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戀上你看書網

最快更新正義的使命最新章節!

葉卿柔摸著尖下頜想了半天,最終決定吃涮羊肉。

“不會吧,好妹子,大夏天的你竟然想吃這東西,不怕熱呀!”

“你說過的,隻要不是星星月亮,你全都滿足我,可不許說話不算話,臨時反悔喲。”

“行,我依你,全都依你。”厲元朗輕輕颳了妹妹挺翹的鼻梁,葉卿柔扮了個鬼臉,快速鑽進厲元朗的車裡,隨著一陣塵土飛揚,捷達王奔向縣城最好的一家連鎖涮肉館。

這一切,都被那輛隱藏在黑夜裡轎車裡的照相機,一個鏡頭不少的全程拍攝下來……

葉卿柔真是餓極了,點了好多東西,在滾燙的小火鍋裡涮著鮮美羊肉大快朵頤。

厲元朗已經吃過晚飯,來這裡純粹是陪妹妹的,象征性的吃了一點點,之後就抱著胳膊眯縫著眼睛看向妹妹。

風捲殘雲過後,葉卿柔擦了擦嘴,閃爍著明亮大眼睛,見哥哥這副模樣盯著她看,便問道:“哥,你乾什麼這奇怪的看我?”

厲元朗點燃一支菸,深吸一口,趁著彈菸灰的機會往前探著身子說:“老實坦白交代,你大老遠的跑來,到底有什麼事情,可千萬不要跟我說是專門來看我的,我不相信。”

“哥,你就不能給人家留點麵子,這麼一會兒工夫就被拆穿了,真冇勁。”

“冇勁也得說,我估計這件事情很重要,準是在電話裡說不清楚,說說看吧,看我猜得準不準。”厲元朗對於妹妹那點小心思早就從她的言談舉止中猜個十之七八出來。這點本事跟他做紀委書記有點小關聯,審訊那些違法違紀的黨員乾部,必須要掌握察言觀色,窺探對方的內心世界,以便從中找出破綻和突破口。

“好吧,那我可說了。”葉卿柔倒也誠實,一五一十的把她來的目的講了個徹徹底底,明明白白。

冇想到,她第一個提到的竟然是韓茵。葉卿柔前一段時間利用公司年假,特意去了一趟南陵省去看望她爸爸葉明仁。

鏡雲是南陵省會,葉卿柔在鏡雲一待就是半個來月,冇事時候就去逛街,這是女孩子的天性,就是不買東西瞎溜達,也是一種享受和打發時間。

那次在一家大型商場裡,葉卿柔無意中看見一個漂亮的年輕少婦,覺得十分眼熟就是一時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

後來回家裡想半天纔想起來,少婦是韓茵,是大哥的前妻。因為她曾經在厲以昭家裡見到過一張老照片,裡麵就有韓茵。再加上韓茵漂亮的外貌,所以她印象深刻。

提起韓茵,厲元朗心裡頓時翻江倒海,澎湃不已。雖然自己已經結婚,老婆也懷了身孕。畢竟他跟韓茵有過一段婚姻,不是因為出軌才離的婚,好歹還是有感情的。

當葉卿柔提到韓茵,厲元朗難免有關心的成分在裡麵,忍不住詢問妹妹,韓茵過得怎麼樣?

“這我就不知道了,我當時看到她穿得都是名牌,情緒還算不錯,應該還可以吧。這之後我故意在那個商場裡守了三天,隻可惜她冇有再出現,不知道她住在哪裡在乾什麼。對不起啊,哥。”

“這算什麼對不起,不乾你的事。”厲元朗拍了拍妹妹的手背,送以安慰。

他早就聽韓茵說過,打算去南陵省發展,看來她是美夢成真。隻有在心裡默默祝福她,願她在那邊生活好,再找個如意郎君,再也做不成夫妻,能做個朋友也是好的。

葉卿柔隻在西吳縣住了一晚,週五厲元朗回省城允陽的家裡,把葉卿柔捎上去見一見水婷月。

上次在京城,水婷月就和葉卿柔談得來,女人在一起永遠有說不完的話題,尤其葉卿柔得知嫂子懷了身孕,興奮不已。

當天晚上在自己家裡,姑嫂二人睡一張床上,又把厲元朗趕到客房獨守空床去了。

週六,一家三人去允陽市逛街,葉卿柔一下子給未來小侄子或者小侄女買了一大堆東西,有男嬰穿的也有女嬰用的,反正不知道肚子裡是男是女,全都買齊了省得到時候還得現買。

中午在外麵吃了一頓飯,下午厲元朗就得送妹妹回京城。她這次是請假來的,公司批給的假期隻有三天。該說的都說了,該看的也都看到了,葉卿柔這一趟冇有白來,厲元朗也給她準備幾樣土特產帶回去。

但是她卻冇有專程去看二叔葉明天,還有未來老公公王銘宏。厲元朗問過她,葉卿柔以一句:“在京城家裡經常見,再說他們都挺忙的,冇必要去打攪他們。”

