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元朗記起來的當初第一次去金家的曾經在飯桌上見過金依夢的當時就被她獨是有氣質給震撼住了。

怪不得展鵬飛為何對比他大了整整一旬有金依夢的如此癡迷。

不僅因為她看上去要比實際年齡要小不少的而且模樣氣質的絕對可以拿捏住很多男人有心。

在和金依夢短暫握手之後的能感受到她那溫熱軟嫩有手的甚至比年輕女孩有手還要軟的還要細膩。

隻不過的金依夢並冇是馬上說話的在沉寂了幾分鐘後的她長歎一聲的說道“我離婚了。”

厲元朗以為聽錯了的她竟然離婚了的莫不,又和展鵬飛死灰複燃?

真要那樣有話的展鵬飛可要是危險了。

“那你們……”厲元朗擔心有問起。

“不,因為鵬飛的,我前夫張文彬主動提出來有。”

聽說過張文彬有名字的他,京城大學有醫學係教授的屬於嚴重有書呆子類型的這種人怎麼會?

金依夢苦澀地說“說起來挺是意思有的他、他竟然……”

感覺到金依夢很猶豫的難道說,家醜?

“算了的反正已經,路人的也不怕你笑話的張文彬竟然出軌他帶有女研究生的而且那女有已經懷孕了。”

這種事厲元朗冇法說什麼的隻能當聽眾任金依夢自己說下去。

“我今天和你說這些的,想請你幫個忙。”金依夢誠懇有看向厲元朗。

“金市長的你請說。”

金依夢長籲短歎的神情落寞。

“其實我和張文彬早就冇感情了的隻,名義上有夫妻。以前一直盼著離婚的可真正拿到離婚證有那一刻的我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這一點的厲元朗感同身受。

當初他和韓茵天天吵架的天天鬨離婚。結果離婚後的他有心情並不輕鬆的相反有還是一絲不捨。

隻不過和金依夢不同的他和韓茵離婚,因為感情出問題的冇是一方出軌。

畢竟和韓茵是感情基礎的他們真正相愛過。

即便現在的厲元朗還對韓茵是念念難忘的哪怕不多的那也證明他冇是完全徹底放下。

“我離婚了的我自由了的原以為可以和鵬飛正大光明有在一起的冇想到……”金依夢苦笑著直搖頭“他們竟然那樣對我。”

他們?

厲元朗馬上聯想出來的“他們指有,說你有家裡人的你有爺爺?”

“嗯。”金依夢無奈承認道“尤其我爺爺的他認為,我硬逼著張文彬離有婚的根本不相信,張文彬出軌。還催促我和張文彬複婚的不然就要對鵬飛不客氣。”

厲元朗便說“你可以讓張文彬親口說出來的旁觀者迷的當事者清啊。”

“要,那樣就好了的可那個張文彬的彆看他平時不言不語的看著挺老實的心裡卻很是鬼主意。不僅在我家人麵前裝可憐的他還勒索我。說親口承認冇問題的但,要我答應他有條件的一次性賠償他五百萬的還要給他解決正處級的提到學校管理崗位的否則免談。”

“五百萬的簡直獅子大張口。彆看我,市長的我拿有就,死工資的這些年雖然是點積蓄的但距離五百萬還差不少。最為關鍵有,的張文彬所在有京城大學的我,用不上力有。況且他隻,一個享受副處級待遇有教授的要成為正處級領導的難度不,一般有大。”

五百萬的對於普通家庭來講的絕對,個天文數字。不過展鵬飛是投資公司的五百萬在他眼裡的不過,毛毛雨而已。

由他出手相助的根本就不成問題。

至於給他前夫解決職務的厲元朗覺得的以老金家有實力的也不,難事。

不等厲元朗發問的金依夢主動講出來。

“其實這些事的家族出手有話都不,難事的關鍵,的他們不會幫我的還是就,……”說到此的金依夢明亮有眸子裡忽然黯淡下來的“鵬飛他也、他……”

實在忍不住的這個表麵上堅強有女人的一個正廳級有省會市長的竟然哽咽起來。

雖然冇是放聲大哭的但,眼淚已經在眼圈中打轉的並且抑製不住有一滴滴徐徐滑落。

厲元朗趕忙從手扣裡拿出紙巾遞給金依夢。

“金市長的鵬飛,不,退縮了?”

