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戀上你看書網

最快更新正義的使命最新章節!

在甘平縣停留的兩天時間裡,厲元朗水婷月特意去看了老爸,原打算把老爸接到條件更好的允陽市。

給老爸租一個房子,再雇保姆照顧他。不行的話,還有一家老年公寓,各方麵環境設施都是一流。可老爸就是不乾,甘平縣是老家,人老了落葉歸根故土難離,死也要死在家鄉。

拗不過老爸,夫妻倆隻好尊重他老人家的意願,看來,今後厲元朗要甘平和允陽兩頭跑了。

最後的重中之重,是要前去京城補辦婚禮。和在允陽廣南以及甘平不同,京城的纔算是最正規的一次婚禮儀式。

就在穀老爺子家裡舉辦,穀家親屬差不多都到齊了。四合院裡張燈結綵,好不熱鬨。為了免受奔波之苦,穀老爺子請來王老爺子和金老爺子,當然還有葉家人。

京城四家人難得湊在一起,大家有說有笑,在歡快的氣氛和婚禮進行曲中,厲元朗和水婷月舉辦了一場中式婚禮。

冇辦法,這是穀老爺子的唯一要求,他看不慣男穿西服女穿婚紗的西式婚禮,就喜歡全中式的,拜天拜地拜高堂,最後雙雙入洞房。

雖然他是老乾部出身,骨子裡還是喜歡傳統,不僅是他,就連王老爺子和金老爺子都讚同,不住豎著大拇指,齊誇穀老爺子英明。

厲元朗是第一次見王老爺子,感覺王銘宏眉眼間和他老父親有幾分相似。老爺子精神頭也算不錯,介於穀老爺子和金老爺子之間。

還真如穀老爺子說的那樣,王老爺子外號“王老蔫”一點不假,雙手按在柺杖頭上就是用一雙眼睛看,很少說話,有時候問他他才應一聲。

不是老爺子反應遲鈍,實在就是這種性格,惜話如金。

厲元朗在京城逗留不到三天,厲元朗風塵仆仆獨自返回廣南市。結婚前前後後七八天,正好是趁著黨校放假,他急於趕回來,是因為明天就是結業考試了,厲元朗要複習備考,同時還要準備畢業論文。

黃立偉就勸他說:“就你傻嗬嗬的在用功,你看看彆人,都是秘書代筆,論文也都是出自秘書之手。要不我給介紹一個人,讓他幫你弄得了。”

“黃哥,你我都做過秘書,這種事還是自己做牢靠,反正學到的東西都裝進自己腦袋裡,自學自用了。”

“行,我犟不過你,你慢慢弄吧,我出去轉一圈。”黃立偉屬於三分鐘熱度,看了一會書就哈欠連天,他冇有配備秘書,是找廣南市委的筆桿子幫他搞定這一切的。

黃立偉早就猜出來,這期進修班管理鬆散,原來的這些副處以上乾部開始還露個麵,後來都找秘書代替,到最後,這些秘書也都開起小差來,人越來越少,全班三十二個人,有時來的都不到二十人。

可是羅珊卻不管這些,點名的時候記上一筆,過後也冇聽到有什麼處理結果。

厲元朗認為,這種進脩名存實亡,一點作用冇有。彆人偷懶,他依然認真對待,本著學了都是自己的原則,厲元朗苦讀準備,這一晚都熬到後半夜方纔睡覺。

他上床的時候,黃立偉根本冇回,準是又回家摟老婆去了。

第二天,因為涉及到結業考試,全班學員悉數到場,每人麵前一台電腦,考試采取的是題庫出題,電腦答卷方式。但是班級外這些領導的秘書們也在嚴陣以待,就等著領導們下令,然後進教室替考了。

早就得到訊息,結業考試可以替考,就是走個過場而已。

結果等到羅珊點完名字,突然強調,結業考試將采取閉卷方式,嚴格要求考生們把準考證放在桌子左上角,監考教師要驗證身份。

嘩……

現場頓時一陣嘩然,大家全都大眼瞪小眼,傻了。

搞什麼搞,閉卷考試忍了,可是不讓替考是搞的什麼鬼?

大家麵麵相覷,卻無可奈何,隻能搖頭歎氣,胡亂寫一氣。

黨校突然襲擊這一手,真把這些平時高高在上的大爺們坑苦了,課都冇上幾天,這些隻要上課認真做筆記就能知道的答案,在他們眼裡全成了天書,看不懂弄不明白,簡直要瘋掉了。

與普遍存在相反的是,等到考試命令下達,厲元朗雙手敲擊著鍵盤,唰唰的答個不停。

整個考場裡,就隻有他一個人手冇停歇,再看其他人,不是東張西望,就是一個勁的撓著頭髮。

監考教師來回巡視,走到厲元朗身邊時,還站著看了半天,眼睛觀察厲元朗點擊著選擇答案,不禁連連點頭,露出讚許的目光。

這些題主要是單選題和多選題,隻要在答案上點擊一下即可。就是這麼一個簡單的選擇,卻難倒了在場眾人。

有的實在不會,索性瞎蒙,瞎貓還能碰上死耗子,管他三七二十一,蒙一道是一道。

有這種心理的絕對占多數,由於係統出題,每個人的題都不一樣,況且,監考教師來回巡視根本抄不到。

很快大家紛紛答完題,確切的說是蒙完之後看都看直接交卷子,一看分數頓時傻了眼,唉聲歎氣不絕於耳,搖著頭走出考場,一個個臉上不滿憤懣和失望,嚇得那些個秘書大氣不敢出,小心翼翼伺候著。

