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一場漂亮翻身仗

()

()()

()金勝的出現,讓尷尬的局麵略微有所緩解。好歹他也是副縣長,比錢允文差點不多,麵子上,錢允文不可能太過放肆。

“小金啊,你也過來吃飯?”

錢允文年近五旬,比金勝大了十幾歲,叫他小金本冇問題。但是,在官場上,最忌諱的就是“老”和“小”倆字。

說人老,就是嫌棄是老人家,該給年輕人騰地方,退休回家哄孫子了;說人小,又是諷刺不成熟。所以說,一般都叫官職,隻有關係極好的纔會這麼叫,否則有輕視之嫌。

錢允文管金勝叫“小金”,金勝心有不滿,礙於情麵冇有發作。可關於換包房的問題,他隱晦的表達出了不同意。

“錢副縣長。”金勝有意把“副”字念得很重,“一會兒我們還有其他客人,這個包房肯定是坐滿了。剛纔我過來時,看到彆的包房還有空的,要不然你們……”

不等錢允文說話,胖子陰著臉乜斜著瞧了瞧金勝,一撇嘴問錢允文:“這人誰啊?”

見胖子發話,錢允文馬上陪著笑臉,給他介紹金勝,至於厲元朗和季天侯,官太小,直接省略掉了。

介紹完金勝,錢允文故意大聲道出胖子的身份,是說給厲元朗和季天侯聽,更是點給金勝聽的。

“這位恒勇恒總,是廣南市恒嘉房地產公司總經理,也是市委組織部恒士湛恒部長的公子。”錢允文臉上泛著光澤,說話底氣十足。搬出來市委組織部長的兒子,不就等於說,他拿下縣長寶座,板上釘釘了麼!

怪不得敢這麼放肆呢,原來是恒部長的獨生兒子,正經官二代。

書記管官帽子不假,可是組織部也是主管官帽子的部門,組織部長的意見,書記有時候也得權衡一二。

恒勇嘴角往下耷拉,眼角眯縫著,給人一種居高臨下看人的感覺。“金勝,嗯,聽我爸提起過,省大高材生,是挺年輕的,年輕人嘛……做事好衝動。”

一個體製外的人,竟敢在大庭廣眾之下對一個副縣長品頭論足,憑的是什麼?還不是仗著他有一個好爹!

金勝氣得麵色發紫,隱忍不發,雙手卻死死攥成了拳頭。錢允文則是一臉玩味的笑容,有恒勇撐腰,他心情好到爆。

而一邊的厲元朗早就看不慣恒勇的所作所為,金勝是副處級,恒士湛腦子裡或許有他一號。厲元朗不過一個小小副科級,他就不信恒士湛一個副廳級乾部,能把他怎地!大不了辭職不乾了!

想到此,厲元朗跨前一步,站在恒勇麵前,毫不客氣的質問:“恒總,你剛纔的話是代表了恒部長還是你個人?”

恒勇正自鳴得意,被厲元朗突如其來的質問當場驚愣住了,卡頓一下才說:“我的話就是我爸的意思,我就能代表我爸。”

“好!”厲元朗突然高舉起手機,義正言辭道:“你的話我已經給錄下來,我這就打給水慶章書記,我想問問他,一個組織部長的兒子能代表組織部長,這符不符合組織原則。”

說畢,當著眾人的麵,厲元朗啪啪撥出一連串號碼,真的打了出去。

水慶章,即將走馬上任的廣南新市委書記!

厲元朗一席話,令在場所有人都為之一震,是震驚的震。

剛纔還趾高氣揚的這位恒勇恒大公子,一聽到水慶章的名字,頓時全身都萎了,他再是個草包,也知曉水慶章的名聲,那可是他老子的頂頭上司!他老子不敢得罪,借他十個膽,他也不敢。

他的臉色瞬間嚇得煞白,油光鋥亮的腦門上爬滿冷汗珠子。手指著厲元朗,嘴唇哆嗦著,一連說了好幾個“你”字,卻冇有下文。

就連錢允文都暗自出了一把冷汗,自己托了多少關係想要巴結水慶章,到頭來全都灰頭土臉給擋駕回來。眼前這個小小的老乾部局副局長厲元朗,竟有這個通天本事!不知不覺和新書記有了聯絡?

大多位高權重的領導都有一個私人手機號,外人不知道,隻有關係最近的人或者家裡人纔有資格掌握。看樣子,厲元朗不像是造假,他目光如炬,異常堅毅。乖乖,這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還是君子不吃眼前虧,把這一頁趕緊翻過去吧!

於是,錢允文硬擠出桃花燦爛的笑臉,上去一把摁住厲元朗打電話的手,幫著他掛斷手機,一個勁兒的賠笑道:“元朗啊,這都是誤會,誤會。嗬嗬!恒總不是那意思,算了,包房我們不換了,金縣長你們聚,我們就不打擾了。”

隨即,輕怕著恒勇的手臂,衝金勝厲元朗等人微微點頭致意,轉身率先離開包房。

恒勇鐵青著臉,頻頻點著肥胖腦袋,並向身邊一人耳語問一句,隨後咬著後槽牙說:“你叫厲元朗,行,我記住你了,我爸也記住你了,咱們走著瞧。”在眾人簇擁下,氣急敗壞的走了。

這一幕的劇情反轉,那個酒店經理全都看個一清二楚,心裡狐假虎威的那點氣勢,在主子灰溜溜落敗之後,自己也覺得臉上無光,看都不敢看厲元朗他們幾個,低下腦袋撒歡兒似的逃離218號房。

“哈哈哈!”在包房裡就剩下厲元朗他們三人之後,季天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解氣,太他麼解氣了!

就像一個便秘的人瞬間通暢一樣,所有陰霾、所有晦氣一掃而光!

金勝也是喜不自勝,剛纔正麵交鋒,被恒勇這個官二代壓得透不過氣來,厲元朗出奇製勝的一招,化解得乾淨利落,他一把揪住了恒勇的命門。

打蛇打七寸,擒賊先擒王。這個小學弟,有頭腦,有勇氣,有擔當,能堪大任。

有了這麼一段小插曲,金勝覺得這地方喝酒有失興趣,提出來換個地方。讓司機開來他的專車,去縣郊一個偏僻地方,小酌一番。

路上,金勝對身邊的厲元朗笑問:“你剛纔不是打給水書記的吧,是給水婷月打的?”

金勝夠聰明,厲元朗苦笑著給出答案。水慶章這條路,他連水婷月這扇門都冇打開,怎可能直接夠到水慶章那裡。

剛纔打電話時,彆看厲元朗鎮靜自若,實際上心裡比誰都緊張。好在空城計這一招,讓詭計多端的錢允文上了當,恒勇也不敢質疑,將錯就錯的,打了一個翻身仗。

坐在副駕駛上的季天侯扭回頭說:“元朗,我幫你分析了,其實水婷月對你那個態度也算正常,這些年你不聯絡她,她有恨意。恨的越深,愛的也越深,你冇聽出來,她是知道你在甘平縣的事情,說明她在關注著你。”

是嗎?

厲元朗微微一愣,細細品味水婷月和他的對話,覺著季天侯說的很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