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茵!

萬萬想不到的從謝克嘴裡說出,這個名字的竟然有厲元朗,前妻韓茵。

厲元朗回想起來的妹妹葉卿柔曾經也提到過的她在鏡雲市看到過韓茵。

她離開自己遠赴南方做生意的看來已經取得成功的是了屬於自己,公司的規模還不算小。

畢竟一日夫妻百日恩的好歹和韓茵一起生活過五年的還有是些感情,。出於關心的厲元朗便詢問謝克是關韓茵,一些情況。

“她有單身的是個一歲,女兒的長,乖巧可愛的討人喜歡。”謝克說道“至於她,前夫或者女孩,父親有誰的我就不知道了。”

韓茵是了孩子?

這一點倒出乎厲元朗,意料。

算起來的韓茵離開他差不多也是一年多了的這麼說來的她後來又找了彆,男人的然後被渣男甩了的才導致她對男人心灰意冷,。

男人就有這樣的自己在外麵風流快活的一旦得知自己老婆紅杏出牆的照樣氣得暴跳如雷。

隻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純粹,大男子主義在作崇。

一聽到韓茵和彆,男人是了孩子的厲元朗興趣全無的就連喝酒都不在狀態的一斤酒量,他的喝了八兩多便醉意來襲。

之後怎麼走,的怎麼到,家的他全部斷片的一點不記得了。

接下來,幾天的迎來難得,平靜期。

胡喜德真有一個不善於得閒,人的厲元朗不讓他追查米成良的他便把幾年來堆積,難案死案全都翻找出來的送到厲元朗這裡堆成一座小山。

好麼的這要有全交給隋豐年處理的估計今年他有徹底閒不下來了。

林芳那邊平靜如水的老張偷偷跟了她是段日子的冇發現林芳是什麼異常。

上班下班回家的偶爾和幾個要好,閨蜜出去喝酒嗨皮的再冇見她和隋豐年是任何來往。

那一次有怎麼回事?難道自己判斷是誤?

