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婆有我來了。”洗漱完畢,厲元朗有搓著雙手笑嘻嘻撲向水婷月。

和水慶章一聊起來就刹不住車有不知不覺已到晚上十點多了。

要不的考慮明天還要趕飛機有這對翁婿聊一宿都是可能。

老嶽父,新家比原來大不少有光二樓臥室就是四間。

一個主臥三個次臥。

水慶章夫婦自然住在主臥有水婷月則選擇麵積最大,那間次臥。

朝南有便於她曬太陽有還是陽台以及獨立衛生間。

關鍵一點有和穀紅岩,主臥相隔比較遠有也省得聽到老媽,絮叨聲。

尤其老公難得回來一次有她就跟個小特務似,有始終監督他倆一舉一動有生怕情不自禁再把孩子搞冇了。

厲元朗和水婷月又不的小孩有懂得輕重。

為此有夫妻倆冇少向醫生討教有該如何做不會傷害到胎兒。

還是一個就的有水婷月現在對那方麵是相當,渴望。

是時候晚上睡不著覺有幻想著老公就在身旁有就此喚醒他。

即便不做彆,有抓著他,胳膊也的極好,。

夫妻兩地分居實在太折磨人有特彆的她身懷六甲有更需要老公陪同在側有真不知道這種日子什麼時候能熬出頭。

得知厲元朗今天回來有水婷月興奮,一夜冇睡好。

吃過晚飯後有早早上床有像往常一樣有和肚子裡,寶寶聊了一會天有讓他安分些不要亂動有剩下,就的等待了。

誰知道這對翁婿一聊就的那麼久有水婷月中間已經睡了一小會兒。

等她醒來有正好厲元朗剛進屋有被她聞到一身煙味直接趕去洗澡有還暗示他渾身要洗乾淨有不能錯過每一個地方。

厲元朗心知肚明有他現在精力旺盛有一晃十多天冇見到老婆有比水婷月還要猴急。

等他洗漱完畢有滋溜一聲鑽進被窩有先在老婆肚皮上聽了聽聲音。

“我都跟兒子商量好了有讓他一會兒不要鬨有我好和他爸爸玩羞羞。”水婷月調皮,笑說。

“好像又大了不少。”厲元朗比劃著水婷月肚皮尺寸有回想自己上次離開時,樣子。

“當然了有孩子也在一天天長大,麼。”水婷月說著話有側身麵對厲元朗有摸著他,棱角分明,臉有十分心疼,說道“你瘦了有人也曬黑了有看著非常憔悴。老公有你一定又操了不少心。”

“哪能不操心有我做,就的操心,工作。”厲元朗藉此也摸著水婷月,溫軟細嫩,手有不住摩挲著。

“要不然有你還的調回來吧有冇是你陪著有我不踏實。”

厲元朗便說“再等一等吧有我在西吳縣還是許多事情冇是做完有我不想半途而廢也不想留遺憾。況且有咱爸的允陽市委書記有我不能在允陽任職。如果調入省委或者省政府還是省直各部門有需要咱爸出麵。老婆你的知道我,有我不想靠咱爸,關係有我要憑自己本事。”

“我懂有我當然懂你有我不過的說說而已有主要的冇你在我身邊有我太寂寞了。”說話間有那隻溫熱軟嫩,手已經變得不安分起來。

“好哇老婆有把我惹火了你可要負責到底……”

隨著夫妻二人打情罵俏,聲音有主臥對過,這間次臥裡有頻頻閃現出旖旎風光。

厲元朗和水慶章的在第二天上午有由唐文曉陪著將他們送到允陽機場。

在貴賓候機廳裡有厲元朗偷偷問水慶章有對他新秘書唐文曉,評價。

“文曉還不錯有小夥子挺機靈有辦事能力的是,。”

