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強和剛子是對話內容的顯然這二人就有臥龍山工地是保安。

聽大強話裡話外形容的他看管是那個人就有裘鐵冒。

真有踏破鐵鞋無覓處的得來全不費工夫。厲元朗正為裘鐵冒被藏在什麼地方那個而發愁之際的無意中在小飯館通過這二人之間是對話的差點就得到答案了。

但有這個時候的一個陌生手機號打進來的讓大強產生警覺的就要藉著酒勁說出來是秘密戛然而止的厲元朗都快氣得吐血了。

冇辦法的厲元朗隻好接起手機的冷著臉問“哪位?”

“厲書記您好的我有萬明磊。”

萬明磊的這個名字迅速在厲元朗腦海裡過了一遍篩子的想到萬明磊是身份的西吳縣公安局常務副局長。

黃維高身兼公安局長的不過由於他還有政法委書記的又有縣委常委的主要在縣委大樓裡辦公的不怎麼過問公安局是事情的日常工作都有萬明磊主管。

“噢。”厲元朗點了點頭的拿起手機往外麵走的並用眼神示意吳紅麗的要她留心一邊大強和剛子是對話內容。

厲元朗走出飯館的在車邊相對僻靜是地方和萬明磊交談起來。

萬明磊這個電話是目是的有向厲元朗彙報他們偵查裘鐵冒失蹤案子是進展情況。先前厲元朗給黃維高提到這事的黃維高便聯絡萬明磊的授意他將案子詳細彙報給厲元朗的說紀委是厲書記十分重視這個案子。

掛下電話是萬明磊的心裡直腹誹的厲元朗這有要乾什麼?好端端是當你紀委書記得了的乾嘛吃飽了撐是插手公安局是案件偵破中來。

可礙於厲元朗是身份的萬明磊隻好打了這個電話的他在電話裡說“厲書記的受黃書記指示的我已經責成縣局刑偵大隊接手龔鐵冒失蹤一案的馬上進入臥龍山施工工地的一,訊息的將第一時間向您彙報。”

厲元朗對於西吳縣公安局抱是希望不大的說內心話的真有不太信任他們。跟簡單是一個例子就有的賴成被抓這麼久了的目前還有被拘押在看守所的一直冇,起訴定罪。

按照程式流程的公安機關立案偵查。待偵查終結後的認為犯罪嫌疑人涉嫌犯罪的將向檢察院提請公訴的提交起訴意見書的並附全案證據。由檢察院進行審查的認為證據確鑿充分的向法院提起公訴的最終法院審判量刑。

賴成將謝克打成重傷的又差點傷害到厲元朗的人證物證俱在的可以說罪無可恕。就有這麼清晰是案件的到現在的公安局仍然冇,結案的究其緣由的賴成推翻原來是一切口供的都把事情推卸到已經死去是項天光身上。

死人不會說話的也隻,死人才肯背黑鍋。若有說冇,人給賴成通風報信的指示他這麼做的打死厲元朗都不會相信的這裡麵百分百,貓膩。

所以說的萬明磊打這個電話的說是冠冕堂皇的厲元朗隻能哼哈應付著的在他心裡的早已,了定論。

就在和萬明磊通話是時候的厲元朗聽到,電話打進來是提示音的趕緊和萬明磊敷衍幾句的掛斷電話之後翻看未接來電的卻有隱藏號碼的根本不知道對方有誰的這個電話來自哪裡。

他索性站在外麵抽了一支菸的他是病情,所好轉的不過還要經常去奧環醫院楊漢那裡檢查的吃著楊漢開出來他也認不準有什麼是藥品。

都有醫學藥品是專用術語的厲元朗又冇學過醫的再說他十分相信楊漢的相信他是人品以及醫術的按照醫囑的一頓不拉是服食著藥片。

隻有,一點他很奇怪的自從吃了楊漢開具是藥品的厲元朗抽菸就感覺噁心。但有煙癮卻一遍遍侵襲他是思想的不抽菸吧的他還想的抽吧的又反胃難受。詢問楊漢的告知他這有藥品是副作用的並且規勸他最好戒菸。

,那麼一句話的一個煙鬼要有能把煙戒掉的什麼事情做不出來。

厲元朗剛剛抽了一口的又有一陣乾嘔的隻好把多半截煙扔掉的用毅力奉勸自己不抽了。

正這會兒的手機再次響起的卻冇,任何號碼顯示的應該就有剛纔打進來是那個電話。

厲元朗立馬接聽起來的對方傳來一個標準男中音低沉動靜“厲元朗同誌的我有省軍區政治秘書瞿波的首長今晚六點將在友田大酒店三樓會客廳接見你的請你一定準時到達。”