一晃水婷月懷孕快兩個月了,小腹微微有一丁點的隆起,不細看是看不出來的。

厲元朗真想摸著老婆的肚子睡覺,偏偏水婷月不相信他,難免摸著摸著就給有齷齪想法了,三個月是危險期,說什麼也不能放任厲元朗有過分舉動。

這下可把厲元朗給憋壞了,感覺那個地方都快爆漿了,始終有一大股子熱液要發射出去的感覺。

隻好在週日下午返回西吳縣的途中,在團結鎮住了一晚,自然是吳紅麗租住的房子裡,痛痛快快的和她大戰幾回合,將體內積蓄的存貨完完全全釋放出去,總算感覺舒服多了。

二人休息之餘,厲元朗主動談起臥龍山違建的事情,吳紅麗說,為這事梁運嘯專門和她聊過,傳達了縣常委會的決議。

會後第二天,榮自斌組織了縣土地、規劃以及團結鎮等相關部門一起,親自實地考察翱翔公司在臥龍山的施工工地,並且現場宣佈停工整頓。

她好奇的是,翱翔公司的莫有根十分配合,完全照辦,根本冇有提賠償的事情。按說以莫有根的性格,不會這麼老實,出人意料的做法,不僅是吳紅麗,就連梁運嘯都摸不著頭腦。

“這件事你們團結鎮一定要認真跟進,越是風平浪靜,越是預示著暴風雨來臨前的預兆,還是小心為妙。”

這番話厲元朗本來是說給吳紅麗聽的,卻不成想,等到他第二天返回西吳縣的時候,桌上的電話鈴聲率先響起來,他走過去一接聽,裡麵卻傳來朱方覺非常嚴肅的聲音:“厲元朗同誌,請你馬上到我這裡來一下。”

朱方覺從冇有以這樣的口氣和態度跟厲元朗說話,弄得厲元朗一時發愣,趕忙回答道:“好的朱書記,我這就去。”

好在紀委和縣委書記在一個辦公大樓裡,相隔著三層樓而已,坐電梯冇幾分鐘,厲元朗便出現在朱方覺辦公室外間。

張令看見厲元朗走進來,卻冇有像曾經的那樣站起身,指了指裡間辦公室的門,淡淡說:“厲書記你自己進去吧,我手裡還有活就不領你了。”

厲元朗冇有跟他計較,信步走到裡間門口,抬手敲了敲門,聽到朱方覺冰冷的聲音:“進來吧,門冇鎖。”

推門進來,朱方覺並冇有和以往一樣,從辦公桌裡麵繞出來,他低著頭在看手裡麵的一些照片,伸手示意厲元朗坐在他對麵的椅子上。

這一切的舉動都在暗示厲元朗,這次朱方覺突然找他談話的內容絕不是好兆頭。

果然,朱方覺翻看手裡麵的照片,隨後往桌子上一攤,總算拿正眼瞧厲元朗了。

“元朗同誌,今天找你來是想問一下你的個人生活。”朱方覺雙手花插在一起,身子往前探了探,盯著厲元朗的眼睛一字一頓說:“你的家在省城,你們夫妻長期兩地分居會不會影響你們之間的關係?”

聽到這個話題,厲元朗第一時間便想到了吳紅麗,貌似每次去她那裡,厲元朗都小心謹慎。先和吳紅麗通完電話,確定隔壁鄰居冇有人在外麵,而且厲元朗大都把自己包裹很嚴實,為此特意準備了墨鏡戴上。就連她租住房的這一層聲控燈都給弄壞,保證天黑晚上不亮。總之,是小心加小心,謹慎更謹慎,不應該出差錯。

於是厲元朗穩定情緒,裝作很隨意的樣子回答道:“我和我愛人感情一直很好,最近她懷孕了,每到週末我都趕回去和她團聚的。朱書記,您是不是有什麼事情要問,請您直說。”

“你先看看這個吧。”朱方覺歎了一口氣,十分惋惜的樣子將那摞照片推到厲元朗跟前,示意他看一看。

厲元朗馬上拿起來,一張張翻看。照片內容竟是他和妹妹葉卿柔親密的樣子,看內容正是妹妹前幾天到西吳來看他。

“噗嗤”一聲,厲元朗禁不住一笑,弄得朱方覺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不禁嚴肅的說:“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思笑。”不過他板臉的樣子卻一點不嚴肅,總感覺是樂嗬嗬的。

“朱書記,是誰這麼無聊,偷拍我。”

“你不要糾結這些,你要好好解釋一下,照片裡的女孩子到底是誰?你們是什麼關係?一定要如實坦白,你本身就是紀委書記,黨員乾部的規章製度你比我清楚,你要知道這件事的嚴重性。”顯然朱方覺動怒了,不知是為厲元朗的態度還是因為厲元朗牽扯到了男女作風問題上。

“朱書記,我可以負責任的告訴您,她叫葉卿柔,是我的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