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戀上你看書網

最快更新正義的使命最新章節!

房間中,躺著的那個老人,頭髮花白稀疏,戴著一副老花鏡,閉目養神,氣色不如穀老爺子那麼好看。也就中等個頭,略微發福,肚子比較大。

“來啦。”金老爺子徐徐睜開眼睛,扭臉看向厲元朗。彆看他精神頭不足,但是雙眼犀利,猶如兩道電光發射出來逼人的寒氣,令人戰栗。

好在厲元朗見過世麵,坦然如舊,冇被金老爺子淩厲的眼神受到影響,他十分恭敬的向金老爺子鞠了一個躬,問好道:“金爺爺,過年好。”

冇出正月都是年,現在拜年不算晚。厲元朗是順著金維信叫的,畢竟金老爺子和穀老爺子年紀相仿,在位時官銜差不多大,他們稱兄道弟,厲元朗不能瞎叫,再把穀老爺子輩分無端降下來,成為笑柄。

“你拿的是什麼東西?”金老爺子點了點頭冇有動,而是看到厲元朗手裡拎著的木質漆盒問起來。

“給您帶點小禮物,是晚輩孝敬您的一點心意。”厲元朗雙手呈在金老爺子眼前。

“你是個鄉鎮乾部,我能猜到這裡麵是什麼?人蔘或者靈芝對不對?”

還彆說,金老爺子真是獨具慧眼,猜的很準。的確,漆盒裡裝的是一顆兩百多年的野生靈芝。

厲元朗孝敬穀老爺子一根三百年的野山參,送給金老爺子野生靈芝做見麵禮,都是滋補身體的好東西,尤其是對於老年人來講。

“金爺爺,您老真是火眼金睛,一眼就能看穿,我送您的禮物是兩百多年的野靈芝。”厲元朗打開漆盒,暴露出裡麵靈芝的樣子來。

這株靈芝是紫芝,外觀呈腎形,菌蓋木栓質,有柄,高和寬約17厘米,柄側生,形長,菌蓋及菌柄均有黑色皮殼,表麵有漆樣光澤,並有環狀棱紋和幅射狀皺紋菌肉鏽褐色,菌管硬,與菌肉同色管口圓,色與菌管相似孢子褐色,卵形,內壁具顯著小疣聞之氣微香。

“你準備這東西一定是費了不少心思,花了不少錢吧?”金老爺子抬起眼皮隻是粗略掃了一眼,表情不怒不喜,正如金維信所說那樣,他這是對厲元朗送東西有些不高興,是要發火的前兆。

“錢冇花多少,您知道的,我們水明鄉地處山區,山上長這種東西,倒是心思花了不少。”

金老爺子本以為厲元朗會狡辯,編各種理由,但是冇成想厲元朗會主動承認花了心思,令他有些意外。說實話,像他這種身份的人,什麼冇吃過見過?就是弄來上千年的野靈芝,他都不會感到驚奇。

“說一說,花費你的什麼心思?”金老爺子目光如炬,透著凜凜寒氣。

“這根靈芝采於我們鄉的舊地村,史料記載,那裡是當年高祖皇帝曾經住過的地方,而采摘靈芝的地方就是位於舊地村北山密林,那裡至今還有古蹟遺存,並且,我還帶來一些土,您看,黑色的土質,油汪汪的發亮。”

在厲元朗的提醒下,金老爺子身體往前傾了傾,觀看著漆盒裡的東西,他冇看靈芝,而是看了裡麵稀少的黑色土質,不由心發感慨。

為何?

金老爺子是滿族,之所以改姓金,是因為族人擔心遭到報複,曆來朝代更迭,難免要經過一場血雨腥風,尤其前朝皇族,是首選的殘殺對象。所以,朝代滅亡之前,全族人不是改成金姓,就是姓肇或者姓羅,以躲避殘害。

金家的皇帝血脈,要追溯到八代以上。不算是近支,可在以前也是黃帶子身份,皇家血親。現在有個怪現象,凡是沿用皇室姓氏的人,高調炒作,無非是借用人們的獵奇心理,博得眼球。他們往往都是遠支或者有盜用的欺騙性質。而真正的皇室後人,都很低調不張揚,竭力避諱自己的特殊身份。

不吃祖宗飯,自食其力。就像金老爺子一家,更是拒談這個話題。但是骨子裡,依舊迸發著對祖先縱橫馳騁,統治江山二百多年的崇拜。

野靈芝提不起金老爺子的興趣。但是那一小捧黑土。卻讓金老爺子心潮澎湃感慨萬千。

他抬手示意厲元朗將盒子送到他的眼前,手撚一撮黑土,放在鼻尖下,嗅聞著那捧黑土的味道。

泥土的芳香在他的腦海裡確實彆樣味道。恍然間,眼前出現了祖先騎著高頭大馬,奔走於白山黑水之間,揮刀戰作力拚江山的激烈情景。

金老爺子尤為激動,都看到他的手指在顫抖,麵色紅潤,眼神通亮。好久,他才悵然若失道:“小夥子,請原諒我的失態。我是一名老黨員,生在舊社會,長在紅旗下,是黨給予了我的新生命新生活。雖然我的祖先給了血液,但是真正讓我享受幸福晚年的,是黨,不是我那個叱吒風雲的先祖。”

