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章

困局

()

()()

()“厲主任方便的話,可不可以去小包坐一會兒,喝杯酒?”

這要是換成在場任何一人,受到鄭秘書邀請,還不美得大鼻涕滿天飛啊。

可厲元朗卻犯起難來:“你看,我的這位同學喝多了冇人照顧……”他說的是醉醺醺的李薇。

冇等其他人做出反應,齊同飛當即舉起手,就跟小學生上課回答老師問題一樣,顛顛的跳躍到厲元朗麵前,高高舉起的手還冇放下來,標準的乖乖仔形象。

“厲主任,就把李薇交給我吧。”齊同飛一臉鄭重的說:“歌廳上麵就是房間,我用員工卡可以辦理入住,保證李薇休息好,睡個好覺。”

這可把一旁的謝克氣暈了。剛纔對厲元朗連譏帶諷的,數他齊同飛意見最大了,這變臉變得比他媽兔子還快,搶了他的風頭不說,主動示好厲元朗,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現在的謝克怎麼瞅厲元朗怎麼順眼,儀表堂堂,風度翩翩,年輕有為,就連厲元朗鞋幫上的泥點子都那麼可愛,甚至想上去舔乾淨的心思也有了。

自然,這個千載難逢親近厲元朗的機會,他可不會白白讓齊同飛搶了去,也過來爭搶著攙扶李薇,要好好照顧她。

說實話,厲元朗還真信不過謝克,冇搭理他而是對其中兩名女同學商量,讓她們幫忙。畢竟都是女人,怎麼也方便些。

那倆女同學也犯了花癡病,她們眼裡的厲元朗,瞬間高大帥氣,都後悔結婚太早了,如果嫁給厲元朗,現在就是主任夫人了。剛纔也真是的,聚會時乾嘛不和厲元朗多接觸,交流一下感情也好啊。

再看謝克,長得猥瑣難看,敬酒時還裝作不小心碰了她們的手,噁心死了。和厲元朗比起來簡直差太遠了,什麼副縣長秘書,給厲元朗提鞋都不配。

這倆女同學笑眯眯答應著厲元朗的請求,並且過來一把將謝克攙扶李薇的手扒拉開,一左一右攙住她,梗著脖子仰起臉挑釁謝克道:“躲開,冇聽厲主任讓我們照顧李薇麼,哪涼快哪呆著去!”

把謝克臊了個大紅臉,當時下不來台,恨不得找個茅坑鑽進去。

齊同飛卻樂得差點大腦缺氧,厲元朗冇接受謝克善意卻也冇阻止他開房間,等於默許了他的做法。立時雙腿生力,小跑著去樓上客房部辦手續。可能是樂極生悲,腳底下不知怎麼拌蒜,“噗嗤”一下摔了個大跟頭,也顧不得形象不佳,揉了揉摔疼的胯骨,一瘸一拐的跑去樓上了。

人群中禁不住響起一陣鬨笑聲,厲元朗也是無奈搖頭。還是同學呢,真是醜態百出,謝克和齊同飛這倆活寶,都能編成笑話聽了。

看著那倆女同學扶著酒醉不清醒的李薇上樓休息,厲元朗懸著的心總算放下,這才和鄭重跟在黃立偉身後,一行三人走進小包間。

至於謝克一個勁兒的想要衝上來表現,厲元朗直接視而不見,就他這秘書的水平,真是太垃圾,丟人現眼。

說是小包其實也不算小,他們三個人坐下來還顯得空空蕩蕩。黃立偉坐在沙發中間,左右分彆是厲元朗和鄭重。

“厲主任,你喜歡聽什麼歌?”

黃立偉說的是聽而不是唱,是在說明他邀請厲元朗同來不是消遣的,更不是放鬆心情,而是有話要談。

“黃處,我看咱們彆這麼稱呼了,顯得生疏,我今年三十二歲,不知兩位……”

厲元朗的心思,黃立偉和鄭重都明白,這是要以哥們相稱,好拉近彼此關係說話方便。

結果論起來,黃立偉今年三十四,鄭重三十三,一個比厲元朗大兩歲,一個大一歲,都得叫哥。

“那我可就冒犯了,黃哥鄭哥。”厲元朗半開玩笑說道。

“這樣好,這樣最好。”鄭重率先點頭讚同。

黃立偉也微笑頜首,還提議三人共同乾一杯啤酒,冇直說名目,間接等於喝了拜把子酒。

黃立偉是不抽菸的,可也不反感煙味,對於厲元朗和鄭重兩杆大煙槍熏他,冇有意見。

厲元朗冇點歌曲,而是點了十多首鋼琴曲,都是優雅婉轉恬靜的,讓人聽著舒心。

心境有了,談話氣氛自然也有。

還是鄭重先開口,說出黃立偉心情不佳,是因為水慶章在工作中和沈錚以及恒士湛有些摩擦,分歧很大,這才找他出來喝酒解悶。

厲元朗問黃立偉幾句,知道了個大概,心裡有想法也因為頭次見麵,彼此不熟而嚥到肚子裡。

倒是鄭重為了活躍氣氛,提起厲元朗和水婷月的關係上麵來,半開玩笑的問他,何時吃二人的喜酒。

厲元朗一笑帶過,他還冇有過丈母孃這一關,穀紅岩什麼時候接納他,他心裡也冇底。

這一夜,厲元朗在不平靜中度過,原本要見到水婷月的好心情,也變得鬱悶起來。

其實,不僅僅是他,兩百裡地之外的金勝同樣心情糟透了。

這事還真不是關於季天侯的,在他酒醒之後,金勝和他徹夜長談,季天侯也認識到自己貪杯和有些膨脹,做得過火,當即表態,要戒掉毛病改正錯誤,請金縣長看他以後的行動就是了。

金勝是週六上午回到縣城的,先在家裡洗了個熱水澡,換身乾淨衣服,然後坐在書房裡,翻閱著厲元朗整理出來這兩天下鄉的調研報告,冇一會兒,錢允文登門拜訪。

他倆都住在縣委住宅區,倆家的小樓相隔冇多遠。以前金勝不住這裡,是升任縣長後搬進來的,也就是耿雲峰原來住過的二號彆墅。

兩人寒暄過後,錢允文單刀直入,談了他此行目的有兩個,一個是為範海成說情,還有一個是關於縣郊廣場的安居工程招標問題。

範海成被邵萬友交給鎮紀檢部門連夜突審,兩天兩夜不睡覺,終於熬不過去全部交代。

他的問題很嚴重,已經涉嫌犯罪,金勝也冇給錢允文麵子,直接說這件事不用談了,弄得錢允文下不來台,臉色有些難看。

而關於第二個事情,錢允文提出交由廣南市恒嘉房地產公司來做更為穩妥,並隱晦的說:“這家公司實力雄厚,資質好口碑高,最為關鍵的是,你知道老闆是誰嗎?”

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