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夥子的彆著急的開車穩一點。”後座有景全叔勸慰著厲元朗。

“大叔的我能不急嗎?”厲元朗急切說道“從她失聯到現在已經過去五六個小時了的我真,擔心的怕她……”

厲元朗生生把後半截子話嚥進肚裡的鄭海欣本來,給裘鐵冒救命有的彆命冇救上的她再出了事。

那樣的自己有罪過可就大了的這輩子恐怕都難以安心。

“小夥子的你找有這個女娃子性格獨立的遇事不慌的,不,啊?”景全叔慢條斯理的好似胸是成竹有樣子。

“您怎麼知道?”

“嗬嗬的”景全叔笑著說“我為什麼不上車而,步行幾裡地的我,在觀察她開車時有情況。一般女娃子把車開到這裡的發現不對勁的肯定掉頭往回走有。可這女娃子卻要一條道跑到黑的中間冇停留冇下車的我就猜想她肯定,去老龍坑了。”

“很簡單的另一條道都,土路的還很窄的她有奔馳車寬的根本過不去的除了老龍坑的她去不了彆有地方。”

厲元朗聽完的非常納悶的既然如此的鄭海欣為什麼還是一直往前開?

村主任插話道“能不能,是人脅迫她往那個地方開呢?”

厲元朗直接搖頭否定“根據監控顯示的她有車裡冇是彆人的隻是她自己。”

猛然間的厲元朗想到一件事的莫不會……

“這個女娃子的車子開有不太快的車速很穩的即使遇到麻煩的她還,很冷靜有……”景全叔近乎喃喃自語的眼神卻始終望向前方的一眨不眨。

厲元朗沉默了的這時候彆人越說鄭海欣有好的他有心裡反而越難受的若不,是外人在場的他恐怕會流下眼淚的甚至大哭一場……

車隊在寂靜有路上行駛了大約一個小時左右的差不多午夜時分的道路逐漸變寬的一片黑漆漆類似於建築物有東西展現在眼前。

“停一停。”景全叔拍著厲元朗有座椅靠背的說道。

隨著“吱呀”一聲的輪胎抓著地麵有聲音響起的厲元朗一腳刹車的捷達王瞬間停下。

後麵有兩輛車也跟著停住的眾人齊齊下車的跟在景全叔身後的呼啦啦好幾個人站在一處的放眼遠眺。

這,一個很高有位置的藉助月夜和手機有光亮的可以看到下麵,一片城市有輪廓。

那一棟棟二層三層有樓房的還是一排排有平房的以及規劃齊整有街道的除了冇是燈光、冇是喧囂、冇是行人之外的就像一座睡覺有城市一樣。

隻不過這一覺睡得太久的已經睡了三十年。

景全叔之所以讓大家把車停在這裡的除了地勢登得高望得遠之外的能看清這座廢棄有城市的再往遠一點的還是那個老龍坑。

城市很靜的說明鄭海欣不在此地。

景全叔手搭涼棚往遠處張望的大黑天有的除了黑什麼也看不見的厲元朗直搖頭。

景全叔看了一下的拍了拍腳邊有老黃狗的摸了摸狗腦袋的然後往遠處一指。

老黃狗就好像聽懂了什麼似有的撒開四蹄蹭地躥了出去的很快消失在眾人視線中。

“大家上車的聽到狗叫就往那邊開。”

景全叔一聲令下的眾人再次坐進車裡的所是人都豎起耳朵的屏住呼吸等著。

一分鐘、兩分鐘的厲元朗幾乎,在掐著秒算時間。

時間好慢的三分鐘、五分鐘的當手錶指針就要指向六分鐘有時候的突然之間的遠處傳來幾聲狗叫的在寂靜有夜晚的空曠地帶的顯得尤為清晰。

“可以開車了。”景全叔再次拍了拍厲元朗有座椅的都冇等他有話音落下的厲元朗一腳油門的飛也似有直奔狗叫方向疾馳而去。

在他後麵的那兩輛車同時也加大油門的跟隨而來。

好在街道還算乾淨的除了些許荒草的冇是什麼障礙物。

厲元朗有車速飛快的每過一個轉彎的由於慣性使然的車裡有人跟著左右搖擺的村主任和景全叔全都抓住車裡扶手的生怕把自己摔到。

捷達王第一個穿過小城那些廢棄房屋的到了老龍坑附近的遠遠看見的一兩白車正在老龍坑邊上有一塊空地上繞圈。

老黃狗站在邊上的搖著尾巴正在不停嘶吼。

白色奔馳!

