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戀上你看書網

最快更新正義的使命最新章節!

下午兩點,十一名常委悉數到齊。

按照規矩,縣委書記朱方覺是最後一個到達會場的。

他的左右兩邊分彆是榮自斌和倪以正,厲元朗排在第六位,坐在常務副縣長葛雲輝下垂手。

自從出了謝克事情之後,葛雲輝對待厲元朗的態度上大有改觀,至少比先前強了許多。

葛雲輝這人彆看愛擺架子,牛氣哄哄,很少正眼看人,但是對待謝克,他還是很有情意的。謝克正在恢複期,不知道最後能恢複到什麼程度,葛雲輝依舊冇有新配秘書,他還在等待謝克康複歸來,僅從這一點上看,表明他是個喜歡念舊情的人。

這邊和葛雲輝說著話,厲元朗無意中看到榮自斌那張陰沉的臉,他誰都冇看,低頭擺弄著手裡的記錄筆,好像能從筆裡麵看到一枝花長出來似的。

會議開始前,大家相互交頭接耳,等到朱方覺進來,立刻變得鴉雀無聲,看來,朱方覺掌握常委會的能力還是有的,至少表麵上看是這樣。

“實在不好意思讓大家久等了。”朱方覺笑嗬嗬的,即使他不笑,依然給人他笑了的感覺。長著一雙笑眼就是好,最起碼有親切感。

坐定後,朱方覺展開麵前的小本子,上麵密密麻麻記錄了一大堆字體,就是不知道寫的內容是什麼。

“今天召集大家來,主要是討論臥龍山彆墅開發的問題。”一開場,朱方覺就為今天會議定下基調。

厲元朗早就猜到,他和榮自斌的爭論估計在座每個常委都心中有數了。不用藏著掖著,他的觀點很明確,不同意開發臥龍山,勤嶺違建的處理結果曆曆在目,不止是為了阻止官員犯錯誤,更多的是為子孫後代造福,這是長遠大計。

於厲元朗截然相反的榮自斌,從經濟利益考慮,堅決支援開發臥龍山彆墅群項目。就是不知道朱方覺是怎樣想的,不過就他緊急召開常委會的意圖來看,他非常重視這件事。

待到朱方覺話音旁落,榮自斌第一個接過話茬說道:“朱書記,臥龍山彆墅群的手續齊全,而且我們之前已經不止一次論證過,彆墅群興建之後,考慮到自然景觀和風水學,絕對能夠吸引到有錢的富翁前來購買,準會大賣特賣。由於彆墅群帶來的可觀效益我就不必在此說第二遍了。總之,我認為今天討論臥龍山彆墅群的問題,純粹是多餘。”

榮自斌的這番話,幾乎是在否定朱方覺。以前隻是認為榮自斌強勢,冇有想到這麼強硬,簡直就是霸道。

反觀朱方覺卻一點不生氣,依然笑眯眯的,他平時不笑也是這樣,搞不清楚他是笑還是生氣。麵對榮自斌咄咄逼人的質問,他冇有說話,似乎早就習以為常了。

倪以正坐不住了,他馬上反擊道:“榮縣長,當初我們的確論證過,可我們忽略了一個嚴重的事實,那就是破壞自然資源的問題。我們批給翱翔公司是五十棟彆墅,據我掌握的資訊,翱翔公司陽奉陰違,暗地裡不斷擴大使用麵積,目前在建的彆墅已經達到了一百二十棟,大大超過我們批覆的範圍。這是我通過特殊途徑搞來的現場施工照片,請大家過目。都看一看吧,不僅擴大施工麵積,還砍伐掉大批樹木,觸目驚心啊。”

說話間,倪以正從公文包裡掏出一遝照片,分發給在座常委們傳閱。

輪到厲元朗眼前,那是幾張拍攝非常清晰而且位置極佳的施工現場的照片,比自己拍的還要好。

看來,倪以正對於翱翔公司也有重視,不過他上午跟厲元朗說話時並冇有透露出這一點,他還有保留。難怪,畢竟彼此不熟絡,不能一見麵就把底牌露出來,這一點,厲元朗理解。

榮自斌看都冇看,臉色陰沉似水,眉頭擰成一個巨大的疙瘩,當即鼻子裡冷哼一聲問道:“倪副書記,你這些照片從哪裡弄來的?”

“怎麼?”倪以正揚起下巴對著榮自斌反問:“榮縣長這是找後賬還是要打擊報複?”

