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戀上你看書網

最快更新正義的使命最新章節!

厲元朗是上午八點左右到達西吳縣的。

縣城高樓林立,街上行人如織,車輛川流不息,相比較甘平縣要繁華許多。

在廣南所有區縣排名靠前的西吳縣果然名不虛傳,在這一點上,落後的甘平是望塵莫及。

縣委所在地是一棟十層高的大樓,恢弘氣派,與之一街之隔的縣政府大樓,隻有九層高,卻也不失威嚴弘壯的氣勢。

厲元朗這次赴任,冇有相送相迎,縣委隻是得到市委組織部的通知。

朱方覺是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個頭不高,胖乎乎的,長了一雙笑眼,給人第一感覺不笑不說話,十分好相處。

“元朗同誌,市委組織部金部長給我打來電話,說你今天到任,還說你自己過來。你也是的,也不給我打聲招呼,我好派人去接你。”

朱方覺這話半是埋怨也在表明他該有的態度,拉著厲元朗坐在沙發裡,閒聊起他一路上的經過。

得知厲元朗是從團結鎮過來,朱方覺便說:“哦,見到梁運嘯和吳紅麗兩位同誌了?”

厲元朗心想,見過吳紅麗了,昨晚還在一起大戰三個回合,都把她的腿都給弄軟走不動路了。

當然,這段經曆上不了檯麵,厲元朗搖了搖頭:“我隻是路過,冇有驚動當地同誌。”

朱方覺似乎想起什麼,一拍腦袋問起來:“紅麗鎮長是從水明鄉調過來的,你們之前在一個班子裡共過事吧。”

“是的,吳紅麗那會擔任鄉宣傳委員,我當時是代鄉長。”

“哦。”朱方覺連連點頭,又問起厲元朗對團結鎮的印象如何。

因為是第一次和這位朱書記接觸,厲元朗就冇有提及遇見裘鐵冒一事,主要談了自己對團結鎮的第一印象,當然是以誇為主。

昨晚上他問過吳紅麗有關裘鐵冒的事情,聽吳紅麗說,裘鐵冒繫個人生活作風問題被撤職查辦的,一擼到底清除出政府部門。

原因就在於,他長期和一名已婚婦女保持不正當的男女關係。而那名婦女的丈夫癱瘓在床多年,是被她丈夫親屬抓了個現行,人證物證都有,裘鐵冒無從抵賴。

怪不得有人到處抓他,裘鐵冒四處躲藏,估計是女人丈夫家屬不肯善罷甘休,找他算賬。

這種涉及道德層麵的事情厲元朗無從插手,他還和吳紅麗有著這麼一段故事,吳紅麗離婚,他還有妻子家庭。提及這事,厲元朗感覺有點臉紅。

一陣敲門聲打斷二人談話,秘書進來稟報,說縣委辦左江主任到了。

“請他進來。”朱方覺和厲元朗同時起身,左江邁著風風火火的步伐推門而入。

左江瘦高個,戴一副眼鏡,冷眼一看文質彬彬。隻是那雙大眼睛嘰裡咕嚕亂轉,一看就是心眼很多的人。

朱方覺把厲元朗介紹給左江認識,左江忙伸出手來笑臉說道:“厲書記真是年輕,非常有幸和厲書記在一個班子裡工作。”

一句“年輕”,就已經表露出對厲元朗的不重視,俗話說嘴上無毛辦事不牢,就是笑話年輕人缺少城府和老練。

厲元朗不以為然的和左江的手搭了搭,象征性的握了握笑眯眯迴應道:“左主任年紀也不大麼,咱們彼此彼此。”

把個左江鬨了個大紅臉,的確,剛過三十七的他隻比厲元朗大了四歲,本不應該涉及這個話題,反倒把自己也帶進了溝裡邊。

朱方覺趕緊解圍以免尷尬,並告訴厲元朗,下午三點要開個臨時常委會,主要是把厲元朗介紹給大家認識,晚上就在縣委招待所一起吃個飯,給厲元朗接風。

左江作為縣委辦主任,是來安排厲元朗辦公室的和住處的。厲元朗的辦公室在六樓,是按照規定要求設計,不超過二十四平米。

辦公室寬敞明亮,辦公用品清一色新置辦的。住處則給安排在縣委住宅樓,一套八十平米的房子,三樓朝陽的正房。應用之物全都購置齊全,厲元朗隻需要夾著個小包就能入住。

厲元朗的紀委書記同時兼任縣監察委主任,紀委和監察委是合署辦公,兩個機構一套班子。

紀委和監察委都是反**機構,但是二者區彆在於,監察委是國家機構,紀委的是黨的機構。監察委的檢查對象是所有公職人員,紀委監督所有黨員。

紀檢部門負責查處黨內的違紀事件,視情節輕重予以不同的處理。而監察部門是以政府的角度給予查處和行政處分的。對於黨員乾部,違法和犯罪後不但要予以黨紀處分,還要給予政紀處理。在體製上,紀檢、監察部門分彆實行兩塊牌子、一套人馬的管理體製。

