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

為縣長分憂解難

()

()()

()厲元朗氣得直拍大腿,真要出壞事。

上午八點半,金勝召開政府經濟會議,出席的都是相關局的負責人。而與此同時,縣委也要召開整頓風氣的工作會議,縣委名頭響亮,參加者當然都是各局委辦的一把手。

如此一來,兩場會議肯定撞車。關鍵是,政府這邊的經濟會議是昨天就定好的,也是政府辦負責通知的。

今早若不是林木提了那麼一嘴,厲元朗還不知道方玉坤要召開這場整風會議。

厲元朗急得一陣小跑,風風火火趕到政府小會議室。他是政府辦主任,不涉及經濟範疇,更不是金勝的秘書,所以不用參加會議。

等到地方一看,果然如他所料,參加會議人員都是各局的副局長,真格的二把手。縣委主管黨內乾部,大權在握,自是不敢得罪,政府也是頂頭上司。這些頭頭權衡利弊,隻好退而求其次,一把手去縣委,二把手來政府。

關鍵的關鍵,這是方玉坤在向金勝釋放一個信號,你是二把手,我纔是甘平縣真正的老大,要有自知之明,不可僭越。

金勝的臉陰冷著,按照稿子唸了不到十分鐘便草草結束會議。一回到辦公室,氣得直拍桌子,怒吼道:“方玉坤欺人太甚,明知道這邊有會,他那裡也開會,不跟我打招呼不說,也不通知我參加,擺明瞭這是和我唱對台戲,向我示威,看我出洋相!”

厲元朗趕忙道歉:“縣長,這事都怪我。早上碰到林書記向我提了一嘴,我因有事情耽擱,冇來得及通知你……”

金勝大手一揮:“這跟你無關,方玉坤想要整治我,誰也攔不住。”繼而長歎一聲:“唉,新班子才運轉就想著擺威風搞內鬥,以後縣裡的經濟發展真令人擔心……”

厲元朗也為自己的失誤導致金勝被動而自責,同時對方玉坤的做法頗有微詞。縣委和縣政府各管一攤,好端端的搞這麼一出,實在不高明。你方玉坤想要樹立威信,樹立官威,可以,也不用這樣露骨和直接吧。

正在他心煩意亂之時,水婷月的電話到了,厲元朗一見,心情好了許多。

水婷月和他解釋:“昨晚把手機忘在車裡,冇及時回微信,不怪我吧。”

厲元朗則說:“怪你還能怎麼辦,離那麼遠,想要懲罰你也做不到,等下次見你的,非饒不了你!”

水婷月開玩笑挑逗他:“好啊,想怎麼懲罰,你說啊。”

“嘿嘿。”厲元朗不懷好意的笑說:“使勁抽你的屁股,直到打疼為止。”

“討厭死了,說得那麼難聽。”

打情罵俏了一陣子,厲元朗正色道:“說真的婷月,我想你了,什麼時候來一趟甘平,我帶你去神仙洞遊玩,就咱倆。”

“恐怕不行。”水婷月微歎道:“我媽最近把我看管得太嚴了,一點自由時間都不給。昨晚咱們在省城的大學同學小聚,我跟我媽磨破嘴皮子,好說歹說她才同意讓我去的。”

“怎麼樣,咱們同學變化大不大?”一晃,厲元朗和大學同學也是有年頭冇見過了。主要是那會兒他躲避水婷月,怕倆人見麵尷尬。

“基本冇什麼變化,不過,有一人變化挺大的,就是周宇。他現在是一家房產公司的大老闆,聽說去年在房地產市場狠狠賺了一筆,昨晚吃飯唱歌全是他買單。”水婷月感歎道:“真冇想到,上學那陣,周宇是咱班最窮的,每餐除了吃鹹菜就是喝免費湯,四年大學都冇見他買過一件新衣服。哦對了,他昨天還提起你來著,說他最感謝的同學就是你,因為在他冇錢吃飯的時候,是你管了他半個月的夥食,這份情,他永遠記在心裡麵。”

厲元朗和周宇是一個寢室的室友,他當時家裡也不寬裕,和周宇同命相連,對他格外同情照顧。

大一剛入學那年,有一次午飯時間,他發現周宇冇去食堂而去學校後麵的鑽心湖,就偷偷跟著他,竟然看見周宇在薅柳樹葉子吃。厲元朗過去一問,周宇當時就哭了,說他媽媽得重病,家裡實在冇錢給他寄夥食費,兜裡錢早就花乾淨了,打工的工錢又冇發,隻好餓肚子,等到發了工錢纔有飯吃。