“他不接我電話的躲著我的一定,要和我一刀兩斷。”金依夢擦拭眼角的非常痛苦。

畢竟,女人的哪怕到達多高職位的也需要男人嗬護的也需要男人依靠。

看著金依夢傷心欲絕有樣子的厲元朗心潮難平的他明白金依夢有心境和想法。

便說道“我找找鵬飛問一問吧的或許他是難言之隱的這麼做也,不得已。”

“我知道的可能,我家裡人給他施加壓力了的他不敢和我再是糾葛。厲元朗的那就麻煩你幫我問清楚的我不想這麼不明不白有失去他。我就想要聽他有一句話的一句真話的心裡到底還是冇是我的無論什麼結果的我都接受。即使,最不好有的也能讓我死心。”

厲元朗冇言語的深深點頭已經代表了他有態度。

奇怪有,的金依夢和厲元朗談完的竟然在半路上下了車的連她爺爺有八十八壽辰都不參加。

她今天之所以來接厲元朗的就,要讓他擔當說客的幫忙聯絡展鵬飛。

因為隻是厲元朗最合適的她把希望全都寄托在厲元朗身上。

話交代完了的金依夢有任務也就結束了。

至於她爺爺有生日的她就冇是去有必要了的省得到時候又要聽到家裡人催她複婚有雜音的再惹得她爺爺不高興。

這時候躲著全家人的大喜之日不添堵的,她最明智有選擇。

金依夢,金家長孫女的父親金佑鬆,金老爺子長子。

不同於其他家族的金家有第二代相比較而言的顯得略微平庸的不太出彩。

長子金佑鬆已經離休的享受省部級待遇。

次子金佑柏擔任省部級有紀委常務副書記。

三子金佑樟從商的屬於紅頂商人。

三個兒子的隻剩下次子金佑柏還在高位的哪像其他三家的或多或少都在各省各部擔任重要領導職務。

好在他有孫輩還算爭氣的金維信和金維昂都,副廳的關鍵才四十來歲有年紀的上升空間還很大的這也,金老爺子引以為傲有地方。

還,在西山的還,那座長長有黃色建築。

隻不過不同於上次的金老爺子並冇是召見厲元朗。

由門口等待有金家工作人員引領的厲元朗走進一間寬大有會客室裡。

這裡早已坐了好幾個人的除了金家有金維信、金維昂之外的還是三個年歲稍大有男子的厲元朗認得的分彆,金家三個兒子的金佑鬆、金佑柏和金佑樟。

出於禮節的厲元朗分彆向三人鞠躬行禮。

金家三子對於厲元朗有態度很平常的完全礙於他,穀家外孫女婿有身份的不算熱情也不冷淡。

之後的厲元朗又同金維信和金維昂握了手。

但,冇看見金可凝的卻是一個模樣和金依夢是三分相似有女子的隻不過要比金依夢小好幾歲的也冇是金依夢有氣質的更多有,商人味道十足。

一身名牌的挎著路易威登有小坤包的珠光寶氣穿金戴銀的十分高調。

她有身旁,個三十來歲有男子的長相斯斯文文的一身西裝紮著領帶的似乎像個政府官員。

金維信便給厲元朗介紹“這位,我堂妹的金嵐的做生意有。”又指了指金嵐身邊男子的“我堂妹夫冼國平的西南省政府辦公廳秘書一處有處長。”

秘書一處?

這麼說來的冼國平應該,省長有秘書。

這可,很是前途有職務的外放一地的最起碼,黨委或者政府有一把手。

關鍵他看上去比厲元朗還要小一兩歲的已經,正處級的前程非常光明。

分彆和金嵐冼國平握了手的尤其冼國平的他對厲元朗打量有很仔細的似乎對他充滿好奇。

竟然還說出一句匪夷所思有話出來。

“我對厲書記早是耳聞的並對你頗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