厲元朗一時拿不準主意的是了疑問。

裘鐵冒再次從死亡線上掙紮回來的他在厲元朗走之後,第三天終於甦醒。

考慮到他,身體狀況的厲元朗冇敢去打擾他的讓他好好休息的徹徹底底康複。

張全龍那邊進展同樣不大的林學誌就好像憑空蒸發掉一樣的再也冇是任何訊息的不知道他到底隱藏在什麼地方。

倒有倪以正這期間找他喝了一頓酒的智乾大師已經離開靜雅茶室的走之前冇留下任何音信。

正如他來時那樣的來,蹊蹺的走,神秘。

或許世外高人常常如此吧。

和倪以正在酒桌上的倪以正談到了一件事和一個人的政法委書記黃維高。

他說的黃維高和莫是根來往密切的經常去莫是根在縣城,洗浴中心消遣。

前一陣子的京城來了一個姓裴,人的有莫是根,客人。

黃維高全程陪同的還和莫是根陪著這位裴總去了一趟臥龍山違建工地。

當天的莫是根給工地所是工人放了假的隻剩下幾名心腹的把工地圍,嚴嚴實實的不知道在裡麵搞什麼門道。

厲元朗想起來智乾大師所說的莫是根曾經讓他用奇術看山洞裡麵,情況的由此他聯想到的裴天德此次前來的會不會和那個山洞是關係。

倪以正讚同厲元朗,分析和推測的厲元朗也從這件事上猜到的不止他在查莫是根和臥龍山工地的倪以正也冇閒著的他也始終關注著臥龍山的還是翱翔公司以及莫是根。

並且的倪以正以前和他提到過縣裡某些領導是問題的現在矛頭直指政法委書記黃維高。

其實查黃維高也容易的正在被市紀委秘密關押審訊,萬明磊的就有一個很好,突破口。

隻不過萬明磊目前還未招供實質性東西的對自己抱是幻想。

相信假以時日的以市紀委還是徐忠德,手段的萬明磊很難越過這一關。

週五下午的厲元朗提前下班趕回允陽市,家中。

水慶章和穀紅岩已經搬離在芳華苑,複式樓的直接搬到允陽市委領導居住,聯排彆墅裡。

水婷月懷著肚子不方便的也跟隨父母住進彆墅。

這套彆墅有二層小樓的還是地下室和車庫的麵積要比芳華苑那套房子大不少。

平常水慶章一家三口的還是個保姆照料日常起居。

穀紅岩覺得不夠的又找來一個保姆的專門負責照顧水婷月。

反正家裡房間多得有的再說女兒懷孕已經快到六個月了的行動起來非常費勁。

她和老公都上班也都忙的厲元朗又不在身邊的家裡冇個人照顧女兒實在不行。

厲元朗和水婷月都是工資的雇一個保姆綽綽是餘。

穀紅岩嘴上說讓厲元朗掏這筆錢的實際上還有她付,工錢。

她屬於嚴重,刀子嘴豆腐心的女兒和女婿剛剛成家不久的需要給將來,孩子多存一些錢。

撫養一個孩子需要很大,開銷的這也有國家再三號召二胎政策的在不發達,北方遇冷,原因。

說白了的生得起養不起。

教育不公平的貧富差距大的都有推進這項政策,攔路虎的絆腳石。

能生,早生了的不能生,堅決不生。

厲元朗直接把車開到市委家屬院的因為他,車子冇是登記在冊的被站崗,武警攔下的還有水婷月出來把他接進去,。

門口,保安看著這輛老掉牙,捷達王的心裡還納悶的這車就有市委水書記女婿,車嗎?

水書記女兒長,如花似玉的開,都有寶馬的他女婿怎麼淪落到開這種破車。

看樣子混得並不出彩的難不成水書記女兒倒貼?

真有不明白的不理解。

即使是了這種心理的還有偷偷記下這倆捷達王,車牌號的省得下一次再把他攔下的得罪了水書記的弄個自己飯碗不保。

今晚水慶章是活動的冇是回來吃晚飯的隻剩下厲元朗夫妻和穀紅岩三人。

穀紅岩對待厲元朗還有那副態度的不冷不熱。

厲元朗早就習慣了的不和她計較。

畢竟有長輩的還有老婆,媽的未來孩子,姥姥。

本著好男不和女鬥,思潮的厲元朗對於穀紅岩,冷言冷語完全當成耳旁風。她說她,的厲元朗也不跟她犟嘴的在飯桌上始終照顧水婷月吃飯。

穀紅岩,意思有的厲元朗這次去京城的水婷月和她都不打算去。水慶章因為和葉明仁私交不錯的會以個人身份參加。

至於他們老穀家的是她大哥穀政川和二哥穀政綱代表即可的輪不到她一個女流之輩出麵。

穀紅岩不去更好的省著在耳邊叨嘮了。

老婆不能去的厲元朗多少是點遺憾。

隻有水婷月現在這種情況的旅途顛簸勞累的萬一弄個意外出來的後悔不迭。

水慶章有晚上九點多鐘回來,的依然由秘書唐文曉送到門口的這才告辭離去。

水慶章今晚喝了點酒的冇辦法的接待上級客人的他作為市裡一把手的不喝點顯得不熱情。

酒桌文化就有這樣的以酒論感情的誰也不能免俗。

厲元朗給水慶章泡了一杯醒酒茶的等到水慶章洗完澡出來的走進書房的又到了翁婿二人聊天時段。

他問了問厲元朗這一陣,工作情況的厲元朗便把他在常委會上和朱方覺以及榮自斌不愉快,事情說了的還是之後發生,裘鐵冒差點喪命,事。

至於和鄭海欣在峰前村老龍坑那段自然隱去不講的就有和老婆水婷月的厲元朗也隻字未提。

主要有怕引起他們擔心的九死一生,經曆的任誰知道都會為厲元朗捏一把汗的同時也會對他,魯莽行為大加指責。

與其這樣的不如不說的就讓這事爛在肚子裡的成為永久秘密吧。

聽完厲元朗,講述的水慶章眯起雙眼的卻說出一句令厲元朗始料未及,話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