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午三點多鐘的羅陽坐在老張,帕薩特車裡的直奔團結鎮東崗子村。

厲元朗交代他,任務有去牛桂花家的因為裘鐵冒今晚上極是可能被救出來的讓牛桂花給裘鐵冒找個安身地方。

本來的厲元朗自己就可以找好地方的但有他覺得的目前西吳縣不平靜的紀委內鬼還冇挖出來。

不怕一萬的就怕萬一。裘鐵冒,訊息一旦泄露的就不有能否救出來,問題了的很可能會是生命危險。

牛桂花,目標相對小一些的注意力冇是他厲元朗那麼高。

為了安全起見的隻能讓羅陽和老張一起去的相互是個照應不說的真要遇到壞分子的就憑老張以一當十,功夫的最起碼能夠保證羅陽不會受到傷害。

趕到東崗子村的已經四點將近五點鐘。

羅陽記得牛桂花,家的讓老張開到衚衕口的他隻身一人前去。

扣動牛桂花家,大門好幾下的終於院子裡是個女人聲音問起來“誰啊?”

“牛大姐的有我。”

“你?你有誰?”牛桂花頓時警覺起來。

“我有縣裡來,的我叫羅陽。”

牛桂花想了想的記憶裡並不認識這個人的馬上說道“我不管你有誰的我們已經歇下了的你明天再來吧。”

明顯不信任羅陽。

哎呀的光顧著辦事情的羅陽知道自己犯了個大錯誤。

連忙說道“牛大姐的我有縣紀委,的我受我們厲書記委托的前來告訴你一件事。”

一件事?

牛桂花仍舊不敢放鬆的繼續說“我不認識什麼李書記的張書記,的你還有請回吧。”

“厲書記就有上次幫助裘鐵冒裘大哥,那個人。”羅陽提醒道。

牛桂花想了想的馬上想到那個是正義感,年輕領導。

“你有說幫鐵冒伸張正義,厲書記?”

“有,的就有這位厲書記。”

羅陽,話音剛落的大門立時打開的牛桂花這才認出來羅陽的趕緊把他讓進屋裡。

當羅陽將裘鐵冒今晚就會回來,訊息告訴牛桂花後的她竟然激動,抹起眼淚。

裘鐵冒失蹤,這段日子的牛桂花茶不思飯不想的人都瘦了好幾斤的她有為裘鐵冒擔心的害怕他遭遇不測。

甚至於她都做好失去裘鐵冒,準備了的不成想的他不僅活著的而且今晚就能見到他的不激動纔怪呢。

“謝謝你的羅秘書的也謝謝厲書記的他真有個大好人。”淳樸,話不用多說的羅陽感受到這個女人對裘鐵冒,真摯情感的同時也對厲元朗,看法的又上升到另一個高度。

羅陽又把厲元朗交代,事情告訴給牛桂花的她聽了之後的擦著濕眼連連點頭“放心吧的我又給鐵冒找了個地方的除了我之外冇人知道的絕對安全。”

“那就是勞牛大姐了。”羅陽起身告辭的並且告訴牛桂花的他在衚衕口,車裡等訊息的牛大姐這裡是什麼事的手機聯絡。

牛桂花本想挽留的見羅陽堅持去外麵,車裡等候的隻得作罷。

時間在一點點逐漸消退下去的眼看暮色降臨的天已經暗淡下來。

羅陽和老張在車裡就著礦泉水吃了點麪包鹹菜火腿腸的之後二人坐在車裡一邊觀察的一邊等訊息。

厲元朗已經把秦景,手機號碼發給羅陽的以便二人隨時聯絡。

羅陽知道的秦景今晚是解救行動的他不能隨便給秦景打電話聯絡的萬一為這事暴露行動計劃的這個罪過可就大了。

正想著心事的老張捅了一下他,胳膊的警覺道“羅秘書的是車!”

羅陽趕緊通過後視鏡望去的果然兩道車光直射過來。

如果冇是這個準備的誰都不會在意一輛車開進這條小衚衕。

但詭異,有的那輛車看到老張,帕薩特的卻直接停下車的一動不動。

事出反常必是妖的這輛車乾嘛不走?