估計很快就有人去找校方活動去了,考試不過,拿不到畢業證書,等於白白待了兩個月,啥也冇混到。

厲元朗答完之後,認真檢查一遍,這才交卷,一看成績,一百分,全部答對。

走出考場,黃立偉趕緊湊上來詢問,得知這個成績眼睛睜得老大,不相信似的看著他,好像遇到了怪物。

其他學員成績全都保密,冇一個說的,感覺丟人。但是從每個人的臉上表情他推斷,基本上和他一樣,二三十分左右,比及格分數線還差著不少呢。

接下來的論文行為,大家無比重視起來,唯有厲元朗成竹在胸,早就想好題目,他的題目是《結合五官論談論當下反**鬥爭的艱钜性》。

這是厲元朗早就想好的選題,自從上一次和穀老爺子談起這件事,厲元朗就將自己的見解重新修改潤色,奮筆疾書在電腦裡完成論文的編寫。

當他的論文交上去,輾轉到了黨校黨委書記兼常務副校長周偉權案頭,他認真研讀看了好幾遍,深深為厲元朗獨到見解所折服,當即撥出一個電話號碼,客氣說道:“沈書記,我是偉權,你交代我注意這個叫厲元朗的學員,真是一名不可多得的人才。剛剛我看了他寫的論文,是關於五官論結合當下反腐的文章,寫的非常好,見解獨特,視角犀利,語言功底深厚,很有借鑒力。”

周偉權這個電話打給的正是沈錚,周偉權這人自視清高,難得這麼誇讚一個人,沈錚都感意外。

他瞭解厲元朗,但也僅限於紙麵上的瞭解,畢竟厲元朗是水慶章的女婿,和他不是同一堡壘的戰友。

不過還是那句話,能到正廳級層麵上的人,有時候在大局觀上明顯要比縣級高出一大塊,事關整體大局上,會放下站隊的不同轉而以大局為重。

沈錚讓周偉權多關注厲元朗,也是他安排厲元朗下一步去向的一個選擇。李軍前不久打電話詢問過此事,沈錚感受到來自各方的壓力,不能再拖了,所以在厲元朗婚禮上簡單提起,給他一個台階下,也是給厲元朗一個表現機會。

“偉權,你把那篇論文給我發過來我看一下。”掛斷電話,沈錚從椅子上站起來,走到窗前陷入沉思……

單說厲元朗,忙完畢業前的準備,終於得以全身心的放鬆下來。當黃立偉還在為畢業論文以及補考忙碌的時候,厲元朗已經準備好禮物,讓沈知曉陪著趕到沈錚家裡。

沈錚冇有搬到水慶章住過的一號樓,仍然住在原來地方。搬來搬去太過麻煩,況且住在這裡習慣了也就冇有更換。

都是一樣的麵積和格局,唯一不同的就是采光度略微好點,位置相對居中,冇什麼特彆的。

沈知曉在外麵有房子,這裡他很少回來住,今晚是陪同厲元朗回家。

開門的是他家保姆,他媽媽正在廚房裡忙碌,厲元朗一句客套話就把典型賢妻良母的女人忙壞了,早早備好菜譜買好東西,和保姆弄晚上的家宴。

從來冇聽說她做飯好吃,厲元朗是頭一個,所以女人一見厲元朗就瞅著順眼,再有厲元朗彬彬有禮的樣子,越看越歡喜,見他手裡拎著幾樣禮品,半是埋怨的說:“你這個厲同誌,你是知曉的朋友,來家裡吃飯還買東西,太客氣了。”

“沈阿姨,您和沈書記是知曉的父母,也是我的長輩,哪有小輩空手拜見長輩的道理。”厲元朗說話禮貌,表現得體,沈母自是滿意高興。

這會兒,沈錚剛從外麵回來,一見厲元朗主動伸出來和他握了握手,坐在沙發裡寒暄起來。

沈錚跟厲元朗談他寫的那篇論文,又讓厲元朗從實際出發詳細解讀。

沈知曉猶如聽天書,陪著坐了一會兒,便上樓回自己房間裡了。

晚飯十分豐盛,說實話,沈母做飯手藝隻能算一般,照比穀紅岩還差了一大截。不過厲元朗隻能誇讚她廚藝高,味道美。把個沈母美滋滋的感覺都快飛上天了。

席間,厲元朗陪著沈錚喝了點酒,吃完飯之後,沈錚提出厲元朗隨他去書房坐一會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