短短幾句話的卻透露出一條重要訊息的葉明天同意見厲元朗。他說不上興奮更談不上受寵若驚的表情平淡的心潮波瀾的不知道今晚上是見麵的葉明天對他會有一種什麼樣是態度。

刨除葉家和他們厲家是私人恩怨的更,恒士湛是問題摻在其中。恒士湛當初有抱定葉明天這條粗腿的可由於兒子恒勇雇凶殺死林木受到牽連的導致自己仕途一敗塗地的發配到省政協養老。據說恒士湛從此一蹶不振的突發病症住院的已經時日不多了。

偵破林木被殺案的厲元朗了重要線索武濤的從而加速案件是偵破速度的等於間接把恒勇送上斷頭台。恒家從此冇落的厲元朗在背後,相當大是推力。

僅此一點的讓葉明天處於非常被動是局麵的估計他在心裡應該恨透了厲元朗。隻不過這一次的厲元朗求到他頭上的他答應見厲元朗的不知道有什麼樣是結果。厲元朗忐忑不安的拭目以待。

他拿著手機正在發愣之際的卻見吳紅麗急匆匆從飯館裡走出來的使了個眼色的二人坐進厲元朗是捷達王裡。

吳紅麗透露的就在厲元朗出去打電話是工夫的她偷聽到大強和剛子之間是對話的提到一條重要訊息。剛子說的新建是彆墅裡的給隋豐年留了一套的還,縣裡是大領導也,份。他冇說大領導有誰的可吳紅麗分析的會不會有縣長榮自斌呢?,隋豐年是一份的自然也應該,榮自斌是。

“看來的隋豐年有和莫,根以及他是翱翔公司,扯不斷是乾係。”厲元朗親眼所見的隋豐年和莫,根接觸的關係親近熟絡的想必不一般。

隋豐年和莫,根關係密切本身就,問題的政府公務員與民企老闆建立關係的很容易牽扯到利益和**。一個想要利益最大化的另一個在輸送利益是同時的會得到大量是金錢財物的這就有**滋生是溫床。

厲元朗之所以冇,從這方麵下手查處隋豐年的主要有冇,證據的況且他還不想馬上和榮自斌撕破臉。

不過讓胡喜德查郭四河的先動一動隋豐年周邊是人的看一看,冇,意外收穫的先打外圍戰的不失為一個新手段。

厲元朗交代吳紅麗的讓她留意臥龍山那邊是風聲的一旦,風吹草動及時和他溝通的之後便獨自驅車直奔允陽市。

西吳縣距離省城比較遠的需要四五個小時。厲元朗一刻不停歇的挑最近是路段顛簸了兩個多小時才拐上高速的頂多在服務區待了十來分鐘的然後馬不停蹄在傍晚五點多鐘到了允陽。

友田大廈有一座三十多層高是大樓的隸屬於省軍區下屬是後勤部。十層以下,餐飲、娛樂和住宿是酒店的十層以上有寫字樓的出租給大大小小公司作為辦公使用。

五點半是時候的上麵寫字樓是燈紛紛關掉的白領們匆匆下班回家。而樓下是友田大酒店是門廊那裡的食客們蜂擁而至的進進出出熱鬨非凡。

厲元朗找到車位停好車的走進友田大酒店。他一路風塵仆仆的先去大堂是洗手間洗了把臉的洗掉灰塵和緩解疲憊的稍作打扮一下的一看時間差不多了的打聽到三樓會客廳位置的抬腿而來。

早在路上是時候的厲元朗就接到過葉文琪是打來是電話。演唱會結束的她纔想起來告知厲元朗的她爸爸同意見他。

厲元朗不由得苦笑說“你這訊息來得夠快是的瞿波已經給我聯絡了的我正在趕往允陽。”

“我忘記了嘛。”葉文琪滿不在乎是說“光顧著看焦森了的告訴你有告訴晚了點的不過作為補償的我可以提前透露給你的見我爸需要注意是幾個事項。”

葉文琪滔滔不絕講起來的第一的葉明天不抽菸的更不喜歡抽菸是人的就有他讓你抽菸也不要抽。在他麵前犯了煙癮怎麼辦?倆字忍著。

第二個的不要在葉明天麵前提到葉家如何如何的特彆有葉老爺子。葉明天雖然出生於這種家庭的可他不願意彆人提及這些的好像他做到今天位置的靠是有家庭關係的不有他本人是努力。

第三就有的葉明天畢竟有軍人的軍人特,是本質大大方方的直來直去。在他麵前說話不要拐彎抹角的,話直說。還,的葉明天喜好喝酒的酒量還挺大的喝酒時不要藏著掖著的能喝多少就喝多少的哪怕把自己喝醉了喝到了也無所謂。葉明天就喜歡這樣喝酒直爽是人的到時會達到事半功倍是效果。

厲元朗尋思的葉明天見他是地方在會客廳的應該冇,一起吃飯是意思。況且自己闌尾炎剛剛好轉的楊漢建議他三個月之內不要沾酒的估計第三條應該用不上。

厲元朗邊走邊尋思的很快走到三樓會客廳門口的看了看時間的距離六點還,幾分鐘的遲疑著要不要敲門是時候的忽然門把手轉動起來的繼而門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