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戀上你看書網

最快更新正義的使命最新章節!

在厲元朗接到羅陽電話的時候,就聽到裡麵吵吵鬨鬨,聽出來羅陽是在跟人吵架。

他本來不想參與,可是聽到康永生刺耳話語,他立刻明白羅陽這是想讓他幫著出頭挽回麵子,借力打力。

反正羅陽已經答應做他秘書了,這點小事情厲元朗願意助人為樂,尋思著報出姓名,康永生知難而退也就算了。

千想萬想冇有想到的是,康永生竟然大言不慚的連帶他一塊挖苦,氣得厲元朗掛斷電話,隨手打給了左江。

當然,他氣歸氣,不會和左江發生正麵衝突,語氣還是很客氣又不失把康永生藐視他的事情說了一遍。

左江頓時火冒三丈,這個康永生,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你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膽,竟敢得罪紀委書記,當心人家心情不爽,哪天把你查辦了,到時候你連哭都來不及。

於是左江這才叫來康永生,把他大罵一頓。偏偏這個康永生不識嚇,癱坐在地上,差點給嚇出精神病。

亡羊補牢為時不晚,康永生跌跌撞撞從左江辦公室裡出來,當即就給羅陽打手機。

羅陽一點麵子不給他,接連掛了三次,康永生是跑到文秘組借用電話羅陽才接聽的。

康永生也不顧還有彆人在場,低三下四的先給羅陽賠禮道歉,好話說了一籮筐,就差點隔著電話給羅陽跪下了。

羅陽總算消了氣,並且答應康永生會在厲元朗麵前幫他說好話的。

可是康永生還不放心,又掛通了紀委辦主任陳玉棟的電話,請他問一問厲元朗有冇有時間接見他,他想向厲書記彙報工作。

陳玉棟還納悶呢,一個綜合組組長,向紀委書記彙報哪門子工作?

不過,他還是決定幫助康永生這個忙,敲開厲元朗辦公室的門,把事情一說,厲元朗頓時明白康永生這是要給他賠禮道歉來的。

厲元朗不是小肚雞腸,冇時間接見他,萬一傳到左江耳朵裡,還不以為他紀委書記插手縣委辦的事情,引來不必要的麻煩。於是他揮了揮手,告訴陳玉棟:“你回話給康組長,這就是個誤會,他以後注意就是了。”

陳玉棟聽得稀裡糊塗,正要轉身離開,厲元朗又把他叫住:“你去左主任那辦理一下羅陽的調動手續,我已經和左主任說好了,你去辦就行。”

“是的,厲書記。”陳玉棟從厲元朗那裡出來還尋思呢,這個羅陽的命可真好,當了紀委書記的秘書,將來說不定前途無量呢,以後可得跟他搞好關係。

這件烏龍鬨劇,隨著羅陽揚眉吐氣的搬走物品,大搖大擺的走出綜合組,尤其是康永生媚笑著一路護送到電梯門口,算是告一段落。

通過這件事,羅陽第一次感受到朝裡有人好做官的道理,對厲元朗護著他為他出氣,心生感念之情,決定今後一定緊緊跟隨在厲書記身後,好好賣力氣。

羅陽報到的下午,厲元朗就讓他馬上進入角色,去調來近一時期偵辦案件的卷宗,將已辦理的,未辦理的和正在辦理的,分門彆類整理好,他要利用幾天時間好好審查一遍。

厲元朗做事的宗旨就是,要麼不做,要做就做最好。決不能放掉一個漏網之魚,也不能冤枉一個好人。

羅陽還真有股子韌勁,厲元朗交辦的事情他一絲不苟,利用晚上的業餘時間,待在辦公室裡認真查閱,三天時間眼睛都熬紅了,終於把所有卷宗完全過目一遍,還整理出每個案件的題目綱要,這樣一來,厲元朗看起來就不那麼費勁了。

這邊羅陽忙著整理卷宗,當天下午,厲元朗出席了西吳縣常委會,這次常委會主要是為他開的,是要把厲元朗介紹給在座常委們認識。

縣委書記朱方覺、縣長榮自斌以及縣委辦主任左江,厲元朗都見過了。對了,這裡不得不提到一個人,常務副縣長葛雲輝,他看著厲元朗感覺眼熟,就是一時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

握手時,還是厲元朗主動提及謝克的名字,說他和謝克是高中同學,葛雲輝才恍然大悟,當時為了展鵬飛的事情,葛雲輝主動搭橋鋪路,引薦給了尤二貴。現在倒好,尤二貴進了局子裡,整天和窩頭鹹菜打交道,一想於此,葛雲輝就不寒而栗。後背嗖嗖冒冷汗。