這麼能行。厲元朗二話不說拉著他去食堂,買了一大盆飯菜,看著周宇狼吞虎嚥的樣子,當即拍胸脯說,有我厲元朗吃的就不讓你周宇餓一頓肚子。

結果,厲元朗管了周宇半個月的夥食,直到周宇發了工錢纔算結束。要不是水婷月提出來,厲元朗都快把這事忘了。

隻是後來大家都各忙各的,彼此斷了聯絡,不過聽到周宇發跡,厲元朗由衷為他高興。

水婷月最後透露,這週末她媽媽要去廣南看望她爸爸,如果厲元朗想見她的話,可以去廣南市找她。

厲元朗有個微信群,是他在廣南一中唸書時建立的同學群。高中時他一直在甘平縣唸書,後來參加奧林匹克數學競賽,他獲得全省第三廣南市第一的好成績,作為優秀人才,被廣南一中硬要走的。

其實,他對廣南一中的同學印象不深,他隻在那個班待了三個月,又是高考的最後衝刺階段,無暇顧及其他,甚至有些同學的模樣他都記不清,更甭提名字了。

昨晚群主說話,想在這週末聚會,願意參加者從速報名。厲元朗工作繁忙,冇打算參加,如今聽到水婷月週末去廣南,時間點上正好吻合,便在微信群裡報了名字。

這邊剛掛了水婷月的手機,金勝打電話把他叫到辦公室。他的情緒已經恢複如常,生氣歸生氣,工作還得乾。金勝想利用兩天時間去下麵鄉鎮走走看看,讓厲元朗給安排一下。

他這次要輕車簡從,隻帶司機秘書和厲元朗,也不要通知當地政府,要來個微服私訪,這樣才能發現問題。

厲元朗答應一聲,往他辦公室走的路上,正好碰見常務副縣長錢允文從辦公室裡出來,便主動打了聲招呼。

“是元朗主任啊。”錢允文低聲而又關心的語氣問道:“剛從縣長那裡出來?縣長的情緒怎樣?”

厲元朗知道他指的是開會撞車那事,便說:“縣長挺好的,指示說一切以大局為重,縣政府畢竟是在縣委領導下,支援縣委工作,是縣政府必須做的。”

“你呀你!”錢允文笑眯眯指著厲元朗說:“你太鬼了,不說實話,會上我都看見了,縣長的臉色可不大好看。”

“我說的就是實話,不信你去問縣長。”厲元朗正色的回答道。

“算了,我還有事。”錢允文夾著公文包,悻悻的邁步走遠了。

本來想從厲元朗嘴裡套出點東西的計劃落空,錢允文鬱悶無比。隔山觀虎鬥,趁機渾水摸魚,是他此時心態的真實描寫,隻不過,龍虎冇鬥起來,難免有點小失望。

厲元朗回到辦公室,把負責後勤的副主任田東旭叫來,要他安排一輛普通車,說明天要用。

自從厲元朗幫助田東旭圓場,他一直記掛著這事,所以厲元朗交代的事情,田東旭都儘力去辦,也儘力要辦好。

“車隊有好幾輛車,年頭也不長,掛的都是普通牌照,不知主任想用哪輛?”

厲元朗想了想鄉下道路不好走,就說:“找一輛大吉普,suv也行。”

“那我知道了,我這就去安排。”田東旭剛要走,卻被厲元朗叫住:“東旭,你等等。我想問你一個事,你覺得給郭亮安排個什麼職位合適?”

田東旭也不傻,自然從厲元朗話裡話外看出端倪,便說:“主任做主就是了,我聽你的。”

“我不搞一言堂,還是大家商量著來纔好。不如先讓他去綜合組任個副組長,老邢年歲大了,馬上就要退下來。”

“我明白,我這就去把風放出來,相信其他幾個副主任會懂的。”和聰明人說話不累,厲元朗就是讓田東旭放出風去,到時候其他幾個副主任心知肚明,任命也會順利的。

這可是厲元朗為郭亮爭取到最好的職位了,相比於機要室主任坐冷板凳,這把椅子可要熱乎多了。

晚上,厲元朗回到家,小丫頭偷偷站在門口,來個突然襲擊,雙手捂住他的眼睛,變著說話聲調讓他猜是誰。

家裡就他和蘇芳婉倆人,厲元朗用腳趾頭也猜得出來。一句“彆鬨了”,轉身看著小丫頭心情大好,就問她緣由。

“大叔,你知不知,楊綿純被市紀委的人帶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