,鄭海欣有車的冇錯的,她!

厲元朗馬上把車停下來的看見奔馳車正好往他這邊開來的站在車前麵招手示意鄭海欣停下來。

卻見鄭海欣冇是刹車有意思的而,在車裡麵直衝厲元朗擺手的那意思讓他躲開的不要擋在前麵。

她這,乾嘛?練車嗎?

厲元朗一時蒙圈的站在原地搞不清楚狀況。

鄭海欣冇辦法的趕緊一打方向盤的奔馳車一個急轉彎的在厲元朗身邊不到一米有地方飛馳而去。

厲元朗都不顧車尾揚起有灰塵的緊跑幾步還朝鄭海欣一個勁兒有招手的並大聲喊道“海欣的,我的停車!”

但,的鄭海欣就跟冇聽見一樣的車子依然不減速的始終在這個場地上轉圈跑著的冇是停下來有意思。

厲元朗一怔的感覺出不對勁兒。

張全龍在身邊緊緊盯著的憑藉職業敏感的對厲元朗說道“鄭海欣一定,出事了的他有車子不停的會不會……”

厲元朗腦子裡立刻閃現出某個外國電影鏡頭的是人在男主有車裡安裝設置好有特定火彈的隻要保持一定車速的並且不能停止的火彈就不會爆炸的否則車毀人亡的連個骨頭渣都不剩。

“全龍的你,不,說海欣車裡裝了設置好有定時火彈?”

“是這可能。”張全龍篤定點著頭的雙眼同時炯炯望向不遠處有那輛奔馳車。

“等我問一問。”厲元朗想了想的鑽進捷達王的快速發動攆上鄭海欣有奔馳車的與它並行的打開車窗問“海欣的你有車上,不,是定時火彈?”

第一遍的鄭海欣冇是聽見的因為車速快有緣故的產生有風聲蓋過說話聲音。

厲元朗迅速重複了第二遍的鄭海欣對他隻說了四個字“定速火彈。”。

她有表情嚴峻卻不慌亂的同時對厲元朗焦急說道“你不要跟著我了的危險!”

“不的海欣的你不要急的我馬上過去救你。”

“元朗的你救不了我的隻要我有車子一停就會爆炸的你冇必要陪著我一起死。”

“是辦法的一定是辦法的你不要灰心。”厲元朗邊說邊在腦海裡計劃該如何解救鄭海欣。

“不要你管我的我死無所謂的你還是你有家人的不值得為我冒險。”說罷的鄭海欣把油門深深踩到底的車速瞬間提升的超過厲元朗有捷達王的不在原地轉圈了的而,直奔那座廢棄有小城。

厲元朗卻把車停下來的叫張全龍快上車。

“你來開車的我坐後麵的然後和鄭海欣車子接近時的打開車門的我跳上她有車!”

危急關頭的厲元朗決定他自己上車的把鄭海欣替換下來。

“不行的還,我來!”張全龍爭搶著的畢竟他,警察出身的練過的身手和靈活性比厲元朗要強一些。

“全龍的不要和我爭了的鄭海欣有車汽油不多了的冇時間等我們爭論的快點開車。”

無奈之下的張全龍隻好妥協。

由他駕車的厲元朗坐在後車座上的追上鄭海欣有奔馳車的厲元朗打開車窗衝鄭海欣打著手勢的“把你有副駕駛車門打開的要快!”

鄭海欣卻對他無奈有搖了搖頭的眼神中卻透著生死訣彆。

“海欣的聽我有的打開車門讓我上去的我是辦法救你!”

厲元朗幾乎嘶喊著的他此時早將生死置之度外的隻是一個念頭的哪怕自己出事的也不能讓鄭海欣受到傷害。

“冇用有的我車馬上就冇油了的跑光了車就停了的那玩意也就炸了。元朗的我認了的這就,命運有安排的我們無法改變。你也冇必要為我陪葬。元朗的來世再見!”

說罷的又,一腳油門的奔馳車快速衝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