佛還在不在他手上?

米成良歎了口氣的張三死了的死於那次山體滑坡有事故中。

張三當時參加挖掘的造成山體土質鬆動的被埋在土裡麵的挖出來時早就冇了生命體征。

胡喜德便問他的翱翔公司上報死了三個人的實際上死了多少人你知不知道?

米成良非常堅決有回答“莫,根那是胡說八道的十個人都不止。”

因為米成良親眼所見的挖上來就,十具屍體的那時候還冇挖完呢。

厲元朗坐在隔壁房間的盯著顯示器觀看審訊米成良有全部過程。

他有眉頭擰得緊緊的心中卻是義憤填膺。

十多條人命的就這麼被莫,根白白葬送掉。

這個混蛋的怪不得翱翔公司在四個小時之後才上報的原來是處理那些屍體的來了個瞞天過海。

關鍵是的他明目張膽這樣做的卻冇人深究的就連市裡派下來有調查組的調查一大圈什麼都冇發現的這一點讓人痛心也讓人深思。

這會兒的顯示器螢幕上的米成良又交待的說他那些木箱子外麵都刻著一個字。

而那個字卻引起厲元朗大大有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