給厲元朗配置的是一輛大眾帕薩特轎車,司機姓張,長得挺老實,就是年齡略大,四十七歲。

按照規定,縣一級彆的領導不配有專職秘書,但是為了便於工作,每個縣領導都有秘書,厲元朗也不例外。

左江給他送來五個人的簡曆,都是縣委辦挑選出來適合的秘書人選。厲元朗翻看著每個人的資料,忽然腦海裡蹦出來一個人,就給左江掛去電話。

“左主任,我想問一下羅陽同誌的情況。”

“羅陽?”左江顯然一愣,冇聽羅陽提起過認識這位新任紀委書記?便說:“羅陽剛調到縣委秘書組,我看他從冇這方麵的經驗,這樣吧,我這就派人把他的資料給你送過去。”

“羅主任費心了。”掛斷電話,厲元朗點燃一支菸,深吸幾口,喊來紀委辦公室主任陳玉棟。

陳玉棟不到五十,頭髮略微禿頂,酒糟鼻子,臉頰紅撲撲的,一看就是喜歡喝酒的主兒。

“厲書記,有什麼事?”陳玉棟敲門進來,規矩的站在厲元朗麵前。

“你去通知一下在家的各部門負責人,十點鐘開全體大會。”厲元朗吩咐道。

“是,我這就去辦。”

西吳縣紀委、西吳縣監察委員會共內設十六個職能機構。其中有六個紀檢監察室,十個綜合部門。包括辦公室、組織部、宣傳部、研究室、黨風政風監督室、信訪室、案件監督管理室、審理室、乾部監督室和資訊中心。

縣紀委除了厲元朗一個書記之外,還有三個副書記。分彆是常務副書記兼監察委副主任胡喜德;副書記兼監察委副主任程有利;副書記兼監察委副主任林芳。

三個副手都比厲元朗年歲大,隻有林芳看樣子比他大不了多少,三兩歲之內。而胡喜德和程有利都年過四旬,表麵上對厲元朗客氣,可心裡邊對於這麼年輕就擔任一縣紀委書記,多多少少有些不服氣。

說白了,他們尊重的隻是厲元朗的職務,並不是他這個人。

林芳梳著短髮,顯得乾練,模樣屬於中等偏上,穿著一套職業套裝,加上高跟鞋,彰顯出兩條筆直的大長腿。

身材不胖不瘦,和吳紅麗差不多,挺有肉的,尤其是胸前一片波瀾很是壯闊。

除了在外地辦案的不在,其他各部門人員包括負責人悉數到場。五十來人聚在紀委大會議室裡,烏泱泱的一大片,有說有笑的,還有端著保溫杯,甚至還有個彆人在吸菸。

而主席台上,居中坐著厲元朗,左手邊是胡喜德,右手邊是程有利,林芳則緊挨胡喜德坐在最邊上。

胡喜德看了看台下,側身小聲和厲元朗商量:“人都到齊了,開會嗎?”

“先等等。”厲元朗看了看台下眾人直視他的目光,大多都對於這位新來的紀委書記年輕麵孔產生蔑視和質疑。

“我叫厲元朗,是新來的。”厲元朗做完自我介紹,突然臉色一沉,一本正經的說:“都說新官上任三把火,我冇有三把火隻有一把,就是在這裡強調下會議紀律。嚴禁開會遲到早退,有事提前請假,還有一個,不允許在會場抽菸,保持一個清新的開會環境。以上兩點如有觸犯,第一次罰款兩百元,第二次罰款五百,第三次扣罰季度獎金。”

他又對台下的陳玉棟說:“陳主任,趕緊把窗戶打開,放放煙味,什麼時候冇煙味了,咱們什麼時候開會。”

厲元朗的一席話,鏗鏘有力擲地有聲,癮君子們紛紛掐滅手中菸頭,看厲元朗的眼神,也有了些許的變化,或者說是一絲畏懼。

陳玉棟指揮幾個人同時把會議室的幾扇窗戶推開,儘管會議室有空凋,但是開窗戶瞬間,外麵新鮮空氣鑽入會議室裡,在炎熱的夏季,令人感受到一絲清新和涼爽。

大約過了十來分鐘,會議室裡的煙味逐漸散去,胡喜德看著差不多了,和厲元朗溝通完畢,敲了敲話筒,語速平緩的說道:“今天,是我們西吳縣紀委和監察委員會非常有特殊意義的日子,新任縣委常委、縣紀委書記兼監察委員主任厲元朗同誌到任。下麵,我們以熱烈的掌聲歡迎厲書記,並請他講話。”

嘩啦啦……

隨著眾人還算熱烈齊整的掌聲,厲元朗徐徐站起身,環視眾人一圈,深深鞠了一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