看向厲元朗的笑極其不自然,屬於冇笑硬擠笑,比哭還難看。

除了上述幾人,縣委常委還包括縣委副書記倪以正,長得相貌堂堂,典型的老帥哥。

李士利,組織部長,人長得很年輕,白白淨淨的臉,幾乎冇有褶子。其實已經四十多快五十了,不知道的還以為不到四十,至少年輕十歲。不知道是不是刻意做過保養,反正麵向和年齡極其不匹配。

剩下的有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長黃維高,學者模樣的宣傳部長王潤華,五大三粗的常委副縣長房**。

還有一個人,就是團結鎮黨委書記梁運嘯,他是唯一一個兼任常委的鄉鎮書記。

梁運嘯四十多歲,黑臉龐,長得很結實,有種不怒而威的架勢。

會議由朱方覺主持,他首先宣讀了市委的決定,任命厲元朗同誌為西吳縣委常委、縣紀委書記兼監察委員會主任。並帶頭鼓掌,歡迎厲元朗加入西吳縣委這個大家庭。

厲元朗站起身來,向大家點頭致意,並且講了話。

他說:“這次市委任命我為西吳縣紀委書記,說實話,我感到光榮的同時,更感到這是一種壓力,一種責任,一種挑戰。近年來,西吳縣紀委,在縣委朱書記和前任書記領導下,各項工作都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績,無論是案件查辦、宣傳教育、調查研究、糾風治亂、執法監察、信訪舉報、案件審理包括隊伍建設等各項工作都走在了全市的前列。業務工作之外,還積極配合招商引資等全縣中心工作,招商引資排名全縣第一,受到縣委、縣政府領導的高度評價。”

厲元朗停下來,喝了一口茶水,又說:“所以安排我來,對我來說是個巨大的挑戰。但我相信,有市紀委、縣委和縣政府的正確領導,有縣紀委曆屆班子打下的良好基礎,難能可貴的是,我們有一支能吃苦耐勞、勇於奉獻的紀檢監察的乾部隊伍,我麵對挑戰的同時也麵臨機遇,我願意和所有紀委同誌一道,發揚優良傳統,使縣紀委各項工作百尺竿頭更進一步。有人把我們的事業比作接力賽,我體會接力賽有三個規律,一是團體賽靠集體的力量取勝;二是方向目標一致,人人奮勇爭先;三是每人每節都有自己的一段的路程。今天我從前任書記手裡接過了接力棒,我將遵守接力賽的規則,在前人取得優異成績的基礎上繼續發展,努力取得好成績。為後任贏得更多的時間,打下更好的堅實基礎。我的話講完了,請大家指正。”

厲元朗一口氣講了這麼多,引起大家雷鳴般的掌聲。朱方覺笑眯眯的總結道:“元朗同誌講得好哇,句句實話又句句在理,紀委的工作其實並不好掌握,怎麼說呢,紀委屬於刮骨療毒,屬於我們黨的政治醫生,專門醫治暗藏在我們純潔乾部隊伍裡的**分子,這種蛀蟲必須要有壯士斷腕的決心和意誌,要徹徹底底挖乾淨,除膿瘡,確保我們黨的這艘汪洋大船順利揚帆起航。元朗同誌,你任重而道遠。”

“多謝朱書記的理解和支援。”厲元朗微微欠身感謝道。

“厲元朗同誌,你剛纔的脫稿講話的確很好,但是我也希望你能說到辦到,尤其涉及招商引資這一塊,你的前任做得就很好,紀委招商力度非常大,取得的成績也是有目共睹,我希望到你這裡,繼續發揚光大。”

不用說了,說這番話的正是縣長榮自斌。他是從政府角度理解消化厲元朗講話內容的。

彆的他插不上嘴,招商引資這一塊是由政府牽頭主管,榮自斌自然在這上麵做文章了。

副書記倪以正插言說:“榮縣長,我覺得紀委有辦案任務,招商引資主要是政府這邊負責,如果因為招商引資而耽誤了辦案,這恐怕……”

“老倪的話我不敢苟同。”葛雲輝擺弄著手裡的筆,似乎漫不經心的說道:“招商引資事關整個西吳縣的經濟發展,不能總是落在我們政府這邊。有好事大家都跟著沾光,有難事就都躲起來,這樣不好,很不好。”

聽得出來,葛雲輝表麵上以經濟角度看待招商引資,實際上是和榮自斌穿一條褲子,有和倪以正唱對台戲的意味。

倪以正本想還擊,卻被朱方覺輕拍桌子打斷了,他拿出書記一把手的威嚴,板臉說:“招商引資是造福西吳縣的大計,也是為全縣整體經濟提升的火車頭,一個考覈指標。我想在座各位都要重視起來,不管是縣委這頭還是政府那裡,都要全力以赴,責無旁貸。”

朱方覺等於是否定了倪以正的不要以招商引資而耽誤正常工作的提議,弄得倪以正臉色極其陰沉,暗自運著氣一言不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