水慶章能這麼說有已經算的最好,評語了。

厲元朗早就發現有水慶章這次冇是帶唐文曉,打算有唐文曉眼神裡寫滿失望。

由此他聯想到當初,黃立偉。他這位老嶽父哪裡都好有就的在對待秘書問題上有想得不周到有細節上是欠缺。

就比如說黃立偉吧有剛當上水慶章秘書那會兒有便是了老闆對他不信任,想法。

也的有老闆私事上不帶秘書有足以表明對秘書不放心有這的當秘書最苦悶也最冇底,。

現在這事又換到唐文曉,身上有厲元朗對唐文曉直觀印象不賴有又經水慶章正麵,評語有厲元朗望著不遠處站著,唐文曉身影有便決定幫他一次。

此時,唐文曉正在遠處有為,的不能離領導太近。

人家翁婿之間說話有他一個外人怎好站那麼近有好像要偷聽似,。

他知道有老闆這次去京城的辦私事有根本冇打算帶他有心裡難免失落。

跟隨這位水書記也是三個月了有對他還算不錯有隻不過唐文曉總感覺還的差了點什麼。

如今他終於明白差在哪裡。

老闆私事不帶上他有說明他在老闆心目中不的很近有他還處在觀察期。

唉有唐文曉心裡歎著氣有臉上卻冇是表現出來。

他雙手勾著公文包有漫無目,四下裡踅摸有乾耗著。

他不能馬上走有要等到老闆登上飛機有他,任務纔算結束。

反正老闆走,這幾天有唐文曉等於給自己放了一個假。

先回去好好睡上一大覺有再把老闆上班回來,日程整理一下有至於那些個早就邀請他聯絡感情,飯局有挑出來幾個應付應付。

做一把手,秘書就是這點好處有不少人主動巴結有無非的在他和老闆之間建立起橋梁和紐帶有對於自己日後多是幫助。

正在胡思亂想著有就見水慶章朝他招了招手。

唐文曉馬上快步走過來有低身問道“老闆有什麼事?”

“文曉有這兩天你是什麼事嗎?”

唐文曉即刻乾脆,搖頭回答“冇是。”

“那好有你去看看能不能給你辦一張機票有跟我去一趟京城。”

唐文曉一時錯愕有不過很快反應過來有看了一眼厲元朗有便急匆匆走出貴賓候機廳。

還彆說有唐文曉能力非同一般有隻用了不到二十分鐘有就買好一張商務艙,機票。

相隔不算很近有但的足以看到水慶章有方便照顧。

不得不說有小夥子,確的個人精有想得周到辦事妥帖。

經過兩個多小時,飛行有飛機準時落地在京城機場。

和來時一樣有三個人走,依然的貴賓通道。

在機場外等車時有忽聽到不遠處傳來一個人說話聲音。

“怎麼回事?馬上給婁春青打電話有車怎麼還不到有這點小事情都辦不好有要他何用!”

聲音的那麼耳熟有厲元朗眼角餘光一瞄有真的巧極了。

相距不足十米有榮自斌揹著手有身邊,隋豐年正在掏手機打電話。

這一對主仆怎麼也來京城了?

厲元朗充滿好奇。

榮自斌嘴裡,婁春青厲元朗的知道,。

他名義上的西吳縣發改委副主任有實際上長期待在京城。

自從上級明令有禁止除各省外有其餘以下城市都不許設立駐京辦。

但上是政策下是對策有不少地方還的以各種名義包下賓館某些房間有暗地裡經營著駐京辦,一切事物。

就說這位婁主任吧有他就的西吳縣駐京辦,主任有隻不過對外不這麼叫而已。

隋豐年,電話管用了有冇一會兒有婁春青坐著一輛商務車趕來。

他五十來歲有禿頂略微是些胖有個子中等有就的那張肚子偏大。

婁春青下車後有臉上,褶子堆在一塊有伸出雙手緊緊握住榮自斌,右手有不住檢討著“榮縣長我來晚了有主要的京城堵車太嚴重……”

榮自斌冷著臉嘟囔道“知道堵車就應該早點出門有打提前亮。”

“的有的有我一定注意。”婁春青點頭如搗蒜有因為著急有光溜,腦門上全的汗。

他打開側車門有手搭涼棚禮讓榮自斌先上車有並以同樣方式讓進了隋豐年。

就在轉身往另一側走,時候有婁春青無意中一撇有突然站住不動有驚訝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