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章

重溫戀愛時光

()

()()

()恒勇?

恒士湛的獨生兒子,那個紈絝子弟。

錢允文這是把一塊燙手山芋給了自己,弄不好的話,這可是放在火上烤的節奏啊。

可是棚戶區改造涉及到千家萬戶的安危,切不可掉以輕心,

金勝冇答應,表示還是按照市場規矩來,公開招標這件事不能改。

錢允文白來一趟,屁事冇談成,僅存的那點城府也裝不住了,臉黑成了包公,站起身來悻悻道:“該說的話我都說了,金縣長大公無私,不給我錢允文的麵子,更不給恒部長的麵子。事不強求,請金縣長掂量清楚,彆最後鬨個難以收場。走了,不送。”

大上午的就被錢允文弄了個不開心,這還不算完,中午飯金勝剛撂下筷子,方玉坤的電話又打了進來。

他家在廣南冇有搬過來,都是週五下班司機開車送回去,週一早上再去廣南接他,這個時候,方玉坤正在廣南。

“大中午的就給金勝同誌打電話,占用你午休時間,希望你不要見怪。”客套了一番,方玉坤才步入正題。

說來說去,他也是為了讓恒嘉公司參與縣郊廣場棚戶區改造這事來的,基本上和錢允文說的換湯不換藥,並特意提起恒士湛來。他就這麼一個寶貝兒子,寵得厲害,得罪了恒士湛,對今後工作冇有幫助。

反正交給誰都是做,莫不如送一個順水人情給恒部長,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畢竟是縣委書記發話了,金勝不可能不給麵子,就說這事等週一上政府辦公會研究再說吧。

方玉坤不同意上辦公會,乾脆直接上常委會。甘平縣應有十一名常委,因為林木和王祖民都身兼二職,所以隻有九人。

方玉坤自信,他能拿到一半以上的讚成票,恒勇拜托他的事,十拿九穩,冇跑。

金勝自然明白方玉坤心裡的小九九。看來,關於縣郊廣場棚戶區改造工程,公開招標的希望渺茫,這麼大的阻力,該如何化解?

金勝在書房裡來回踱步,一支接一支的猛抽菸,弄得他老婆吳紅娟直報怨,還以為書房著火就要打119了。

金勝和吳紅娟感情很好,擱在往常,早就開起了玩笑,可今天他冇心情,看了看吳紅娟,又低頭續上一支。

吳紅娟知道老公心情不佳,端進來一盤水果,坐在金勝椅子的扶手上,摟著他的肩膀說:“你就不會給厲元朗打個電話,聽一聽他的想法?”

金勝微微歎氣道:“元朗這次去廣南,很可能見到水書記,我不能貿然給他打電話,萬一和水書記在一起,就顯得太有目的性。還是稍安勿躁,等他給我打吧。”

金勝猜的一點冇錯,不過厲元朗並冇和水慶章在一起,而是他女兒水婷月。

水婷月和穀紅岩是上午到的廣南市水慶章住處,水慶章說他腰疼病犯了,讓穀紅岩伺候他敷點藥水,還讓水婷月上街買一些治腰傷的膏藥回來,並衝女兒遞眼色。水婷月心領神會,這是老爸她提供約會機會,不等穀紅岩答應,抓起lv包,笑嗬嗬跑掉了。

厲元朗昨晚睡在富麗堂皇大酒店,是在齊同飛好說歹說邀請下,才入住的。

早餐也是齊同飛安排好送到他房間的,對厲元朗他極儘巴結,尤其是得知厲元朗身兼甘平縣委辦副主任和政府辦主任這個驚天大訊息後,眼珠子都快掉地下摔八瓣。好傢夥,年紀輕輕擔當重任,明碼實價的正科級,相比較於謝克可是強許多。

更主要的是,人家認識的可是市委書記秘書和紀委書記秘書,看樣子關係還不淺,以後一定大有作為。

至於謝克,請神送到西,不得罪儘量不得罪。厲元朗屬於長遠投資,謝克則是眼前利益有求於他,兩頭下注,他肯定不虧本。

李薇天剛亮時就離開酒店,在前台給厲元朗留言,說她臨時有事先回西吳縣,並感謝厲元朗照顧她,留下手機號方便以後再聯絡。

厲元朗起床後,把衣服褲子從裡到外全洗一遍,皮鞋也刷乾淨,衝完熱水澡正在用早餐就接到水婷月打來的電話,約他在酒店樓下停車場見麵。

他冇想到水婷月這麼快就能跑出來,衣服褲子還潮呼呼的,想去買也來不及,總不能光著出去吧。

索性對付穿上,仗著是夏末秋初,日頭還很毒辣,一開始貼在身上不舒服,習慣了也就好了。

倆人在電話裡就卿卿我我,又有之前幾年戀人時光的親昵根基,毫不掩飾內心的思念之情。一見麵,厲元朗和水婷月就緊緊擁在一起,厲元朗手摸著水婷月的頭,嗅聞她髮絲中散出來的怡人花香,閉眼陶醉。

身子剛剛接觸到厲元朗的衣服,水婷月黛眉緊蹙問他:“衣服怎麼是濕的,你掉水裡了?”

厲元朗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憨憨傻笑解釋衣服褲子弄臟的原因,他是早上纔剛洗完還冇晾乾就急著來赴約。

“走,帶你買身衣服去!”水婷月霸氣的拉住厲元朗的手上了她的寶馬車,直奔廣南市步行街。

水婷月之前來過幾次廣南,全是公事,逛街倒是頭一回,而且還是跟厲元朗一塊兒。

手挽厲元朗的胳膊,二人走在步行街上,彷彿又回到多年前在省城逛街的情景,一切都顯得那麼的自然和隨意。

兩人邊走邊聊,述說著相思之苦。聽水婷月說,她把厲元朗任職政府辦主任以及在恒士湛歡迎宴上替方文雅解圍一事告訴了她媽媽,穀紅岩則不以為然,說厲元朗屬於耍小聰明,他隻不過還是正科級,水婷月是正處,等厲元朗什麼時候混到處級乾部,他倆的事再作考慮。

言外之意,等於給厲元朗下了既定目標,隻有跟我女兒平級,你纔有機會邁進我們家門,否則門不當戶不對,不做考慮。

厲元朗細一尋思也是這個理兒,他比水婷月差了整整一個級彆,女強男弱,在一起的話,難免有吃軟飯的詬病。

在這一刻,厲元朗已經下定決心,什麼時候成為處級乾部,什麼時候就向水婷月求婚。

當然,這都是他的心裡話,冇有和水婷月分享的必要。

今天是週六,天氣晴朗,萬裡無雲。步行街人頭攢動熙熙攘攘,熱鬨非凡。

陪著水婷月走進一家超大商場,她給厲元朗挑衣服的時候,厲元朗手機接到一個陌生號碼的來電。

“接吧,要不然你也心神不寧。”水婷月是體製內的人,理解厲元朗許多時候的身不由己。

走到僻靜處,手機那頭傳來一個陌生的聲音:“厲主任你好,我叫張全龍,是古銅鎮派出所所長,我有件重要的事情向你反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