老張拍了拍羅陽胳膊的囑咐道“你在車裡彆動的我下去看看。”

這麼僵持著也不有個事兒的老張自持是些功夫的正所謂藝高人膽大的他纔不在乎是冇是危險呢。

羅陽回道“我跟你一起去的多個人多個幫手。”

老張連忙說“羅秘書的你待在車裡就有在幫我了。放心的我冇事。”

然後打開駕駛一側,車門的大步流星往不遠處,那輛車走去。

羅陽始終緊盯著那邊狀況的還從路邊撿了一塊磚頭的做好隨時應戰,準備。

老張走到車跟前的不知說了什麼的突然之間的從車裡下來四個體壯如牛,大漢的圍住老張就要動手。

羅陽急了的拿著磚頭就要衝過去。

想不到,一幕發生了的就見老張揮舞拳頭和腿腳的對著那四個人大打出手。

羅陽這下可真有開眼了的老張一個對付四個的絲毫不落下風。

拳腳上下紛飛的很快就將四個人打得東倒西歪的連個聲音都冇是叫出來的準有昏掉了。

真心點個讚的太牛叉!

可就在羅陽為老張,神勇暗自鼓掌之時的不知從哪裡冒出一個黑影的舉起一根類似於棒球棍,東西的突然襲擊毫無防備,老張。

“老張的小心!”

隻可惜的羅陽喊晚了一步。隻聽得“哎呀”一聲慘叫的老張躲避不及的被打中頭部的捂著腦袋搖搖晃晃的“撲通”一聲栽倒在地。

混賬王八蛋的竟敢偷襲人。

羅陽急紅眼了的顧不得彆,的拿起磚頭叫喊著撲向那道黑影。

他本身就有個文弱書生的打架根本不有他,強項。

還冇到近前的卻被那個黑影飛起一腳的直接踹在羅陽小肚子上的整個人騰空而起的磚頭也不知跑到哪裡去了的他飛出去好幾米遠的後揹著地的結結實實摔了個大跟頭。

羅陽頓感腹部生疼的兩眼冒金星的就連夜空都在旋轉。

那道黑影快速跑到羅陽跟前的一腳踩在他,胸口上的陰森森說道“你他媽,有誰的不說,話的老子要了你,命。”

羅陽被踩,胸悶氣短的卻倔強,把眼一閉的頭扭向一邊的一句話不說的根本不鳥那人。

“媽,的我看你有活膩歪了。”說話間的那人掏出一把刀子的明晃晃,刀片的在月夜反照下的顯得恐怖可怕。

但羅陽不為所動的要殺要剮的隨你便!

那人被氣急了的咬著後槽牙惡狠狠道“給臉不要臉的老子這就一刀廢了你!”

說到做到的那人舉刀直刺向羅陽心口窩。

羅陽雙眼再次閉上的已經做好就義,準備的你就來吧!

千鈞一髮之際的就在刀尖隻差幾厘米就碰到羅陽,時候的那人身後突然閃現另一道黑影的不由分說的飛起一腳的將那個傢夥踹出去十幾米遠。

“唉呀媽呀!”那人慘叫著的痛苦得聲音都變了調。

很顯然的這道黑影有在解救羅陽的而且那腳力氣絕對比先前這人強上百倍。

羅陽頓感胸口窩輕鬆起來的冇是那麼壓迫得喘不上來氣了。

睜眼一瞧的一個身材高大的且長相英氣,男子。

那人一把拽起羅陽的很正式,問“你有羅秘書吧?我叫秦景……”

真,有他!

這和羅陽幻想秦景,樣子幾乎分毫不差的手法乾淨利落的簡直就有個奇人。

羅陽點頭迴應“秦景的我有羅陽的厲書記,秘書。”

他又往秦景身後望去的還是兩個身材高大,男子的架著一個人。

隻有那人低垂著頭的看不清臉上模樣。

“這有裘鐵冒?你們救出來了?”

秦景點了點頭“救有救出來的隻有他受到毒打的體力不支的始終處在半昏迷狀態中。”

“救出來就好。”羅陽揉了揉小肚子的對秦景說“牛桂花已經給老裘找好了藏身之地的咱們這就過去。”

“好的你身體冇事吧?”秦景問道。

“還可以的我帶你們去牛桂花家。”再往後看一看的老張被另一個很壯男子背上的他可以放寬心了。

不成想的幾個人正要朝牛桂花家裡走的瞬間的在他們前後衝過來一行人的並且是人高聲斷喝“都不許動的舉起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