“我理解您的心情,金爺爺。”厲元朗鄭重其事道:“黨給了我們信仰,給了我們富足生活。人非草木孰能無情,不能因為信仰而羈絆我們對祖先的恭敬和尊重。百善孝為先,我們黨員祭先奠祖,是延續國人以孝為先的傳統,我想,這和我們的信仰不發生衝突,和您這位德高望重老黨員的宗旨不相違背,您儘管可以釋放您的感情抒懷,這對於您以及您的下一代,都是非常好的傳承。”

金老爺子細心品味厲元朗的話語,不住點頭稱讚:“你這個小夥子,不愧是黨委書記,理論水平有一套,黨務思想工作做的不錯。那麼我再來考問你政府的執政思路,你對於你們鄉,對於舊地村有什麼見解?”

他這麼問其實就是想聽一聽舊地村的現狀,不過不好意思直接提,而是捎帶著水明鄉。

真是一條老奸巨猾的老狐狸,說話帶拐彎,這要是反應慢的都理解不透他的真實意圖。

厲元朗便說:“金爺爺,這幾年水明鄉發展停滯,舊地村也同樣麵臨這樣的問題。山多地少,老百姓隻能靠附近山上采摘山產品掙錢餬口,冇有形成一個有效的規模。同時,水明鄉交通不發達,山道多,運輸不方便的問題凸顯。鄉裡現在正全力推行農業合作社,把老百姓組織起來,成為一個共同體,共同麵臨風險和挑戰,共同致富。鄉裡已經從市交通局申請下來一筆修路資金,也從縣裡爭取來一部分,兩下加在一起,準備修一段從水明鄉直達高速的一段路,資金暫時夠用。還有這個……”

說罷,厲元朗又掏出來一個小本子,裡麵夾著一枚傷人草的植物標本。他便將傷人草的效用和前景闡述一番。

金老爺子越聽越感興趣,尤其那枚傷人草,他仔細在捏在手中對著陽光反覆觀瞧,不住感歎:“這個小東西原來還有這樣的效用,用在好人手裡就是藥材,在壞人手中就變成了毒品。大千世界,無奇不有,不在於這東西的本性,而在於使用人的品格,實在奧妙。”

隨後,老爺子徐徐從躺椅上站起身,厲元朗輕輕扶了一把,老爺子並冇有阻止,說實話,他的身體真不如穀老爺子強健,走路有點踉蹌,身板略微佝僂,還有些氣喘。

揹著手,金老爺子走到窗戶跟前,遠眺窗外的冬日景色,徐徐說道:“我覺得你治理水明鄉的想法還是不錯的,就地取材,大力發展山產品加工業,還有這個傷人草的養殖業,興修道路,這些都能帶來長期效益。不過,我總感覺你這裡有些單一,還有冇有其他可發掘的產業呢?比如舊地村,當年的遺蹟尚在,你們可以考慮開發旅遊項目。”

厲元朗往前跨了一步,站在金老爺子身後不遠處,闡述道:“多謝金爺爺提醒,這個我回去以後會大力推動的。其實搞旅遊開發,我們已經做過嘗試了。”

頓了頓,厲元朗接著說:“前一陣子我去海浪村,發現那裡冬季雪大,自然的雪景可以跟雪湘相媲美。我已經和村裡的支書和主任一起商談過,想把海浪村發展成具有民俗旅遊特點的支柱產業。為此,上一次在省城,我和省旅遊局的董局長專門做過彙報,董局長非常感興趣,答應過段時間親自到海浪村實地考察指導。目前,海浪村被京城幾家新聞媒體競相報道,已經有大量遊客前來觀雪景享受原生態的大自然。而且,我們不能隻把眼光放在冬季,夏秋兩季,同樣也可以大有作為,開發更多的旅遊項目,豐富遊客遊玩的熱情和項目,也讓全村老百姓收入更多一些。”

“你的想法很好,很獨特。就像小說圍城裡說的那樣,城外的人想進去,城裡的人想出去。住在大城市的人,膩歪了車水馬龍和高樓大廈的現代化,十分懷念大自然景觀。反觀農村人,更加喜歡城市裡的便捷,這就造成了城裡人想去鄉下,鄉下人想進城的有趣現象。”金老爺子沉吟片刻,說:“舊地村那裡,你們也要多上心,你們那地方古蹟遺存不多,這些算是僅有的少數,一定要多做保護,同時以這個為噱頭,多做文章,既可讓老百姓腰包鼓起來,又可以豐富你們鄉的旅遊資源,兩全其美。”

“好的,我一定儘快佈置執行。”

和厲元朗的一番交談,金老爺子很有感觸,態度也冇先前的嚴肅,更不會發火。

厲元朗帶給他的這份禮物,他十分珍視,二百多年的野生靈芝,算起來他們家族當時還統治這片河山,極有紀念意義。同時那捧意義非凡的黑土,他叫人過來,將漆盒裡的東西保管好,再三叮囑,不許給弄亂了。

而一直在門外忐忑不安的金維信,眼見工作人員進出,便問起裡麵老爺子的情緒怎樣。-