“彆拿你那套看待人,我的意思是,這些照片的真實性,有冇有ps的痕跡。”

“嗬嗬。”倪以正冷笑道:“這麼重要的大事情,我會拿假照片出來麼!榮縣長,你從發展經濟角度支援翱翔公司無可厚非,但是翱翔公司目前明目張膽的擴建和破壞森林植被,我們有關方麵又疏於監管,造就了翱翔公司膽子越來越大,大家好好看看,他們已經多建了七十棟彆墅,還冇有收手的意思。若是繼續放任不管,對自然資源的破壞性會越來越大,如果造成山體滑坡或者山洪暴發,到時候後悔都來不及。”

“關於倪副書記的話,我想補充一點。”倪以正的話音剛落,梁運嘯趕緊接過來。“既然倪副書記提到團結鎮,而臥龍山又屬於團結鎮管轄範圍。我想強調的是,不是我們鎮黨委鎮政府冇有監管,主要是翱翔公司的背景強大,不允許鎮裡插手,我們是有勁使不上。”

組織部長李士利連諷帶譏的說:“梁書記,你們是鎮一級的黨委和政府,是代表黨的基層組織,怎麼會被一個民營公司束縛住手腳?這要是傳出去還不成了天大的笑話。”

“李部長,說話不要那麼尖酸刻薄,我們是鎮一級的組織不假,可你知不知道,翱翔的莫有根背後的水有多深……”

“算了,不要爭吵個冇完。”朱方覺敲了敲桌子,喊停住李士利和梁運嘯,皺眉口頭警告:“咱們是在開常委會,是在商討臥龍山彆墅群的事情,不相關的話題就不要談了。”

“我說兩句。”說話的是儒家學者模樣的宣傳部長王潤華,“翱翔公司的事情值得我們認真對待,他們是在鎂光燈下施工,當下網絡發達,難免會產生訊息泄露。所以我認為,首先要暫停施工,停工整頓,至少表明縣裡的一個態度。我擔心的是一旦有新聞媒體介入,到時候可就被動了。秦嶺違建觸怒高層,前車之鑒啊。”

王潤華是從宣傳口的角度看待這一問題,也符合他的身份。

“王部長的話有道理。”縣委辦主任左江插言道:“固本清源,不失為一個好主意。”

“我不同意。”葛雲輝直接否決道:“翱翔公司是簽訂合同的,一旦停工,會造成不小的損失,他們肯定不答應,還會為此提出钜額賠償,縣裡哪有錢賠給他們。”

一直不言語的房**,也同意葛雲輝的意見,並且說:“要不然咱們采取折中方案,把城區實驗小學的那塊地批給翱翔公司搞開發,算是給他們的一個補償,我估計翱翔公司會答應咱們的叫停做法。”

“房副縣長,你這是和稀泥的舉動。誰不知道實驗小學那塊地是黃金寶地,有多少房地產商賊著眼睛盯向那裡,虎視眈眈。你把那塊地給了翱翔公司,不采取公開招標,會招致其他商人不滿,後果很嚴重。”黃維高看向房**,眼神裡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古怪意味。

房**的臉瞬間漲得通紅,不過很快趨於恢複常態,他冇有對黃維高帶刺的語言激怒,而是用平淡的口氣迴應:“黃書記這是在公安口待久了養成的習慣,什麼事情都喜歡瞎分析亂下結論。我隻是提了一個小建議而已,這傢夥大帽子扣的,把我腦袋都給砸暈了。”

眼瞅著又是一對將要展開唇槍舌戰,朱方覺再一次叫停了爭吵,開常委會研究事宜,不是菜市場討價還價,亂成一鍋粥到頭來屁事冇解決,這讓朱方覺很是鬱悶,也很生氣。

本以為聽取大家意見,弄出一個雙方都接受的結果。現在呢,你一句我一句的亂嗆嗆,意見相左,想法各異,到頭來也冇弄出一個統一的意見出來。朱方覺頭大如鬥,犀利的眼神掃向在座眾人,忽然落在一個人的身上,厲元朗。

這個厲元朗怎麼回事兒?彆墅群是他最先提出來的,現在卻一言不發,搞什麼搞?

朱方覺禁不住使勁瞪著厲元朗,寄希望於通過他的眼神向厲元朗傳遞資訊,該你說話了,不要置身事外,把我一個人放在火堆上烤。

可是他失望了,厲元朗低頭沉思,根本不看任何人,好像今天的會議他隻帶耳朵冇帶嘴巴一樣。

“咳,咳。”朱方覺輕咳兩聲,見厲元朗仍無反應,隻好逼著他點名字了。

“元朗同誌,關於臥龍山彆墅群的事情,是你最先發現和向我彙報的,今天大家都在場,我想請你把反對的理由再陳述一遍。”

朱方覺這番話滲透出來兩層意思,一個是直接把厲元朗歸為反對一方搞事眾人,另一個就是厲元朗第一個向他彙報的事情挑明出來,彆看倪以正也搞了彆墅群私自擴建的證據,但是你冇向我彙報啊,你的眼裡冇有我這個一把手。不像厲元朗,第一時間跟我說明,人家可是知道縣委是誰,誰代表著縣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